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历史> 议春秋五霸

议春秋五霸  作者:小猪笨笨

发表时间: 2016-02-29 字数:8764字 阅读: 80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鄙人首次听闻春秋五霸之名,是在初中的历史课上: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和宋襄公。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秦穆公和宋襄公根本不是霸主。应以越王勾践和吴王阖闾来代替之。荀子也有齐桓公、晋文公、楚庄
 

  鄙人首次听闻春秋五霸之名,是在初中的历史课上: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和宋襄公。很多人对此提出质疑。认为秦穆公和宋襄公根本不是霸主。应以越王勾践和吴王阖闾来代替之。

  荀子也有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五霸之论。时至今日,春秋五霸以荀子之论最为权威。今日笨笨献上拙文一篇,再议春秋五霸。

  首先,《荀子》并非史书,是与《孟子》、《庄子》、《韩非子》相同的“子书”类文学著作。其目的是为宣扬儒家学派的思想和主张。所以,以文学作品的视角来看,荀子的春秋五霸之说,是最权威的。若以史学的视角来看,春秋五霸是否是真正的霸主?春秋时期的霸主究竟有哪些?

  鄙人就以三大标准,评判之:一是取得争霸战的胜利或不战而屈人之兵;二是以霸主身份大会诸侯;三是被周天子承认和册封。此外,成为霸主之后,他干的好与坏?要看是否救危济困,主持公道。

  可信度最高的史书,并非《史记》。而是《春秋左氏传》。我们就借助《左传》,依据三大标准,来评判春秋时期的霸主。

  一、齐桓公。

  据《左传》记载:鲁庄公九年,周庄王十二年,即公元前685年。齐王死后,鲁庄公欲扶持公子纠为齐王,但公子小白先入齐为王。周历八月二十四,鲁军与齐军战于乾时,鲁师败绩。鲁国无奈,只得将公子纠交给齐国。齐王小白杀之。公子小白即齐桓公。

  自此,鲁国与齐国结怨。次年,齐国联合宋国攻打鲁国。鲁国在长勺大败齐师。接着又在乘丘大败宋军。

  明年,宋军再次伐鲁。鲁国再次胜之。

  可见,此时的齐国政局不稳,再加上鲁庄公有才干,凭借一己之力,与齐、宋联军对抗。不落下风。

  直至鲁庄公十五年,即公元前679年,鲁国归附齐国,齐国才开始走向霸主之路。齐桓公连续两年会盟诸侯。与会的诸侯从三五个,增加至七八个,齐国的威信渐渐增强。

  奠定齐桓公霸主地位的事件有二:一是帮卫国复国;二是讨伐楚国,迫使楚国退兵纳贡。

  鲁闵公二年,公元前660年,狄人侵卫,卫师败绩,遂灭卫。齐桓公使公子无亏帅车三百乘,甲士三千人以戍曹,保护着卫文公及卫国遗民在曹地重新建国。

  在齐国的协助下,以及卫文公的励精图治之下,卫国终于复兴,最终成为与鲁、郑、宋并肩的二等强国。

  此时,有力量与齐国争霸的,唯有南方的楚国。

  鲁僖公四年,即公元前656年,齐桓公联合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国侵蔡,蔡师溃败。遂伐楚,驻扎于泾。楚王派使者至泾,问其为何伐楚?

  管仲借口称楚国没有向周天子进贡。楚使认罪,称立即向天子进贡。

  鲁僖公九年,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大会诸侯于葵丘。此次会盟,周天子派太宰参与会盟,正式承认了齐候的霸主地位。

  齐桓公以霸主身份大会诸侯,并且打压了楚国嚣张气焰,不战而屈人之兵。还扶危救困,主持公道,助卫复国。更被周天子正式承认和册封。可谓100分的霸主。

  管仲去世后,齐国便失去了号令诸侯能力。甚至在鲁僖公二十六年,即公元前634年,齐国伐鲁,鲁国击退齐师。不久卫国伐齐。年终之际,鲁僖公以楚师伐齐,取谷地。此时,齐国不但威信尽失,还被各个诸侯轮番狂揍。

