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时评> 莫谈国是 (3)

莫谈国是 (3)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5-09-24 字数:4438字 阅读: 841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国家有事(事情),理应义不容辞; 国家有是(是非),切莫信口雌黄!
 

  甲乙二位朋友好久没碰面了。

  甲:“最近上哪儿去了?”

  乙:“我哪儿也没去呀。”

  甲:“为啥总没见你的人影?”

  乙:“哦——,我学车去了。”

  甲:“学车------?!”

  朋友甲惊愕得差点儿没掉下眼镜。

  “你都快六十的人了,学车干什么?!”

  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学门手艺有什么不好。”

  甲:“怎么?你也想弄个‘黑车’去拉客?”

  乙:“不敢。”

  甲:“那你------?”

  乙:“活到老学到老呗。”

  甲:“明年你就到点儿了,再说,学了也没用啊------?”

  乙:“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学车年龄已经放宽了。”

  甲:“------?”

  乙:“从十八岁放宽到七十岁。你不知道?”

  甲:“不知。”

  乙:“我还可以开十几年车,干嘛不学?”

  甲:“那又怎样?想想,要是七十多的老头都像你这样开着破车满街跑,全国不知道要多出多少‘马路杀手’,更不知道每天要多出多少‘交通事故’?”

  乙:“呸呸,闭上你的臭嘴。你怎么就不能往好处想呢?”

  甲:“------?”

  乙:“退休年龄马上就要放宽到六十五岁了,这说明什么?”

  甲:“说明什么?”

  乙:“说明中国人现在吃得好了,身体健康了,寿命也延长了。”

  甲:“不对!”

  乙:“为什么不对?”

  甲:“应该说是领退休工资和社会养老保险金的期限推迟了五年!”

  乙:“那又怎样?”

  甲:“这样一来全国每年每月要少发多少钱,你知道吗?再说,国库里也没钱了。”

  乙:“钱去哪儿了?”

  甲:“被人挪去抄股,全都套牢了。”

  乙:“这有什么奇怪?这年头炒股不被套牢才怪呢。”

  甲:“------?”

  乙:“有人总结自己炒股的心得,写了付对子,看了你就明白了。”

  甲:“有那么夸张么?什么对子,说来听听。”

  乙:“上联:

  你不买,它不跌,买了就跌。前天跌,昨天跌,今天还跌,认倒霉又被套牢。

  下联:

  你不卖,它不涨,卖了就涨。昨天涨,今天涨,明天还涨。无奈何再次踏空。

  横批:

  炒股挺难。

  甲:“是挺难。赔钱了你们不高兴,要是赚钱了,不是可以多发你们些养老金么?好了,别扯炒股和养老金的事儿了,说说你自己的事吧。”

  乙:“------?”

  甲:“学车,学得怎么样了?”

  乙:“别提了,今天刚考完科目二,真是气死我了。”

  甲:“肯定不及格,所以你才气?”

  乙:“问题是,不是我学艺不精,而是被人整蛊,所以才气。”

  甲:“你怎么知道不是自身的原因,而是被人捉弄?”

  乙:“当时是气懵了,回去睡一觉才想明白的。”

  甲:“说来听听,让我也长点儿见识。”

  乙:“我们驾校去了十一人参考,五个及格,六个不及格。”

  甲:“正常。”

  乙:“我们去了三台车。”

  甲:“很正常。”。

  乙:“我们车上四个,老李的车上五个,新来教练车上二个。”

  甲:“非常正常。”

  乙:“我看未必。”

  甲:“------?

  乙:“我们车上四个,三个及格,一个不及格;老李的车上五个,二个及格,三个不及格;新来教练车上二个,二个全都不及格。”

  甲:“看不出问题?

  乙:“傻B!”

  甲:“------!!?”

  乙:“合格率呀!”

  甲:“------?”

  乙:“教练是靠合格率拿提成吃饭的!”

  甲:“这种事太正常了,跟你有什么关系?”

  乙:“跟我没关系,可我的教练跟驾校的领导有关系!”

  甲:“什么关系?”

  乙:“裙带关系。”

  甲:“------?”

  乙:“教练跟校长是亲戚,而每次带队去考场的都是这位‘具体办事’的副校长。”

  甲:“就算教练跟领导有关系也很正常,并且跟你没关系! 还是说说你自己的事吧。”

  乙:“当天开考时,几十名考生,我第一个被点名。”

  甲:“运气不错,No.One。”

  乙:“当时还暗自庆幸,以为自己年龄大被‘特殊照顾’了,没想到是被考官‘盯’上了。”

  甲:“------!!?”

  乙:“考试时,我前面突然夹塞进了二个人,我成了第三!”

  甲:“------?”

  乙:“监视屏上显示第一台车是2号车,正是我昨天模拟考试的车。”

  甲:“------?”

