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频道 > 时评 > 刘大观诗文补遗

刘大观诗文补遗  作者:邵福亮

发表时间: 2009-03-09  分类:时评  字数:4380  阅读: 534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刘大观(1753—1834),字正孚,号松岚、刘十,别号斥邱居士。山左临清州(今属河北省邯郸市)邱县邱城人,乾隆丁酉拔贡。初仕广西永福县令,署理象州、马平、贺县,调补天保。丁忧,服阙,先委治承德,旋补开原县知县,升宁远州知州,捐任山西河东兵备道,兼管山、陕、河南三省盐务,二署山西布政使。罢官后,寓居怀庆府,直至终老王屋山,得寿八十有二。工诗善书,萧闲刻峭,卓然自立。他是当时辽东地区最著名的诗人之一、高密诗派的中坚人物。著有《玉磬山房诗文集》十七卷。
  
  敦诚《四松堂集》序
  
  昔贾长江自注其《送无可上人》诗云:“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可见古今攒眉摇膝之人得一真赏识固非易事也。
  观初阅四松堂诗,以为不过偶然遣兴而已,非如《谈龙录》所云“诗中有人,言外有事”也。及读其文,如《笔麈》,如《记梦》,如《南村记》,如《注来笔札二十余帖》,忽为漆园之达,忽为柱下之元,忽为释迦维摩之通透,忽为正言庄论如陆贽,忽为旁引曲喻如淮南,忽为悲歌慷慨如易水之荆卿,忽为弄月吟风如濂溪之茂叔。相由心造,情随景生。一切欢喜烦恼之因,升沉聚散之感,悉于三寸管城子,宣泄而无遗。夫然后乃知居士胸中固无物不有,其诗亦无义不该,向之所谓“偶然遣兴”者非徒遣兴已也。
  自古金枝玉叶耽志风雅,如昭明太子而外,则唯唐之李才江、宋之赵松雪耳。才江爱贾岛为诗,铸其像,事之如神。吾今欲奉居士如岛,而窃僭拟于江,未知无本禅师塔下尘,容我敝帚一扫否?乾隆壬子(1792)闰四月中浣山左后学刘大观
  
  黄仲则《悔存斋诗钞》题记
  
  大观不识仲则。乾隆己酉(1789),识其友施雪帆于岭外,得读仲则诗,才十余首,一鳞片甲,已为倾心。又七年,客吴下,求仲则遗稿不得,得《吴会英才集》,亦非全本。及至都下,谒翁覃溪先生,乃见钞本八卷,拟为付梓而未果。今再来都下,始请于先生,得如初愿,窃自幸也。嘉庆元年(1796)丙辰六月,丘县刘大观记
  
  锦县泮池井记
  
  嘉庆三年(1798)秋七月,庙工将蒇,修及泮池。郡伯阿公告于教授陈国麟曰:“殿宇閈闳,悉阔以高,池小不称,奈何?”其指工复凿而大之,畚插既下,得一井焉。甃石无缺,泉冽而甘。郡伯甚喜。在工之绅士与执役之细民靡不惊喜、跳跃,围井而观。
  井之筑,始自何时,不可考。或曰:“井因池而有也,知池则知井矣!”或曰:“否!井因池而有,岂任其淤塞不治?井之有当在池之前也。”越日,宁远州知州刘大观以事来郡,郡伯告以故。
  大观哉异曰:“曲阜孔子庙、颜庙、曾庙悉有井,独邹县孟子庙无井。国朝乾隆初年,忽天震一井,岂古圣贤英灵之气结聚磅礴于天壤之间,郁郁无所洩,而假是以洩之欤?不然,四庙之井,胡不约而同也?今天下郡县皆有庙,庙之戟门皆有池。池中有井,未之闻也。天下所无,而兹郡突然有之,岂无因哉?耿恭拜井,而泉溢于井,爱民之心诚也。兹不拜而得井与泉焉,尊崇夫子之心倍甚于耿恭拜井之心也。”敬书其事,而勒诸石。
  (插图4)
  重建龙神祠碑记
  
