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古韵 > 律诗>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九《怀州二集》

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九《怀州二集》  作者:邵福亮

发表时间: 2009-03-02 字数:5055字 阅读: 732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嘉庆乙亥九月初四日,作天坛、王屋之游。游十五日,目之所见,足之所履,兴之所发,情之所感,悉于诗乎寓之,得诗十九首。同游者谁?怀庆府学广文王霖庵、济源秀才燕际春也
  宿白涧村
  济胜有具心犹豪,一枝筇竹手自操。
  龙潭寺西足娱目,刺空无数青岧峣。
  岧峣日夕横秋练,千峰万峰倏不见。
  树影昏黑灯乍明。转出一村名“白涧”。
  晚钟欲歇未歇时,一叟霜髯来致辞。
  “蓬庐扫下支床处,荆妇还余酒数瓻”。
  旋见儒冠来二子,如此家风宿可止。
  五谷乞叟辨分明,来朝屐齿切石齿。
  书所见
  环村有石溪,王屋在村西。红柿压人顶,青苔印马蹄。
  水斜横略彴,云缺露招提。作画无高手,萧疏意老倪。
  涧石
  石在山溪分五色,孕毓青黄赤白黑。
  娲皇补天斥弃余,至今流落群仙国。
  细者如卵钜如瓮,赤者如硃黑如墨。
  时从涧底铺琼瑶,翡翠凝膏蜡凝汁。
  吁嗟造化真小儿,费此无穷点染力。
  涧中流水鸣潏潏,我来游山水平膝。
  水与石斗石战水,舆人步步怀惊慄。
  局促舆中自可畏,还对潺湲生叹息。
  如何有用置无用?空谷老人砌田侧。
  若令居奇到州郡,千琢万磨穷雕刻。
  高人赏识贵人购,夜吐光芒照琴瑟。
  处非其地亦可怜,樵子牧儿都不识。
  深山大泽忽有我,取回家去供精室。
  僻性痴情不可救,米颠苏髯合一律。
  丰干有舌无遽饶,此是寒山初拾得。
  虎岭
  风生於菟来,红叶纷纷落。见惯村中儿,荷樵行自若。
  风门
  朝云暮云出入,南风北风来往。
  巉岩独立苍茫,一嗽众山皆响。
  迎恩宫读泽州相公石刻
  相公初拄游山杖,相公有母尚无恙。
  轧轧安舆双手扶,母笑白云生翠嶂。
  燕台府第落春晖,国门凄恻相公归。
  析城佳壤墓门闭,来谢宾客缟素衣。
  此山是母拜佛处,重寻道院菩提树。
  镌诗树下含泪痕,但许吟哦不可扪。
  紫微宫阻雨
  梦中磊磊插天坛,五载蹉跎一到难。
  今蜡吾屐撰游杖,篱菊摇风秋已寒。
  白涧西行度秦岭,穿林跨壑升危境。
  紫微宫在尺五天,撑空始见天坛影。
  宫中道人著敝袍,神清骨秀年未高。
  深山不知世所贵,牧儿食器皆君窖。
  宝物轻之等粪土,岂识人间珪与组?
  游山得遇此道人,受役吾甘执樵斧。
  宫门华盖晚烟生,秋霖阻滞不得行。
  道人储粟煮已尽,游侣渐闻嗟叹声。
  我击唾壶发一粲,雄心无使有中变。
  从来风雨近重阳,节候无差诗可按。
  浸浸万木成衰容,点缀萧寒恃化工。
  应恐游人意不惬,故浇沆瀣染丹枫。
  游侣闻之奋然起,笑语声喧走山鬼。
  石楼窗外雨潇潇,白随尊深吾醉矣。
  绝粮
  山厨巳绝粮,山雨复浪浪。石乱闻溪吼,村孤畏虎狂。
  老来禅味永,饥者菜根香。高卧羽人宅,餐霞丹灶旁。
  牧儿叹
  紫微宫中有牧儿,身材小小折一足。
  登山牧牛牛尽肥,入谷牧羊羊多肉。
  狼在谷中取羊去,乃能逐狼如逐鹿。
  夺得羊归还主人,因食主人几盂粥。
  世上纷纷食粥者,心似牧儿盖亦寡。
  世上不少健足儿,但肥妻子事奔驰。
  牧儿牧儿奇且怪,吾见牧儿先下拜。
  钧窑碗
  磁出钧窑朴且厚,不知何人瘗山岫?
  升沉世代有沧桑,独教斯物得其寿。
  珠光剑气终难埋,今被山灵送出来。
  殊珍又落牧儿手,偃蹇蹉跎良可哀。
  我到山中访古迹,不见前贤一片石。
  聊复携兹到郡中,持向宾朋共怜惜。
  笔戏
  猿愁鹤怨道人唉,雾锁巃嵸久未开。
  怪得山中足云雨,此山西去有阳台。
  望天坛雪
  一雨绵绵五日留,入山空使对山愁。
  高峰遁出云霄外,亦与先生共白头。
  又题
  铁绠千寻在上方,丹池萝洞抱松篁。
  玉山颓矣先生醉,要借仙人白凤皇。
  天坛绝顶,下视紫微宫,二十里许,宫阻雨,坛阻雪,遂不复往。昔东坡先生尝登清远峡半山亭,足力不给,曰:“有何不可歇处?此知止之义也。”余今返自中途,作《止止吟》以示游侣
  不必止而止,人或识其懦。可止而不止,君子以为过。
  名山在九州,十已六七游。造物不我负,吾志巳粗酬。
  怡情快心事,要使留余地。翘首谢山灵,山有歉然意。
  洗参井
  天上瑶光星,何时堕于地?濯以浴丹泉,仙人小游戏。
  千人釜
  乌金铸伟器,食可充千口。想当离乱时,活人有大手。
  王屋镇
  镇在王屋下,四围山渐小。居民见客来,纷向肩舆绕。
  驱犊齿方稚,杖鸠年已老。新妇插野花,自视何窈窕。
  回首望高岑,突兀立云表。身从险处游,忽觉平川好。
  蹑崇意始快,就卑身可保。吾为过来人,胸中自了了。
  出山
  纸盖篮舆自轻妥,上踏崚嶒下嵬砢。
  潭龙缱绻有深情,雨来留我云送我。
  回至济源,复雨
  缱绻名山如至契,儒家模样比邱心。
  天教洗我书生气,又遣苍龙作晚霖。
  
