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三十三、邢敏慧

三十三、邢敏慧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21-09-22  分类:长篇  字数:5428  阅读: 119  评论:0条 推荐:0星

 


邢敏慧是东北人,我们最班级惨兮兮的女孩,她在中学的时候就得了病,好像叫什么“皮肤缺氧”,这种病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很罕见,也很难以治疗,直到现在,她的身体也一直没有得到完全的康复。

邢敏慧的身材很匀称,脸上的轮廓是方方正正,就是走起路来太软,她长的不算漂亮,脸色总是黄巴巴的,眼珠也总是黄黄的,她满脸的雀斑就像筛子一样密密麻麻地铺在上面,整个人都显得很干燥,没有女孩子那样的朝气、水灵和秀气,手也无束鸡之力,尤其是她的笑,处处显得很牵强,让人看了以后有些和心疼和寒酸。我们班级时全校有名的体育班级,而她的身体却不堪一击,像一棵随时可能倒下的老枯树,上体育课时,人家在操场上生龙活虎地奔跑,她却时常在亭子下托着下巴独自欣赏着外面的风景,就像黛玉似的无助。她一年四季都是药不离身,而且多数是中药。

邢敏慧非常干净,她的身上非但没有药味,还总是散发出一些迷人的香味,好像是薰衣草的芳香,而且那股香味很特别,似乎只有她独有;邢敏慧喜欢穿墨绿色的喇叭裤,也喜欢穿粉红色的小夹袄,她一年四季只有一根枯黄的辫子,她的辫子很粗,很短,整个人就像稻田里那个吓唬鸟儿的小假人;她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落到人群里,怎么也听不见,要是和高倩在一起说悄悄话,恐怕我们个个都要戴助听器。

因为身体的原因,邢敏慧一天到晚都是满脸的愁容,很少见到她开心、会意的微笑,无论遇到多开心的事情,她笑起来也很故作,哪像高射炮一样的张毅,笑起来整个操场都能听见,不过,她总给人小鸟依人、惜惜相依的感觉。当时,大学里流行一种说法:大一的女生是青梅,好看不好吃;大二的女生是苹果,好看又好吃;大三的女生是菠萝,不好看但好吃;大四的女生是番茄,你以为你还是水果?我始终觉得她从大一到大四都是好看又好吃的苹果。

邢敏慧是家离哈尔滨将近七百公里的乡下人,她的家住在一个偏远的农场,农场三面环山,一面对着长流不息的小河,那里风景很美,空气也异常新鲜,只是交通不便,经济却很滞后,那里的人自耕子足,生活倒也幸福。邢敏慧的父亲本是安徽芜湖人,是抗美援朝的老兵,从朝鲜战场回来以后,跟随王震将军去开发北大荒,一去就是一辈子,她家有姊妹九人,全靠父亲微博的收入和母亲的精打细算才得以勉强度日,全家人的日子过的始终都很寒酸,所以学校但凡有一些活动,她也很少参加,因为她和夏天一样,口袋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

邢敏慧的学习成绩不错,是我们班级很乖巧的“乖乖女”,她基本没有什么事情,从来也不会挑三拣四,也不会在任何事情上和人家争风吃醋,特别是在生活上,只要能够对付过去,一碗稀饭,半包榨菜,她也能对付着一顿,就不再有过高的要求,算得上是真正的随遇而安;她酷爱读书,读的书很多,可她没钱买书,没事的时候,她总喜欢坐在图书馆的一个角落,带着几个冷馒头,一小袋萝卜干和一大杯水,能够从上午一直看到晚上熄灯,她静悄悄地看书,认真地做着笔记,独自品味书中的芳香和人生的哲理,那时候的邢敏慧,早就和书中的主人翁融为一体,看上去真的很美;她为人和善,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些经典的笑话,当别人笑得直不起腰时,她却巍然不动,稳如泰山;她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性格刚烈,宁断不弯,从来不说谎,而且说话做事都一言九鼎。班上的人都很喜欢她,喜欢她的温柔,喜欢她的刚正,喜欢她的幽静,喜欢她的耿直,喜欢她的多愁善感,更喜欢她的才学……只是更多的人时时为她的健康和明天而担忧。

