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凤凰镇61

凤凰镇61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 2016-03-23 字数:9424字 阅读: 180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本书讲述了一个少年在文革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经历,用他自己的眼光和思考,感受那一阶段的他和在他身边发生的故事,体味着人生的苦乐伤痛情,再现了那一段刻骨铭心、无法磨灭的青涩岁月。

 

那年的春节好清冷,因好清冷所以才好没意思。

本来对春节的期望很高,盼望着有新衣穿、有好吃的、有好玩的、有炮仗放,街上有踩高跷的、有舞狮的、有电影看、有戏瞧。可到了跟前却什么都没有。连顿象样的大肉都没吃上。整个春节期间清冷无比,冷的空气是死的,是凝固的,节日的气氛很淡,淡的像一瓢冰凉的凉水,悄无声息的泼到了雪地上。只有满街满墙五花八门的大字报,被凛冽的寒风撕打的支离破碎,哗哗作响。怪怪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气,肆无忌惮的叫着,蔑视和嘈弄着在它面前过往的行人。

以往过年,父亲总要买几挂鞭炮,买一些二踢脚、地老鼠、起火之类的花炮,带着他们在院子里放着玩。不知为什么,这个年父亲就买了一挂20响的鞭炮。一挂20响的鞭炮也就两毛钱,父亲不会是因为缺钱才只买了一挂鞭炮吧?从鞭炮上拆下了两个作为新年礼物给吴小军,算是把这个年给他打发了。

一个无滋无味的春节。两个炮仗揣在兜里好几天没舍得放,揣到大年初五那天放了一个,结果把自己的脸给炸了,差点破了相,至今伤疤还在。

就两个炮仗,要放总要放出个花样来。吴小军突发奇想的把炮仗塞进一个小药瓶里,点着炮捻后学着电影里的八路军,作向敌人扔手榴弹的雄姿。英雄的雄姿做的很棒,就是“手榴弹”扔的不漂亮,有点晚,刚刚出手就响了。小药瓶在空中开花,粉身碎骨。一粒玻璃碎片就近找到了他,在他的左眼上狠劲的亲了一口,算是对他节日最衷心的问候,差一点点就入门破户进了眼里。粘乎乎的东西蒙住吴小军的眼睛,用手一摸,一手的血,花了半边脸。他也不清楚惹了多大祸,赶紧捂住左眼往公社卫生院跑。

王玥吓得惊叫起来,疯了似的跑去把吴小军的母亲喊来。等他母亲赶到卫生院,惠姨已经为他清理完伤口。惠姨告诉吴小军的母亲:“还好,没伤着眼睛,左眼上面扎破点皮,没事的。不过也怪危险的,差一点点就伤着眼睛了,要是扎着眼,麻烦就大了

母亲如释负重的出了口气,一转脸,二话没说,逮着吴小军照他的屁股上就是一脚。

惠姨不仅不拦,还添油加醋的说:“揍得好,该揍!你看看调皮捣蛋的还有个正型吗!放个炮也能放出洋相来。”

王玥赶紧上前拉开母亲的手让吴小军脱身,一边向吴小军的母亲求情说:“张姨,你就别生气了,消消气吧。”

母亲说:“气死我了!你说你这个孩子怎么玩不行,尽出馊点子,不学好。”

吴小军还嘴硬的说:“我是学习八路军炸鬼子呐。”

“炸你妈个头。”母亲抬腿又向他的屁股上踢去,王玥赶忙挡在吴小军的身前,母亲没能收住腿,扫堂腿踢在了王玥的屁股上。母亲说,“哎,你这孩子傻不傻呀,块起来,玥玥,我不揍他个小东西他就瞎作!以后不知怎么戳破天呐。”

王玥忙拽住母亲的胳膊说:“张姨,你就别揍他了,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母亲又气又担心的骂道““你要是把眼弄瞎了,以后怎么办你知道不?你就成了一个残废!当兵部队不要你,参加工作也没有哪个单位要你,瞎吧一只眼,你以后连个媳妇都找不到!看谁还要你!”

“张姨,我要。”看着母亲气的那样,王玥慌不择话,忙把话接了过去。

惠姨一旁噗嗤笑出了声,“啧,啧,啧。”母亲也忍不住的笑了,问:“玥玥,你要他呀?”

母亲这么一问,倒把王玥问的不好意思,脸上泛起了一片潮红。不过,王玥还是坚定地给母亲点点头。

“看吧,你这个憨儿还怪有憨福呐。”慧姨哈哈的笑着说。

母亲一肚子的火气也没了底气。

吴小军觉得王玥特够哥们,关键时刻能为他挺身而出,不是王玥的劝阻,他至少还得再挨几脚。

其实,那一段时间王玥的心情也很不好。她的爸爸已经从领导的位置上给拉了下来靠边站了,整天的被拉来拽去的接受革命群众的批判,还有就是满街贴的大字报上总有王玥她爸爸的名字,那名字有时还是倒过头写的。这对王玥脆弱的心灵打击太大,受到的伤害也比较严重。她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也许正是这个原因,王玥变得少言寡语,失去了灿烂的笑容,同时也不愿出门,不愿再和往日的伙伴玩在一起,甚至都不愿去排节目和演出。每次都是吴小军硬拉着她去排练和演出。和以往一样吴小军照常喊她出去玩,她总是不愿去,总想留下他和她一起在家里玩,可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吴小军就力劝她出去玩,王玥摇摇头,一副好为难的样子。吴小军也很无奈,他是耐不住寂寞的,他要出去玩。

   “你去玩吧”她不冷不热,不温不火的说,眼里却分明不想吴小军走。可外面的诱惑太大了,吴小军总是抵抗不住,总是离她而去。玩足玩够了,又想起了她,又跑回来找她,一次一次的,这使得王玥更倍感孤零冷落。

