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1-07-26  分类:长篇  字数:2301  阅读: 172  评论:0条 推荐:0星

 

梁秀娟和王文夫,正在病房吃晚饭,听见敲门扭头看是高小川,又见父亲也来了,梁秀娟忙叫:“爸爸。”两人放下碗筷,起身相迎。梁启明进屋四处看说:“有人找我告你们。”紧跟着又问:“培训中心属组织部,真行啊?躲到那里演好戏。这回王部长,饶不了你们!说说吧?昨晚都干什么了?” 梁秀娟以为是高小川多嘴,悄悄恨着他,高小川就挤眉弄眼直摇头。梁启明察觉:“这是打的什么暗号?”见都不吱声又问:“梁秀娟,管床医生叫什么?” 梁秀娟忙支吾说:“还不知,刚住进来没派好?爸你坐,文夫快倒茶。”

梁启明审视着她问:“你今天做过哪些检查?” 梁秀娟心虚不敢答。粱启明便说:“我知道,病人入院就会安排管床医生,小半天都过去了,怎么可能没分派?高秘书,你去请,这样才能演从容。” 高小川一愣,张口结舌道:“管……,管床医生好像可能是冯院长?这会儿在陪廖书记。”梁启明问高小川:“好像可能是?你说初诊都出了,马上要做更全面的检查了,却说可能是冯院长,怎么觉得管床医生不姓冯,另该有个假郎中!去,请当班的护士来。”高小川怕护士来了说漏嘴,因此小声答:“护士懂啥不用叫,还是等等冯院长。”站着不敢去。

梁启明听后提高嗓门:“护士懂得啥?你都能得不行了?我来告诉处处英明的高秘书,她们负责协助抢救及入院出院的处理,负责协助管床医生完成各项检查治疗,负责与病人及家属保持良好的沟通,等等等事务,总之比我懂得多。怎么着?人都住进来,护士还不知?或是有人不想让知?” 高小川忙说:“马上就去找。”提心吊胆往外走。

梁启明盯说:“这就对了嘛?快去快回啊。”

梁秀娟听父亲问起昨晚的事暗怨周大海,瞒着自己节外生枝搞得不可收抬了,不过毕竟没闹出事传扬出去也不怕,以为大有解释余地。后又听见问住院,不像以往会问自己哪不舒服?只追主管医生姓名急着见。又说初诊都出了,追问做过哪些检查。自己哪里做过检查,更不知道什么初诊,再见催促高小川去请护士,分明是在查,心里发虚慌张起来,吓得低头手弄衣角不敢开口。恨自己,竟忘换上住院服,因此更加的心虚,知道父亲要怒了,硬着头皮等发威,吓得心儿砰砰跳,气也不畅了。
  梁启明见王文夫捧着茶过来,双手一背没去接,厉声问:“你这丈夫怎么当的?有情况不告诉我们随着闹?昨晚一出今一出。‘老实人办老实事。’夸你呆!”见他憨笑便又问:“哑巴了?老实憨厚就是笨!”

王文夫却毕竟老实由笑转愁皱眉说:“都怪那位北京来的吴吉伟,厚颜无耻到极点,想来破坏我的家。” 梁启明早从梁冀东那里知道了,这时指着梁秀娟:“你在北京时,这个吴吉伟,为什么跳塘?别以为,一直没问能混过,今天你要讲清楚!” 王文夫惊问:“什么这吴吉伟跳过塘!自杀是种很严重的心理病,为什么?”

梁秀娟低头小声说:“爸,能够不问吗?”
  “我是你父亲!他是你丈夫!应该不知道?”
  “爸,我说不清。”
  “有关吴吉伟的事,必须对王文夫说清楚。在京搞公司的事,须对组织讲清楚。做人必须堂堂正正,敢对犯过的负责!” 梁秀娟哭说:“爸,不要逼。” 梁启明怒吼:“是你在用耍赖的方法逼我们,今天告诉你,决不容许蒙混过关想靠欺骗算人吗?必须统统讲清楚!”
  这时高小川,领着院长和几名医生跑来了。

梁启明问冯院长:“谁是管床的医生?初步诊断谁下的?” 冯院长已知情,笑笑眯眯说:“我,就是我。” 梁启明追问:“做过哪些检查?根据都有什么?敢对真实性负责?” 梁秀娟突然软到地上直抽搐,几位医生赶忙蹲下其中一个喊说道:“病人出汗手冰凉。”有人说:“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嘴有泡沫。”

一时间就忙乱起来。

梁启明这回糊涂了,被冯院长请到病房外。

冯院长面有难色说:“我承认,对她比对一般病员更周到,但我决不乱下诊,请市长相信我的经验和医德。”梁启明就问:“是我主观了?还是你在极力误导?” 冯院长接说:“请等检查结果吧。” 梁启明又问:“我再问一遍,没有做过任何检查?”
  “没有,但经验不会欺骗我。”

“尊重你的从医经验,不敢苟同你的从政。”
  护士们跑来跑去忙,病房的门关上了。

高小川问梁启明:“是不是去休息室?”

梁启明回说:“不,就在这里守。”
  “时间可能会长点。”
  “我是她父亲!怎能离开呢?”
  “通知姚大姐?”
  梁启明想了想,极度忧虑不安说:“立即通知。”




编辑点评:
对《第一百九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