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微电影剧本> 薰衣草之约(四)

薰衣草之约(四)  作者:夏堇

发表时间: 2015-01-31 字数:60539字 阅读: 178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出场人物:

唐雨竹:玉竹冰心。女,二十七岁。英文名字Victoria, 昵称Vicky。加拿大公司Fantasy总经理, Fantasy公司CEO唐天乔的千金。

Lucy:唐雨竹私人助理。

青姨:唐雨竹居家佣人。

韩墨:墨麒麟。男,二十七岁,英文名字Jonathan,加拿大Sugar Maple公司总裁。

沈玉:沈香非玉。女,二十六岁。英文名字Katherine,昵称Katie,大提琴手,纽约华尔街Jade集团副主席。

成珺: 诚心似君。男,二十六岁。英文名字Darren,私家侦探。

宋子青:青青子衿。男,二十七岁。英文名字Albert, 昵称Bert,纽约华尔街Jade集团副主席助理。

提及人物:

宋子兰:幽幽子兰,隐隐若若。女,二十一岁。英文名字Annabel。

Terence:男,二十六岁,华侨,在加拿大有一间Strawberry公司。

温云:温婉如云。女,二十六岁。在Bestseller公司任财务部经理助理。

唐天乔:男,五十七岁,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加拿大多伦多城市首富。

时间:一年后

备注:第四幕有两处场景,情节紧密,所以没有分成两幕。

景——薰衣草之约(唐雨竹新建私人庄园,位于加拿大多伦多郊区,虚构的)初夏午后,和风细雨。

浮云暗涌着泪水。大片薰衣草似饮了酒般陶醉。曾经以为,酝酿整个夏天的芬芳就不会枯萎。怎知,越完美越容易憔悴。

轻风冷却了光辉。新裁的紫衣似凤鳞般高贵。曾经以为,继承Minerva(罗马名,雅典娜)全部的遗产就获得智慧。怎知,越坚锐越滋生可悲。

天空到底在等待谁的约会?半缕堇色的传说是不是早已被飞鸟踏碎?如果还有下一次轮回,可不可以奏一曲无悔?或许,越无畏越缺乏准备。

【开幕时,唐雨竹穿一件珍珠白深V修身浴袍,一颗颗收藏着玫瑰香的水珠在黑色波浪中含苞欲放。雨竹坐在勃艮第酒红玉石按摩椅,专心致志地签文件。】

Lucy(接过签好的文件):不好意思啊,唐小姐,这些文件实在太紧急。

唐雨竹:没事。(停顿一下)如果公司还有紧要的文件,推迟到明天再签。

Lucy:好的。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唐小姐。

唐雨竹(浅笑):不送了。

(Lucy离开,唐雨竹静坐一阵,下楼,倒了一杯Lafite,半躺在红木沙发,眉头微皱。)

青姨(夺过雨竹酒杯):Vicky,头痛就不要饮酒了,青姨看着心疼。我去给你倒杯热牛奶。

(门铃骤响,雨竹起身开门。)

唐雨竹(惊讶,略不悦):Jonathan,你怎么找到这里?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优雅干练的绅士。他,一米八五,背头卷发,五官俊俏,穿灰色细格纹套装)

韩墨(会心一笑):我向Darren介绍Dr.Li.K.Chard为Katie制定365日营养餐,作为回报,他告诉我,你的秘密庄园。

唐雨竹(厌恶):Darren总是这么自私。(语气转为柔和)进来吧。

(雨竹依旧半躺在沙发上,双眸渐闭,韩墨脱去西服,侧坐,漫不经心地凝视雨竹,两人沉默。)

青姨(捧着一杯热牛奶,看见韩墨,露出惊喜):Vicky,趁热喝。Jonathan,蓝山一号(咖啡),拉天鹅花,多奶,少糖吗?

韩墨:嗯,谢谢。一年没见,青姨愈发漂亮聪慧了。

青姨:你呀,嘴巴还是擦了蜂蜜。Vicky头痛,好好安慰她。(将热牛奶递给雨竹,离开)

韩墨(温柔地):还好吧?

