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我为心折】(二)八十年代最红的诗歌 纪宇的《风流歌》

【我为心折】(二)八十年代最红的诗歌 纪宇的《风流歌》  作者:万志敏

发表时间: 2009-04-03 字数:4463字 阅读: 5877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4星

   
  
  [美文]
  风流歌/纪宇
  一、什么是风流
  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
  我心中的情丝象三春的绿柳;
  风流哟,风流,谁不爱风流?
  我思索的果实象仲秋的石榴。
  我是一个人,有肉,有血,
  我有一颗心,会喜,会愁;
  我要人的尊严,要心的颖秀,
  不愿象丑类一般鼠窃狗偷!
  我爱松的高洁,爱兰的清幽,
  决不学苍蝇一样追腥逐臭;
  我希望生活过得轰轰烈烈,
  我期待事业终能有所成就。
  我年轻,旺盛的精力象风在吼,
  我热情,澎湃的生命似水在流。
  风流呵,该怎样把你理解?
  风流呵,我发誓将你追求;
  清晨——我询问朝阳,
  夜晚——我凝视北斗……
  遐想时,我变成一只彩蝶:
  “呵,风流莫非指在春光里嬉游?”
  蒙胧中,我化为一只蜜蜂:
  “呵,风流好似是在花丛中奔走。”
  我飘忽的思潮汇成大海,
  大海说:“风流是浪上一只白鸥。”
  我幻想的羽翼飞向明月,
  明月说:“风流是花下一壶美酒。”
  于是,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梦,
  梦见人生中的许多朋友——
  他们都来回答我的问题,
  争辩着,在八十年代谁最风流。
  理想说:“风流和成功并肩携手。”
  青春说:“风流与品貌不离左右。”
  友谊说:“风流是合欢花蕊的柱头。”
  爱情说:“风流是并蒂莲下的嫩藕。”
  道德说:“风流是我心田的庄稼。”
  时代说:“风流是我脑海的金秋”……
  风流哟,风流,请你回答:
  这样的理解是不是浅陋?
  风流哟,风流,请你开口:
  你有没有不变的标准让我恪守?
  二、风流的自述
  我就是风流,我就是风流,
  我是僵化的敌人,春天的密友。
  我象一朵鲜花,开在枝头,
  我象一个姑娘,目光含羞;
  我象一只牡鹿,跳涧越沟,
  我象一头雄狮,尾摇鬃抖。
  有时,我是无影的,象清风徐徐,
  有时,我是有形的,似碧水悠悠;
  有时,我化作新娘秀发上一段红绸,
  有时,我变成战士躯体上一副甲胄;
  有时,我是明眸里的一丝火花,
  有时,我是笑靥上的一涡蜜酒;
  有时,我是铁马冰河风飕飕,
  有时,我是气吞万里雄赳赳;
  更多的时候我不是饰物和形体,
  我是内心里对美的热烈追求!
  人类多长寿,我就多长寿,
  我比甲骨文的历史更加悠久。
  我曾和屈原一起质问苍天,
  我曾与张衡共同观测地球;
  张骞通西域,我在鞍前,
  鉴真东渡海,我在船后。
  我曾陪花木兰替父从军,
  我曾跟佘太君挂帅御寇;
  多少回呵,我随英雄报深仇,
  一声吼:“不扫奸贼誓不休!”
  多少次呵,我伴志士同登楼,
  高声唱:“先天下之忧而忧”……
  血沃的中原呵,古老的神州,
  有多少风流人物千古不朽!
  花开于春哟,叶落于秋,
  历史不死呵,又拔新秀——
  君不见:江山代有才人出?
  现代人比祖先更加风流!
  什么三点秋香,什么拚生觅偶,
  这样的风流韵事,已显陈旧;
  什么题诗红叶,什么葬花土丘,
  这样的爱情传奇,早就听够。
  八十年代呵,要有新的歌喉,
  要唱新的风流歌谁来开头?
  从迎春花的小嘴巴,到火车头的喇叭口,
  风流进行曲在昂天鸣奏!
  三、我和风流
  一场动乱,我们喝下自己酿的苦酒,
  风流也被看成是毒蛇猛兽。
  我心灵的土地,堆满石头,
  我感情的河床,渴得难受。
  整整十年,在沙漠上跋涉,
  我渴望一块有水有草的绿洲。
  面对现代科学,我神情茫然,
  象一个刚刚走出森林的猿猴。
  人生之路呵,可惜不能重走,
  青春逝去呵,只有伤痕遗留。
  我曾经消沉,我曾经执拗,
  自以为把人间的一切都“看透”。
  我一度沉湎于虚荣的引诱,
  错把赶时髦当作风流——
  借一架录音机替我遣忧,
  靠kao一把六弦琴把灵魂拯救。
  西服加领带,裤子喇叭口,
  哪管贴身的破衬衣有领无袖;
  皮鞋能照影,头发抹足油,
  谁知我脚下的袜子露着趾头。
  跳舞呀,我尽情地跳,
  不惜在打蜡地板上旋晕了头;
  溜冰呀,我随意地溜,
  但愿在轻松愉快时忘记忧愁!
  可这样的日子呀,也不能长久,
  昨天的时髦呀,今天已落后;
  那扫地面的喇叭裤已不新鲜,
  那催人睡的流行曲我已听够。
  风流呵,你不常在街头巷尾嬉笑,
  也并非老是在舞会里逗留;
  舞曲是生活之歌的一个间奏,
  没有完整乐曲,间奏何用之有?
  娱乐是生活之书的一页插图,
  没有鸿篇巨制,插图何以附就?
  红尘呀,谁能看破?
  看破不过是悲观自弃的一个借口;
  未来呀,谁能猜透?
  猜透不过是妄自尊大的一个理由。
  真正的风流究竟是什么呀,
  我又参沉思中皱起眉头……
  四、真正的风流
  这才叫风流,这才叫风流,
  敢于和残酷的命运殊死搏斗!
  这才叫风流,这才叫风流,
  在历史的长河上驾时代飞舟!
  在枪口下揭穿造神者的阴谋,
  把一腔滚烫的血洒在荒丘;
  在棍棒下祭奠好总理的英灵,
  让无数朵洁白的花开在胸口!
  把祖国请到世界体坛的领奖台上,
  让她听一听国歌的鸣奏;
  把红旗插在珠穆朗玛的最高峰,
  让她摸一摸蓝天的额头!
  在地雷密布的山口请战:“让我先走”,
  在完成任务撤退时高喊:“我来断后”!
  性能还不稳的新歼击机,我去试飞,
  烟云尚未散的核试验场,我去研究。
  象雷锋那样热爱平凡的工作岗位,
  不管到哪里,都是一台车头;
  象焦裕禄那样关心灾民的柴米盐油,
  纵然是死了,也要浩气长留!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今朝,就是实现理想的战斗——
  炉前激战,酿一炉红酒,
  遥举金杯,为祖国祝寿;
  海上疾驶,抖一条白绸,
  浪献哈达,赠四海五洲。
  在西德考博士学位,对答如流,
  一片绿叶舒展,预示金秋;
  去美国作旅行讲学,切磋研究,
  一枝红杏出墙,满园抖擞……
  竞芳争艳呵,是花的风流,
  傲雪凌霜呵,是松的风流;
  北斗的风流是指示方向,
  卫星的风流是环绕地球。
  我们是人,钟天地之灵秀,
  我们风流似天长地久;
  我们干的是各行各业,
  我们对风流却有共同的追求:
  “一口清”,是查号话务员的风流,
  “一刀准”,是肉店售货员的风流;
  “神刀手”,是女修脚工的风流,
  “描春人”,是清洁队员的风流……
  我们要让服装和心灵同样美丽,
  我们应使物质和精神同样富有!
  从劳动中提取欢乐作为报酬,
  从奋斗中夺来胜利当成享受。
  呵,每一条无法解释的现象,
  都可能是一门新兴学科的入口;
  每一项成绩都靠汗水浇就,
  每一个问号都可能“曲径通幽”!
  劳动、创造、进步——无止无休!
  爱真、爱善、爱美——不折不扣!
  这是真风流哟,这是真风流,
  把时代的彩笔紧握在手。
  绘四化之图,建幸福之楼,
  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铺锦叠绣!
  让人民说:他们受过挫折,摔过跟斗,
  可他们把时代的使命担上了肩头;
  让历史说:他们善于思索,敢于战斗,
  不愧是中华民族的一代风流……
  