其实,吴小军心里非常希望王玥能够开心,能和以前一样爱说爱笑。他发现每次拉她出去玩,虽然她都很不情愿,但是,当王玥和他们在一起玩时她还是开心的,她会暂时忘掉那些不快和烦恼,脸上就会现出灿烂的笑容。于是,吴小军就经常变着法子的哄她出去玩。

那天下午,听刘坤说街南头的南汪塘里上冻了,结了好厚的冰,吴小军便和刘坤跑过去滑冰玩。滑了一会子,觉得好玩,就想到了王玥,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忘了她。好在距离不远,一里多的路程,吴小军一口气跑到王玥家,把王玥连拖带拽的拉到南汪塘。

刘坤还在那等着他们。在刘坤等待的过程中,又来了其他三个孩子正在冰面上玩,他们都是街南头农村的孩子。吴小军也知道街两头的这些孩子们对他们这些机关的孩子们不友善,机关的这些孩子多在街里头玩,一般都不出镇,就怕人少会受到街两头孩子的欺负。今天不同,为了让王悦高兴,吴小军还是硬着头皮下去了。吴小军想,那么大的汪塘,他玩他的我玩我的,我们离他们远一点就是了。

吴小军留心照顾着王玥,在另一边玩。果然,那几个孩子在玩的过程中滑过这边来,佯装不是故意的而故意的冲撞他们。他们冲撞吴小军和刘坤并没有那么容易,搞不好还会被吴小军和刘坤把他们别倒。可王玥却禁不起他们的恶意冲撞和使坏,几次被他们蹭倒在冰面上。

吴小军扶起王玥,王玥拉着他上了岸。“不玩了,他们太坏了,他们是故意蹭人的。”王玥愤愤的说。

吴小军怎能不知道,他又不是看不出来,可王玥冰上的自保能力太差了,没有人蹭她她都很难站稳,一个劲的跌跟头,更何况有人故意干扰和刮蹭她。吴小军想下去也给他们三个使使坏,操一操他们。王玥拉住了他,站在岸边不愿下去,吴小军和刘坤也就没了兴趣,不想再下去,他们不愿意把王玥一个人撂在岸上。他们仨一排遛的站在岸边,看着冰上的另外三个孩子很得意的样子,憋了一肚子的火。

“不玩了,咱走吧。”王玥说。

本想叫王玥来滑冰高兴高兴的,被这三个孩子弄得不仅没高兴起来,反而弄了一肚子的气,太扫兴了!就这样走了有点不甘心,不走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出这口气,二对三这个架本来就不好打,有王玥在,这个架就更不好打,何况还在人家的地盘上。当吴小军无奈的转身要离开时,无意间插进衣袋的手摸到了一个纸包包,纸包包里是那枚还没舍得放的炮仗和挤扁的火柴。

吴小军掏出了炮仗和火柴,决定利用它发泄一下。

吴小军点着了炮仗向冰面上扔了过去,炮仗带着一缕蓝色的烟迹划过空中,落到了冰面上。炮仗在冰面上弹跳了几下,在离哪三个孩子大约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没了动静。瞎炮?吴小军想。那三个孩子正聚在一起说着什么,也许在为挤跑了他们窃窃自喜,也许在为下一步怎么整治他们琢磨坏招。当炮仗落在那三个孩子不远处的冰面上,他们轻蔑的看了一眼欲散开时,“哐”炮仗炸响了。随着爆炸声起,那三个孩子连“哎呀”一声都没来得及叫出声,全部落入冰窟窿里。

这个炮仗的威力太大了,一炮就把那三孩子全轰下去了。可怪事出现了,炮仗爆炸的地方冰面完好无损,远在两米之外的他们三个随着一声炮响,冰面开裂,就像是一起中了枪似得同时坠入冰冷的汪塘中。

汪塘并不太深,只到裤腰的位置。三个孩子一路破冰开道你争我抢的爬上岸,那个稍大一点的孩子,一手提着湿漉漉沉甸甸的棉裤裤腰,一手提着鞋,冲着吴小军咋呼道:“谁叫你放的炮!”

吴小军也没好气的回道:“我叫我放的炮,怎么了,我想放就放,又不是炸你。”

“就是,你管天管地还管不让人放炮!”王玥终于有了出气的机会,给吴小军呐喊助威。

“我们掉下去就是你放炮的炸的!”

“是你们自己掉下去的,别想赖我们。我们放炮的地方离你们远着那,你看放炮那儿的冰还好好的呐!”王玥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看看炮仗爆炸的地方冰面完好如初,他们也觉得这个茬子不好找。浑身水淋淋的,再愣一会说不定就要结冰。狼狈不堪的三个孩子嘴里嘟哝着“你等着,回来再找你算账。”说着打着嘚嘚跑走了。

“算账就算帐,谁怕谁!”

他们一走,王玥就抑制不住的仰脸大笑起来,眼泪鼻涕都笑出来了,“哈哈哈,笑死我了,太好笑了,就跟一炮把他们轰下去的一样。”回来的路上,王玥还是咯咯的笑个不停,“哎吆,我的腮帮子都笑疼了。”很长时间里,没见到王玥这么开心的笑了。吴小军认为自己今天干了一件漂亮事,让王玥这么的开心,心里也挺舒服挺敞亮的。他想,要是能让王玥天天这样高兴该多好。

刘坤头晃得跟拨浪鼓似得叹道。“哎,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你说说,炮仗炸的是这边,他们那边怎么就咣激家伙全掉下去了呢,这不是太神奇了,太意想不到 了。”

王玥说:“是他们几个太坏了,报应,活该!”

编辑点评:
对《凤凰镇6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