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亲闻亲历 > 我在郑州暴雨中

我在郑州暴雨中  作者:乡音

发表时间: 2021-07-25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7769  阅读: 2267  评论:0条 推荐:5星

我在郑州暴雨中
 


2021年7月20日早上,连续下了三天三夜大雨和中雨的郑州,还被浸泡在持续的大雨中。

人们谁也不会料到,郑州,将遭遇一场有史以来从未经受过的十分严峻的考验……

早上六点,我和妻子和往常一样外出活动。因为雨大,就打算到地下停车场活动。我先到B层看看电动车啥样,不料B层地下积水有10公分深,B1、B2两层地下停车场北门和西门都进了没脚深的雨水。防护人员已在各口堵了沙袋。

大雨一直下个不停。吃过早饭,儿媳准备去上班,小孙女要撵着去。儿媳没法,只好答应,说只限这一次。她娘俩带上雨伞和雨衣岀门了。

大雨一直在下。我和妻哪也去不了,就在家里呆着。

整整一个上午,大雨丝毫没有减小的势头。

吃过午饭,雨下得更大了。窗外的雨幕使光线弱了许多。雨声透过双层玻璃密封的窗子传进室内。

中午两点,儿子也要上班去。儿媳打电话告诉他不要开车,路上有积水。我说不会恁严重吧,上班在市中心,多年了没听说那里雨水堵过车,应该没事吧!天下这么大雨,不开车咋去。

儿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车钥匙出门去了。

儿子在报业大厦上班,离居住的锦绣城小区有10公里远。平时总是提前半小时去上班。如果骑电动车,也不过提前10分钟。今天刚过两点就上班去了。

两点半的时候,我怕小孙女影响儿媳上班,就给儿媳发了个微信,说:“妞子耽误上班不耽误?需要接我去接。”

窗外的暴雨声不知疲倦地吵闹着,叫人心烦。

两点五十五分,我估计儿子应该到单位了,就给他打电话。不料儿子说:正在农业路高架桥上,前面后面都是车,桥下所有的路上都是水。从儿子发来的小视频里,我开始感到汛情的严重。

眼看快四点了,窗外的雨声吵的人心烦。儿子应该到单位了。我给儿子打了电话,想不到儿子还没到,因为前边的路水太深,车被堵在桥上,只好打电话给单位说了情况,调头返回。到了农业路和桐柏路交叉口,离家也就是3.5公里左右,又被挡在高架上,说是桥下边水太深,不能过,还听说有的车已经被淹了,恐怕今天回不去了。

不能去单位,也不能回来,这可咋办?儿子说:没事爸,着急也没用。

想想也是,着急有啥用呢?在倾盆大雨中,前后都是车,前走不行,后退不行,着急有用吗?好在人车都在高架桥上,没有被洪水冲走的危险。这状况,只有听天由命,耐着性子等了!

窗外的雨声没有减弱,反而歇斯底里般,好像在发泄着被长期压抑的不满,尽情地、肆意地、发狂般地往下倾泄。

说实在的,65岁的我,还真没经历过这样大的暴雨,大暴雨。上学时读老舍先生《骆驼祥子》中的《在烈日和暴雨下》,那暴雨也不过就是这样的吧!好在风不大,像瀑布般的雨水打在窗上的哗哗声,听起来没有那么吓人。

在吵杂的、令人心焦的暴雨声中,我和妻子熬到了五点多,本不该太暗的天越来越暗。手机的信号时断时续,几次和儿子、儿媳联系都没有信号。这更叫人心急如焚! 

