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频道 > 律诗 >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一《娱老集》卷一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一《娱老集》卷一  作者:邵福亮

发表时间: 2009-03-02  分类:律诗  字数:5019  阅读: 6029  评论:0条 推荐:4星

   娱老集序
  自嘉庆辛未(1811)来居怀州,迄道光丁亥(1827)越十七年,而予老矣!一切胶胶扰扰、妄念起伏,皆以老屏绝之。妄念销磨,归于闲适。朝哦暮咏,逍遥以送日月,是此生欢娱境也。
  《怀州集》三卷,始于嘉庆辛未,截自道光辛巳(1821)。自壬午(1822)以后所得诗,名《娱老集》,盖以诗娱悦性情,而自忘其为七旬之外之老夫也。
  予诗有数集,序我《岭外集》、《漓江归棹集》者,阁学翁覃溪先生也;序我《留都集》者,侍御出守彰德吴玉松先生;序我《邗上集》者,粤东制府阮芸台先生也;《回帆集》不几首,则无序;序我《鹾城集》者,少司空陈钟溪先生也;序我《行箧集》者,农部员外、同年杨蓉裳先生也;序我《怀州集》者,少司空改詹事鲍觉生先生也。
  翁陈杨鲍,墓草已宿。芸台制府在滇南,路遥百驿。玉松先生老于江乡,年八旬有一,近多不称意事,岂复敢劳以笔墨?而平生文字之交深于风雅如吴舍人兰雪者,又牵羁人海,老病窘蹙,无意兴及于此事,故是集辄自序之。
  或问:“集中有伤逝之作,不得以‘娱老’概之,曷芟去?”答曰:“‘生身后圣哲,随俗了悲欢。’子未读陈简斋诗乎?”
  
  敬题萚石夫子诗集后
  三十余年读千过,于今皓首挂霜丝。
  却怜摸象如群瞽,那有真形到眼时?
  
  神识自能超宇宙,元关无钥划然开。
  岩花涧草无人识,独有洪崖采得来。
  
  上界仙骑白凤凰,灵犀一点抱光芒。
  吟哦月色兼秋色,镂雪裁冰奏玉皇。
  
  味外味为何等味?七弦音是响泉音。
  欲将琴理通诗理,要有寥寥万古心。
  
  题顾梧亭《九十九砚图》
  元璞得来九十九,精华摄入搜罗手。
  珠江风月峡山月,闻着君名骇而走。
  旋买兰桡赴归路,东邻艳羡西家妒。
  君则从容坐草堂,春宵玩味河东句。
  从此君家定不贫,麝煤浓郁兴嶙峋。
  抽簪显者朝投刺,过海书僧夜打门。
  结习未除心易疗,门前络绎来飞桨。
  衡山子畏故乡魂,应造君家抚笑掌。
  翠羽丹砂罗绮疏,青花白叶满精庐。
  金貂不换书生乐,矧且区区十斗珠。
  墨海镌于帝鸠氏,文人累代弥矜侈。
  杨雄之铁曹瞒瓦,只与端溪作奴婢。
  石交磊磊自堪豪,一砚一磨无乃劳。
  尤物移人必为累,何如割爱以鸾刀?
  吾惟一砚磨昏晓,磨债终身酬未了。
  漫窃虚名实自愚,砚犹如是人枯槁。
  未经谋面献箴规,焚砚还须焚此诗。
  他日相逢泻肝膈,郭隗台上倾千卮。
  
  丰润城南二十里,有车轴山,孤撑霞表,傲岸无群。巅有阁,甃以砖石,不着寸木,高而不危。阁之左有塔,镌文石为佛像,若西湖飞来峰。由塔西下近百级,植杂花。僧院芍药始开,色香两绝。道光壬午四月十二日,与邹县杜上舍石坪、余中表、唐明经鉴落,入山一游,用诗纪之
  危阁贮金像,浮屠插碧霄。何期蹑平楚?觏此青岧峣。
  龙归山雨霁,烟开花正娇。僧来进杯荈,松阴风飂飂。
  看碑缅往迹,升阁瞩远郊。麦畇翔野雉,鸥波架长桥。
  牧儿弄湘竹,牛背吟风谣。时康意已适,老兴弥复豪。
  下阁浮醽醁,醉颊生红潮。折花佛不怒,哦诗僧受嘲。
  恐有洪崖辈,夜深来见招。
  
  雨后,与春帆弟同作
  城是轮蹄旧所经,壮龄人已变颓龄。
  联床听雨闻天籁,选地栽花接讼庭。
  瑶斝醉心娱骨肉,草堂书额寓箴铭。
  扶筇更拟寻僧去,无数峰峦郭外青。
  和作
  浭阳驿道昔频经,梦里山川阅卅龄。
  雨洒轻尘车到县,花传寿酒客盈庭。
  老年爱弟情弥笃,民事关心座泑铭。
  切愿闾阎敦孝友,苍穹何处不垂青?
  
