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思享> 不曾发生的事

不曾发生的事  作者:垚星

发表时间: 2016-01-12 字数:12775字 阅读: 3860次 评论:3条 推荐星级:4星

我要评论
 

我是天井下。                                      一、思役

     我有

真实存在的肉体服侍思役

        伪君子

        闻风丧胆                      《思役》 

        我的思役来源于文化,主次交融。“神秘”这个词吸引人心,来自遥远时空的窥望,精彩万分。若我从来是个诗人,大可以藐视未来,相信天赋,但这不曾发生,没有人承认我是个名副其实的诗人,我从来充满间歇性的怀疑。这一切归结于一个阶段。理性的蠢蠢欲动与幼稚的恋恋不舍。认知偏激却举手无措。我的年龄使我在当下的普遍认知前无法构成独立个体,行为举止和情感表达因此受限,我唯有思想妙不可言,灵活万分,(我从此决定并不时时谦逊)。你不能指望我真正懂得责任,没一个人懂,我们在道德的帐幕下似是而非,沿袭从来都是对的事。而我“I fell something so right by doing the wrong thingII fell something so wrong by doing the right thing”看起来混蛋无比,我用一年去想是做个“独立的个体”还是“家庭成员”,我始终想不通,有一种解释,从来都有,无论如何都会后悔,咭,让我笑个够好了。“哈莱姆”之后,黑人们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艺术创造才能和特殊情调,我要敬爱他们,独立人格和叛逆精神,打心眼里来的幽默与乐观,我就是这样爱上德瑞斯的。      

        痛苦会在其发展壮大时刻忍气吞声,孕育尖刻。我所拥有的思考方式与我崇尚的精神思想恰与我躯体所处的时空遥之千里,我因此在每次朝圣之后立刻遁入虚无。它一度包括对勤恳无声的人地嘲笑,对事物消极观的不断涌现,灵魂的悄无声息的老化。在改变这方面我尤其感谢我的家人,歌,米歇尔奥巴马夫人(你知道我只是指她的演讲视频),男人,和爬满孩子的图书馆。当我的异化思想积累到了一定程度,痛苦便变本加厉袭击我本来的生活方式,在这一点上我并不认同马克思和恩格斯说的“生活决定意识”。你明白吗?我只是不认同,也并不会轻易说出是“意识决定生活”。我确实身份尴尬。我是成人又不是成人。我并不专心学业,我为此要向,一定要向我挚爱的父母道歉。我总是迫使自己去想事物的本质,但多加遮掩,暗流涌动的心偏要以静面支撑,我实在力不从心。尽管责骂我,我就是没办法处理好,处理好。

        你知道我想什么吗?你又想什么?我告诉你。死亡,爱,性,痛苦,自然,运动,风格,性格,食物,怪物。若从人之使命说起,大概是繁衍。人生命之终点我从来就靠揣测,我不排斥与肉体共生,但人类的枉纵常常会让热爱肉体这件事显得空虚,进而遭人唾弃。而痛苦,我自以为人因为有额外的思想才有了痛苦。因为额外的思想产生不可控制的变化。人类是否该有额外的思想?不适应年纪的狂想或超越现实漫无边际的思想游行,人类是否需要这些?是,也许是,自造痛苦的人万分伟大,适当地向未来示威,才能在目前的时空拥有无可比肩的力量与行为。我不愿免俗,“风格”只指穿衣举止。

        the good girl is the bad girl”尽管我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坏女孩。但我之思想叛逆激烈,我就从中汲取我珍贵的生活冲动。“火光闪闪的少女走向成熟和死亡”。海子的诗妙极了。

                                                 二、性臆

        生而交融

        未得的性

       