  齐国失去霸权后,至晋楚城濮之战爆发,在齐、晋、楚三强中,楚国稍稍占优势。但没有真正的霸主。直至鲁僖公二十八年,春秋时期的第二位霸主才横空出世。

  二、晋文公。

  重耳经过十九年的流亡,终于回到晋国当上国君。此时,由于齐国失去了霸主地位,以卫国为代表的几个诸侯转向楚国。

  鲁僖公二十八年,即公元前632年,晋国侵曹、伐卫。楚人救卫。四月初二,晋文公帅齐师、宋师、秦师与楚军战于城濮,楚师败绩。

  五月十六,晋文公大会诸侯于践土。

  晋文公献楚俘于周天子:兵车一百剩,步卒一千人。周天子正式任命晋文公为霸主,赋予他征讨诸侯的权利。

  与齐国短暂的霸主不同,晋国的霸业长盛不衰达数百年之久。

  晋文公与齐桓公一样,不但大会诸侯,还被周天子正式册封。都是满分霸主。并且能主持公道,诸侯信服。

  三、楚庄王。

  从鲁宣公元年至十一年,晋国五次伐郑,楚国七次加兵。鲁宣公十一年,即公元前598年,楚子再次伐郑,郑公子去疾(子良)提出了“与其来者可也”的外交策略。即谁来伐我,我就归顺谁。于是,郑楚结盟。郑在于楚结盟的同时,也事晋国。

  次年,楚子伐郑,揭开了邲之战的序幕。楚国围郑三月,而克之。郑襄公脱去上衣,表示愿认罪服罚。郑国派贤大夫子良入楚为人质。郑楚结盟。

  夏六月,晋师救郑。至黄河,听闻郑国已经与楚国结盟。三军统帅荀林父与士会等诸位大夫都认为晋师长途奔波,而楚师休整多时。主张撤军,等待恰当的时机,再来伐郑。

  唯独先毂主张继续伐郑,但遭到了众大夫的一致反对。固执的先毂独自率领自己的部队渡过黄河。

  知庄子称,先毂必败无疑。韩厥对荀林父说:你作为统帅,先毂战败,你也有责任。于是,荀林父帅晋师支援先毂。

  由于先毂不听主帅号令,在邲之中,晋师败绩。次年,晋人诛杀先毂,并灭其族。

  晋国此时正在积蓄力量:当年六月,晋荀林父败赤狄于曲梁,继而灭璐。次年,晋灭赤狄。

  虽获得晋楚争霸战的胜利,但亲楚的只有郑、陈、蔡少数诸侯。大多数诸侯依然亲附晋国。

  鲁宣公十五年,楚国大举伐宋,围宋九月。宋都易子而食。宋国无奈,只好派华元入楚为人质,并与楚国结盟。宋楚结盟后,诸侯纷纷背晋亲楚。

  鲁成公二年,公元前589年,楚国大会诸侯于蜀。鲁、齐、秦、宋、郑、卫、陈等诸侯参与会盟。楚庄王终于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三位霸主。

  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楚国称霸的时间是从邲之战胜利开始,到鄢陵之战失败结束。其实不然,三年之后,以宋为代表的诸侯又纷纷亲晋。鲁成公五年,晋会合鲁、宋、卫、曹伐郑。郑晋结盟。楚子伐郑。诸侯救郑……又一番拉锯战在郑国上演。

  由于晋国在鞍之战中战胜齐国,齐国事晋。鲁成公七年,楚国伐郑之时,齐国会合晋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救郑。

