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那年,那雨……

那年,那雨……  作者:四面山

发表时间: 2021-07-24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4291  阅读: 218  评论:1条 推荐:4星

那年,那雨……
 

文:王黎明

人说:西山里住着一个修行千年的老鳖精,老鳖精住在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水潭里。谭有多深?不知几许!鱉有多大?亦不知几许!每当这老鳖精爬出来舞扎舞扎,人间便是一场大劫难……

那年我十二,就遇见这么一场大雨。

初,西山上有红光耀眼,俄而又电光闪闪,黑气浮动……

地上的人还在诧异着,滚滚黑云就已经铺满了西半个天空。黑漆漆如鏊子底一样的乌云里,传出来连绵不断的、低沉低沉的“轰隆隆……轰隆隆……”声。老年人说:“不好!那鳖精又出来了……这轰隆隆,轰隆隆响着的就是那畜生的划水声……”。

也有人说那是天上的水磨,是那老鳖精出来磨面……。然而这样的争议已经不重要了,黑云很快遮住了明晃晃的日头……天空之上像突然盖下来一个硕大无朋的锅排盖子,地上黑的脸对脸看不清人。人,丢了家私儿,拖儿携女,拽着牛、牵着羊四散逃命……留下地里的庄稼还有村头的树,——吓傻了!都直愣愣站在原地不敢动!

这时候突然刮过来一阵妖风,激刺骨头凉!刚刚被吓傻了的树们,哀嚎着,一下子就又都跪爬到了地上……就听得当顶上:“咔咔——嚓——”!!一声,天崩地裂似的!顶脑上的天空被硬生生炸出了一个大窟窿……雨!就从那窟窿里倾倒啦下来……

远远近近的村落里都响起着大纸炮的“通通啪啪”声——人在驱赶着乌云后边的老鳖精!这其实是更加重了人在这时候的惶恐。

那年我十二,我妹妹六岁。我妈护着我兄妹躲避在俺家上屋的三间老房子里……

说这老房子吧,是那年伊河滩上蓄水库,桥埠村往坡上搬迁的时候,二公司给盖的。红机瓦屋面,下面铺着一层密密匝匝、黑油油的松木板;钢筋水泥大梁,横梁的拉筋就有鸡蛋样粗,大梁下边是升子口粗细的钢筋水泥预制件立柱;四周围是用驳板打的夯土墙,填一层土,捶七七四十九下,墙厚一尺,土墙下大青石头根脚,高出来地面半米多……这种房子号称“墙倒屋不塌”!

老屋里住过了我老外婆,也住过了我外爷一大家(那时候他们迁到了汝州)。我老外婆烧香敬神一辈子,说到老了竟不自觉达通了人、神、鬼三界!我老外婆在这房子里外布下啦“青龙”、“白虎”,还遍请下诸班神灵来护佑!在这房子里我外爷一大家子住了几十年也都平平安安……而这一次,老屋就要经受有年以来最重大的考验!那青龙白虎诸班神明,这时候也都是尽职尽责地守卫我家老房子的房前屋后,左左右右……

暴雨倾盆,一直从午后下到天黑未停……直下的地上沟满河平!

是夜,在各路神明庇护下我们娘仨惊恐地瑟缩在老屋子里。我妈也不敢点灯,害怕招下来天上那个正兴风作雨的老鳖精。尽管是这样小心,还是出了问题!这时候,我听到:那一虎一龙已经在房顶上和那老鳖精交上了手……耳朵眼里正听得仔细,突然一个炸雷炸在屋顶,恰好似地裂天崩一般!我妈呀一声就瘫在了脚地当中……