唐雨竹(浅酌,将牛奶放在红木桌):老毛病而已。

韩墨:对了,Katie今天结婚,你打算送什么礼物,借鉴一下。

唐雨竹:一个月前委托VanClee&Arpela(法国知名珠宝品牌)订做一条宝石手链。我想,你来不及照葫芦画瓢。

韩墨:Vicky还在气我向Uncle Tang打小报告。(见雨竹侧身,继续)Vicky气我多久,都不介意。但是,一年来,你故意避开Uncle Tang,无论是商业宴会还是董事会。你知道,Uncle Tang多么…

唐雨竹:别说了,不想听。

韩墨(一时情急):Uncle Tang患了高血压也无所谓吗?

唐雨竹(转过身,惊慌坐起):Daddy真的患了高血压?

韩墨:半年前,留院观察几日,没什么大碍。

唐雨竹(疑惑):为什么八卦杂志都没写?

韩墨:Uncle Tang行事一向很低调,私家医院。

唐雨竹(一脸担忧,将挡在眼睛的一缕发丝撩在耳后):这么大的事,Katie怎么不告诉我。

韩墨(握着雨竹的手):Uncle Tang吩咐的,不想你担忧。

唐雨竹(若一只含沙的河蚌,想流泪,又舍不得珍珠):我只是想让Daddy明白,我已经长大了,任何事情应该自己做主,我需要Daddy的支持。但是他…(泣不成声)

韩墨(用纸巾小心地擦去雨竹的眼泪):一年没见,变得喜欢哭了,Vicky。(将雨竹倚靠在自己的肩膀)

唐雨竹:其实,我不是故意要失踪半年,让你们担心,只是我的心好乱,想冷静下来。

(韩墨一手搂着雨竹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她湿润的头发,温热的嘴唇轻吻雨竹)

唐雨竹(轻轻地推开韩墨,侧身端坐在沙发上,与韩墨保持一定距离)

韩墨:Sorry,Vicky。

唐雨竹:Jonathan,我心里还有Bert。

韩墨(冷笑):是吗?他背着你和温云上过床。

唐雨竹(紧闭双眼,用手托着头,低音):那只是意外。

韩墨: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

唐雨竹(转身,直视韩墨):Jonathan,我不可能,(深呼一口气)中意你。(沉默半晌)我猜不透你的心,和你一起觉得好累好累。

韩墨:你看着我,回答我为什么你会喜欢薰衣草,为什么对薰衣草之约这款珠宝情有独钟。

唐雨竹:我累了,不想回答。

韩墨(抓着雨竹的手臂):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刚好过十二岁生日,每天学弹小提琴,法语,宴会礼仪,还有学校的功课,你觉得压力很大。我带你去薰衣草花田,你好开心,说长大后要做我的新娘。

唐雨竹(挣脱,提高音调):Jonathan,你弄疼我了。(愧疚)Sorry,Jonathan。那个时候还小,不懂事。你,忘记吧。(侧卧,半躺,稍微蜷缩之状)

韩墨(叹气,起身,将西服盖在雨竹身子,注视,细语):等你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再告诉我。(准备离开)

青姨(端着蓝山一号):Jonathan,坐一会儿,喝完咖啡再走。

韩墨(不敢回头):不了,青姨,咖啡留给Vicky,她的口味。

(雨竹转身,望着韩墨的背影离去,不知所措)

青姨(将咖啡递到雨竹手中):你和Jonathan吵架了?

唐雨竹(端坐,啜饮):没事,青姨。对了,那套紫白立体花礼服有没有熨好?

青姨(接过雨竹的杯子,放在桌上):早就准备好了。(从口袋中取出一枚紫钻戒指)今早打扫卧室发现的,钻石很小,这么寒碜的礼物一定是Katie送的。

唐雨竹(捧着薰衣草之约,陪笑):青姨,你又打趣Katie。

青姨:Katie那个小馋猫要我做鲍鱼凉粉,煲无花果甲鱼汤,工序这么复杂,要不是看在她今天结婚的份上…不说了,Vicky好好休息,我去忙了。

(青姨离开。雨竹的手心托着薰衣草之约,陷入沉思,眼角的泪光如空气般透明。这栋哥特式别墅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落地窗帘,仿佛一只垂死的蝴蝶,固执地追逐太阳遥远的脚步,而跨过远洋的Lamett地板默默地守候幼稚的约定。)