  鄢陵之战前,晋国主持了一次大规模会盟,不但有宋、卫、郑、鲁四个二等强国,亦有齐国参加。郑国还讨伐楚,取新石。

  由上可知,在鄢陵之战前,楚国已经失去了霸主地位。楚国称霸的时间并非史学界公认十几年,而是仅有短短的三年。

  也就是说,楚庄王这个霸主是十分短暂的。并且没有被周天子正式册封。如果说齐桓公和晋文公都是100分的满分霸主。那楚庄王最多是66分的及格霸主。

  四、被人无视的霸主——晋景公。

  世人皆知,晋景公在位时,晋国在邲之战中失利。这是大规模争霸战中楚国唯一的胜仗。

  正因如此,晋景公才常常被人们无视。殊不知,他也是春秋时期的一位霸主。

  鲁成公二年,公元前589年,齐国侵鲁,晋师救鲁。晋国与齐国爆发了著名的鞍之战,齐国大败。其实,鞍之战并非齐晋争霸战,而是晋楚争霸战的组成部分。

  鞍之战的胜利,打破了齐楚同盟,齐国归附晋国。

  鲁成公三年,齐朝于晋。鲁成公五年,晋景公大会诸侯于虫牢。齐、鲁、宋、卫、郑、曹等诸侯参与会盟。

  晋景公是被所有人无视的一位霸主,正如前文所言,齐晋鞍之战并非齐晋之间的争霸战,而是属于晋楚争霸战。捋清了这一点,就显而易见,晋国再次取得了晋楚争霸战的胜利。并且,晋国此时的国力,威望都远在楚国之上。

  晋景公虽然是一个过渡,但他依然是一个霸主——取得晋楚争霸战的胜利,以霸主身份大会诸侯。还被周天子认可——从晋文公时,晋国已经被赋予其“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的权力。

  五、无道霸主——晋厉公。

  前文有言:鄢陵之战前,晋国在戚地主持了一次大规模会盟,不但有宋、卫、郑、鲁四个二等强国参加,亦有齐国参加。郑国还讨伐楚,取新石。

  次年,楚国为了重振霸权,将汝阴之田割让给郑国,请求与郑结盟。当年,晋楚鄢陵之战爆发,晋军大败楚、郑之师。楚王被射中一目,郑君险些被俘。

  当年秋,晋国大会诸侯于沙随。次年,再次会盟于柯陵。

  鄢陵之战的胜利后,晋国国力越来越强。逐渐成为春秋时期,唯一的超级大国。

  晋厉公虽然是一位无道之君。但他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满分霸主。

  晋厉公被弑后,悼公即位。晋悼公是晋国第一明君,在晋国君臣的共同努力下,使晋国的国力达到鼎盛。楚国再也无力与晋国争霸。

  六、春秋第一霸——晋悼公。

  公元前573年,无道之君晋厉公被杀。年仅14岁的晋悼公即位,于是“命百官,施舍,赈鳏寡,救灾患,薄赋敛,节器用,时用民。”晋国政通人和,民无怨言,诸侯亲附。晋悼公五年,合狄戎,修民事,田以时。

  数年后,晋国无积滞,亦无困人,公无禁利,亦无奸民,器用不作,车服从给。君臣恭谨礼让。

  在悼公时期,在大国夹缝中艰难生存的郑国彻底抛弃“与其来者可也”的外交战略。转为真正与晋国结盟。

  鲁襄公十一年,公元前562年,针对当时的列国形势,郑国大夫开始重新分析当前的列国形势,并调整郑国的外交战略:“不从晋,国几亡。楚弱于晋,但晋不竭力于郑。若晋致死于郑,楚将避之。”

  在郑国君臣谋划之际,宋国向戎侵郑,大获全胜。子展把握天赐良机,率郑师大举伐宋。不出郑国群臣预料。晋、齐、宋、卫等诸侯大举伐郑,郑与晋国结盟。楚国无力与诸侯抗衡,便向秦国求援。楚、秦联合伐郑。郑与楚结盟后,便立即伐宋,以故意激怒晋国。

  于是,晋国率诸侯的全部兵力伐郑。郑国派大夫出使楚国,并称若楚不救郑,郑国将与晋结盟,今后将无法侍奉楚国。

  此时晋国的国力达到巅峰期,政治清明,君明臣忠。诸侯亲附。此次伐郑所集结的兵力,为春秋时期历次战争之最。楚国自知无法与之抗衡,故不敢出兵救郑。此次晋国做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

