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疾雨

疾雨  作者:兰草

发表时间: 2021-09-25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4524  阅读: 138  评论:1条 推荐:4星

放眼远处,天空昏暗,乌云密布,确有大雨即将来临。
 


 

     天边滚过乌云,黑压压一片,要下雨了。

    “大丫,快来帮忙收花生,要下大雨了。"老妈蹒跚着脚步叫着我。

     这些我们昨天刚从地里收回来的花生,是八十多岁老娘的收成,尽管不是高产量,也是老娘辛苦劳作所得。

     我钻出里屋,仰望天空,白云清新,未见下雨迹象。放眼远处,天空昏暗,乌云密布,确有大雨即将来临。

     先将七只母鸡赶进笼子也是首要任务,这些个鸡宝宝,每天早晨只要听到妈脚步声,便撒着娇叫得欢。

     "啄啰啰,啄啰啰!"老妈召唤着她的宝贝。鸡老大率小将们先后回归营地。

     “还少一只,去那边栅栏外草丛找。"老妈数着鸡儿有些着急,天色越来越暗,乌云吹过来了。

     我拿着一根长竹竿进驻草丛,"这些个鸡还真是,玩到这躲起来,不知道下雨了吗?快快出来回家去。"

     我扬起竹竿在草丛里划拉,竹竿所到之处,不见鸡的踪影。我将竹竿一丢,汇报老妈,此处无鸡,鸡屋里找。

     老妈鸡屋鸡笼再搜索一遍,确实少了一只黑鸡,又吩咐我去那边找,说一定在草丛里,原来有类似情况。天空刮来一股狂风,预示雨就要来临。

     我继续手持竹竿到草丛搜寻,还是没有鸡的动静。妈提示我撒土粒,我捧了把土粒往草丛一撒,哎,还真见效,咯咯咯咯母鸡叫着奋力向外逃窜,蹦出了栅栏,向鸡屋跑去。呦,这个家伙,跟我捉迷藏,隐藏得蛮深呃,我嘀咕。

    鸡宝们回归笼里,花生也收拾完毕,整理东西我和老妈准备回溪对岸新屋,雨还没有飘落,我要牵着步履蹒跚的老妈往回赶,妈松开我的手,一根小竹竿成了她的拐杖。

     八十多岁的老娘,地道的农民,一生劳作在农村,老爸早年常工作在外,闲暇日回家也不忘帮衬家里。不负父母望,四个子父长大成才,却也工作在外。如今老人富有所养了,老爸却走了,老妈不肯跟从儿女,在家又闲不住,每天背着个背包赶到旧屋,种菜喂鸡,乐此不疲。

     走过涵洞,向下走过一段土面公路,来到桥上,雨滴飘落下来,忍了许久的雨滴滚成豆大,啪啪砸向大地,我赶紧撑开雨伞,扶着老妈,奋力往桥对面赶。

     桥对面是农贸市场东头,大雨的来临,将热闹的市场整清净了,那些个摆临时摊的菜农,赶紧收拾地摊挤到了人家店面边沿,叫卖叫买声也静止了,川流的人都找地方躲雨去了。

     瓢泼的大雨一下就将路面注成一摊水流,我和老妈也避雨到了人家屋沿儿,大门是关着的,也许别人不在家,我们只有站着等着无奈望着天空,等待雨小点再走。

     雨小了点,我们继续往回走,水流打湿了我们的鞋,鞋底进水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走进了市场大棚,那些卖鱼卖肉的摊位这时也在歇息,我找了个凳子让妈坐着休息会儿。我瞧着妈喘气的样儿又一次提出: "妈,不要这么劳作了,跟我去县城住吧,距离不远,不比哥弟妹们那么远,你一个人在家,我们都不放心呢。"

     "没事的,别管我。"妈仍然悠悠的说,"你有空就隔断时间回来瞧瞧,没时间回也没关系的,我在家自由。"

     我很是无奈,没有办法。雨再次小了点,我们继续撑着雨伞往回走,走过了市场西桥,又走了百来米远,到家了。我收起雨伞,哟,雨早停了,天空还放晴了。

    

 

    


编辑点评:
对《疾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