  出宁远东门,循首山之麓,有隆阜突起,绵亘若堤,而龙神祠实枕其上。其创建不知昉自何时,虽屡经苫盖,而栋甍卑痺,廧垣陊剥,龛像亦乱暗沈辉。观来治是邦,欲新之而未暇也。越三年,道士亟请,乃始克为之。不数月而工成,庙号曰“龙神”。而旁列雹神及雷公、电母之属,从民志也。
  盖昔先王体万物之情,凡有功德于民者,皆尊之曰“神”。而莫不飨之以为报效,其制礼精义时散见于迎貓祭虎之文。而龙为三百六十鳞虫之长,鼓风云,喷雷雨,蟠祭天地,其功德岂顾出貓虎之下哉?后世州县无不设立城隍神,古制所无,而儒者不以为诬罔。然则,礼以义起。所谓“使之,必报之。”龙王得列于祀典也固宜,且龙神之凭,依于兹土也,视其它为尤异。
  宁远隶留都,山拱而海环。又距京师不及二千里,风声速于传邮。今天子至仁圣,纽结纲提,礼化翔洽,薄海征风雨和甘之麝。而斗大一州,首被风教,自春徂夏,神蚪跃渊,胜阳顿辔,澍膏被野,嘉禾怒生,维神实效灵焉。
  夫神,与时消息者也。而人则体神之精气,为显藏者也。虽微道士之请,其乌可以己祠有门有堂,皆拓旧制,加广丹楹,爛然治东西二轩。其西轩如舫形,窗牖洞开,诸山纳诸襟裡。又以其余工,为修廊寻丈,栽树结亭,阴不漏晷。游屐之戾止者,休夏为宜。
  是役也,绅士、氓庶皆踊跃输緡辇材,众心罼萃。董其事者,单恩、张霖、张震尤力。而观因得目营指画,藉手而仰其成。工蒇,遂书其事,而刻诸石,以志所以仰答灵睨者。而一时岁物之丰,成民气之康乐,亦于是可考焉。
  清嘉庆四年巳未(1799)仲秋知州刘大观
  (插图5)
  
  《且住草堂诗稿》跋
  
  壬戌(1802)嘉平十日,公述职赴阙,道出宁远,咨问地方公事外,出所和门下士程君小泉赠行诗三十首,俾观读之。诗虽偶然酬唱,不甚经意,而胸次之磊落,性情之敦厚,旨趣之悠闲,皆有过乎人者。读竟,剪烛深谈,意兴甚适。又出全稿一帙,持以示观,曰:“诗非余所习也,顾为余性之所近。尝藉是以为消遣,随作随弃去,不甚爱惜。今所存者,小泉、畊畲取纸簏捻团,私为收录者也。其果可存乎?否乎?吾未能决,将决于子之一言。”观唯唯谨受命。明日,送公至沙河所。前旌已发,卫士鹄立。公犹与观及周子可庭立车前,诵馆夜新诗二章,始从容上车去。噫嘻!此等风度,盖不多见于古人,矧近世耶?
  公诗自庚申(1800)岁留守盛京,念朝廷倚托之重,惧不称职,矢以忠荩爱国之丹诚,见于咏啸。如开卷诸作,具见大意。《途中遥祝太福晋寿诗四篇》,发言为声,出于肺腑,固非由勉强然。如“总为升平难仰报,致令身寄在天涯”,则视《北山》、《陟岵》诸贤以行役不得养亲为憾者,不愈揭乎“移孝作忠”之意耶?《书》云:“诗言志,歌永言”;《记》言:“温柔敦厚,诗之教也。”彼铺陈终始,排比声偶,以“错彩镂金,凌颜栎谢”为能者,又奚足以语是?观蹇劣无状,尝据臆说以告人曰:“诗之正变源流、时代风气,姑置勿论。欲知其诗格高下,且先观其举止。举止由心而发,阔大褊浅、雅俗真伪,胥有不可掩者”。观尝窃见公之举止,而肃然起敬于心矣。
  夫奉天为国朝发祥之地,日月精华之所吞吐,冈陵地脉之所盘薄。其发为物产,珠则渔于水焉,貂则猎于山焉。瑶光堕地,化为三桠之草,则采掇于竖子焉。是皆天下之所贵,而欣慕以求之者也。公独夷然,不屑介于其意。麾下裨将有才能者,士有善行者,或有一艺之长足以致用者,则收罗之、宏奖之。忘其为公侯上爵,而屈己以相就焉。是又何等器量也!钜公伟人有其量,则有其肩荷之事,诗其细焉者也。若徒以批风抹月,为公生平之所长,猥以占毕之士视公,则又瞽人论天,不知天之为方为圆矣!
  