  晋悼公更是在八年之内,九合诸侯,晋国无论是综合国力,还是威信及号召力,都到远远超过桓公之齐国、文公之晋国和庄王之楚国。

  晋国的辉煌不是一蹴而就的,最被后人忽视的,就是邲之战失败之后的晋国,并没有无所作为。而是积极有为,并为日后晋国的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具体有四:一是内修国政,政通人和,强国富民;二是打败并消灭了晋国境内的赤狄。排除了后顾之忧。三是在鞍之战中,打败了齐国。瓦解了齐楚联盟。四是在麻遂之战中,战胜秦国,瓦解了秦楚同盟(晋秦之间的麻遂之战,与晋齐之间的鞍之战类似。都属于晋楚争霸战,而非秦晋争霸战)。

  以上四点,前三项都是晋景公时期完成的。

  历经晋景公、晋厉公,至晋悼公时期。晋国终于达到鼎盛。晋悼公与英国的维多利眼女王一样,都享受了国力最为鼎盛的时期——悼公八年之内,九合诸侯。

  (需要说明的一点,晋国从晋文公时期崛起,直到晋厉公、晋悼公时期的鼎盛。贡献最大的不是国君,而是卿大夫。春秋时期,除了楚国国君与卿大夫之间的行政权力大致对等之外,其他诸侯国皆是卿大夫主政,君主辅政并节制大臣,执政大夫(相当于丞相)并非由国君任命,而是由群臣推举。这是周王朝的政治制度,在法家出现之前,君主没有绝对的权利。)

  七、晋平公。

  在鄢陵之战前,楚国为了与晋国争霸,割让土地给郑国。请求与郑结盟。即便有郑国的协助,依然完败给晋国,彻底丧失了霸主地位。之后,郑国与晋国结成铁盟。

  但在凡有气血,必有争心的大争之世。楚国的国力虽然无法与晋国抗衡,争霸的意志和决心不灭!

  鲁襄公十六年,周灵王十五年,即公元前557年。晋悼公去逝,晋平公即位。

  平公即位后,立即大会诸侯于湨梁。宋、鲁、郑、卫四个二等强国全部与会,此外还有曹、莒、邾、薛、杞等诸侯参加。

  此时,楚国暗中与齐国结盟。希望趁晋悼公去世,晋国新君即位之际。恢复楚国的霸业。因此,齐国没有参加晋国主持的此次会盟。

  为了稳定局势,晋国荀偃、栾魇率师伐楚,晋楚战于湛阪,楚师败绩。

  齐国趁晋楚交战之时,数次攻打鲁国北鄙。与前文类似:齐鲁之间数次北鄙之战,并非齐鲁争霸战,而是属于晋楚争霸战。

  晋平公三年,晋国帅鲁、宋、卫、郑、曹、莒、邾、滕、薛、杞等国伐齐。齐晋爆发平阴之役,齐国大败。

  楚国也趁晋国攻打齐国之际,攻打郑国,驻扎于鱼陵。晋国乐师及众位贤大夫占卜:“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晋国并未救援。果然,天寒多雨,楚军冻死者众,楚师只得撤军。

  晋平公四年,晋侯请于周天子,天子追赏之大路,使以行。

  晋平公五年,晋国大会诸侯于澶渊,不但鲁、宋、卫、郑四个二等强国和众多三流小国参加,就连一等强国的齐国也与会。

  楚国挑战晋国霸权再次失败。晋国霸主地位依然固若金汤。

  春秋之初,齐国逼退楚国,齐桓公成为第一位霸主,但齐楚两国国力和军事势力差距不大。

  在之后的城濮之战中,晋国战胜楚国,重耳成为第二位霸主,晋楚两国的差距依然不大。

  春秋时期,国力处于绝对优势的超级霸主,当有三位:晋厉公、晋悼公和晋平公。但春秋五霸中,却没有这三位霸主之名。

  八、弭兵霸主——晋平公、晋昭公、晋顷公。

  经过数年的酝酿和筹备,宋国贤大夫向戌终于说服诸侯,于鲁襄公二十七年,周灵王二十六年,公元前546年,在宋国举行弭兵大会。

  在结盟时,晋楚争先歃血,互不相让。叔向谓赵文子曰:诸侯归晋之德,非归其主持盟会。子务德,勿争先。

  但《春秋》记载此次会盟时,先书晋,后书楚。虽然楚国主持会盟,但晋国无论是综合国力,还是号召力都远强于楚,并且不失德信。孔子提倡名实相副,但在名实不符之时,则舍名从实。

