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频道 > 律诗 >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二《娱老集》卷二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二《娱老集》卷二  作者:邵福亮

发表时间: 2009-03-02  分类:律诗  字数:5220  阅读: 6216  评论:2条 推荐:4星

   
  咏雪
  翠竹成都白凤凰,无声玉满读书堂。
  收得鹤经筛茶鼎,煮出天葩润酒肠。
  钓叟欣逢柳子厚,梅花得识孟襄阳。
  吾今欲索春鸿迹,踏碎银河上野航。
  
  春日偶成
  壮岁须臾到晚斗,居诸迅若箭离弦。
  华灯让与街人赏,白雪当为夜鼎煎。
  膝下有儿承世系,梦中无事搅春眠。
  斜阳转入城西去,乌弄新岚树有烟。
  
  赠黄仲裘
  不识君为名士弟,只倾杯斝未谈诗。
  却缘兄被风骚累,假藉《申韩》第一枝。
  
  酒楼开向潮音寺,同去买春持玉壶。
  试问昆陵寒夜雨,梅花犹有泪痕无?
  
  收书吟
  陆务观诗云:“欢场泥酒都忘老,厚价收书不似贫。”余老矣,不沉湎于酒,而不能不沉湎于书。适有旧售者,辄收之,作《收书吟》。
  插架五千轴,书城许独抎。城中无是非,亦无分贵贱。
  是为逍遥国,老至尤依恋。书之为物也,触手腾光焰。
  通以运经纶,塞以纾忧患。姿秉或百殊,参差分圻甸。
  淹雅移涉猎,深沉希贯串。学海搜元珠,权舆在经传。
  吾家所积蓄,千牛差可汉。心犹未为足,物色极周遍。
  书肆逞一游,陈腐若薤面。常羞虽大嚼,那得逢珍膳?
  春气入我帷,驰情不可绾。撰杖蹑南郊,移樽览芳艳。
  临来及门首,秘笈何人荐?旧编生古香,无待春风扇。
  天遣落吾手,忻忻偿心愿。家为买书贫,妻孥进规谏。
  脱衣将质库,街坊亦诮讪。生性固如此,抵死未能变。
  吁嗟乎!云烟过眼空复空,世味何如书味醲?
  老蠹甘辛有味味,同嗜终到嚼字随痴翁。
  
  读李松圃先生《韦庐集》
  皂荚青烟罩小楼,却容群羽萃枝头。
  有人携卷西廊坐,独立怀州想桂州。
  
  伏波亭子隔烟霞,寄信迢迢百驿赊。
  老去关心唯旧雨,只凭春梦至长沙。
  
  少鹤脩然振羽毛,饱餐沆瀣赴仙曹。
  韦庐月照三人影,少个徐陵咏雉膏。
  
  熙甫闲云墓草香,彼时吟社已凋零。
  幸留《辽海回帆集》,可贮骚坛作准绳。
  
  感旧十八首
  六经镕炼作醇儒,冰在襟怀雪在须。
  不露圭棱存古道,雨回畿甸入康衢。
  深情缱绻多寒士,厚德温和少悍奴。
  迟白有时符圣意,频言大事不糊涂。
  
  亦和亦介亦风流,独与清平气味投。
  不以穷通为冷热,岂将威福快恩仇?
  位居方伯无丰产,心似古人多远忧。
  翁仲耻随宾客散,秋坟鬼歌鸟啾啾。
  
  心血沉沉入麝煤,文章声价自崔嵬。
  居官能使芳名远,属纩惟余俊骨回。
  《循吏传》中留政绩,甘棠树下感栽培。
  贾生无命登台辅,玉阙胡为降下来?
  
