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情思> 亲情树

亲情树  作者:远望山

发表时间: 2009-08-01 字数:1560字 阅读: 9508次 评论:7条 推荐星级:4星

   在我家老屋的侧边,孤零零地站着一棵核桃树,它枝叶不够繁茂,挂果也不多。树干歪歪扭扭的,凸凹不平。树皮暗灰暗灰的,没有光泽。活像一个丑陋萎缩的老妇人,充满着沧桑。
  “把它砍了吧,又不会结核桃!”
  “让它站在这多碍眼,又不值几个钱,将来顶多是些烧柴!”
  弟弟妹妹们七嘴八舌的建议砍掉这棵树,但爹总是不同意,也不说原因,只是一个劲的摇头。没事的时候,独自一个人,或带上小孙子,搬个小竹凳,坐在树下,抬头往树上瞅啊瞅,似乎树上藏有什么珍宝似的。有时还会凑到树下,摸一摸树皮,把一把树干,仿佛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亲热得不得了。听妈说,每到刮风下猛雨的时候,爹总爱拿把雨伞,倚在门边往树下瞅,一盯就是大半天,脸上还会荡漾出丝丝甜甜的微笑。对于一向不苟言笑的爹来说,这微笑是相当难得的呀。
  爹这是怎么了?
  一个猛雨过后的傍晚,爹在核桃树下摔倒了。接到家里的电话,我们姐弟几个都急急忙忙地赶回家里。听医生说爹上岁数了,经不起磕碰,这一摔把腿摔骨折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能要在床上休养一段日子。望着面前瘦骨嶙峋的爹,想着他将在病床上熬过那么长的一段日子,我不禁暗自神伤。
  “没事,这点磕磕碰碰算什么!我不痛!”爹不想见我们伤心,强忍着剧痛笑了笑:“你们都回来了,我很开心。咱们家好久没有齐齐整整在一起了!利他娘,今晚你要好好地露一手,咱们庆祝庆祝!我要和孩子们说说话!”见爹的高兴劲,就像没病似的,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泪忍了几忍,差点掉下来。
  爹已经六十多岁了,在地里刨刨挖挖一辈子。他生性耿直,人前话语不多。就是在我们姐弟们面前,也很少言辞。也正是由于爹话语不多,我们姐弟们自小都很怕他,和他说话的次数很少。长大了,姐姐出嫁在外,我和弟弟工作之余很少回家,偶尔回家也只是瞅瞅看看就走,爹娘心里咋想的,从来没有问过,更没有用心去体会。只是渐渐地发觉,每次离家要走的时候,爹总是送了很远,总要等到我催促几次,他才停下脚步,把行李递给我,目送我上车。现在想想,爹也许只是想和儿子说上几句话,可我从没向爹低声说过话。小时不说,大了是吼。我这个不肖子!
  当晚,在服侍爹睡下后。我们一家人坐在外屋闲谈。谈到了爹在核桃树下摔倒这件事,大家都抱怨起这棵该死的核桃树来。“长着占地方,又不值几个钱”“砍了算了!”……坐在角落里的母亲揉了揉泪眼,咳了一声说道:“傻孩子,你们不知道啊,早先咱家可没有这棵核桃树的呀……”我们几个立时安静下来,静静的听母亲说。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你们都还小,咱们家里穷,什么也没有,缺吃少穿的。那年特多雷阵雨,一下起雨来,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的。每当这时,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往家跑,可是你们几个却是往外窜,大人喊也喊不住。你爹淋得浑身透湿才把你们拽回来,关在屋里一阵好打。大人怕你们雷雨天在外面遭雷击呀!后来才知道你们是趁下大雨的时候到核桃树下捡核桃吃。那晚你爹饭都没吃,我第一次见他落了泪。第二天早上,天才蒙蒙亮,我被一阵奇怪的声音惊醒,起来一看,原来是你爹正赤着脚在房边栽一棵核桃树,大清早的,风凉嗖嗖的,你爹额头上的汗珠珍珠似的往下掉。后来才知道,你爹用他三元钱才买来的解放牌黄鞋,到六里外的陈村换来了这棵核桃树。才栽时仅有鸡蛋那么粗。你们几个可没少吃这棵树上的核桃啊。为了这棵树,你爹两个多月都没穿鞋……”
  姐姐已经抽泣起来,弟弟一言不发,我顿时明白了。这棵核桃树给予了我们多少童年的乐趣,也给予了父亲多少的希冀,留下了父亲多少的牵挂啊!我的老父亲!
  现如今,那棵核桃树已经随着新农村建设而去,但总有一棵老核桃树在我的心里,枝繁叶茂,苍翠欲滴……
编辑点评: 核桃树——亲情树,很不错的散文。
对《亲情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