  [赏析]
  这是八十年代初红遍大江南北的《风流歌》。
  全诗共四章,为什么是风流、风流的自述、我和风流、真正的风流。虽是诗歌,也是按文章的结构展开,诗只是表达的形式。现在看是很传统的长篇抒情诗,既有特殊年代的偏重于政治说教的印痕,也有崇尚性灵的胸臆,传递着那个年代的青春和朝气,在“载道”与“抒意”上结合得很好。
  全诗用语华美而清新,运用传统的对仗、比喻、拟人等手法,通篇激荡着一股昂扬之气,音韵铿锵,读来芬芳袭人,余香满口。
  [感悟]
  那是刚上初中时候,见到心仪的、书法特捧的、一位年轻教师在校门口的两块黑板上,用方正刚健的粉笔字抄写了此诗,年少的我看得身心欢畅,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诗!
  后来,我也把此诗抄在了本上,经常看而默读。这首诗是我少年时代对文学的最初向往,人生指向的最初引路灯塔。
  纪宇之后又写了《风流歌》之二之三,但都不如这开篇的写得好。
  现时的人们可能看了这诗会想笑,也太土了吧。
  但是在那个年代,却是人们的心中至赏......
  
  
编辑点评:
对《【我为心折】(二)八十年代最红的诗歌 纪宇的《风流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