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诗词频道 > 律诗 >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怀州三集》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怀州三集》  作者:邵福亮

发表时间: 2009-03-02  分类:律诗  字数:5183  阅读: 6121  评论:0条 推荐:4星

   春来
  春来何处问春风?草长冰消促化工。
  曝羽松枝摇哢鸟,开怀竹馆坐吟翁。
  惊人尚有谈天口,见猎难弯射虎弓。
  几寸光阴无定价,千金裘买一尊空。
  
  《罗汉卷子》,为金少尹植题
  少尹持此《应真图》,来我小琅玕馆中。
  行将挂帆指吴甸,用兹为寿中丞公。
  公昔并门作廉访,时时坐我于春风。
  知公所爱莫逾此,题诗那得辞疏慵?
  我闻顾陆大手笔,玩弄墨禅通化工。
  又闻彼时吴道子,以西来意供染烘。
  试看斯图得秘密,笔所未到神已融。
  慈悲广大未可测,端严妙丽难形容。
  威仪肃肃几佛子,偻而拜者卑其躬。
  得佛指点入三昧,微笑若闻秋夜钟。
  余者纷纷脱羇缚,纵情游戏如儿童。
  经卷香华映宝炬,虎牙象齿森霜锋。
  区区蜿蜒甫三寸,放之渤海成蛟龙。
  涧草岩花自芬郁,松筠竹箨何青葱!
  丹青造化能匠物,笔头细腻兼深雄。
  中丞厚德譬醇酎,仁风餍饫田间农。
  前有文襄后文正,经纶大业靡不同。
  更以其暇问风俗,小艇载鹤摇双铜。
  少尹少尹公旧雨,公应抑损鸣谦冲。
  挥谈尘,馆娃宫。赊月色,石湖东。
  画读峰峦最高处,拨云还复登穹窿。
  
  雨夜四首
  徴角铿锵耳际闻,夜倾沆瀣洗埃氛。
  雷声西走河阳去,几点疏星插乱云?
  
  绕灯无复见痴蛾,清兴淋漓砚屡磨。
  惆怅忽生听雨枕,却愁明日落花多。
  
  羸躯怕受炎歊累,天送清凉与我来。
  群卉若人知感激,妍葩应向嫩晴开。
  
  城南十丈蹴游尘,褦襶吾嗟行役人。
  转恐车中怨泥淖,缓渠鸣乐赴官辰。
  
  挽比部王楷堂
  晚年方始订鸥盟,一唱骊驹判死生。
  爱割奇书遗旧雨,心伤薤露起悲声。
  一贫彻骨兼无子,几榜抡才大有名。
  收得陈琳到门下,孝堂茹泪写铭旌。
  
  除夕前五日作二首
  惊蛇赴壑岁将阑,静掩蓬扉得古欢。
  岂以穷愁镌肺腑?曾抛簪组换平安。
  梅花破蕊迎春令,竹影摇风耸翠竿。
  嚼出山林潇洒味,菘心菽乳亦嘉餐。
  
  不缘荣悴扰天真,自把头衔署逸民。
  绕郭有山容蜡屐,出门无事拟埋轮。
  一庭风月何论价?万轴缥缃不患贫。
  闻得老妻厨下语,明年抱个小麒麟。
  
  读《司马温公本传》
  元工母万物,生才不禁惜。伟人为圣贤,细人为奸慝。
  二者不相能,排挤奋全力。往往人中凤,中伤摧羽翼。
  吾观伦类中,穷达判其迹。逸者卧蓬茅,劳者营竹帛。
  名立身已槁,得寸而亡尺。功崇物议来,谁能避谗舌?
  忠清粹德碑,打成八九折。独怪钱宣靖,仙乎何超特!
  收帆向急流,去作希夷客。
  
  有感
  婵娟素手调丝竹,组绶华筵乐主宾。
  宦海谁言可儿戏?骇人风浪浩无垠。
  
  意兴嶙峋伏祸胎,桃花时向酒边开。
  风驱鬼国生无路,谁买金丹续命来?
  
  嗟陆子
  陆子小有才,未尝闻大道。危机在当前,茫昧无分晓。
  吾观其举止,浮薄寓轻佻。知非载福人,苦言进荼蓼。
  日月在天上,光华彻四表。松桧自崚嶒,荆棘为枯槁。
  才小祸则大,归路江波淼。慈母摧肺肝,衔哀何日了?
  