  需要说明一点,弭兵之盟只约束华夏诸侯,而不涉及夷狄、吴越。

  诸侯弭兵后,鲁、郑、宋、卫等诸侯骨子里依然亲晋。朝贡于楚仅仅是为遵循弭兵之盟。并且在朝楚前,常常会先聘于晋,向晋汇报。晋国执政大夫往往表现出很高的姿态:诸侯朝楚是忠信之举,不必告与晋。

  诸侯与楚国更是貌合神离,心存芥蒂:

  鲁襄公朝楚,恰逢楚康王病逝。楚人使鲁襄公亲自为康王穿衣。这是外国使臣对本国国君之礼。即视鲁君为臣,使有意侮辱襄公。穆叔先让巫者用桃枝拔除不详,然后鲁襄公才为楚王穿衣。此为君临臣之丧礼。楚王想侮辱鲁国君臣,反而受辱。楚与诸侯不睦,可见一斑。

  鲁昭公元年,楚公子围聘于郑,同时迎娶公孙段之女。公子的随行卫队欲进驻国宾馆时,被拒绝。随行只得住在郊外。聘问完毕后,公子围欲带随行卫队入城迎亲,又被拒绝。子产派子羽谓公子围曰:敝国狭小,容不下贵国之师。公子围认为,郑国有违上卿之礼。子羽称,担心有人包藏祸心,图谋不轨。最后在双方妥协之下,公子围让士兵将箭囊倒挂,以示未私藏兵器(就差搜身了),才获准许入城。这则事例表明,表面上郑国尊楚为盟主,骨子里视对其处处提防。楚国这个盟主真是名不副实。

  齐国的情况更加特殊,其并未参加弭兵大会。只是在之前的重丘大会中,尊晋为盟主。在鲁襄公二十八年,齐景公亲自如晋朝见晋君。齐侯甚至直言:齐国朝晋遵循的重丘之盟,而非弭兵之盟。因为齐国根本就没有参加弭兵会盟,更没有盟誓。

  之后齐国虽也参加由晋楚主持的会盟,但齐国只承认晋国是唯一的霸主。并且但对楚国连礼仪性的聘问都没有,完全无视楚的存在。这是楚国最尴尬之处。

  在弭兵之际,尽管有鲁国伐莒,楚灵王讨伐徐,灭陈蔡的弦外之意。但弭兵大会还是给中原诸侯带来了近半个世纪的相对和平。

  九、伪霸主——跳梁小丑楚灵王。

  弭兵之后,名义上晋楚是共同的霸主。但楚国仅仅是准盟主。楚灵王依旧倒行逆施,进行了一系列精彩而拙劣的表演:

  鲁昭公四年,灵王召集诸侯会盟于楚。鲁、卫、曹、邾以各种借口不会。但楚王自认为成功,因为名声响彻诸侯的宋大夫向戎,郑大夫子产参与了会盟。志得意满的楚王便拘留了许国君主。子产谓向戎曰:不出十年,灵王必完。

  灵王又携诸侯之师伐吴,克朱方。获齐国贼臣庆封。灵王认为,若诛杀了祸乱齐国的乱臣贼子,必定能够大大提高自己的威信。于是,在杀庆封,灭其族之前。列举庆封之恶,以伸张正义。灵王曰:“莫如齐庆封,弑其君,弱其孤,以盟大夫。”庆封对曰:“莫如楚恭王庶子围,弑其君而代之,以盟诸侯。”

  楚灵王欲借助诛杀乱臣贼子庆封,以提高自己的威望。反而颜面尽失。这场表演可谓拙劣之极。

  鲁昭公八年,楚国公然违背宋国的弭兵之盟,借机灭陈。使楚大夫穿封戌管理陈地。穿封戌并未感恩于楚王,并谓之曰:若知君今日之举,臣必致死以诛君以定楚(楚灵王太失败了)。

