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风光游记 > 登鸡冠寨记

登鸡冠寨记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21-10-17  分类:风光游记  字数:4429  阅读: 712  评论:0条 推荐:4星

登鸡冠寨记
 


想上鸡冠寨,是我多年的愿望。这些年我到过不少国内的名山大川,县内的杨山、七峰山、梁王顶、龙池墁都登了上去,说来惭愧,近在咫尺的鸡冠寨却没有走到。1977年,我在九店公社(今九皋镇)高中毕业的当天,就与同学杨坡娃步行20多里,翻过数重山岭,来到九皋山下三道峡村同班同学李松敏家。第二天,我们登上九皋山顶,只见悬崖峭壁上,榉树二人难以搂抱,远眺可看龙门,对望鸡冠寨,清晰可见,那时就想上鸡冠寨,由于路道险峻,没有如愿。这些年,由于陪同省市文化学者多次到九皋山,来往都是匆匆忙忙,想上鸡冠寨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近日,与田路先生合著一本《九皋长歌》的九皋山志书,自然涉及鸡冠寨不少内容,年逾花甲的我,再次鼓起勇气,一定要登上鸡冠寨。

2021年9月14日早上6时,我驾车从县城出发独往九皋山,车到白龙沟口陆浑灌区涵洞处,由于连日的暴雨,使涵洞积水较深,电动汽车无法通过。无奈把车停留在附近,与田路先生联系,想改日再上山,75岁的田路先生听说后,就要自己开车下山接我,处于安全,再三恳求不让他开车,田路立马通知其弟、我的高中同学、现在九皋山鹤鸣观负责日常工作的田海河想办法接我,海河接到电话后,自己太忙,脱不了身,打电话让田湖街好友苏文明开面包车送我上山,一面又打电话让我静心等待。时间不长,苏先生即到,我们很快到达寺上村,田路老先生已在村口等候。我们边走边谈《九皋长歌》所需要的资料、照片,需要拍照的实地察看,车走走停停,九时来到大风垭的鸡冠寨山下,先生指定位置后,再三劝说山陡不要上山,但我抱定决心,不能再失这次机会,一定要登上鸡冠寨。我要登山,老先生坚持要求带路,推辞不开,只好一同前往,穿过松树林,到达寨下面,看到踞寨不远,坡度近乎90度时,坚决要求先生在此等候,我一个人爬山,先生看我态度坚决,只好在此等候。爬山是艰难的,哪有路可言。我爬爬歇歇,看着很近的山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半个小时后,才登上鸡冠寨,然已是气喘吁吁、精疲力尽了。

鸡冠寨建在鸡冠山上,位于九皋山主峰以东约三华里的大风口左侧,海拔870米左右,比九皋山主峰略低一筹,是九皋山山脉的第二高峰,鸡冠山顶西侧突起一峰,形状酷似雄鸡的鸡冠,民众称它鸡冠山,后来民众在山顶周围筑建高大的寨墙,称鸡冠寨。登上鸡冠寨,眼前豁然一亮。北阚伊川县全景,伊水北泻,陆浑灌溉渠、洛栾高速公路历历在目;东望汝州、汝阳大地,云梦山十分清晰;南望七峰叠翠,山峦云雾,陆浑水库如在眼前。北面悬崖峭壁,巍峨壮观,西南两侧山高坡陡难以攀登,东边地势较为平坦。四周古寨墙约有数百米之长,因年深月久,大多遭到破坏,寨内建筑无存,部分古寨墙保存完整,寨内有平地数亩,山上茂林丛生,苍松翠柏,风光宜人。

鸡冠山又名鸡鸣山,山的名称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九皋山附近住着不少勤劳善良的人们,他们家家户户饲养着牛、羊、鸡、狗等家畜,谁知这里的公鸡不会报晓叫鸣,长大后只有宰杀吃肉,遇到阴雨天气,人们不知道天明,分不清早上、中午、下午。不知何年何月,飞来一只大公鸡,高约三尺,金黄油亮雄壮美观,落在了鸡冠山上,人们把这只大公鸡叫金罗鸡。金罗鸡来到后,每天五更在山顶上仰颈长鸣,声震百里,连叫三遍,附近的村民听到鸡叫三遍已知天明,忙着起床下地干活,到该吃早饭时,这只金鸡又歌声嘹亮高叫四遍,人们在地里干活听到鸡叫,知道该吃早饭了,到中午时分,金鸡用尽力气对天长鸣连叫五遍,人们已知到了中午,该回家休息吃午饭,时间长了,附近的公鸡学着金罗鸡的叫声,慢慢都会报晓叫鸣。一天,九皋山突然来了一位南蛮子,自称是云游道人,晚上住在鹤鸣观,第二天早上五更天,听到鸡鸣山上的金鸡在报晓叫鸣,叫声清翠嘹亮,连叫三遍,南蛮子一听大惊,心想这是只金鸡,还非一般金鸡,天上少有,地下无双,是无价之宝,一定想办法捉住这只金鸡。南蛮子在鸡鸣山的四周连看几天,想不出办法,因这只金鸡叫鸣时出来,叫完后钻进山里边不再出来。南蛮子在鸡鸣山后撒了很多金豌豆,撒完后边用平时所学的法术,念动咒语,只见鸡鸣山的半山腰慢慢露出一个石洞,金鸡从石洞里飞出来,前去吃南蛮子撒的金豌豆,这时南蛮子用尽平生力气,抓住金罗鸡,装进自己准备好的万宝箱之中带走。以后人们再也没有听到鸡鸣山上的金鸡报晓,但给后人留下了鸡冠山、鸡冠寨、鸡鸣山、叫鸡山等地名。