唐雨竹(铃声突然插入安静,一时忐忑不安,薰衣草之约掉落在地板上,来不及捡起,接电话):Hi,(停顿)成太太。

沈玉:Vicky好坏,把我叫得很老,不理你了。

唐雨竹(莞尔一笑):都快奔三了,还当自己是清纯玉女呀。

沈玉:好心打电话提醒你别迟到,又来挖苦我。

唐雨竹(严肃地):说正经事,你真的打算嫁给Darren,没想过逃婚?

沈玉:比珍珠,还真。

唐雨竹:理由?

沈玉:因为我爱Darren,他就是我的大提琴。

唐雨竹:Katie,Katie,Darren好自私。他为了反抗他Daddy逼迫他从商,竟然利用他friend公司狙击Jade集团。他与Dash比拼查案,输了就故意勾引Dash女朋友上床。他用我贿赂多伦多高官的资料要挟我帮你们复合。他为了阻止你和Terrence订婚,私底下和Terrence的Daddy做了一笔交易。他,…总之,他只会做他喜欢的事,根本不在乎其他人感受。

沈玉(嫣然一笑):终于不掩饰你对Darren的厌恶。

唐雨竹(恍然大悟):原来你都知道,是在扮傻。

沈玉(委屈):你和Darren水火不容,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只好逃避。

唐雨竹:那你更加明白Darren不适合结婚,如果有一天他不爱你了,他不会care你,即使你的情绪病复发。我觉得Dash和Terrence都是不错的人选,再考虑一下。

沈玉:这话你说了好多遍,听着烦。

唐雨竹(语气温和):良药苦口。

沈玉:Vicky,有些话本来不想说。和Dash拍拖时,我总觉得我中意他多些,他和其他女人吃饭,我会妒忌,和他一起很辛苦。Terrence,在我患情绪病时,悉心照顾,不离不弃,我当初真的以为他会好爱我。但是,我记得我们两个宣布订婚之后,有一次,他和Darren在对面等我,我横穿马路时太粗心,一辆车飞过来,是Darren奋不顾身救我,而Terrence呆在那里。

唐雨竹:Terrence反应速度比Darren慢。或者那场差一点的车祸是Darren设计。

沈玉:Vicky,你可不可以放下对Darren的成见。我很清醒,没有拣错人。我的情绪病,是Darren医好,不是靠我自己。我觉得自己好幸福,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值得把心交出来,就算哭也不会痛苦。

唐雨竹:OK,只要Darren爱你,我可以放下成见,重新审视这个人。但是,如果他伤害你,必须得到惩罚。

沈玉(轻松,笑盈盈):当然,他敢背叛我,我就利用手上持有Jade集团15%的股份踢他Daddy出董事局,接着策划他误杀进监狱,买通监狱的囚犯毒打他。所以呢,不需要为我担心。

唐雨竹(窃笑):爱的反义词不是恨。不知道,是谁和Darren分手,就患了情绪病。

沈玉(低语):那是因为大提琴拉多了。

唐雨竹:不得不承认,你是Darren唯一一个,可以为了你,频繁插手商业,修缮和他Daddy的关系,不抽雪茄,不泡酒吧,不玩one night,而且打破了他拍拖不超过三个月的记录和挑战了他不结婚的底线,的傻女人。

沈玉(佯生气):你接受了Darren,就来损我。

唐雨竹:省了吧,心里偷乐着。

沈玉(得意):结婚,肯定,开心。

唐雨竹(郑重地):有一件事想问你,你一直强调29岁结婚,为什么会提前呢?难道是…

沈玉(脱口而出):不是奉子成婚。

唐雨竹(诧异):哦,Darren又借酒醉强奸你?

沈玉(提高声调):没有,这次是情不自禁。

唐雨竹:几个月了?

