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二百一十二章

第二百一十二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1-09-23  分类:长篇  字数:2424  阅读: 101  评论:0条 推荐:0星

 

话说这一头,吴吉伟要梁艳梅,一起去吃饭,梁艳梅便皱眉说:“这种时候我可不能丢下她。”

吴吉伟瞧黄光学,笑说我也不想去。

好半天后黄光学沉思着点头,示意带上她们俩。

吴广忠见众人去远立即翻脸生气问:“朱德贵,臭赖皮,到底想要干嘛吧?耍痞子?楞流氓?不怕会有好下场!” 不等朱德贵开口,苏桂琴已抢着说:“有事想商量,只怕装没醒。” 吴广忠见不肯散,无奈摇头冷笑道:“和你俩有啥商量?”苏桂琴轻声地暗示:“你这神仙也会忘?” 朱德贵这时转过神,吵嚷道:“气受够了信不信老子当众喊?” 吴广忠就安慰他,满脸堆笑询问道:“要不去我办公室?”

走到半路吴广忠想,今天当街闹,事后定有传,人多喜欢奇闻轶事,尤其喜欢传递官们的乌龙,反映人际间态度,虽然上不去台面,但街谈巷议虽属俗习的确能够蛊惑人心,按历年的情形推,一定又是美之不足丑有余。'世间可畏,理当人言。' 料他朱德贵没脑子,因此捧着四下追缴承包费,一闹转了好风向,尽都朝着我了吗?于是停下问:“朱德贵呀你,不忙正事扯闲蛋?”笑对苏桂琴又说:“你是大拿,他不明事,你该想到,县里的安排不积极配合什么结果?今天你们把黄书记都得罪了,现在正是节骨眼上,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气得叹。

苏桂琴解说:“你们把事做绝了,要不是到节骨眼,谁肯这样装傻货?鼓破能咋敲?只能敲边帮!”

吴广忠便耐住性子假笑问:“谁把事情做绝了?”

朱德贵恨说:“你叫一早去找你,去了可却又不在。妈那巴子狗日的那马秘书长放屁说,'县长约了我,可以不等嘛。‘ 这是不把我当事!他还逼我马上缴清承包费,交清之后停止承包说是正式的通知。说一月必须全收齐,(这是他编的。)收不完要关班房。吴县长?当初承包的时候,讲好合同一年一续老子们有优先权,财经各系统自己管。哦,哦,这会儿见爷爷赚钱了,他妈的你们眼红了?又要统一收回啦?一股脑的全都污到我头上,要我去追收?收你妈个狗锤子!我问你,收得回来吗?哦?有钱大家花,班房我去坐,我成什么了?是擦屁股纸?用完丢茅坑?我不服!要大闹!从你闹!”说完竟喊道:“你们故意挖坑埋人!当中那些鸡鸡狗狗,老子全都要讲出来!”

吴广忠便吓一跳,假笑道:“原来冤在这里啊?这个马文武,怎么这样说?他不代表县里面,只能代表他自己。”说完拍拍朱德贵,本想也拍苏桂琴,一想不合适。好言好语劝抚一阵见其稍安然后说:“以为发生多大事?原来是这样,快别生气了。不是不见是黄书记把我叫去了,你们不是看见了?另外嘛,这个这个……,人有情绪很正常,没情绪才不正常,啊,啊?哈,哈哈哈……。”吴广忠他四顾无人略沉吟,十分为难叹一声:“你们不知道,往往一件事,拿到会议上,吵而不决只能从庸,我也没有办法呀?”

朱德贵和苏桂琴,没听懂张目相向。

吴广忠解释:“就是有分歧,看法不一致,怎么办?只好综合,揉和揉和,用中不溜能顾及各方的办法,这叫权衡也叫宗和没法全随哪一方。”见呆头呆脑不明白,干脆说:“具体到了你们关切的这事,决定收的还是收,遇到问题再解决。所以呀,朱德贵你先收收看,不要上火四处蹦,还没最后作出承包权的决定,更没进班房的事。这回明白了?”

苏桂琴探问:“马秘书长会瞎编?”

吴广忠笑说:“当然当然他是出席会议的。不是吓你俩,会上有过狠意见,都是谁讲的,我不能够说,但我坚决的反对,干事不能太投机。”吴广忠编话吓唬他俩。

朱德贵就担心问:“那是真有这回事?”

吴广忠便继续吓:“怎么还不明白呀?没通过就是暂时没有这回事。”又笑说:“以后就不好说了,要看你们怎样做。”

朱德贵和苏桂琴,几乎同时问:“怎么做?”

吴广忠长叹摇头问:“肯听我的了?”

朱德贵和苏桂琴,都说肯定听。

吴广忠到此才放心,松口大气说:“那就赶快按我说的去做啊。”见他二人点了头,就又说:“其实收缴承包费,是有人想充治理费,交给县环卫专用。主动去找张平江,关心最近的情况,表明催收的决心,同时也说有难处,然后去局办闹一圈,正儿八经地催缴,闹上几架没关系,多去几次算尽心,我就好为你们说,明白不?”

两人连连地点头,心服口服嘻嘻直笑。

吴广忠又说:“你们看都是明白人,道理说明就通了,以后可不能乱来,去忙吧。”

二人欢天喜地而去。


编辑点评:
对《第二百一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