  维鹤有兄兄曰桐,情深笔健骨巃嵸。
  镂冰一社传诗样,磨蠍终身厄命宫。
  高密坟头猿泣月,漓江船尾客吟风。
  涔涔一斗唐衢泪,洒入文章道义中。
  
  昔是春宫启沃官,忽辞凤阙买渔竿。
  烟霞岁月都忘老,笺注功夫不畏难。
  岂独河汾罗将相?还从浦溆种琅玕。
  鲁灵光殿颓唐后,会葬无由借羽翰。
  
  壮岁抽簪为著书,达观岂作中钩鱼?
  人才磊落归陶冶,文弊酸寒痛扫除。
  榻卧江村垂钓客,门停柳市送花车。
  六朝典故搜罗尽,始是先生掷笔初。
  
  林逋放鹤庭边路,水榭云廊作断桥。
  送客入城门寂寂,焚香读《易》雨潇潇。
  晚年不践看花约,小舫特因爱月摇。
  却怕书名传地府,命将毛颖墓前烧。
  
  玉溪生死遗文在,典故难稽作郑笺。
  獬豸为冠真御史,丹砂可饱又神仙。
  秋携怀祖看红叶,夏遣樵青采白莲。
  达者功名心不热,经腴史液送余年。
  
  梓州诗派有涧源,造句从无不雅言。
  鸾掖一朝辞旧侣,鹾城两度枉高轩。
  吾方野服潜书薮,君又灵舆驾墓门。
  有女化为一邱土,近年何事不销魂?
  
  诗龛奴婢风吹散,病鹤萧条泣主人。
  有子能文不寿数,全家糊口恃姻亲。
  遗书插架终难守,老树伤枝不受春。
  万柄芙蕖开满日,浣花人去亦酸辛。
  
  安定皋比属粹儒,两年促膝在江都。
  业祠花放春尤艳,老手诗成味独腴。
  客满尊前浮上雅,书传死后类潜夫。
  从今欲闭谈经口,侧耳无人踞灶觚。
  
  灵州刺史转农官,大似鲇鱼上竹竿。
  城上借弓曾戮贼,剑南秉笔又扶鞍。
  通才不是肥家物,异地终嗟退步难。
  粉字铭旌归冷骨,秦关汉月恨漫漫。
  
  危言请削门生籍,直以丹忱报相公。
  半载铁衣随戌卒,九重纶旨脱樊笼。
  蓬庐载笔书犹著,水郭摇船路可通。
  晚境逍遥人迹外,一竿明月一丝风。
  
  冷性何能羁组绶?南都买宅种梅花。
  无僧不与磨心镜,有子今能赋雪车。
  书刻故乡分后辈,名传外域况中华。
  谁知永诀平津馆,踪迹浑如散绮霞。
  
  宰相门庭无履迹,时从质库典朝衫。
  冰心无垢何须洗?疏藁留疵每自芟。
  饲鹤米粮资薄俸,回人书札但空函。
  生愁死乐盈虚理,有子承家定不凡。
  
  海会庵僧抄韵府,常呼岛佛问诗禅。
  空空彼法原无物,了了吾心别有天。
  绮语删来成禁体,华鲸寂处结幽缘。
  谁收舍利归吟袖?石塔春深生碧烟。
  
  墨禅参透习丹青,对客挥毫倾醁醽。
  世故未深留傲骨,时宜不合买归舲。
  直心常有箴人语,妙笔谁为瘗骨铭?
  江上游魂如索伴,石涛原是画中僧。
  
  琉球浅薄安南野,至竟朝鲜压外夷。
  熟读《周南》应有兴,未经秦火岂无诗?
  收来鸭绿江头月,铸作红螺县里词。
  闻得翰林捐馆舍,难通书信倍生疑。
  
  端阳遣兴二首
  谁以香醪醉石榴?花中辇石筑高邱。
  乍闻萧艾登于市,不见虬龙镂作舟。
  羽扇可摇炊黍宴,乌丝难上着霜头。
  华衣绣帽峥嵘骨,一子能销万斛愁。
  
  汉廷此日馔枭羹,厉鸟何堪预鼎烹?
  麟脯但须充耳食,猩唇空复冒珍名。
  欢场避位因年老,绮节开怀觉累轻。
  不藉《离骚》倾曲糵,汨罗江水久澄清。
  
  五月七日,饮方彦闻、庄牧堂、董小山、李青崖于紫荆廊下
  细雨廉纤随客至,洗妆妍卉增柔媚。
  解衣脱帽泛青尊,花外此君先我醉。
  镜里皑皑鬓着霜,身经七十二端阳。
  欣抛组绶还初服,又买欢娱入醉乡。
  前日家家悬艾虎,芳筵未设今方补。
  小儿出拜著鲜衣,两袖中藏五色缕。
  不将弦管醉红裙,酒垒吟坛策战勋。
  霁后请看桑柘外,镰刀万柄割黄云。
  
  得巢松先生书并七律三首,依其韵答之
  北窗跂脚放颠狂,两腋清风一板床。
  炼骨方思金鼎药,贻书若授玉函方。
  英髦指以光明路,举止都如邹鲁乡。
  莲幕七人销夏咏,不知光焰是谁长?
  