沈玉:都说不是了。(分贝小得几乎刚好听到)两个月。

唐雨竹(掩着嘴笑):碰见Darren,果然不能守身如玉。

沈玉:不说了,给我快点赶过来,不准迟到。(迅速挂断电话)

(这所庄园只剩下鸟语。不过,雨竹不再哭了。她捡起薰衣草之约,想扔出窗外,又迟疑,随意摆放在红木桌上)

唐雨竹(静坐,思索):青姨,麻烦过来一下。

青姨:什么事情,Vicky。

唐雨竹:帮我熨那件半个月前从米兰订做的宝蓝银片吊带礼服。

青姨(忧虑):Vicky,你从来不喜欢蓝色。

唐雨竹:放心,青姨,Katie结婚,我很开心。

青姨(缓慢离开,回头):可不要骗我,Vicky。

唐雨竹(微笑):我要上楼去包装好今早从荷兰空运回来的风信子,熨好后送到我卧室。

青姨(嘟嘟囔囔):又是蓝色。

唐雨竹:对了,青姨,辛苦点,再多做素炒芹菜,煲南瓜粥,炖海带排骨汤(降血压)。还有干烧鳜鱼,今晚Daddy会来吃饭。

青姨(转为喜悦):好哇,老爷要来,庄园今晚要热闹起来,青姨再忙也值得。(安心离开)

【雨竹上楼。发丝上朵朵水珠竟若泪珠般随时间风化,所幸,余香萦绕。】

转换场景,时间承接沈玉挂断电话

景——Provence(普罗旺斯薰衣草花海)   

初夏薄暮,晚照娴雅(普罗旺斯和多伦多大约相隔6个时差,夏时制夕阳是晚上九点)

普罗旺斯,恍如爱神跌落的紫色弹珠,呵出海誓山盟。馥郁的薰衣草,在普罗旺斯,天真烂漫地承受约定的厚重。抑或,地老天荒一直是最美丽的White Lie。

沈玉(绑辫盘发,穿一袭高腰线型抹胸婚纱,小拖尾,镶嵌其中的钻石闪着幽幽的紫光。)

宋子青(从沈玉背后走来):Katie撒谎的技术,更上一层楼。

沈玉(耳根通红,转身):真是好心没好报。要不是想给你们的邂逅制造surprise,犯得着自毁清白。

宋子青(戏谑地):过了今晚,谎言成真。

沈玉:和Vicky一样,口下不留情。

宋子青(低沉):Vicky怎么样?感觉听见她哭过。

沈玉:Vicky只是有些不舒服,别担心。(将宋子青推到一棵橡树后)你现在需要做的是藏好,等Vicky出现。

宋子青(压低帽檐,微笑):知道了。谢谢你,Katie。(离开)

(沈玉无精打采地剥离橡树树皮。一位穿黑色燕尾服,衬衫解开两个扣子的青年男子悄悄地接近,从沈玉背后搂住她的腰。)

成珺(低头,嘴唇与沈玉的脸颊仅有微妙的距离):成太太,今天结婚,怎么不高兴。

沈玉:别玩啦,不喜欢这个无聊的结婚仪式。

成珺:感到委屈的应该是我。哎,亏我在酒店客房撒满薰衣草花瓣,等晚上哄你开心。

沈玉(不假思索):怎么不是风信子,(音调变小)或者玫瑰花。

成珺:终于承认你喜欢风信子。

沈玉(挣脱成珺的手,向前极小步,转身):今晚,要去Vicky庄园吃饭。你的花床泡汤了。(眼睛笑起来眯成细线)

成珺:Darling,别去趟浑水,今晚留给我们二人世界好不好?

沈玉(半握成珺手臂,神情思疑):别去趟浑水,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关于Vicky的事瞒着我?

成珺:今晚不去Vicky庄园就告诉你。

沈玉(松手):不告诉我,不结婚了。

成珺:Katie,Katie,Katie不值得你真心真意。

沈玉:终于承认你对Vicky有偏见。

成珺:我并没有针对她,是实话实说。她频繁利用你来逼迫我插足商业,还向Daddy支招牵制我。你明明穿宝蓝色最漂亮,却迁就她从不买蓝色款式。你闻不惯薰衣草浓郁香气,却常常去她的庄园忍受。而她,从未发现这些细节,因为她根本不在乎你。

沈玉(愧意):够了,Darren。我不希望我最爱的男人离间我和Vicky的感情。

成珺(露出狡黠的笑):Katie,你是不是做出对不起Vicky的事?

