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记> 一首诗的探讨

一首诗的探讨  作者:赵静端

发表时间: 2009-03-30 字数:4707字 阅读: 5422次 评论:9条 推荐星级:5星

   在流香有孤雪一首诗引起大家争议,发来大家把玩.
  
  疼痛的视觉
  
  花儿开了
  一朵一朵地开
  叶瓣上马匹
  站起来,站起来了
  蹄声从远方急切逼近
  一个人,握住北方的缰绳不放
  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视线上
  数不尽花开花落
  嗒嗒、嗒嗒……
  
  2009.03.16
  
  小城记忆
  
  夕阳渐渐落去
  从小城落到记忆
  无休止地延伸
  我只能把视线一再压低
  一直沉到谷底,沉到小城深处
  夜晚在我内心不断倾斜
  那么多事物浮出来
  叶子落了,鸟儿惊飞
  牵手走过的那条小路
  若隐若现。重新感受一段过程
  或某个颤抖的时刻,让自己
  化做无数条光线
  纷纷沦陷
  
  2009.03.19
  
  评论集合:
  飞花:"坐在自己的视线上"
  想象很好,只是逻辑不对,就像一个笑话说梁山的时迁能不能坐在自己的屁股上.以下是飞花所引用的.幻想是作者在艺术企图制约下的奇思妙想,而不是随心所欲的异想天开、想入非非。幻想的大树,必须根植于现实生活的广袤土地。它的枝干再高、再壮,叶片再绿、再阔,也只能缘于它深植的土地之中,根深才能叶茂。如:“月光蹲在树杈上”、后来我建议他把“月光”改为“月亮”,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这显然是离开了生活真实,是一种夸大炫奇。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说:“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失其实”。由此看来,一切艺术的想象,必须根植于现实生活的沃土,必须受合乎逻辑的思考与制约。想象的内容,应该是诗歌抒情主题、艺术氛围的有机组成部分。
  雨荷风:
  疼痛是一种存在,一种感受。这首是佳作。
  孤雪回飞花:呵呵~~花:我想写诗应该打破一般逻辑,只有打破这种逻辑之后,才能建立一种诗语言的逻辑。注意时空的差异去理解这句,我想你就不会说有逻辑错误了。谢谢你直言,欢迎探讨!
  翔保:我喜欢极了一首。隐忍、疼。
  云徘徊:总体上,第二个比第一个更好。我作为一个读者,急于的是从语言出发去领略诗的艺术魅力,但我真的遇到了困惑。第一首如坦克说的可能没有展开,但我觉得主要还是从“自己知道”到“别人知道”关系的问题。隔,其实就是少了背景和必要的铺垫。“隔”和留有空间不同。说实在话,“叶瓣上马匹站起来,站起来了”,“马匹”显得突兀和莫名。作者可以有更“普遍”且更艺术的表现方式的。雪的诗我一直喜欢。我是借这个诗表明一个读者的真实感受,不一定对,但可以参考。
  雪回云:这样的交流很受益。这里“叶瓣上的马匹”是暗喻“风”,“风”又谕指人,我本想读者至少能够读出“风”,看来是我错了,云是第二个指出这句缺点的人,非常高兴这样的交流,大家继续。问候云~~!
  云徘徊:谢谢雪。这样的交流真的很好,因为这样对你我都有益。这个“马匹”可以换个表现手段的。问候朋友。
  飞花:这里“叶瓣上的马匹”是暗喻“风”,“风”又谕指人.哈,雪这样说我倒想起了"风马牛不相及"这个词,是从这个词里派生出的马,风,人吗?马蹄践踏花朵,让俺想起你笔下滴"踩花大盗",总之.全诗和视觉的疼痛关联不大.
  月上柳梢头回飞花:这不是逻辑错误,恰恰相反,诗正需要这样的想象。就像花儿开在碗底鱼儿游在梦端一样……以梦为马……
  炎炎:想象的自由不是颠覆客观规律,不能因为你觉得自由就说地球是方的或是三楞的,还有诗为心声大多数人写诗还是希望有人能懂能共鸣的!
  云徘徊回炎炎:支持这个说法。“想象”这个词,有一个“想”在,还有一个“象”在。缺少一个字,想象的翅膀就飞不起来。
  翔保:打开论坛,看见大家对雪这首诗议论很多,感到很欣喜!有一点可以肯定地说,这样对一首诗歌展开的讨论于我们的论坛很有意义,也对每个喜欢分行文字的人大有帮助!
  
  首先,我想问问自己:你知道什么是一首现代(!)的好诗吗?你对一首好诗的理解到底是怎样的?——这是你实在需要明确的一个问题!——当你明确了这个问题,你才更有可能把诗写好。但光有理论是不行的,你必须要提高阅读能力和鉴赏水平,同时你还需要生活不断的积累与充实。
  
  每个人都有自己对诗歌的喜好,各有不同,有的差异很大有的近乎一致。但一首好的诗歌对于鉴赏能力相当的人大都会挥发出由衷的赞叹,不由地说好。不过,有时也会出现一些偏差,比如时间或情绪上的问题你可能只留于表面的感受,比如你曾经很喜欢某人的诗,而间或她不是那么好的文字你也觉得好了,或者怕伤到对方把“不好听的话”咽了回去,给别人造成误会。等等。
  
  对于自我感言,一直以为诗歌的大部分文字是给阅读者提供的讯号而非表面文字,倘若你一眼看到底而没有产生幽默的捧腹大笑、绝对叮叮咚咚的流淌声以及美仑美奂的画面,便会帕死于好诗之列。现代人是深沉深刻又复杂的,因此适度的含蓄与深刻的写作当为诗歌之途(并非故弄玄像重病者的呓语甚至连自己都不清楚写的什么)。最好的作品来源于心灵深处,挖掘的越深,“血”流淌出来的才可能越多。技术虽然很关键,但技术不能抵达诗歌灵魂的底部。某一瞬间的灵感爆发,你才会开出喋血的玫瑰。
  