毕业后,邢敏慧去了县政府办公室当文书,工作倒是不错,但她过的并不好,自从参加工作以后,她的家里从来顺利过,她的母亲原来就有轻微的癫痫,平时很少发作,在她工作的第三年,也就是在她准备结婚的前一个星期,就不幸在洗菜时掉到河边淹死了,她的父亲是个军人,还是个远近闻名的修鞋匠,在部队就专门给首长缝补衣衫和做鞋修鞋,转业到地方后,在农场开了一家修鞋铺,生意倒也兴隆。他和母亲一辈子恩恩爱爱,夫妻俩从来没有吵过架,母亲突然去世以后,她的父亲一下子变呆了,父亲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明里暗里都流着眼泪,父亲把妻子放大的照片天天挂在自己的蚊帐里,日日相思,夜夜哭泣!二年之后,她的父亲在家睡觉的时候也悄然离世,去世的时候,怀里抱着的是母亲那张放大的照片,手里拿的是哭湿的毛巾,却没有留下一言片语。

生活对邢敏慧来说,太不公平了,简直就是祸不单行。五年前,她又查出患有乳腺癌,她的生活一下子跌入了最低谷。命运,为什么对她总是那么的残酷?

那段时间,可怜的邢敏慧犹如雪上加霜,父母不在了,自己得了绝症,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她好多次想以自杀的方式来了却自己悲催的命运,好在邢敏慧的丈夫和孩子及时帮助她调整了生活的方向,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他的丈夫是市商业局局长秘书,一个很厚道、很重情重义的北方汉子,邢敏慧生病后,他特意请人写了八个字“风雨同舟,不弃不离”!让人装裱后,仿照他的岳父把这幅字挂在她的床边。因为妻子的病情,丈夫几乎推却了一切应酬,把工作之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给了邢敏慧。他还把邢敏慧生病的消息迅速告诉了我们这些同学,希望大家多关注她,逐一请求大家和她一起度过难关。

听此噩耗,大家纷纷向邢敏慧伸出了援助之手,一个电话、一封信、一点钱、一些礼物……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爱是那么的温暖和及时,让生活在困境中的邢敏慧看到了希望,尤其是我们的孙老师,他不仅给邢敏慧写了一封将近一万字的信,信的内容是字字感动,行行催人泪下,还和师母亲自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车跑到邢敏慧的家里,在那个简陋的小屋,老师抱着他钟爱的学生泣不成声,临走的时候,老师悄悄在邢敏慧的枕头下面留了一万元钱,拉着邢敏慧的双手,我们可爱的孙老师说了无数遍“不要怕!有我们在,你什么都不要怕!”。她丈夫的做法更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赞许,尤其是帮助邢敏慧建立了治病的信心,帮助她找回了生活的勇气,让她在背运中看到了希望,找回了人间的大爱。

聚会的那天晚会上,是她的老公和女儿陪她来的,老公怕她身体不适,特意请了十天假,一路精心照顾她,在那几天,老公和女儿一直像个忠实的警卫呵护在她的左右。那晚,邢敏慧穿了一套雪白的连衣裙,连运动鞋和头上的发卡也是白色的,和那晚大红大紫的主题格格不入,在舞台,我们分明看到了她脸颊上晶莹剔透的泪珠缓缓地滑落下来,手拿话筒,她说的很少,至始至终就是“感激”二字,她还特意给我们唱了一首韩宝仪的《没有归宿的落花》,走过熟悉的故乡,恰似北燕的越冬,落花随流水去不归,剪不断多少的缠绵,刹那间一切都改变,梦回午夜和你翩翩山水间,误了自己的青春。没有归宿的落花,最怕寂寞的心酸,盼望再相见海连天,你的诺言却像炊烟,刹那间一切都改变,短暂的良辰美景消失在眼前,就在一瞬间……她唱完以后,她的丈夫和女儿把她扶到舞台的正中央,两人为她深情地演唱了一曲《一生的朋友》,那么多心酸,那么多快乐,我们都经历过,回忆终究会慢慢褪色,彼此还拥有过,年少的轻狂,算不算承诺,我们曾期盼过,美好的旅程也藏着寂寞,到现在才懂得,你是我一生的朋友,不管人世变幻,知心有几个,明天也许有雨有风,我们眼里还有彩虹……随着那一段段凄凄楚楚的歌声,那位坚强的北方汉子把妻子紧紧地搂在怀里,连续说了三遍,“今天,我来到这里,就是请孙老师和同学们给我作了见证,不管将来发生什么,请大家放心,我对邢敏慧都是不弃不离!我就遭天打雷劈!”那一曲《一生的朋友》,是男人满腔热忱的爱和坚不可摧的承诺,把我们全班人都唱哭了!哭得有些回肠荡气。