  纸鸢
  纸鸢复纸鸢,袅袅悬天际。一时遘好风,俯视人间世。
  风亦有时悍,丝亦有时断。空使涂侧人,对之发一粲。
  
  本无真羽翮,涂饰恃人工。资藉手中力,扶摇天上风。
  春鸿渡湘渚,姑与尔为伍。雨来鸿飞去,纸破谁为补?
  
  示侄维峻
  尔父病深时,属余以后事。握手奚所云?大率妻子计。
  恻恻伤我心,泪落不能制。再见复何时?肝膈生芒刺。
  我到怀州来,尔父旋弃世。我言焉敢食?迎尔全家至。
  尔母与生母,女兄及女弟。寒暄疾病间,我忧靡不备。
  天伦骨肉情,岂忍涉浮伪?尔妹齿犹稚,尔姊已有壻。
  仕族能读书,琴瑟无乖戾。尔母年已衰,爱女心独细。
  推爱于甥孙,殷勤受劳累。积劳不可支,纩属双眸闭。
  举室有哭声,岁时为家祭。孑孑尔生母,凄凄抱忧悸。
  焚香拜祖宗,望尔取科第。对我作欢娱,避我垂涕泗。
  我发久垂白,气馁精神敝。平生无宦囊,惟余书几笥。
  望尔振家声,嚼碎书中字。勿负老人言,勉作青云器。
  
  示孙履泰
  尔本吾兄孙,今为吾子子。家庭骨肉间,有何分彼此?
  我无昏夜金,藏之以授尔。西乡二顷田,养家承祭祀。
  复有千卷书,嵸巃若山峙。书中有膏腴,尤非田可比。
  分书与尔读,冀尔索深旨。身将何以修?志将何以矢?
  福将何以载?泰将何以履?孝弟为根源,忠信作纲纪。
  小学与大学,贯之以一理。尔勿负我心,吁嗟吾老矣。
  
  琅玕
  锡名以“琅玕”,欲其耸青云。峥嵘见头角,嶷嶷压儿群。
  吾发不复黑,吾老谁可分?生平未了事,吾将赖此君。
  
  悼亡四首
  亡者,为吾侍姬邵氏也。姬,长洲人,性敏悟,能曲体吾意,吾与老妻皆爱怜之。素无疾,偶得寒症,三日而逝,道光元年(1821)二月十九日也。为诗以悼之。
  我看青山到几层,归来尔骨已成冰。
  膏腴莫疗医辞去,枕簟空存唤不应。
  吟遍春花都有恨,割将慧剑竟谁能?
  最愁檐鸟双栖后,婢入西楼上晚灯。
  
  知识过人多不寿,岂能长久在人间?
  空帏惨目无留影,尽室伤心有泪颜。
  大药难回修短数,慧心应彻死生关。
  桃花万树三河口,待尔逍遥望碧山。
  
  朝云墓湿桄榔雨,海外苍凉忆大苏。
  在昔多情仍缱绻,于今入梦亦模糊。
  名葩忽漫随流水,大妇犹怜况老夫?
  百样春声听不得,楼头更有夜啼乌。
  
  已闭双眸绝六根,春风勿厉少年魂。
  清娱玉质何时软?樊素衣香不复温。
  傍砌愁看断肠草,伤怀旧举酹花樽。
  只余一事差堪慰,丧子今犹有继孙。
  
  此年
  爱女前年妾 此年,悼亡诗就泪潸然。
  都因墓上青山好,抛却衰翁赴九泉。
  
  清明
  阴云酿雨一鸠鸣,郭外山村见耦耕。
  不分芳辰催我老,莺花六十九清明。
  
  答友人问近状
  饼饵都为难,吾衰到齿牙。助愁寒夜雨,隔雾晚年花。
  断简依为命,他乡借作家。鸥波钓丝外,何处觅生涯?
  