        永恒的质问                    《性臆》

        少女有清淡的欲望,为此当要有人向她们诉说。不过“性”这件事少有人毫不羞愧地提及,这便也成了“未得”的好处。仅靠无边的猜测罢了。我从来不觉得一个人到了适当的年纪还不谙世事是件值得夸耀的事,过度要求少女天真无异于要求她们无知,这个世界上总有人是“为什么”,却没有人是“是什么”。我的一百个问题也许只能找到一个答案,但发问已令我快乐无比。我对性有所耳闻,却没有适当的认识,大家都没有,我的同龄人只是害羞,大家都害羞,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同侪们以社会向来的认知为导向,认为性是隐秘的,不可告人,更不可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谈起。这样一来倒混淆了“正直的性”与“邪恶的性”。在没有亲身经历的情况下,这样的认知也许有情可原。我要告诉你们,我们也在时刻不停的思考“性”,只是不敢发问。你们呢,大人呢,以为我们没有这类疑问吗?我也想知道,在你们已经亲身经历的人身上有没有一种全新的认知,有没有出现过改观。

        性总让人不好意思吗?它是爱情的阶段性终点吗?我们是否可以大胆质问?你们要大方回答吗?我们会因此而受人怀疑吗?

                                                  三、爱缚

        仅仅

        为了好玩

        我要

        拔掉

        群爱之神

        马虎的胡须                    《爱缚》

        我一定要说,爱从来马马虎虎。我并不要因此而远离它,我要大大的亲近它。爱博大精深不是吗,不管我们自认为多了解它,也不能叫我们失去兴趣。那就尽可能地无限交流,就为了好玩而说“爱”是个马虎的公山羊好了。我把一切搞清楚,难道就为了同那些糊涂蛋吵架吗?我这样想过,因为我的年纪轻,所以样样要亲自尝试,不管你们说爱多么伟大,我都决心以质疑的眼光看待。因为也总有人说“这个世界只有谎言迫使我穿越”。我不愿为了爱丢失自己的赖以为生的思考能力。但我知道一定要适可而止,某一天,当我真真正正脱离了爱,我是指拒绝接受这件事,我敢打保证,我绝对形销骨立,痴若木偶。但又一天,我若因此丧失思考之能力,我就成了被爱操持的“好人”,而我有时候却并不想别人对我期待颇高。我必定要举个例子来说明。“母爱乃天下第一爱”(这样的向来评价我绝不反对),我仅仅要说因此人们忽略了母爱的形成、发展、或者影响因素,忽略了这种爱的发出群体也就是母亲本身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所有的女性都可以做母亲来增射这种爱的。我在某个时间关注不在学校上课的行为叛逆少女,我仅指行为,她们可没办法构成思想叛逆,因为仅我之见,思想的叛逆|来自对书籍中思想的自我整理,独立之下的分期冲动,进而演化成不同于外界的自我体系。而我一个辍学的女同学只会纵酒,这是社会常识下的反叛,不用脑子想也可以做。行为叛逆的结果终究消匿于年龄的增长,而思想的叛逆也许会随着人一起长大,使之更有说服力从而魅力四射。她们在同龄人之中成为母亲的几率极大,而至少此时她们不能做母亲,在她们不能做母亲的时候,却往往做了。这样的母爱在早期就显得匆忙,热情的消退也许也快。

        这是一个问题吧,也许是。当“爱”这个东西从此以后时时展现,人们却能真实的感受到因此而出现的从前从不敢质疑的问题我们对之有了反叛思想,这会是什么样子?

        有一首诗:

                                                   假色和释放

                                                   与生俱来的水难临头

                                                                                          

                                                   黑色蚯蚓的头颅

                                                   脚跟和舌头

                                                   沉湎于陆地山丘

                                                                                        

                                                   烂泥与不可匹敌的灵魂信徒

                                                   遥远的无知与恒久的羞愧

                                                   正如鱼鳞潜入

                                                   褐色狗的眼睛

                                                   无理的隐慕

 

                                                   冲突与脱落的妇女粗壮的脚趾

                                                   风与秃鹫毛的举世的爱恋

                                                   红色灯的粒子散射与岌岌可危的太阳地位

                                                   肉质橡皮散碎的尸体与痛苦的呻吟

                                                   长眠不渝的黑血杀手与濡女共浴

                                                   蓝色箱子与幽红色的游行轨迹

                                                   卑鄙的眼与遗失的文字肉欲

                                                   

                                                   建筑里

                                                   游行悄无声息                                                                                                                  《游行》

         就像我是天井下这件事一样不曾发生。

 

 


编辑点评:
对《不曾发生的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