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游记> 故地重游岳顶山

故地重游岳顶山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15-12-13 字数:5090字 阅读: 7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记得上一次登岳山,是在1994年夏天。那一天中午,中招投档结束了,主管局长说大家这几天辛苦了,找个地方休闲一下吧。当时想过去青要山,后来忘了什么原因又换成灵山寺。出得洛阳城一路往西,路程不远,不一会就到
 

  

    u=3643139965,2434956560&fm=21&gp=0.jpg

   

    记得上一次登岳山,是在1994年夏天。那一天中午,中招投档结束了,主管局长说大家这几天辛苦了,找个地方休闲一下吧。当时想过去青要山,后来忘了什么原因又换成灵山寺。出得洛阳城一路往西,路程不远,不一会就到了。上得山来,进了寺院,寺院小巧布局严整,觉得也不错。这里小时候曾听老人们讲过,过去家乡的人经常来烧香求嗣,并说十分灵验云云。站在寺院里,左右看看,钟磬声里,不少善男信女磕头上香,也果然在一个偏殿里,看到神台上摆放着许多小小的泥塑娃娃,洁白的身躯,花花绿绿,男女有别,也看到有人祈祷后,主持者慎重地拿起一个,低语一番,再用祈祷者拿的红布包起来,祈祷者仿佛完成一番重大的事请,喜形于色地走出神殿去了。

  由于地方不大,几分钟便转完了,出得院来,大家仿佛都不尽兴,领导又说那就去花果山看看吧。上车再沿洛河右岸一路向西,这时旅游时兴,在我县白云山开发之后时间不长,听说了宜阳开发花果山的消息。刚开始时,觉得很不习惯,因为这座站在家乡就可以看见的山体,故老相传都喊它“花山“,也总拿它来想象那座五岳之一的”华山“。无端地加个“果”字,仿佛小气了些。

  忘记了怎样进得山门,停下车来,只是看见山坳里一些茅草庵子,也没人管理,推开看看,地面潮湿。有几个人朝我们瞅瞅,也没搭理,顿时觉得与白云山差了许多。但不管如何,跑来了,就上山看看吧。几个人沿着步道向山上走去。走了一段时间,到了一个山垭处,看得见山南的高低山岭排闼远去,隐约感觉到那烟雾朦胧处就是我的家乡。走下山垭,山垭下一块不大的坪地 ,站立着一排七十年代建筑风格的小瓦房,也没人居住,门锁上锈迹斑斑。扒着窗子看看,里边凌乱堆放着一些杂物。抬头看看,前边的高处,有一座新建的两层阁楼,在斜阳下泛着簇新的光芒,这就是如今的北斗阁。

  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座很陡峭的阶梯前。阶梯处于山体之间,一步步走上去,其艰险程度不逊于华山的石阶。石阶旁边,挂有小碗口粗细的铁锁链,扶着铁链上去,一股凉森森的感觉十分可心。攀登间,前面一座由巨大石条砌就的关门,拱圈高耸,古朴苍老,关门上边没了建筑,只是有着一段砖墙颓废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我们,凝视许久,也想了许多……

  关门处,又右拐几个台阶,登上一个平台,前边仍然是 左拐右弯的台阶,走完最后几个,终于喘息着站在北斗阁前边,一股凉风扑面出来,清爽极了,那一时的感受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

  北斗阁是新建的,水泥结构,橙黄色的琉璃瓦闪闪发光,塑料纸罩着的神像还没有着色,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北斗母了。时间久了,现在记不起当时看到的是不是传说中的四面脸。

  站在阁旁举目远望,伊洛河分属两边,苍茫的天际下,村庄隐约可见,记得还搜寻了半天那闻名遐迩的穆册关,想象着遥远的古代,关口壁垒,扼守一方咽喉的雄姿,可惜,看到的只是夕阳下的莽莽山峦。

  归来,惮于那里茅庵无法安身,连夜奔家而去,次日,再次咀嚼回味,留下几句顺口溜以记此行心绪。顺口溜云:

