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感悟小品 > 该我买单了

该我买单了  作者:黄宏宣

发表时间: 2021-07-26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1396  阅读: 207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该我买单了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买单,是在1985年的夏天,那一年,我只有17岁,初次来南京上学,爸爸送我到学校,安顿好住宿后,我俩来到学校外面的一个小酒馆,爸爸要了2个菜,宫保鸡丁和青椒炒肉丝,我俩又喝了一瓶白酒,那也是我第一次喝酒,酒足饭饱后,爸爸说,“你已经长大了,去埋单吧!”回来的路上,爸爸还语重心长地对我嘱咐,“小子,记住,以后,无论你走到哪儿,都要学着埋单。喜欢埋单的男人,他的人生绝不会差!”这句话,我时时刻刻记在心间。

几十年过去了,我似乎一直有“喜欢买单”这个习惯;也因为买单,我的人生还真不错。

后来,我和妻恋爱了,约会时的第一次埋单,却是妻掏的钱,直到今天,我依然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又穷有酸的学生,而妻已经高中毕业,她的家境不错,我俩在南京长江大桥游玩,回到建宁路时,已是筋疲力尽,我俩吃的是兰州拉面,细心的妻给自己点了一小碗,给我点了碗最大的。在我还没有吃饱的时候,她就悄悄去买了单。说实在的,那一刻,我内心有说不尽的难堪和感动,心里不止一次次的念叨,“这个女孩真好!这辈子,非她莫属了!”

在经过二年轰轰烈烈的恋爱后,我们准备结婚了,商量婚事时,妻没有给我提任何要求,一个也没有提,但我怎么也过意不去。背着她,我借钱买了套三人组合沙发,收录机,还给她买了一套当时最流行的红色绸缎棉袄。为这件事,妻一直埋怨我,说我瞎花钱,不该独自买单。

结婚后,我买单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妻掏钱付账,我只是跟在后面拎着东西。我这个人,最不善于理财,这么多年来,我的工资卡全交了,身上的钱只够请朋友吃一顿饭,我用钱的机会很少,除了汽车加油,就是偶尔的和朋友小聚。

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他时常的笑话我,“你呀!身上永远不会超过500元,真不像个大男人!”这时候,我总是理直气壮地反驳他,“我有世上最贤惠的老婆,什么也不怕!因为她还是我的会计、司机和保镖,你有这样的好老婆吗?”朋友多数无语,更多的是羡慕和嫉妒。

妻是远近闻名的贤妻良母,在我和朋友、亲人的一次次聚会中,妻总是在我们喝得最欢快的时候偷偷把单买了——她,真好!

转眼间,我们结婚三十多年了,我,也在妻的买单中慢慢变老了,慢慢懂得了生活的真谛……

 

附:黄宏宣,江苏省作协会员,国家三级创作员,曾出版散文集和长篇小说,南京育英第二外国语学校(南京江北新区育英路57号)邮编:210044  电话:13057576807

 


编辑点评:
对《该我买单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