毕业后的那几年,不知何时起,邢敏慧一下子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她的所有消息都是我们道听途说打听来的,知道她一连串的不幸时,孙老师开始很是着急,想让我们去找她,可路途遥远,又没有时间,倒是李思金在去哈尔滨出差的时候特意去看过她,那一刻,她刚刚从医院治疗回来,当他看到面黄肌瘦的邢敏慧,感情丰富的李思金一下子抱着她,两人在医院的走廊里哭了很久,很久,很久……临走的时候,李思金把邢敏慧带到商场,给她买了好几套新衣服,还给她买了一双最好的靴子和好几顶各式各样的帽子,并给她留了一张3万元的银行卡,李思金的义举得到了我们大家的一致赞赏,因为这件事情,孙老师还亲自请他吃了一次饭以表感谢。就这样,慢慢的,邢敏慧的行踪得到了我们的重视。

继李思金去后半个月不到,老师和师母也踏上了去东北的火车……

除了李思金和老师,程萍也去东北找过她,而且去了两次,读书的时候,她们不仅同桌,而且是上下铺,一直亲如姐妹,无话不谈,在学校,她俩的衣服、饭票、钱都在一起合用,从来不分开的,程萍是从李思金那儿得知邢敏慧生病的消息,没几天,她就带着自己的老公,一路长途跋涉到了东北,在找到邢敏慧后,久别的两人顿时泪如雨下,程萍在她家住了三天,临走的时候,程萍告诉邢敏慧,说让在家等着,她半个月后回来接她去北京治病!谁知道,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程萍再一次来到那个偏僻的小农场,这次,她还带来了北京一位著名的医生,他们只在邢敏慧家里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程萍和医生就把邢敏慧接到了北京。一个星期的时间,她已经为邢敏慧安排好了所有的手术,包括手术的所有费用都是她一手包揽的,前前后后花了好几万。二个月后,邢敏慧手术痊愈欲回故里,当她向程萍提出致谢和医疗费时,程萍打趣地说,我前前后后为你忙了二个月,你给我买一件你认为最漂亮的裙子作为感谢吧!就这样,聪慧的程萍让一件四百元的裙子消去邢敏慧所有的顾虑和感激!

邢敏慧的遭遇和伤痛时常牵动着我们八八(1)班所有人的心,个个为她惋惜,为她伤感,为她流泪,更为她加油打气!我们可敬的孙老师是我们的领头羊,是我们的主心骨,那段时间,他给我们挨个打电话,声泪俱下地向我们描绘着邢敏慧的情况,说得我们个个心生酸痛。邢敏慧在北京治疗动手术的日子,孙老师和班长陶海生、王斌三人还带着我们八八(1)班的全部心愿去了北京,并陪同她做完了手术。张三皮也丢下了生意,从青岛直飞北京,在北京陪了她一个礼拜。感谢老师,他的心里时时装满着他的第一届学生;感谢班长,他总是在同学有危难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感谢王斌和三皮,在那二十多天里,他们放下手里所有的生意,专心赶往北京陪护我们的姐妹……

那段时间,我们最可爱的程萍停下了手里所有的工作,亲自陪护左右,他们四个人的电话始终没有间断过,不是我们向他们询问邢敏慧的病情,就是他们向我们汇报邢敏慧的恢复情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邢敏慧的伤痛又把我们班级的诸多情感重新拾起来,并紧紧栓在一起。

其实,包括邢敏慧在内,我们八八(1)所有的同学都很感激李思金和程萍等人的所作所为,如果不是他们俩的慷慨,如果不是他们俩的亲情,邢敏慧就得不到及时而有效的治疗,我们这次三十年的同学聚会就可能多了一些阴影,他们是我们的好姊妹,他们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同学情,什么是同学意,什么是真正的亲情;让我们明白什么是人世间的大爱和美好;让我们懂得什么是取舍,什么是信念,什么是希望……

那段灰色的日子已经渐行渐远,对邢敏慧来说,就像李清照描绘的那样,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我们谁也不愿意再提起!你看,西边的太阳已经落下,但愿明天的邢敏慧依然阳光灿烂!真的盼望她早日康复!我们原本完整、强大的八八(1)班,已经因为缺少宋长松而留有太多的遗憾,我们不能再让这些缺憾延续下去……至少现在不能,四十年、五十年、六十年的同学聚会,我们依旧想看到邢敏慧的身影,依然想听见她和她的丈夫共同演绎那一首《一生的朋友》。


编辑点评:
对《三十三、邢敏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