  鲁昭公六年,徐国太子聘楚,灵王执之,徐太子逃。楚伐徐,吴救之。吴人大败楚师于房钟。楚王不但违背弭兵盟约,讨伐同盟,并大败而归。灵王可谓背弃同盟,资助敌国。

  鲁昭公七年,楚王将万金难买的良弓大屈赠予鲁国,即而悔之。便遣使谓鲁君:齐、晋、越皆欲得此弓,君得此宝。必备三邻。于是,鲁公返大屈于楚。

  鲁昭公十一年,晋平公卒,鲁、齐、宋、卫、郑、许、曹、莒、邾、滕、薛、杞、小邾皆如晋吊丧。而楚国作为同盟,居然不闻不问。

  鲁昭公十一年,楚王诱蔡侯至楚,杀之而灭蔡。而先前,其他诸侯皆亲晋,表面上尊楚为霸主,但阳奉阴违。只有陈、蔡两国真心亲楚,但楚王两次违背弭兵之盟,灭陈蔡。

  鲁昭公十三年,恶贯满盈的楚灵王众叛亲离,终于被楚人所弑。这位宇宙霸主+跳梁小丑精彩而拙劣的表演至此结束。

  在本文所列举的君主中,楚灵王是唯一一位不是霸主之人:

  1、虽然名义上晋楚共同领导诸侯,但诸侯都亲附晋国。尊晋国为第一霸主,尊楚国为第二霸主。

  2、齐国态度更坚决:我只遵守重丘会盟的约定——认晋国这一个霸主。我齐国并为参加弭兵大会。我只朝晋,不朝楚。

  3、周天子也只承认晋国这一个霸主。对楚国完全无视之。

  4、由于楚灵王倒行逆施,反而毁掉了楚国的霸业,并瓦解了弭兵盟约。鲁定公四年,公元前506年,周天子使刘公会合晋侯,晋国率领十八路诸侯大举伐楚,这标志着弭兵盟约彻底瓦解。

  楚灵王不仅仅不是霸王,反而毁灭了弭兵盟约和楚国的霸业。

  十、越王勾践。

  吴王阖闾与夫差时期,吴国军力十分强大。打败越国、攻占楚国郢都。虽然军力强大,但阖闾父子没有威信,不能以霸主身份大会诸侯。吴王仅仅是33分的不及格霸主。真正的霸主是吴国的死敌——越王勾践。

  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最终消灭吴国的故事众所周知。他不但取得吴越争霸战的胜利。还大会诸侯于徐州,并被周天子正式册封。是一个满分霸主。但越国只有这一次大会诸侯,远不能与晋悼公八年之内,九合诸侯相比。

  综上所述,春秋时期有满分霸主:齐桓公、晋文公、晋景公、晋厉公、晋悼公、晋平公和越王勾践。及格霸主有楚庄王、晋昭公、晋顷公。共计十位。其中,绝对优势的超级霸主有三:晋厉公、晋悼公和晋平公。这三位国君在位时,晋国的国力和威望就如同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英国和今天的美国。

  春秋第一霸,便是八年之内,九合诸侯的晋悼公。晋悼公在春秋十霸中的地位,就如同乔丹在篮球界,马拉多纳在足球界一样,独领风骚。

  那鄙人所言之春秋十霸王与荀子所言之春秋五霸,究竟孰是孰非呢?

  《荀子》不是一部历史典籍。而是宣扬儒家思想的诸子书。是属于非历史类的文学作品。故春秋五霸之说,是一个文艺概念。

  鄙人所言春秋十霸,是依据可信度最高的史书《春秋左氏传》。是一个史学概念。

  春秋五霸之说可以出现在任何书籍中,唯独不能出现在历史教科书中。这就如同杨宗保和穆桂英一样,此二人是杨文广之父母。作为一个文艺概念,这是正确的。但这一概念不能出现在历史教科书中,因为真正的历史中,杨文广的父亲,其实是他的“爷爷”杨六郎。而杨宗保和穆桂英都是文艺作品中虚构的人物。

  鄙人作此文,并非抨击荀子和世人普通的观点——春秋五霸。而是捋清何为文艺概念,何为史学概念。只要捋清了这一层,那春秋五霸与春秋十霸之说,两可也。


编辑点评:
对《议春秋五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