  赠延大令
  海陬琴一鸣,人人传治谱。珠玑五千斛,更向东溟吐。
  醇德铸英祠,风骚袭前古。猥为时所憎,百事百龃龉。
  印去贫而乐,奇字弗堪煮。米负衔恩民,无饥我县主。
  析城峙故乡,樵苏结俦侣。判事堂上笔,化为山中斧。
  邱壑任天机,烟云罩庭宇。弦涩思一调,剑闲思一舞。
  闻我客邻郡,过山来晤语。筇击竹南扉,手挥松下麈。
  出处困偃蹇,须眉仍轩举。乃识人犹龙,不受尘羁苦。
  
  苏门山
  高楼无凤凰,不足壮岩岫。肥遁有君子,始堪撑宇宙。
  山峙共城北,得气独得秀。盘薄泄地灵,草木皆荣茂。
  骊龙卧幽渚,颔珠跳雪窦。衍为浴鸥川,回澜泻奔溜。(禾罷)稏交芙蕖,村墟被文绣。坐此百泉名,永与苏门寿。
  山从太行来,万马争驰骤。若鏖钜鹿野,雄雌尽一斗。
  转战忽冲突,直趋纷践蹂。大势两不降,一支潜东走。
  追骑却复还,骁腾不可又。以故泉上峰,碎石堆群皱。
  我来子月初,邱壑示寒陋。凫鷖气萧索,桐杉貌癯瘦。
  唯见碧琅玕,挺特贞其守。俯仰山上下,徘徊泉左右。
  郁郁啸台云,霏霏散晴昼。公和出苦语,不听乃成谬。
  后此多伟人,齿向潺湲漱。冰雪入肺肠,万类供研究。
  义画穷微渺,理窟凿使透。形迹务韬晦,穷达视遭遘。
  掌握寓经纶,寰区作领岫。身潜名愈彰,一鸾胜百鹨。
  吾于诸贤中,观其所造就。巍峨四文正,弥令低吾首。
  
  寄张隽三
  白头乌啄岁寒枝,又到年前聚首时。
  荏苒光阴弦上矢,峥嵘气骨卷中诗。
  无妨冷炙依刘表,颇有高人说项斯。
  试问武安吟夜月,可来重照魏公祠?
  