清末民初,朝政腐败,贪官污吏鱼肉百姓,加上水涝旱灾,百姓无法生存,有不少饥民拉帮结派占山为王,到处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匪患十分严重,今九皋镇张岭、老龙、万沟一带村民无坚可守、无险可藏,百姓之苦不言而知。后经与九皋里协调,把鸡冠寨划分给张岭、老龙、万沟一带的村民修建管理藏身用,勤劳勇敢的村民,在鸡冠寨修筑寨墙,筑建前后寨门等防御工事,又在寨内盖起房屋数间。

鸡冠寨不但风景优美,还是战略要地,地势险峻,易守难攻,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要地,历来在九皋山附近发生的大小战争,鸡冠寨首当其冲。明朝中后期,李自成农民军进入嵩县,他们养精蓄锐、屯兵于九皋山。明副总兵汤九州奉朝廷之命,率1200名关宁铁骑,围剿农民军于九皋山上,农民军占据鸡冠寨周围有利地形,引诱汤九州部于鸡冠寨下今煤窑沟,四面出击,使汤九州部全军覆没,汤本人也战死于此,后被当地乡绅埋葬于鸡冠山下的今九皋镇洼口村,人称“将军墓”。

1911年春,杨山匪首张屏,为占领九皋山军事要地,提前派人侦探,扬言一定拿下九皋山寨。2月初的一天,张屏骑白马一匹,打着大旗,带着号兵,抬着大炮,率领杨山绿林武装约200余人及附近村民千余人,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地冲往九皋山。九皋山山民得知张屏匪部欲攻打九皋山时,个个磨掌擦拳,誓与九皋山共存亡。在当地局首田雨公、王克清、陈八先等率领下,修补寨墙,筹集粮食、弹药、水源等,以防匪兵攻山。九皋山下酒后村大绅士、大地主、开明士绅时君膏,时为河南省参议、清末秀才,大力支持攻打张屏匪部,及时提供物资及枪支弹药武器,保护九皋山及其周边村庄安危。当张屏匪部攻打九皋山队伍到达九皋地界的当天凌晨,村民发觉立即报告举首田雨公,田雨公立派人禀报时君膏。时君膏闻报,立马安排往九皋山上送武器弹药,并迅速召集本府家丁、村中青壮年约50余人,每人带大桩一支,又把家中仅有的两支步枪带上,亲自带队直冲九皋山对面的鸡冠寨高地。约上午十点时分,张屏匪部前锋已冲到寨墙之前,几门大炮架在鸡鸣山,不时开炮以助军威,厮杀声连天。上从寨墙根、下至黄六阴岭头,黑压压的都是人群。寨外杀声连天,寨内人人提心吊胆,惊恐万分。
    守寨村民沉着应战,组成18人的敢死队,由王海兴带队偷袭匪部。关键时刻,祖师爷显灵,时君膏派出的路庙村担火药的年轻人已将火药送到后寨门。因路途遥远,山高路陡,年轻人过度劳累,累的汗水直流,到山寨后,抽烟解乏,不慎将火药引燃,四担火药同时轰上天空,红火黑烟遮满九皋山半边天,成了红色。寨前攻山的刀客大吃一惊,寨内的群众大喊,祖师爷显灵了。这时王海兴率领的18名勇士,从侧面突然袭击,大喊开炮。头一炮就把张屏的旗手打翻在地,大旗随着倒地,顷刻间,前面的敌人已被打死十几个,剩下的惊慌失措,掉头就跑,寨内寨外的人们开始了猛烈反击,刀客们连滚带爬,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一口气退到了鸡鸣山下。张屏一见大势不好,抽出大刀指挥刀客准备二次反攻。此时,时君膏所率领的50名精锐人员已占领鸡冠寨高地,50余支大桩和两支步枪同时向张屏的指挥中心射击。张屏一看情况不妙,不敢恋战,命令撤退,张吓得连马也上不去,跑了2里多地后,才有两名护兵搀扶着上马,一口气跑到汪城村才扎住营。
    鸡冠寨还是红色革命教育基地。1947年冬,八路军某部从老龙、张岭一带往西,过王楼、洼口占领鸡冠寨、九皋山高地。国民党残余势力闻听八路军要占领九皋山、鸡冠寨,组织200余匪众,围攻鸡冠寨,他们冲啊、杀啊,一直攻到离寨墙不远的一块地里才停住,经过短时间停留,开始向寨内冲锋。鸡冠寨内的八路军紧守东寨墙,不吭不哈沉着应战,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攻击。午饭后,八路军战士击毙土匪大队长侄儿和号令兵等人,伤员无数,匪大队长才无心恋战,下令撤退。鸡冠寨内的八路军战士,坚守到天快黑时,驻守在九皋山顶部队下来一个连的战士接到大风口,寨上的战士才安全下山与部队汇合撤离。
    站在鸡冠寨,面对残存的古寨墙、房屋遗址,我思忖良久,下山途中,还一直在想:九皋山旅游开发已具规模,从田湖到石头部落、酒后到九皋山的四车道公路已开通,大大方便了从洛阳、嵩县县城到九皋山的游客,山上庙观吸引了周边县市甚至郑州、汝州、平顶山、三门峡的香客,基础设施已具备,平时观光、信众络绎不绝。如果把九皋山周围的自然景观及人文景观进一步开发,如把鸡冠寨残存的寨墙加以整修,打造成红色文化旅游景点,可能就是洛阳周围第二个抱犊寨景区,为洛阳南部旅游增加新的亮点,将吸引更多的游客及信众,九皋山的旅游也会迅速兴旺起来。

 


编辑点评:
对《登鸡冠寨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