  饮旷如亭记
  
  其足以破天械、超尘纲,纳此身于逍遥畅适之乡,以大快其神志者,奚等恃哉?恃乎酒也;其足以侣朱霞、友白隺,升此身于空虚之际,以大继其览观者,奚取恃哉?恃乎亭也。亭建于州东龙神祠,为父老游憩之所。观有暇,则尝与宾朋饮于此者也。故是亭,无人而不登。登是亭者,无人而不饮。
  其足以使吾登高而兴发,饮酒而狂发。傲睨九垠,挥斥八极,观风云之变态,而有得于冲襟。其文将奚所恃乎?恃乎吾友程子质也。子质固亦人中至人也,非独与人多一目、增一耳、加一鼻,以骇人而櫄其异也。其又何所恃,而能使吾登高而兴发,饮酒而狂发,傲睨九垠,挥斥八极,观风云之变态而有得于冲襟?绅曰:“恃其胸中有书也。”
  书之焉物,诵于口,融于心,无志可寻,无痕可扪,有物而无物者也。夫唯其无物,始能物天地、古今之物。以物其物,能物天地、古今之物;以物此物,则其为物也,始大。日月也、星辰也、山川也、草木也、虫鱼鸟兽也,物也;天也、地也、人也,亦物也。
  物之理有可通,而不能无所寄。寄于一物,而传之千万亿年,足以不朽者,唯书而已矣。书无人而不读,读而不博则陋,博而不达则愚。愚于书,恃奚以书将也;不愚于书,而能以受寄于物者,以资其谈笑诙谐于心旷神怡之地,始足令人乐,乐极而狂也。
  呜乎!庄以惠为质,吾今而后将质吾子质矣!饮酣濡笔而为之记。
  
  致梅溪先生
  梅溪先生、吟丈足下:
  别久,无由会合,而音敬亦阔于邮签。月夕花辰,但切思仰而已。嘉平三日,徐君寄到尊函,并诗刻一部。申咏累日,欣忭无涯。
  昌黎以建树为居停,主人围周,花深壶觞,趣永曷胜!健羡先生,年逾七秩,须发无一茎白者。济胜有具,游兴方豪,此尤不可及也。弟行年七十有八,颓颜尚不蕉萃。然读书至廿余页,辄目昏如漆,姑且放下。促膝握麈,亦乏可谈之人。
  所幸怀州郭外有水,有竹,久称为“小江南”。太行山色接乎城雉,朝晖夕阴,可资吟兴。又于济源山水佳处,得埋骨之地。苍松翠柏手种者,均已上插云霄。墓左有隙地十余弓,筑“缥缈阁”,三面开窗,足穷远目。王屋、天坛之峰,应时出没于杯斝之间,此与先生买古宅,筑生圹,均可载入年谱也。
  惟散体文及诗,未刊者甚多,敝箧捻圆,无力付梓,此穷官下场故,反不如富贾之优裕耳。泐此布臆,聊慰远怀,明颖驰切不尽。
  吟社弟刘大观顿首
  
  程子质
  忣陁盘夷壤,夐槛俯遥岑。
  节警朱阳谢,风逼积霭沉。
  寡台膏游軫,选胜盍朋簪。
  丰颖脊原黍,凉叶翻乔林。
  肃肃灵爽閟,飒飒候虫吟。
  桥断水声急,麓明峰背阴。
  就景固多娱,投分实所钦。
  量以观海阔,交从论事深。
  松鸣写超诣,梵起革尘心。
  芳醑畅兹饮,华颠霜易临。
  
  题箨石夫子诗集后
  神识自能超宇宙,元关无钥划然开。
  岩花涧草无人识,独有洪崖采得来。
  
  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四十二岁。五月一日,题华喦所绘《子畏五十小景》
  吓人文字君如虎,照镜发眉我似兄。
  再过八年年五十,以何本领傲先生?
  
  致秦恩复尺牍一通
  昨奉谒
编辑点评:
对《刘大观诗文补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