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杂记> 道家经典中被误读的成语典故

道家经典中被误读的成语典故  作者:小猪笨笨

发表时间: 2016-02-05 字数:11227字 阅读: 1736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名词和成语与汉字一样,承载着华夏文明。但有很多名词和成语,被我们曲解和误读。鄙人今献拙文一篇,以拨乱反正。一、朝三暮四。绝大多数人对朝三暮四的理解是:对伴侣不忠诚,或男子沾花惹草,或女子招蜂引蝶。其
 

名词、成语与汉字一样,承载着华夏文明。但有很多名词和成语,被我们曲解和误读。鄙人今献拙文一篇,以拨乱反正。

 

一、朝三暮四。

绝大多数人对朝三暮四的理解是:对伴侣不忠诚,或男子沾花惹草,或女子招蜂引蝶。其实不然。

在道家经典《列子·黄帝》和《庄子·齐物论》中,有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宋有狙(猕猴)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狙之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山粟),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又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显然,朝三暮四的含义,被今人彻彻底底的误读了。此成语可做两层解读:

初级的市井解读——是指骗人的小伎俩。

高级的深刻解读——宣扬道家思想和主张:世间一切矛盾对立的双方:如生与死、贵与贱、荣与辱、大与小等等都是相对的,没有根本的差别和对立。不如物我两忘,不言自辩,超凡于是非之外。正如《列子·黄帝》所言:“朝三暮四,圣人以智笼愚,名实不亏,使其喜怒哉。”

正因如此,道家才与争鸣辩论的诸子百家不同:“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圣人议而不辩”,“大言不辩。”

以上两种解读,都是正确的。

 

二、杞人忧天

我们对杞人忧天的理解是:担忧太多,瞎操心。

杞人忧天的典故出自道家经典《列子·天瑞》。对此做解读之前,须回顾一下老子之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如何理解老子此言,鄙人就依据《列子·天瑞》篇,对此做详尽的解析:

“不生者能生生,不化者能化化。生物者不生,化物者不化。”——不生不化,生物化物者,此之谓道。

“有形者生于无形。有形者,混沌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混沌。”——此之谓道生一。

“混沌分: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此之谓一生二。

“天地含精,万物化生。”——此之谓三生万物。

老子的世界观就此产生——“万物莫不遵道循德,莫命之而常自然。”最终,“万物皆出于机,皆入于机。”

在此篇中,杞人忧天的寓言故事,是对道家世界观的高度概括:

杞人忧天地崩坠,身无所寄,废寝食也。有人闻之,劝其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无处无快。何忧其坏?”杞人大喜无忧也。(众人对杞人忧天的认知,大多止于此。)

长庐子闻之,笑而曰:“天地,空中之一细物,不得不坏。遇其坏时,岂不为忧哉?”

故事至此,讲的是道家的世界观。天地同万物一样,皆循道而生,循道而终。不得不坏。故事还在继续……

列子闻之,笑而曰:“彼一也,此一也。生不知死,死不知生,坏与不坏,吾何容心哉?”

故事最后的列子之言,讲的是道家的人生观。天地之崩坠,人之生死,如同四季更替一样,是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死之于生,一往一返。”,“欲恒其生,止其终。惑于数也。”

正因道家有此深刻、豁达的世界观与人生观,庄子才会死妻后,鼓盆而歌。

 

三、愚公移山

愚公移山的故事众所周知,本文不再赘述。此故事显然是在宣扬人定胜天,自强不息。在那首歌曲《激情飞跃》中,也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上下五千年,龙的香火不灭,

古有愚公志,而今从头越,

华夏儿女走向世界,

激情飞扬, 我们共创伟业。

所有人皆认为,愚公移山体现了人类征服自然,积极向上的进取精神。其实却恰恰相反。

首先,生死由命,人不胜天是道家的亘古不变的思想。这也是道家与儒家的区别。

其次,《列子·力命》的主旨就是宣扬道家的天必胜人,人不胜天的思想。今天,我们对愚公移山主旨的理解,不但使《列子》一书自相矛盾,还违背了道家思想。

若想真正领悟愚公移山的主旨,必须联系《列子·说符》篇,篇中有孟氏二子的故事:

鲁国施氏有二子,其一好学,其一好兵。好学者被齐侯纳之,为诸公子太傅。好兵被楚王纳之,以为军正。禄富其家,爵荣其亲。

施氏之邻人孟氏同有二子,所学亦同。求于施氏,施氏如实相告。

于是,孟氏一子以学术游说秦王。秦王曰:当今诸侯力争,所务兵食而已。若用仁义治吾国,灭亡之道也。遂宫刑而放之。另一子以兵法游说卫君,卫君曰:吾弱国也,大国吾事之,小国吾抚之,是求安之道也。若赖兵权,灭亡可待矣。遂刖刑而放之。

鲁国的施氏与孟氏同样有二子,同样分别治学与好兵,同样游说诸侯。但却有完全不同的遭遇。

作者以此故事阐述天道与人事的绝妙天机。

而《列子·汤问》愚公移山的故事中,愚公之志感动天帝,天神帮他把山移走。愚公的成功,就像上面所说的鲁国施氏二子:其一好学,其一好兵。好学者被齐侯纳之,为诸公子太傅。好兵被楚王纳之,以为军正。禄富其家,爵荣其亲。愚公与施氏二子的成功,根本原因并非个人努力,而是天命使然。

在愚公移山的故事之后,又有一则夸父逐日的故事,与愚公成功移山不同的是,夸父最终饥渴而死。夸父就相当于孟氏二子,一个被秦王断足,一个被卫王割掉小鸡鸡。夸父与孟氏二子的悲惨遭遇,亦是天命使然。

愚公移山和夸父逐日的故事,与《说符》篇中施氏和孟氏的故事主旨是一致的:是阐述天道与人事的绝妙天机。即体现道家生死由命,人不胜天的思想。

若把愚公移山的故事单独分离,断章取义,便会误读经典。这是读书为学的大忌。

 

此外,还有一些成语被今人误读,不再作详细解析
桃之夭夭:是指桃花绽放,鲜艳美丽。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意为山上的石头,能够用来琢磨玉器。延伸意是物尽其用。


编辑点评:
对《道家经典中被误读的成语典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