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十二章 素荷嫁人了

第十二章 素荷嫁人了  作者:禾下土

发表时间: 2015-07-18  分类:长篇  字数:1945  阅读: 21658  评论:0条 推荐:0星

 

  当二爷一炮打响,开始木匠生涯的时候,素荷已经在前一年嫁出去了,这让二爷、三恩苦恼了好一阵子。

  1930年南弘村宋文超组织了渔民联合会,1932年初在一次暴动中被军阀刘珍年镇压,参加暴动的素荷爹被砍了头。家里无钱收敛,邻居们有心却不敢,只是偷偷送点儿东西。邻村的刘石匠表示愿意出钱帮素荷葬了父亲,条件是,素荷嫁给刘石匠的儿子。

  这刘石匠,虽然只是个石匠,可是家传的雕刻手艺无人能比。据说他的祖上参加过慈禧太后陵墓的修建,赏赐丰厚。后来的达官贵人家里搞建筑,都少不了找到刘石匠,因而他认识的人真不少。

  素荷不能眼看着爹爹身首异处不能下葬,就咬咬牙答应了。

  当素荷在锣鼓喧天中被花轿抬走的时候,二爷趴在墙头上哭得墙头上的草都跟着流泪。二爷恨自己无能,眼睁睁看着素荷姐卖身葬父却只能叹气。默默祈祷老天爷帮忙,素荷姐嫁的人家是个好人家,嫁的男人是个好男人。

  王三恩则蹲在村口的大柳树上,没有泪水,只是把柳枝掰断了不知多少根,狠狠地暗自发誓,定要出人头地,发大财。这也为他后来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犯下自己都饶恕不了的罪行埋下了隐患。

  而此刻,花轿里的素荷正眼泪吧差地想象着前面的家好吗?那个石匠儿子是个好男人吗?不久要闯关东的弟弟庆林的将来会怎样呢?爹啊,妈啊,你们还好吗?老二……三恩……

  二爷刚把一把泪水摸下来,觉得有人在扯他的裤腿,低头一看,是水莲,白里通红的脸蛋在阳光的映射下就像熟透了的仙桃。唉,不知素荷姐现在脸色怎么样了。

  “下来吧,素荷已经成了别人的媳妇了,你就收收心吧。”水莲说话从来不拐弯。

  二爷再看素荷的轿子已经消失在村口的树林背后了,唢呐声也渐行渐远,慢慢从从墙头上下来,腿一软差点儿摔倒了,水莲一伸手拦住:“哈哈,永足,你都伤心到腿脚都不灵便了?”

  “去你的,有你这样拿人开心的吗?”二爷眼睛红红的,长出了一口气。

  “我告诉你一件事情……”水莲神神秘秘的样子。

  “么事?”二爷有些不在意。

  “哼,我就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水莲一扭脖子想走。

  二爷赶忙拉住:“水莲,对不起,我……不是还没缓过神来吗?”

  “哼,我爹,你师父,要上你家提亲,你干不干无所谓。”说完,噔噔噔走了。

  二爷老半天呆在原地不动,这有点儿像从冬天突然到了夏天的感觉。说心里话,水莲跟素荷的脾性差不多,都是心直口快的那种。模样虽不同,都是可人疼的那种。如果真的把两人放在一起让二爷挑选,还真是无法取舍。现在,素荷嫁人了,水莲这般热情似火,二爷胸中也重新燃起了熊熊大火。

  二爷没有去追水莲,现在他要去看的人应该是庆林。

  本来,作为老邻居、老朋友,二爷是在素荷家喝喜酒的。可是,当鱼上了席,按这里的规矩,应该放鞭炮,新郎要领着新娘走了。

  这时候,坐席的亲戚朋友都会离开酒桌,到院子里目送新娘。由于素荷家的特殊情况,没有大操大办,只是靠近的几家人凑了两桌。

  当大家都挥泪与素荷道别,表达祝福的时候,二爷就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墙头爬了上去。等他再回到素荷家里时,亲戚都走光了,只剩下庆林对着爹妈的灵位在愣神。

  二爷悄悄走过去,轻轻扶住庆林的肩膀。庆林伸手按住二爷的手:“二哥啊,我咋办?我姐能幸福吗?”

  “我观察了,你姐夫身体挺棒,听说手艺跟他爹差不多。今天待人接物还是很有礼貌的,不像个粗人。”

  “但愿吧,”庆林双手合十,“爹,妈,我要去东北了,找我二叔去。等我挣到钱了,回来给你们修好的坟。”

  “庆林,不能不走吗?跟我一起干吧。”

  “二哥,我不是干手艺活的人,听说东北砍木头淘金挺挣钱。”

  “可我也听说,那也很危险啊。”

  “二哥,人各有命,什么活都是人干的。”

  二爷似乎感觉到了庆林的心灰意冷,心中不禁涌起一种悲凉。人,真的是一种命吗?应该说,最早是我的命不好,连爹的面都没见过。没想到有爹有妈的庆林现在竟成了孤儿了,遥远的东北,寒冷的东北,庆林的未来会怎样呢?

  哥儿俩说到半夜,迷迷糊糊睡着了。天一亮,庆林收拾了行李,锁上门,把钥匙交给二爷,把二爷抱了好一会儿,两人的泪水把对方的肩头都湿透了。

  最后庆林还是坐着三大爷的马车走了,直到到了西山梁,二爷似乎还能看到庆林泪流满面的望着生活了十七年的家。


编辑点评:
对《第十二章 素荷嫁人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