  此心若枯井
  莫遣无常火,腾腾烧肺肝。莫容烦恼贼,汲汲闯门阑。
  形骸堕五欲,喜怒来无端。傝(宂辱)少抑郁,智慧多艰难。
  腐鼠耀尊俎,衰凤摧羽翰。理常夺于数,达者得所安。
  盗跖东陵寿,颜回陋巷寒。此心若枯井,未许生波澜。
  
  食肉
  食肉不能多,其如瘦骨何?畏人言鄙陋,安我命蹉跎。
  蠹简心难恝,蔬盘日易过。西园数丛竹,清影带烟萝。
  
  观我图,为陈润亭明府题
  所读是何书?园林如此妙!书镜磨复磨,慧心能自照。
  伐竹作渔竿,临渊可垂钓。照见波中影,昕然一微笑。
  君今发已白,图中昔年少。分明又一我,绝然不同调。
  今我还是谁?故我难忖料。姑作如是观,有舌亦空掉。
  为君下转语,貌殊心则肖。禅机动何许?春树黄鹂叫。
  
  寄赠翰林学士吴蔼人
  吴下莼羹清且腴,让王城郭如画图。
  三载携家作浮客,何人不识当年吾?
  衰龄冉冉来相迫,千里出门良不易。
  灵岩太湖上心来,拟与鸿鹄借双翮。
  身为己有自逍遥,万叠青山名可逃。
  王屋天坛在咫尺,危峰不翅灵岩高。
  怀州蜷伏十年久,竹笠巃嵸压白首。
  抽簪脱去几诗翁?每念离睽望南斗。
  君为天子之近臣,放归烟萝侍老亲。
  一枝兰桡划春水,禁中人作山中人。
  故乡耆旧支游杖,穹窿蚕尾攀萝上。
  内廷典故熟君心,说向尊前助萧爽。
  吁嗟乎!官不能贵心不休,既贵何人能掉头?
  勇哉君似钱宣靖,忽落春帆在急流。
  
  嘲贺客
  斥邱居士,年近七旬,得一女,客贺焉,作诗嘲之。
  连璋均不存,老矣弄一瓦。
  试问此呱呱,投我奚为者?
  贺客来,贺客来,云“子后结,花先胎。”
  花间我蓄无聊酒,浮尔千觞尔勿走。
  
  佛事
  佛事何能补人事?怜渠老母爱儿心。
  缁衣几辈铃铙器?梵语满堂酸楚音。
  骨委寒衾难再热,魂销幻海向谁寻?
  啁啾暮鸟啼高树,卷去袈裟夕阳沉。
  
  忧旱
  有土胥成赤,无苗复见青。霞光排火阵,风扇扫云軿。
  下士愁家口,荒田窘岁星。那能甘澍满?沟壑带龙腥。
  
  夜吟
  蚕丝未尽终须吐,老去诗肠觉倍宽。
  小婢垂头春睡稳,茶铛火冷夜漫漫。
  
  读画
  胸中世累尽情删,新自太行携杖还。
  墨湿倪迂清閟阁,吾家亦有六朝山。
  
  食笋
  口业未停丰一馔,午餐为煮箨龙孙。
  碧霄若放凌云去,定许秋风满荜门。
  
  论诗四绝句
  探源雅健与清真,险语还教泣鬼神。
  万卷罗胸能匠物,蛟龙亦畏读书人。
  
  十九首为风雅祖,后来陶谢不支离。
  长安自有康衢在,莫陷荆榛问瞽师。
  
  吴江枫落传佳咏,疏雨梧桐格亦高。
  奇事诧人吾不信,辋川曾唱郁轮袍。
  
  路到穷时还有路,别开蹊径亦深心。
  诗才尽说随园大,读去愁无正始音。
  
  咏牡丹,代牛西园孝廉作
  谱列无双品,移来自洛阳。主人邀共酌,因我是同乡。
  既恐风摇碎,还愁雨打伤。绸缪桑梓意,岂独为怜香?
  
  寓言,赠觉生先生
  凤凰不落尘埃地,偶对唐虞殿陛鸣。
  五色文章云艳丽,一腔冰雪月光明。
  深知坎止流行理,别有虬申护屈情。
  芝髓嚼残飞已倦,还留五岳慰余生。
  
  上伯玉亭夫子
  以观庸陋姿,乃青夫子目。感恩徒绻绻,无能但粥粥。
  违侍二十年,裘葛阅寒燠。前年走都门,相府容栖宿。
  绸缪门下士,亲切同骨肉。百倍荣宠施,遇合超时俗。
  平生知己泪,涔涔倾百斛。缅昔在沈阳,备员居下属。
  骤以开原令,荐拔为州牧。仰荷培养心,<
编辑点评:
对《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十《怀州三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