  (话扯远了点。原谅上面这些肤浅的文字。)还是说说个人对雪这首诗的感受:
  
  这首写得含蓄深沉,画面凝重又动感,不知作者是想念一个人无所适从的瞭望,还是睹物思人,随着文字的延伸,你不由自主(!)地走进这些文字给你提供的感受,“一个人,握住北方的缰绳不放/一个人,坐在自己的视线上/数不尽花开花落“,你的心真的随之而痛。——倘若你的心上人在远方而你此生无法和他牵手,相聚,相信你将“遭受”这文字给你的感染与冲击!还有“嗒嗒、嗒嗒……”这样的声音不是我们正常听到的花开花落的声音,它的重超出了现实环境,却又足可以让你的思想接纳,并且加大了思念与痛楚的幽远。想说的是,在这短短的篇幅里(作者此诗很吝惜文字,也没有一句直比)给你提供了这样的空间氛围,当是成功的写作。
  
  再应提一句的是大家争议的“叶瓣上马匹/站起来,站起来了/蹄声从远方急切逼近”,雪自己的解释:马匹——风,在推进到人,这个解释花有疑义,我也感觉不能抵达,但这不代表作者的自我解释不妥就一定是叙述有误的。马匹或马队这样的意向,大体指男人或“那个村庄”的男人群体(马队甚至指向那个弄出的符号,我读到过别人“欢闹的小马队……”)。而“马匹”这个意向常指她心仪的那人(个人读诗感受),贴近豹子、老虎,甚至有90后直接说“小兽”。不过,对具体一首诗还要看作者给出的讯号。柳说“以梦为马”,在此诗里当是很贴近的,个人也很赞同这样的解析。至于站在花叶上是不是有一点点突兀或强硬,真希望大家再多做些交流。在此问好雪,也问好诗友们!
  炎炎:
  棋风如画23:33:54
  那两首诗第一首的语感最好
  棋风如画23:34:15
  很有诗感
  一片冰心23:34:40
  呵呵
  
  一片冰心23:34:46
  嗯,
  
  一片冰心23:34:48
  还有呢
  
  棋风如画23:35:20
  他致命的问题是马 的运用
  棋风如画23:36:21
  如果不用马这个词那么后边的缰绳嗒嗒就都不存在
  棋风如画23:37:14
  如果颠覆了马这个词在这首诗歌中的作用那么整首诗歌就完全没有意义
  棋风如画23:37:56
  那么这个马在诗歌中是不是恰当呢答案是不恰当
  棋风如画23:38:42
  马如果喻成风就不能站在花瓣山
  棋风如画23:39:33
  诗歌的马是可以站在花瓣上的就像鱼儿游哉梦里
  棋风如画23:39:54
  但是风是不能再花瓣上站起来站起来的
  棋风如画23:40:40
  所以两个完全没有通性的东西是无法做诗歌的本喻体的
  一片冰心23:40:47
  风要从花下慢慢拂起?
  棋风如画23:41:32
  这个是严重的逻辑错误会让读者莫名气糊涂就像云徘徊说的那样
  棋风如画23:42:06
  抓住北方的缰绳和坐在自己的视线上这两句没有逻辑错误
  棋风如画23:42:29
  这首诗歌其实是不成功的
  棋风如画23:43:03
  就像是瓷里掺入了块石头
  棋风如画23:43:54
  整体的本喻体之间出现严重脱离就像是飞花说的风马牛不相及
  棋风如画23:44:25
  所以细节上语感很好整体失败
  棋风如画23:45:02
  刀法很好却选错了料就是这个意思
  翔保:"棋风如画
  诗歌的马是可以站在花瓣上的就像鱼儿游哉梦里"
  我写的简评,到后期也感到了害怕——倘若推翻站在花瓣上的马,整首诗将不复存在。当读到“蹄声从远方急切逼近”,“花瓣”的语境已延伸至情感的象征,这样,我“原谅”了马站在花瓣上的牵强难解之感。还望探讨交流。
  飞花:翔保怕什么,我感觉你早已融进这首诗了,心神本三位一体了,评的不错,继续努力,升值的空间还是有滴.经你点读,清晰多了.
  总不会像我说的"只是逻辑不对,就像一个笑话说梁山的时迁能不能坐在自己的屁股上."这般无理.看来风马牛有时候还是能相及的哟,正如李宁所言:一切皆有可能
  雨荷风:标题,疼痛的视觉,我认为是写一种感觉,一种潜意识的幻觉,不是暗喻手法,而是象征手法,写马蹄踏花的疼痛,视觉的疼痛。这是一种先锋的写法。一个作品问世后,每一个作者都会建立自己的解读体系,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首诗能引起这么多人的争论,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本身就不是失败,而是成功,效应是检验作品的标准。历史只记录轰动。本诗不仅在翰墨,在潮湖岛也是高亮,所以我不认为作为版主,操作失误。这可作为我对本诗操作理由的申诉,记录在档。
  飞花:雨荷风此言差矣,诗若不为受众所欣赏,而只是为受众所争执,并且争执的唾星乱飞,这也仅仅如街上不上档次的泼妇骂街罢了,双方有玲牙利齿者,有性情温厚者,有得理不饶人者,有步步为营者,更有甚者,有人隔岸观火,有人隔靴搔痒,有人做壁上观,有人扇风点火,有人狐假虎威,况且,现在的风气好多是走自损与它损,自拍与它拍相结合的线路.
  是不是这首诗作陷入的弗洛依
编辑点评:
对《一首诗的探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