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短篇小说 > 带泪的白手帕

带泪的白手帕  作者:歌蝉

发表时间: 2021-09-13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3666  阅读: 164  评论:0条 推荐:4星

 

  李崴是高三的学生,已经两年了,深爱着一个女孩,女孩的名字叫王媛。是他的同班同学。他没有表达对她的爱,他一直克制着自己,因为不论是命运还是人生,对他来说,还是一道没有敞开的门,此时的他,还没有获得谈恋爱的权力。但他知道,王媛也同样爱着他。

  每年一次,而对他来说却是终身唯一一次的高考到了,而在此时,他的父亲病倒了,是肺癌晚期,父亲的生命摇摇欲坠,整个家庭风雨飘摇。家人竭尽全力,倾其全部但却是为数不多的一点积蓄为父亲治病。李崴就在这个时候带着悲痛与绝望参加了高考。不久,高考的成绩公布出来了,他收到了清华大学的入取通知书。他捧着通知书,看了很久很久,然后把它撕碎了。

  王媛也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她特意来找李崴,向李崴祝贺,也是向他告别,因为她知道了李崴考上了清华大学的消息。当李崴告诉她他撕碎了清华大学的入取通知书时,她流泪了。

  这是李崴与王媛在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见面,接下来,一个去了一所重点大学,一个往返于医院的院门与家门之间。

  几个月后,父亲走了,那是一个连思念都追不到的地方。一年后,母亲也住进了医院。母亲承受不了父亲去世的打击,她走上了父亲一年前所走的路,两个人都丢弃了儿子,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相聚了。

  近两年多的时间里,医院成了他的家。老人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竟不知道哪里是他的家。他在一家工厂上班,有时下班回家,他竟走进了医院的大门。

  五年以后,他终于改正了常常走错的错误。不过,这一天,他还是特意去了医院,因为这一天是父亲的生日,父亲的最后一个生日是在医院过的。所以,每当父亲的生日,他都来医院坐一坐,因为这里有他不能忘却的回忆,回忆虽然痛苦,却是温馨的。

  他坐在一条长椅上,对面,是他父亲住过的病房。忽然,他发现了一个姑娘进了他对面的病房,这是一个他十分熟悉的身影,但他没有将熟悉的身影与一个人联系起来。过了很长时间,那个姑娘从病房出来了,坐在李崴坐着的这条长椅上,她用双手捂住脸,看得出来,她在流泪。此时,李崴认出这个姑娘就是王媛。李崴轻轻叫了一声王媛的名字,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但王媛还是听见了,她带泪的眼睛充满了惊诧:“是你……”

  王媛告诉李崴,大学毕业后,她又回到了本市,在一家个人开的公司工作,她这样做是为了和母亲在一起。她的父亲离开得早,这么多年她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现在,她的母亲病了,她母亲的病带有那个可怕的字,那是一个意味着对人作出了死亡判决的的字。医生告诉她,她母亲的时日不多了。李崴也说出了自己来医院的原因,他们两人忽然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李崴说,他一个人在家呆不住,他愿意来医院帮助王媛照顾她的母亲,王媛同意了。昼夜的疲劳,已使她身心交瘁,她需要有一个人帮助她,虽然这个人不是她的亲人。

  下了班,李崴直接去的地方就是医院,夜里,他就住在医院。王媛和她的母亲睡在同一个病床上,李崴就睡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王媛几次劝李崴回家,而李崴觉得医院和他的家已没有什么区别。

  王媛因为母亲的病经常难过流泪,流泪时,她避开母亲,但他已不回避李崴了,她坐在李崴的身边,任由两行泪滴像脱了线的珠粒一样从苍白而憔悴的脸上滚落下来。有时,王媛的身体就靠在李崴的身上。每当这时,李崴都为王媛的忧伤而心里难过,但同时他又感到心里暖暖的。他要通过一种方式,既给王媛送去安慰,也表达对王媛的爱意。于是他想到,王媛流泪的时候,他一定要亲手擦去王媛脸上的眼泪,但他的手伸到王媛脸边的时候,又缩了回去,他觉得不应该用自己的手,碰一个女孩的脸。他到商店里,买了一张手帕,这是白色的手帕,白得像雪,没有一点杂色。

  王媛又一次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流着眼泪。李崴坐在王媛的身边,掏出白手帕,擦拭王媛的眼泪,他用力很轻,手有些颤抖。王媛没有躲闪,她没有拒绝她在最痛苦的时候一个男人送来的安慰和爱意。