  将至楚城,赠牧村先生四首
  白雪皑皑都上头,不辞劳顿复来游。
  地联乡国多齐语,雁带寒云过汴州。
  十里帆樯摇水月,千家米菽拥山邱。
  使君心在冰壶里,鼓吹声中著敝裘。
  
  桑梓谁能尽说贤?岸淮遗钵有真传。
  常师澹泊留余地,岂逐纷华改素弦?
  真气蕴藏肝膈底,古风流露齿牙边。
  挥杯翦烛河干夜,语到深时霜满船。
  
  前年滑浚陷沙虫,劫运于今一扫空。
  事后疮痍关痛痒,舆情壅滞要疏通。
  从来君子如冬日,能以经纶作惠风。
  此去相州无百里,试看祠庙有韩公。
  
  寒尘压帽亦悠哉,访旧兼思访古来。
  隆虑谠言留宰树,建安浮藻剩荒台。
  历朝人物过游旅,七子交情变冷灰。
  推落水中心不怒,公和自是大通才。
  
  题《林县志》后
  天纲颠倒因梁冀,地震朝廷罪杜乔。
  突兀扶风大儒者,千年秽迹固难销。
  
  落齿
  果腹旌尔勋,多言责尔过。不为舌之柔,宜尔逢折挫。
  尔得未偿失,粗疏无考课。人短挂锋棱,积习不可破。
  壮岁岂复来?骨血成衰懦。补缺怅无术,寡尤亦可贺。
  
  哭原任浙闽制府方葆岩先生
  恻恻寒晖挂枯树,鹤唳猿呼日垂暮。
  草堂冷落人寂寥,闻说白门歌薤露。
  贱子仓黄裂肺腑,悲悼疑惑两交互。
  天下未可少之人,如何与才不与数?
  公为盛朝名宦子,涵忠濡孝振声誉。
  清勤见赏先皇帝,今上弥复赐优顾。
  其贤自有史臣书,无须草野赞一句。
  公到中年运偃蹇,慈母多疾生惊怖。
  身谢华衣换雪衣,庐结太夫人之墓。
  泪所滴处生灵芝,草当茂时产白兔。
  是时乱民如蝼蚁,褒公鄂公往搜捕。
  郡属股肱须重臣,帝下征书起裴度。
  公辞制府就军营,一字一血驰奏疏。
  蝼蚁将尽来可缓,鉴公赤诚帝不怒。
  旨到江乡感万民,君臣大义唯忠恕。
  公之遭逢古未有,除服正可酬恩遇。
  母慈君圣图报难,忧怀辗转疾沈痼。
  大星无光堕江水,朝廷震悼发明谕。
  泽及黄泉并及子,尧舜之仁等春煦。
  峨峨柱石忽倾折,文人怕读《灵光赋》。
  我非门生非属吏,前在鹾城得一晤。
  乔岳崚嶒峙寰宇,划然颓矣泪如注。
  君子哭公不哭私,要有其人可哭处。
  以诗写我倾仰意,笔下慨慷神来助。
  潮声呜咽鼋鼍鸣,江畔霜林成缟素。
  
  赠梁竹云
  此道荒芜久,文人野战多。未尝无智慧,都惜乱消磨。
  邺下饶英气,城西拥翠螺。清吟忽到手,不负屡来过。
  
  赠栗大令朴园四首
  眼底纷豪俊,森森独老成。十年修治谱,随处得贤名。
  北岳松风远,中州水味清。陶镕为大器,风骨自峥嵘。
  
  识力高如此,都从天性来。谈能悦逆旅,酒不厌深杯。
  院树寒禽噪,年华急景催。转愁判襼后,襟抱向谁开?
  
  印握宁陵县,才华小试时。自来轩健翮,先遣就卑枝。
  职以民为贵,廉唯俭可师。树根培得好,贞固自无疑。
  
  弊源挥使去,民利自然兴。肝膈既如水,爪牙宁借鹰。
  得情衣有泪,除蠹法堪绳。阳昼阳鱎语,问君闻未曾?
  
  谒汤阴岳忠武祠
  知公者为谁?岳岳宗留守;妒公者为谁?耽耽秦缪丑。
  志士枕干戈,权奸弄枢纽。江介划鸿沟,视之同敝笱。
编辑点评:
对《刘大观《玉磬山房诗集》卷九《怀州二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