沈玉(背对成珺,支支吾吾):我…,我不想的。你在多伦多惹出官司,那时候你和Daddy又吵架,Vicky在秘密策划一个project,不能被打扰,只好去找Jonathan帮忙,他开出条件想掌握关于Vicky拍拖的资料。我知道,这样做很自私,但是想不到其他办法。

成珺(搂住沈玉,凑近她的耳朵):难怪你舍得把自己的婚礼作为Vicky和Albert相遇的铺垫。而且做出逼迫温云堕胎,令宋子兰退学这么阴鸷的事。

沈玉(低头,沉默不语)

成珺(松手,走到沈玉面前,握着她的手):以后这些阴鸷的事有必要的话,让我来做。

沈玉(抬头,莞尔一笑):你接受Vicky啦。

成珺:因为Vicky不开心,Katie就不开心,那我也不开心。所以今晚就不要去打扰Vicky。

沈玉:不行,青姨做了鲍鱼凉粉和无花果甲鱼汤庆祝我结婚,不能不给面子。这样,我们吃完饭,飞回温哥华,在家里一起布置玫瑰花床。

成珺(焦急地):Katie,都跟你说了别去趟浑水。

沈玉(疑惑地,忧虑地):是不是Vicky根本不清楚自己爱的是Albert还是Jonathan?

成珺(浅笑,将沈玉搂入怀里):Katie的情感洞察力细胞增多了。

沈玉(抬头,眼眶红红):真的是这样?

成珺(嘴唇轻碰沈玉眼睛):Jonathan和Vicky青梅竹马,连大学都一起,无论Vicky有什么困难,只要她向Jonathan开口,一定能解决。太熟悉,太习惯了。而Albert是Vicky平时社交圈以外认识的男人,就像新鲜的空气。

沈玉:那Vicky到底喜欢谁?

成珺:Vicky整个心思都放在做一个出色的Fantasy公司接班人。她最爱的,一定是,Uncle Tang。

沈玉(轻锤成珺):我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你还有心情说笑。(眼神变得严肃):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啦?还假仁假义地帮我扶持Albert坐Jade集团主席。

成珺(一脸无奈):不这样,你怎么会毫不犹豫地提前和我结婚。Daddy可是白白转让7%的股份给Albert。

沈玉(挣脱,直视成珺):我要逃婚。

成珺:要是Mommy听到,会不会气得打你?(握着沈玉的手,放在胸膛)Albert和Jonathan今晚都会去赴薰衣草之约,把Vicky逼入两难,有利于她做出正确选择。所以你要乖乖地,别去影响Vicky。

沈玉(踮起,急速地吻了成珺的侧脸,低头含羞)

成珺(再次将沈玉搂入怀里):Daddy从Tanzania(非洲国家)接以前你一直助养的孩子Constane和Richard当我们的牧师,晚上我们飞去Maldives(马尔代夫),在Ithaa海底餐厅)一边看小丑鱼在珊瑚礁窜来窜去,一边享受鸡尾酒配龙虾。

沈玉(紧抓成珺手臂):Darren,科学说,爱情荷尔蒙不会持续很久,答应我,永远爱我。(淌泪)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可以放弃大提琴。

成珺(用手擦干沈玉脸颊上的眼泪,声音宛若羽毛一般轻柔):傻瓜,你视同大提琴如生命。你是唯一一个,我想结婚、拥有我们的孩子的,女人。

沈玉(抬头,眼睛留一条缝,娇痴):那我以你的名义辞掉24寸长腿秘书,不许生气。

成珺(付之一笑):怎么,没自信?

沈玉:她,360度无死角,最擅长…

(话音未落,沈玉,察觉成珺的鼻子摩擦着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她本能地稍侧脸,嘴唇恰巧触到成珺的。)

【一对新人,在薰衣草花田,拥吻,定格在捕捉幸福的照片,永久保存。】

——幕落

—完结—

 

编辑点评:
对《薰衣草之约(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