雨势略有减小。从21楼往下看,路和没有树木的地方,都是白亮亮的。陇海铁路上,往日里往返不断的列车也没了踪影。

儿子一个人好办。儿媳还带着小孙女,怎么过夜。妻子说叫孩子们就近旅社登记个房间住下。关键时候,电话也打不通。我给他们发了微信,让他们都找个宾馆登记个房间住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夜里11点多,终于和孩子们联系上了:儿子只能在车上过夜,儿媳和小孙女在东风路丹尼斯店七楼餐厅的沙发上坐着。儿子还特别嘱咐我:常庄水库水位超过了警戒线,比二七纪念塔还高,如果出险,会危及整个郑州。要我们晩上睡觉留点心,有啥情况早知道。

锦绣城小区和常庄水库都在中原区。如果水库真出了问题,这里肯定难以幸免。

有了孩子们的消息,悬着的心终于掉进了肚里。孩子们虽然都回不到家,但都是安全的。

我和妻子毫无睡意,在手机上看郑州的汛情:

郑州市遭遇千年一遇的暴雨,一个小时内降雨量201.9毫米。

郑州一小时的降雨量,超过100个西湖,超过有史以来最高记录……

郑州三天时间,下了郑州整整一年的降雨量……

地铁五号线灌水,车厢内水没胸深,500人被困……

地铁、公交车、铁路、航班全部停运……

甚至有多条人员伤亡的消息……

郑州,挺住!河南,挺住!……

…… ……

看着这样的新闻,我们在忐忑不安中煎熬着……

也许是太困了,不知几点,我和妻子都睡着了。

 

21日早上五点醒来,窗外的雨声似乎疲乏了,明显安静了许多。猛然间想起孩子们都没回家,他们昨夜过得咋样?我下意识地折起身子去拿手机。妻子知道我要干什么,忙制止我不要打电话,让孩子们多歇会儿。

我们起了床,打着伞出了门。沿着棉纺西路向西,往桐柏北路走去,我们要看看桐柏路下穿陇海线的地方积水退了没有。孩子回家经常从这儿经过。

刚到桐柏路口,就看到五辆公交车零乱地停在路中央,还有一些其他车辆也在这里抛了锚。

我们和好多人一道,沿桐柏路右侧辅道往北走。

快到陇海线下的时候,见积水已经退去很多。一大包杂物抛在路上,它告诉我最高水位的位置。看来水已退去了七成左右。

再往前走,一辆电动车倒在道上,附近扔着一只深筒的黑色胶鞋。

鍥剧墖1.png

再看主道上,积水还很深。一辆淹在积水里的轿车,只露出车顶中间凸起的部分。

围观的人们议论着,说夜间这里死了一个人。

路左侧辅道上只有电动车通行;右侧辅道有小型车辆和电动车通过。最低处的积水淹到了半个车轮。

一辆公安牌照的警车闪着警灯向北驶去。

鍥剧墖2.png

在返回的路上,我想着淹没在水中的小轿车,也不知道车主的情况啥样?那辆倒在路上的电动车又是怎么回事?它的主人呢?还有那一只深筒胶鞋,这里边到底都有一个怎样的悲惨的故事?

回到家里,心情怎么也难以平静!看到的情景老在眼前晃悠,孩子们也不知道情况啥样。

八点多钟,儿子回来了,把车撇在京广路高架上,走着回来了。说夜里在车上睡了一会。我让他再睡一会儿,夜里肯定没睡好。他在手机上查了路况,开着车绕道去花园路把小孙女她娘儿俩接了回来。

孩子们总算都回来了,问他们晚上咋没登记个房间住一夜。儿子说附近的旅社都住满了。儿媳说,宾馆都没有床位了。

小孙女对我说:商场外面的水到她脖子那么深。

我问她商场里的人多不多,她说:一楼到四楼人最多,五楼、六楼不太多,七楼人少。问她晚上在沙发上睡着没有,她说她睡了六个小时,她妈妈睡了两个小时。

看来,因为暴雨,道路被淹,滞留在外、有家不能归的市民不在少数。

儿子草草地吃了几口饭,是早饭,也是午饭,就到房间去睡了。

(直到24日中午,才听儿子说:20日下午,他曾几次下高架桥,都因水太深,往单位去过不去,返回还是过不去,下车看了好多次路,被逼得跟在别人的车后逆行,折腾到夜间1点多。桥下到处都是湍急的洪水,已经漫到了引桥上。最后看实在是无路可走,只好在高架桥上的车里过夜。)