  题家小渔《课婴图》
  膝头今坐王怀祖,书库缥缃可付之。
  骨相嵚崎堪致远,得来英物莫嫌迟。
  
  年近七旬始抱雏,吾家亦有掌中珠。
  丹青异日逢高手,濡笔写为《娱老图》。
  
  寄内
  仕版浮踪化作烟,又襄予季理冰弦。
  梦君围着小儿女,此是家庭极乐天。
  
  游盘山五古四首
  自少林寺登古中盘,寻华严洞
  盘山负盛名,苍翠横畿甸。梦毂驰多年,一筇今始办。
  初步沿陂陀,石齿触双骭。泉声天际来,岩腰挂冰练。
  环折堕千寻,琴筑鸣鸡涧。仰睨万松巅,突兀悬华殿。
  少林题寺门,憩息筋骸倦。僧指古中盘,纡回通一线。
  紫盖折而西,岩壑又一变。窈窕觅仙踪,蝙蝠冲人面。
  晓登山麓及祐唐寺,观千佛石刻
  晨陟巉岩路,烟消红日升。舆人指巨石,摇撼吾所能。
  颇疑若辈口,悠悠未足凭。试以一指力,信能如所称。
  多惑觉余陋,夏虫难语冰。舍石赴层巘,琼阁悬觚棱。
  闻语旧时事,洗钵来千僧。刹那不复见,脱韝如神鹰。
  适逢大知识,镌像于崚嶒。寺自开元始,规制犹相仍。
  李仲宣有记,渊源讵无征。
  自天城寺陟万松岭
  形骸都已忘,升高纵一览。七旬蕉萃翁,涉险尚有胆。
  迤逦造天成,景旷生遥感。药师舞剑台,荒凉郁惨惨。
  天城上有路,虬松抱菡萏。迳与猿狖争,足随岩岫转。
  下视微茫际,来路从深窞。险极兴亦极,酣釂嫌杯浅。
  老犹如此狂,惊吠云中犬。
  自东竺庵登云罩寺
  树之最佳者,东竺庵里松。山之最高者,云罩寺头峰。
  松下卧幽寂,峰头凌远空。眼障一挥尽,神妙方无穷。
  铎声忆普化,法幢怀彻公。方外多伟人,惜兹未一逢。
  吾今立脚处,不僧不儒中。逍遥下山去,还为识字农。
  
  送雨吟
  天绅挂檐牙,昏夜联清晓。呆云附痴龙,已足未肯了。
  甘澍为吉祥,逾分则生恼。灶婢困湿薪,陇禾滋乱草。
  农夫弃耰锄,游子艰泥涝。摧颓何处声?屋自贫家倒。
  贫家守寒素,苦似虫餐蓼。何堪雨虐之?形骸倍枯槁。
  雨窗卧吟叟,肝胆照穹昊。以诗送雨还,黯黮为一扫。
  
  寄高方伯孟蟾
  离合无定踪,欢乐岂能久?风雨夜夜来,频思我老友。
  我友性不羁,宅衷良独厚。妍媸镜于心,雌黄不挂口。
  于我有夙缘,共酌并门酒。醉语倾肝膈,缔交若杵臼。
  时于谈笑中,窥其抱与负。贻大投以艰,经纶有妙手。
  细事或疏略,安暇计可否?中外三十年,一官如敝帚。
  流光逝不回,英姿变老丑。百忧丛一身,盛气降八九。
  缅予与君别,归作田间叟。垂竿钓鮒鰅 ,开畦剪菘韭。
  通塞委时运,携书卧松牖。雄飞让晚生,但念为雌守。
  譬如一局棋,推枰复何有?裁书托云翼,积忱聊一剖。
  重会在今年,黄华着霜后。
  