  李崴用这张织满洁白情愫的丝帕,在王媛的脸上轻轻擦抚了一次,两次,三次。

  一个男人来到医院,他是王媛所在公司的老板。这个人不仅衣冠楚楚,仪表堂堂,而且也是同龄的年轻人。他是来看望王媛和她母亲的。

  年轻老板抱怨王媛,她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王媛说,她已经向副经理请假了。年轻老板说,虽然向副经理请了假,但也应告诉他,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与他不知道这件事情,结果是不一样的。

  年轻老板问王媛给她母亲治病的钱是否够,如果不够,由公司来负责。他还嘱咐医生要给王媛的母亲用最好的药。以后,年轻老板又来了三次医院,他最后一次来医院,是劝王媛转院治疗她母亲的病,他已经为王媛联系好了北京的医院。

  王媛和她的母亲走了。由于匆忙,李崴与王媛都没有留下彼此的电话号,王媛一去,再无音讯。

  接下来的日子,李崴所拥有的,除了对王媛母亲病情的牵挂,就是对王媛的思念。

  他把给王媛擦过眼泪的白手帕叠得整整齐齐,再将叠好的白手帕用一张白纸包起来。他经常将纸包打开,取出白手帕,看了又看,手帕干干净净,没有留下王媛眼泪的痕迹,他把手帕放到鼻子前,轻轻地嗅着。他觉得手帕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那是花朵的香气,像梨花的,桃花的,又像杏花的,但又都不像,这是春天所有花朵的共同的芳香。

  半年后,李崴又看到了王媛。王媛告诉李崴,她母亲的病没有治好,去世了,是在北京去世的。现在,她要结婚了,她说他的男朋友李崴见过,是她们公司的老板。

  王媛举行婚礼的那天,她邀请了李崴。

  婚礼在一家豪华的饭店举行,场面很隆重。王媛与那个男人面带笑容,左右应酬。李崴走了过去,除了递上必不可少的红包,还送给王媛一个特殊的礼物:用一张白绢包着的白手帕。

  王媛笑着接过特殊礼物,好奇地打开了绢布,看见里面的白手帕,她的笑容立即消失了,眼中涌出了泪水。那个男人的脸立刻阴沉下来,成了铁青色。

  婚筵上,李崴和几个同学在一起,同学们说说笑笑,只有李崴一个人喝醉了。

  李崴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

  那天晚上,王媛和那个男人进入洞房时,那个男人突然要看一看李崴送给王媛的白手帕,他拿起手帕,颠过来倒过去地看,好像一个刑侦人员在寻找犯罪线索,然后,打了王媛两个耳光。

  直到上床时,那个男人的态度才软了下来,说了许多的好话,因为怕影响了他一刻千金的欢乐。而她,整个夜晚都在流泪。

  第二天,王媛不见了,床头上,留下了她脱下的婚服,还有写在一张纸上的告别留言。

  王媛走后,那个男人在四处寻找着王媛。李崴没有寻找,他在等待。

  后来,那个男人不再寻找了,因为他与另一个女人结了婚,而李崴继续着他的等待。

  等待中,五年过去了。他听说王媛又回来了,而且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他没有去找王媛,他很想见到她,但又怕见到她。

  是王媛找的他。

  闲谈中,王媛问了他的情况,还问起另一个人的情况,那就是她的并不存在的“嫂子”!

  李崴说,这几年,他一直没有遇到“心上人”。王媛说,她已经有了心上人,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她再一次请李崴参加她的婚礼。

  李崴答应了。

  王媛的结婚典礼,仍然是在一家饭店里举行,虽然没有她举行第一次婚礼的时候人多,但依然十分隆重。使李崴感到奇怪的是,他只看见身穿盛装的王媛,而没看见这场婚礼的另一个主角——和王媛结婚的那个男人。

  结婚的仪式开始了,和王媛站在一起的是一个姑娘,她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用一块红绸覆盖着,本应戴在新郎胸前的那朵红花,却嵌缀在托盘的红绸上。在婚礼主持人的大声引导下,王媛与手捧托盘的姑娘缓步走上了礼台。

  王媛对台下的宾客大声说:“今天,做我的新郎的,是一个物品,这是我心爱的人送给我的一个礼物。”说罢,王媛揭开身边姑娘手中托盘上的红绸,取出盘子里的神秘物品——那是一张白手帕。王媛说:“正是这张手帕,伴随我度过了那段痛苦的日子,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也给了我爱和幸福,我所以与这张手帕举行婚礼,是想给我心爱的人一个惊喜!今天,他也来了,他就坐在台下,在我的面前……”

  说罢,王媛深情地望着李崴。顺着王媛的目光,场内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李崴的身上。四周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李崴的眼睛模糊起来,眼前的灯光,幻化成五色的彩云,他站了起来,向前面的彩云——不是走,而是飞去……这一次,是他流泪了。


编辑点评:
对《带泪的白手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