  乙:“结果上了10号车后,座椅怎么也调不动。我平时的习惯是靠前。前后位置不同,视角有很大的变化。当时并没特别在意,就这么上路了。”

  甲:“嗯------,接着说。”

  乙:“第一关顺利通过。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落回到了肚子里。”

  甲:“------?”

  乙:“是的,坡道定点是我的短板。”

  甲:“问题出在哪儿?”

  乙:“倒车入库。”

  甲:“倒车入库你不是很有把握么?”

  乙:“起步、拐弯,正对库门,一步到位。刚要进去,车子突然‘停顿’了一下,扣100分!”

  甲:“不用急,不是还有第二把吗?”

  乙:“这次我加倍小心,上坡时车速很稳,我刻意留心了右边30公分,乖乖!语音器没播报!我又顺利地将车驶过了坡顶。没等我高兴劲上来,广播突然响了:‘停车超出50公分,本次考试不及格!’主考官的语调异常冷酷。”

  甲:“这跟考官有什么关系?”

  乙:“考官是个女的,本该是富有同情心的。考生考试不及格是极其正常的事,只要用平常的语调:‘您本次考试不及格,请退回到起点。’加上一个‘请’字,考生的心里一定会好受许多的。”

  甲:“哦,原来你是缺少‘母爱’啊。”

  言语中带着三分嘲弄和七分安抚。

  甲:“10号车和2号车有什么关系?”

  乙:“关系大着呢。考试前就听考场上的考生说,1号、4号、10号和11号车像是‘魔障车’,以前许多人都莫明其妙地倒在了这几台车上。”

  甲:“你是说这几台车被人做了手脚?”

  乙:“我可没这么说。”

  甲:“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乙:“有些事情可以想,但不能说。知道吗。”

  甲:“是哪所驾校,在什么地方考的呀?”

  乙:“你想干什么?”

  甲:“随便问问,没想干什么。”

  乙:“告诉你,这可是正规的驾校和官办的考场。考场的正面墙上赫然张贴着一副大大的标语:‘本考场实行全封闭式监控管理,绝无作弊行为!请不要相信任何人的话,可以用钱买关。以免上当受骗!’”

  甲:“此地无银三百两。”

  乙:“正常。你说中国人哪天不上当受骗呀?”

  甲:“真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乙:“正常,谁不想啊!又能为人民币服务,又不挨人民的骂,多好的事儿。”

  甲:“哪你为什么不敢点驾校和考场的名呀?”

  乙:“你傻呀,不是跟你说过的吗,有些事可以想,但不能说;有些事可以说,但不能做!”

  甲:“原来你也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乙:“对啦,现在的人全这样。”

  甲:“好啦,不说婊子的事儿了。你们车上另外的三个人呢?”

  乙:“‘小朋友’刚刚十八岁,已是四个月大孩子的父亲了。‘老张头’和‘小师姐’都是沙场老将‘二进宫’了。”

  甲:“------?”

  乙:“早上七点出发,八点就到考场了。上午练车。下午休息时,老张到处找人打麻将。说是上次不及格是因为没打麻将。有道是:‘赌场失意,考场得意。’结果他没输反而小赢了一把,高兴得睡不着,半夜三点钟起来开电视,说是被我的鼾声吵醒的。第一把考试一切顺利,都出了S线了,喇叭却突然响了:‘后轮压线!考试成绩为0!’第二把他吓得腿都哆嗦了,战战兢兢地好容易才跑完了全程。成绩出来了,及格!总算是有惊无险。小师姐就更幸运了。第一把稀里糊涂地都不知道错在哪儿?第二把晕晕忽忽地驶出了S线,都快要回到起点了播音器才通知她‘及格’。成绩虽然只有80分,但好歹总算是过了。更有趣的是,小师姐回来后才上驾校交补考费。心想,要是再不及格,或许这冤枉线就不交了,车也不学了。”

  甲:“其实这也很正常。你以为办驾校容易吗?买车要钱吧?请教练要钱吧?场地租金要钱吧?考官那儿也要钱吧?处处要花钱,不找你们考生要,难道去抢银行不成?!羊毛出在羊身上,你就自认倒霉吧。”

  乙:“------?!!要是只是我个人倒霉,认也就认了。恐怕这已经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倒霉的人可就多了去了。”

  甲:“是呀,现在社会的确是变了。许多事情与过去都大不一样了。知道有人在网上写对子讽刺今日之社会么?”

  乙:------?

  甲:“上联: 忆往昔,红米饭,南瓜汤,老婆一个,孩子一帮;

  下联: 看今朝,白米饭,王八汤,孩子一个,老婆一帮。

  横批: 与时俱进”

  乙:“是啊,要养活老婆和孩子,不管是一个还是几个,都不容易。不学会捞钱怎么行?”

  甲:“是啊,捞不捞是态度问题,捞多捞少是水平问题。这么说,你真的认了?”

  乙:“认了。昨天还有气,今天气全消了。”

  朋友甲,无语。

  随笔


编辑点评:
对《莫谈国是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