还真得说是俺家这老房子结实,经这么一炸,晃了三晃竟然没事儿。

房顶上那青龙白虎与那千年老鳖精打斗正酣……剑光扎破窗户纸,直刺刺插在堂屋当中,窗户立马就变成了水帘洞……我们一致觉得:我方的力量好像还是太薄弱,我妈就哆哆嗦嗦点上了三根香,跪在堂屋的脚地上,催促着已经在神仙行列里当了官的我老外婆:……赶快点儿……赶快再搬一些救兵吧!……说到了我老外婆,不得不略提一下:大前年我姨夫来我这里写对子,才遮遮掩掩告诉我:“……你老外婆,神通大着来!……管理着整个嵩县城!那老寇准都是她的手下!……”

说起来也真是灵验,忽见得那三根香的香头乍明乍暗!……这时候就听到,房前屋后有百千乘车马滚滚而过……一时间人喊马嘶……大地都在抖动!车马之上众神仙嗡声嗡气地商量着:怎样捉住这个穷凶极恶的千年老鳖精!但是他们的声音太嘈杂,我无论如何也听不清楚他们的捉鳖计划。这时候房子顶上哪一虎一龙已经受伤很严重,耳听得碗大的鳞甲落入院中,砸坏了几棵大树还有一个小窝棚。我妈赶紧又燃上三支香,小声哭着催促着四方神明赶快行动……

我们家老屋子那坚如磐石的屋顶,在这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之中变成了一张薄薄的牛皮纸,随时都有被风暴刮掉的可能。人在这样的屋檐下就像坐在了用牛皮纸糊就的鼓中……两只耳朵早被震得啥也听不清。我几欲昏昏睡去,刚塌朦一下眼,就看见那鱉爪从黑暗里伸将下来呼啦啦抓坏了西屋房子角上的沿水,瓦片像风吹的蒲公英一样纷纷落下……清醒后,就听到我们家芦苇搭的浮棚上悉悉索索,似有人的喘息声……就见我母亲大着胆子擦着火柴照了照,借着这一点光亮,我们惊悚地看见:房顶黑漆漆的松油板上有一条明晃晃的东西蜿蜒如龙……黏的液体从那龙身子上滴落下来,再流到糊浮棚的旧报纸上……殷殷如血!……在这极度恐惧之中,我看见,所有参加救援的神仙们都加入了逮住这千年老鳖精的大会战之中!他们是:黎山老母,涂山大叔,七峰大哥,田埂小妹……

护佑老屋的众神仙终究是战胜了那个祸害人间的老鳖精。

第二天风雨渐息,推开屋门,见地上的泥土被暴雨生生剥去了一层,有料姜遮挡着的地方露出地面老长,像野兽的尖牙一样峥嵘!再看老屋西边的房顶,果然有啥东西抓坏的地方……

这个时候我父亲一身泥水跨进家门。他那时候在县化肥厂上班,他趟过了九十九条湍急的大河、小溪才走回到家中。父亲神色慌张地说:“啊呀!我想着……见不着你娘们了……我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倒塌的房子……”。我母亲抹着眼泪道;“你要是被大河水刮跑了……俺们娘儿们,可都活不成!”

这就是那年,那雨……

伊河里在这天上午发下来了大洪水,许多人去看。看的人回来都说看见了河里的蛟龙,眼尖的还说,那蛟在小山一样的浪涛里窜上跳下……头上还插着像穆桂英那样的雉鸡翎……

《嵩县志》:

夏后履癸时   大旱,伊河断流。

唐开元十年  伊河水涨,淹没民舍数千家。

元至政四年夏  伊河泛涨,淹没民舍千家,牲畜十丧八九。

明崇祯五年    淫雨两月,平地涌泉,民房倒塌。

明崇祯崇祯十年  野狼成群,白天吃人。

清道光二十三年   高都水涨,高数丈……

清同治七年  伊水暴涨,冲北店街,南店街……诸村,民舍淹没过半。

……

大河两岸,万千生灵……放眼望去:后土之上每一个屋顶下面都是一家血浓于水的亲情;皇天之下,哪一处袅袅荡荡的炊烟里不是坚韧着生生不息的生命……

写于2021年7月23日

(24日上午又改)

中国画:吴占峰

 

 

 

 

 

 

 


编辑点评:
对《那年,那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