  宦橐萧然书箧丰,灌花还藉扫花童。
  藏金惧有余生累,得子方知老运通。
  豸绣未偿稽古志,皋比难奏育才功。
  深山大泽饶参术,曾约天坛采药翁。
  
  长安大道觉龙腥,雨后枯苗睡复醒。
  闻说丝纶传禁苑,已驰州郡几邮亭?
  冰心玉尺真无忝,翠轴鸾书恐未停。
  竚看明年当此际,璧星移位压群星。
  
  喜雨二首
  乌云结盖老鸠啼,万目田间望一犁。
  忽漫秋声来夏夜,沿村赤土化为泥。
  
  松筠竹籁奏笙簧,瓦陇抛珠悬泥当。
  想到编氓得饱饭,拈毫为句亦铿锵。
  
  题袁兰村大令所收钝笔斋仿古锡壶
  曩者吾师吟锡斗,嘉兴故物叹稀有。
  俄断俄续危于丝,沈家幸继黄家后。
  款题戊戌记年岁,兼忆沈家门外柳。
  惟斗与柳何足吟?笔摇墨舞酣于酒。
  康熙年递道光年,渠家秘妙今犹传。
  壶底十字莽飞动,壶腹一铭庄且妍。
  美器擎须丽人手,那能袖插双纤纤?
  人将水卮发嘲弄,百饮何伤廉者廉?
  南方世族爱珍玩,斑驳陆离陈几案。
  彝鼎尊罍蕴古香,富收藏者牛可汗。
  钝笔斋壶仿前古,何待斤斤考秦汉?
  司马相如渴未消,宝玉明珠应不换。
  秋令来,虫声乱,茗香花味入词翰。
  吾诗敢望吾师诗,正似松岩压蓼岸。
  
  送邹公眉观察还江南
  颠仆出无意,洒然御初服。回首谢宾僚,泥深慎车轴。
  达者识进退,雄飞等雌伏。悠悠江上水,燦燦篱边菊。
  蟹螯秋夜持,还家酒正熟。老亲自强健,中馈亦贤淑。
  筋骸堕尘网,何年是了局?抽身聊自安,故山可娱目。
  山上卧僧寮,山下斫修竹。鱼竿有风月,蓑笠无荣辱。
  
  咏芭蕉
  松垂璎珞碧沉沉,别院苍苔雨后深。
  独自卷舒幽寂处,夜来风雨抱秋心。
  
  寄蒋伯生
  犹忆芜城望曲尘,只今都作不羁民。
  岂愁金尽穷难送?唯恐吟酣酒未醇。
  字煮空铛寻古味,花铺绮石卧香茵。
  乞君老杜南池月,照我茆茨傲岸身。
  
  贺兰村新纳姬人
  涅水来因大妇贤,未须黄鸟荐春筵。
  娉婷遣嫁星虽小,福泽栖身貌必妍。
  山道驾舆辞父母,绮帏却扇出神仙。
  老夫七字相持赠,玉孕方流又一渊。
  
  重阳
  老妇簪花呼进酒,小儿磨墨索题糕。
  奇书未卖家仍富,白发无愁首不搔。
  点染秋光生杰卉,匡扶玉斝藉《离骚》。
  太行风厉谁堪往?岸帻家园兴亦豪。
  
  重阳第二首
  无边风雨到柴门,凄绝高枝断鸟魂。
  送酒人来两袖湿,对棋僧至半窗昏。
  疏帘不见长松影,古砚空留积墨痕。
  菊制颓龄杯在手,陶家风味想南村。
  
  题东河制府张芥航先生《愿游第一图》
  风月六桥有花柳,冰霜两墓有松柏。
  湖中暮雨秋风句,突兀吟坛立高格。
  解识此意方可游,湖山可爱亦堪愁。
  吾发此论在湖上,昔与吟僧醉高楼。
  满镜秋霜吾老矣,湖山寂寞吟僧死。
  此图风味似当年,游兴勃勃突然起。
  君偿此愿终有时,建牙开府摇旌旗。
  白公苏公是前辈,千古风流接续之。
  是时我骋遨游足,与君湖舫酌醽醁。
  妙手谁为第二图?我为
编辑点评:
对《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二《娱老集》卷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