下午两点,儿子拖着浑身的疲惫又去上班了。干新闻这一行,在这种时候只会更忙。

驻了雨的小区人特别多。适逢暑假,被大雨堵在家里的人们,带着急不可耐的孩子们到小区里玩耍。我带着小孙女,拿着水枪下了楼。小区里大大小小的五个水池,个个都滿满的,有一个还把水池四周的路面也淹了好深。小孙女和几个小孩儿一块嬉戏着,好开心。

我一边照看小孙女,一边听着人们的议论:

宏江小区地下车库进水,车辆被淹……

好多小区和商店停水停电,电梯停运……

地铁上淹死了12个人……

京广北路隧道灌水许多车辆被淹……

……

很快,我们得知在郑州居住的朋友的情况:

王水长居住的沙口路正商恒钻小区停水,电梯间进水损坏不能使用。

于改变居住的小区地下停车场进水两米多深。

鍥剧墖3_鍓湰.png

梁文选老同学接送孙子上学经常经过的航海路与紫荆山路交叉口西侧辅道,平时专供电动车和行人穿行,几乎被积水全部淹没。

22日上午,儿媳去上班时,还要带上手电。说是几个商场停电,还没恢复供电。

家里停了几天的水,还好,能在早上七点、晚上七点和中午12点三个时段各供水10分钟。好多小区长期停水停电。政府打开公交车棉纺西路旁边的消防栓免费为居民提供生活用水。很多居民到锦绣城旁边的儿童城为手机充电。

几天来,不断听到、看到有关灾情的消息,越来越感受到这次灾情的严重程度。有的消息令人震惊,有的消息叫人伤心,还有些消息令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当5号线地铁进水没到脖子,人们呼吸困难,甚至有人晕倒的时候,人们没有惊慌,没有只顾自己夺路而逃。“让晕倒的人先走 !”“让女生先走!”男士们都主动伸出援手去帮助妇女和儿童。

暴雨中,一名女子被洪水冲走,四名社区的工作人员用一条广告横幅展开生死营救,终于使女子成功脱险。

为了帮助滞留在外不能回家的同胞,20日晚上,许多酒店都在降价,为被困的人们提供服务。

一民宿老板,紧急开放50家分店供人避险,他说:这个时候,我应该站出来出一把力。

当天,郑州图书馆发文:“这一夜我们不闭馆,免费提供热水和休息场所。请大家不要冒险回家。风雨无情人有情,只要需要,我们就在。”

一位卖蒸包子的大哥,蒸出热腾腾的包子,让被困在街上的人们免费食用。

鍥剧墖4.png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祖国各地、军队和地方、民营企业、知名人士,纷纷奔赴灾区,捐款捐物,为灾区提供无私的援助。

……

看到这些感人肺的事迹,我只有一种感觉:

郑州人太伟大啦!

河南人太伟大啦!

中国人太伟大啦!

几天来,亲朋好友不断通过电话、微信问候,远在上海和武汉的老同学费来须、赵竹玲也打来电话。

这次灾情,惊动了全国。21日早晨,习主席就对郑州等地防汛救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

 

我是个幸运者,身处大灾大难中的郑州,却没有遭受大的损失。一家人虽然受了惊吓,但很快恢复了生活的平静。

然而,我的心情,却总是难以平静,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很多。这样大的灾情,要是放在过去,要是放在国外,那又会是一种啥样的情形呢!

难怪就连对待大陆同胞像是冷血动物的蔡英文,21日,也忽然良心发现,通过发言人,向不幸过世的人员及家属表示哀悼,还期盼受灾地区早日脱离洪害,恢复正常生活。

郑州,2021年7月20日,历史会记住这一天。

 

2021年7月24日于郑州


编辑点评:
对《我在郑州暴雨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