  食绿豆糕
  瓜劣易成疾,桃酸亦寡味。惟兹绿豆糕,差足适肠胃。
  五谷中有菽,元黄各殊致。绿者性微寒,驱暑实堪贵。
  何必雪藕丝?婵娟舒玉臂。何必调冰水?疏帘递清吹。
  愚者侈口腹,无往不求备。膏粱子弟心,讵与迂儒类。
  食糕兼读书,理彻心无累。如饮逍遥散,动我讴吟志。
  
  喜晴
  用竭潭龙力,曦轮海上来。老松垂瘦影,奇卉初破胎。
  未撰游山杖,先浮遣兴杯。巢乾爱佳咏,天意敢轻猜。
  
  前题
  晨曦破阴霭,曝羽鸟声清。谿侧网初集,陇头人未耕。
  远风牛背笛,高枕戍楼兵。疏柳断桥外,蓼花依岸明。
  
  鸠妇
  鸠妇唤雨来,舌乾啼不住。泥深雨意浓,雄乃逐雌去。
  雌也无乖违,见逐以何故?形影抱酸凄,吞声过别树。
  嚖嚖柳枝蝉,不闻资内助。阁阁池畔蛙,讵切于农务。
  无功身自安,有德翻逢怒。生物不可测,端倪谁省悟?
  雨收天象明,沈吟理章句。
  
  书船山诗集后
  秋夜灯牕有好诗,梦回还复起吟之。
  编年欲试功深浅,感事为书境险夷。
  大率穷愁磨傲骨,频缘跋涉搆精思。
  一麾支郡无多久,天不怜才更可疑。
  
  生自遂宁宰相家,梦中毛颖夜开花。
  厄桐留尾调宫徵,绣虎临风弄爪牙。
  栖泊武昌衣有泪,回翔文苑出无车。
  穷通尽是攒忧地,秀句中含怨与嗟。
  
  驿壁挥毫月影沈,悲伤心是少陵心。
  督师无勇兵先溃,糜饷多年贼未擒。
  栈道寒潭凝怨血,关门杀气酿秋阴。
  归途时下苍生泪,故遣牢骚托苦吟。
  
  人缘困苦炼聪明,别有乖崖古性情。
  龌龊何堪垂秀目?昂藏始许战奇兵。
  一腔芒刺生前酒,万斛珠玑死后名。
  埋骨无儿妇未得,招魂惟有杜鹃声。
  
  寄怀潘榕皋先生
  冰雪襟情不受尘,哦松炼出岁寒身。
  涧阿云湿游山杖,薜荔风摇读《易》巾。
  闲与榜元争座位,晚因耆寿拜恩纶。
  移家逼近天随子,时借苔矶钓锦鳞。
  
  潘江自湧大波澜,造意深沈识者难。
  后辈何人窥浩渺?时文终未脱寒酸。
  观题元妙逢仙侣,山造穹窿醉古坛。
  八十余岁老名士,铸词犹似炼金丹。
  
  我亦虚衔无实相,未妨多蟹有监州。
  穷通不待寻蓍草,夷旷还须筑酒楼。
  因涨野王城外水,思摇短簿社前舟。
  婵娟影照枫桥月,觞咏逍遥慰白头。
  
  生雏信去已多时,闻说江乡有贺诗。
  鸿羽如何飞不到?琅函只恨寄来迟。
  吉祥事幸颓龄得,离索心随梦毂驰。
  老友天涯留几个,秋霜都挂鬓边丝。
  
  痊羸
  道路风霜里,轮蹄几万程。积劳无怨色,依主作悲声。
  尔食朝朝减,吾忧日日生。孽缘消已尽,帷盖覆身轻。
  
  春日写怀五首
  御寒翻畏羔裘重,赴约先辞玉斝深。
  独有啼声出爱子,胜依嘉树听春禽。
  
  邻翁冒雨借书来,屐齿伤吾曲径苔。
  却诧寒暄违月令,未看灯市已闻雷。
  
  牡丹开后主人醉,爱惜春风是老年。
  未到花时机已动,预收嘉醖待婵娟。
  
  经腴史液授诸生,羽翼三年始养成。
  鸥鹭中间逄一鵕,已随鹓序向天鸣。
  
  常因买竹典朝衫,自许平生性不凡。
  万轴书中搜至味,还从阅历识酸咸。
  
  寄怀觉生先生
  霭霭觚棱罩晓烟,鸡筹未绝警朝鞭。
  至尊思旧垂恩睐,学士茹香进讲筵。
  久被貂珰识名姓,重趋鸾掖补迍邅<
编辑点评:
对《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一《娱老集》卷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