  一、游灵山寺

  忆昔先辈说子嗣,众口皆夸灵山仙。

  有求必应降麟童,屡验不爽来甘泉。

  新登凤凰阅佛事,古遗银杏傲桑田。

  骚客题咏今犹在,又见时人烧纸钱。

   二、登宜阳花果山之岳顶

  少小即睹岳山形,咫尺遥望说神灵。

  舍身崖前贞女哭,穿天梯畔铁索空。

  古岩今溪景相若,陈迹新筑格不同。

  如练伊洛走天外,穆册雄关北斗亭。

  前几天忽然看到户外群帖子,说是12月5日穿越岳山,心里甚为高兴,没有犹豫就报了名,时隔21年,真的想再去看看,重新体验一下一览众山的感觉。

  5日,活动如期进行,只是大穆路路况欠佳,绕道南闫路,走洛河川,花果山景区旁边的一个小村旁停车后,当站在山前时,抬头看看,那岳顶仿佛就在眼前,顶上的北斗阁翼然屹立,飘飘欲飞的样子。沿途寒山苍林,落叶盈道,几高几缓,富有节奏。几块奇石,一个亭子,几棵老树点缀着风景。路不太好走,陡且叶滑,走上一段,停下来擦擦汗水,回头望望远方,群山奔涌,烟雾茫茫,东方那座雄浑的大山,从方位上看,应该是露宝寨了。

  露宝寨这座从小就看惯了的山,从这边看拉长了许多,增加了几个山头,这就是“横看成岭”吧?看起来从一个角度出发,视角总会有着偏颇,文学形象讲究多角度表现,然而谈何容易。即是角度再多,也避不开“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好容易走完了林间小道,面前出现了水泥路面,虽然弯曲但毕竟宽展许多。稍事休整,继续前行,每到路的拐弯处,都有一段积雪,那是今年第一场雪留下来的痕迹。走在上边,异常小心,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人滑倒在地,引起阵阵笑声。更有几个年轻人索性躺在地上,让别人拉着走一段或者抱起冰块做个造型,去找寻童年的记忆。

  一番跋涉,来到祖师坪,靠近岳顶的地方,近年新盖了庙宇,里边供奉着药王、祖师。右手那块坪地里还是当年的旧房舍,不过也写着商店、饭店的字样,可惜冬季生意清淡,没有人经营。与花果山交界的山口处也有两三处新盖庙宇,走过去看看,是老母殿,里边供奉老母经有九尊之多,日月星辰天地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于母系社会的追念,还是对天下母亲的尊敬。站在殿里,我们几个都恭敬地鞠了三个躬,心里充满了敬意。

  最东边山咀上的那座老母殿,倒是古老的根基,巨大的石条砌就,那严整的做工令人惊叹。站在殿前,再次遥望东方,再次寻找着穆册古关的影子以及那条古老的衢道,也想起了多年前的冬天,母亲与几个邻居冒着寒冷到这里来烧香拜神的故事。母亲走了二十多年了,只记得她曾经说过,路途上没有受苦,借宿的那户人家心地善良,热心招待云云。我不知道她老人家一行是从哪条道登上来的,但那时一定没有如今的水泥大道。也因此我不得不佩服信仰的重要、精神的力量。

  回转身来,看到群友们都登上了岳顶,我们也赶了过去,来到三道关,看到登天梯,这里台阶依然陡峭,颇有华山千尺幢的意味,只是低了不少。台阶两边还是铁链空悬作为扶手,一边石壁上,新凿了几句话:“二百一十六,岳顶在上头,当?求无限高,直穿过风楼”语言直白,倒也实在。登上200余级之后,来到“过风楼”,石砌拱门,凌空飞架,上边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的楼棚规模,如今只剩下两边的古老砖墙和石阶上土黄色的石花,仿佛再次向我们诉说着这里的悲欢故事。

  岳顶上,北斗阁前,观日台旁,先到的群友们欢聚一起,俯瞰群山,眺望两河,长喊一声,聊舒胸臆,一览众山的浩气随风而起。

  走进北斗阁,北斗母稳坐其中,奇怪的是她老人家竟然四头八臂、一面三眼。想来佛道神圣,都是一种文化现象,在他们的身上,寄托着芸芸众生的殷切希望,万众和谐,物阜民丰,身心康健,天下太平。也因此还是那句话“万善同归,造福百姓”最最重要啊!

  2015.12.11


编辑点评:
对《故地重游岳顶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