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蝴蝶的舞殇

蝴蝶的舞殇  作者:阎连科

发表时间: 2015-03-02  分类:长篇  字数:1712  阅读: 2734  评论:0条 推荐:0星

 

 世界上如果没有蝴蝶,也许人类对美的赏识,就失去了对应的界标。没有蝴蝶,臭斑虫的意义就不会那 险恶和令人生厌了。住在园子里,如果不去买一本《中国蝴蝶志》或者到处可见的《常见蝴蝶野外识别手册》之类的插图书籍,以此对应著在园内分别辨识一下上百种蝴蝶的不同与美丽,那 ,你就有愧了大自然在园内对你的宝贵馈赠了。就说明春天的到来,除了让你脱去冬日的衣服,其余别的,实在都是可有可无的多余。

 委实说,果真这样,你可能就是个机械而又无趣的人。

 春天到来时,你以为是小草、花木和枝头上的泛绿,提前禀告了你一个新季节的如期而至和寒冷冬季的即将结束。其实,这是一个常识的误会。真正首先感知冬天将去、春日将至的不是地面上的任何草木植物,更不是在寒冬中躲在屋里和窝里的人与动物们,而是被深埋地下的植物之根和昆虫的蛹。蛹在大地复苏时,借著从地下回升的温暖,慢慢变为成虫,就有蛾子和蝴蝶要在春天诞生了。蛾和蝶在仲春之后,翻飞于草木之间,又在草木中恋爱产卵,生出幼虫,幼虫化蛹,由蛹而蝶,如此这般,一个蝴蝶世界就在它的生命周期中循环往复地延展开来,斑斓繁飞著。

 有一天,你看见一只花蛾在草间繁飞起舞,也有蚂蚱在那春草中跳来跳去,以为这只是昆虫在春天演出的一场预排,似乎离真正的开场大戏还有一段时间和距离。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天气暖热,正午时近乎夏天。这时候你想起北京的春天和夏天是没有距离的,仿佛两户邻家推翻那院落的隔墙,只要夏天它愿意,三脚两步就跳到春天家里把人家的时间地盘占有了。春天是个温顺善良的乖巧女,禀赋了中国传统嫁鸡随鸡、逆来顺受的无意识,既然夏天像莽汉一样占有了她,她就把自己的一切牺牲、奉献给了夏天了。三朝两日就花开烂漫过了青春期,成熟为一个少妇的娴美和过分大方的俗。但蛹们在这时候就不得不加速自己的生成进化了,迅速成为蛾子和小蝶在园内预演它们一年间的歌舞大戏了。又三天,或者是五天,在园里的人们都未觉察中,它们的预演彩排也就结束了,真正的演出在蜜蜂、蟋蟀和蝈蝈这些世代相传的音乐家们的伴奏下,百蛾千蝶便轮番登台舞起来。

 终于演出到了九月间,秋天最为高峰的华彩大舞的节目单刚刚开始第一进行曲,盛夏的悲剧在热辣辣中不期而至地降临了。柳树预报了蠋虫之害对北京树木植物的侵扰与天灾。一场凶险的灾难,正在一步一步地逼近著蝴蝶舞的自然大舞台。而那些执著美丽的演员们,对此悄无所知,还每天都依著节目单的时间表,出演著它们华彩的舞剧。

 有一天,我出差回来又去观赏蝴蝶舞剧时,在落日的红色幕布映衬下,看见有两只翅面黑蓝相间、呈著条纹的蓝凤蝶飞著飞著无力地往下坠。那天黄昏前,我在湖边的草地上捡了二十几只各样的蝶,用一张报纸托著它们回到家里,放在开了窗的窗台上,期望第二天日出时分,它们可以从窗口飞出去。然在第二天清晨沿著凉爽的道路到来时,那些蝴蝶都遇难在了我家窗台上。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可以在草地、路边捡到几十只濒临病危的蝶做标本。除了北方最常见的彩粉蝶,还有横眉线蛱蝶,黄豹盛蛱蝶,波蚬蝶和红秃尾蚬蝶,亮灰蝶和毛眼灰蝶,乃至于北方罕见的国家一级保护的金斑喙凤蝶。我把它们胶贴在我家室内客厅的一面墙上,让这些标本组成一个飘逸的“舞”字。


编辑点评:
对《蝴蝶的舞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