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再见,依然在乎你(八)

再见,依然在乎你(八)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21-07-24  分类:长篇  字数:18733  阅读: 167  评论:0条 推荐:0星

 

过年了,美瑜十一周岁了。因为今年小升初,母女俩都希望她进试验中学或者川中南校,所以暑假时已经进小五班。寒假也在连续补课,除夕和初一之外每天补四个课时(一个课时通常是两个小时),晚上还要写学校布置的作业。

正月初六是美瑜生日,丁丽欣提前几天向补课老师请了假,说好和张春城一起带她到锦江乐园放松放松。

然而早饭吃过,母女俩也换好衣服收拾好随身物品,张春城却迟迟未归,电话关机。他夜不归宿对她们来说已经习以为常,陪不陪她们去也不要紧,关键是同事帮忙团的票昨天是他取的。美瑜很着急,从起床到九点打了七八次他手机,一直提示关机。

九点二十,彭顺打丁丽欣的手机,开口就说张春城被公安抓了。把她吓得赶忙问原因,彭顺也不知道,说过来接她一起去分局问问情况。计划只能取消,她还不敢告诉美瑜实情,毕竟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说彭顺家发生点意外叫她帮忙,让美瑜暂时在家自习。

两人火急火燎的赶到浦东分局,连续问几个人都说不知道。彭顺又打给认识的警察,对方正在休假,答应问一下再回复。等十几分钟电话回过来说人不在这里,因为案件还在审理中不允许探视,让他们回去等消息。她忽然有种跌进冰洞的感觉,不管怎么说他这几年还算老实,他们家的生活这两年才逐渐平稳;如果真出事可怎么办呢?纵然他罪有应得自作自受,她凭什么面对这一切?该怎么跟亲戚朋友解释?怎么安抚美瑜?逐渐长大的美瑜将面对什么样的压力?

她的心很乱,简直无法正常思考了。但她还是立刻告知张春城的二姨妈和老舅,那也是他唯一的亲戚,他外婆和大姨妈前几年已经过世。二姨妈虽然立刻反过来安慰她,但根本改变不了什么,毕竟她和女儿才是他的家人。回去的路上她的心情愈发沉重。该不该告诉美瑜实情?怎么个说法?不告诉又能瞒多久?从别人闲话里知道会不会比从她嘴里知道容易接受?不知道他这次又蹲几年?出来还会不会再惹祸?到底什么时候才学会做人?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要不要趁机会跟他离婚?好难抉择啊!比那年她跌进猎德涌的瞬间决定挣不挣扎要难很多!

回家后她什么也没说,不管怎么样美瑜也是小孩子,不该在生日这天受这么大打击。她实在没心思做饭,就出门在小区对面叫了外卖,还买个六寸小蛋糕。吃饭时美瑜问爸爸联系上没有,她摇摇头说可能跟朋友去外地了。美瑜忍不住埋怨了起来,她连忙安慰说过生日必须高高兴兴的,暑假再去锦江乐园好好玩。

晚饭后,她又与成大志在QQ上视频聊天。她告诉他今天发生的事,问他怎么办。电脑那边的他那一刻非常气愤,既为她难过也为她不值,甚至希望她立刻和那个混蛋脱离关系。然而他没有,稍微犹豫就说宽心话安慰她,冷静的帮她分析。他告诉她离婚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除非她想带着美瑜换个新环境,否则美瑜就要面对父亲坐牢和父母离婚的双重压力;这种事不可能总瞒着美瑜,与其在逃避的过程两人都受伤害,还不如趁早教美瑜接受现实并陪她学着适应。

这天晚上她很晚才睡着,脑子里想了很多,最终决定跟美瑜说清楚,而影响她决定的还是成大志那些话。她也已经想明白,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会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也只有和真正相爱的人在一起才能体会到真诚的呵护和支持。成大志就是这样的人,她决定用一生回报这份爱。

第二天晚上接美瑜放学以后,母女俩吃着晚饭她把张春城被抓的事告诉美瑜。小家伙的眼圈儿一下子红了,却没有哭。她跟美瑜说想哭就哭出来别强忍,美瑜揉揉眼睛说:“妈,唔么撒,痕素伊赞赞勿围来。(我没什么,横竖他经常不回来)”天亮后她照常叫美瑜起床、洗漱,美瑜没有什么特别,吃过早点照样去补课班。

开学的前一天,彭顺的朋友通知可以去看看张春城。那天下午丁丽欣和彭顺去了看守所,张春城已经憔悴不堪。他说公安在他车上找到的白面是王乐掉的,可他们找不到王乐,他又有前科,看来这次坐定了。两人又找到彭顺的朋友,那人说找不到王乐就没办法确定他说的是不是真话,案子已经定案移交市局,单等排期上庭。

四月上旬,进入小升初拥挤期,小五班和各校挂钩的笔试和模考一波接着一波。美瑜忙着一场场考试,丁丽欣紧张的晚晚睡不踏实,自己学校的课程不能耽搁,放学又往补课班问情况。

十二号下午,是川中南校组织的摸底考试,小道消息说前一百名稳进,推荐信和证书都用不着。虽然她的美瑜几样都有,但看着上千人在大门外面等,还是不免紧张。

忽然,天空下起雨来,来势还挺凶。丁丽欣是中午放学从学校直接过来的,所以没带伞,看大家往房檐和树下跑赶忙用挎包遮住头。人太多了,房檐根本挤不下。这时候有把黑伞出现在她头顶上方,她以为是美瑜补课班同学家长,说声“谢谢”笑着转过身来。竟然是朱晓光,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反应过来,她赶忙背过身装不认识,事实上他们不算认识,名字听过一次也没记住。她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有什么企图,用手遮住嘴申斥:“你个疯子!你究竟要做什么?”

“丁老师,你不要生气,我没有恶意。”朱晓光尴尬的笑了笑。

“你究竟是什么病?什么时候又来跟踪我?”她简直气得不行,又想不通为什么会惹上这种人,边说话眼睛还要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他们,有没有认识的。

“我没有病,你瞧,我没有任何问题。”向来自负的朱晓光在丁丽欣面前总是缺乏底气。

她看看表时间还早着,决定走远一点跟这个人说清楚,就说声“去那边”疾步往后面的背街走去。朱晓光赶忙跟在她身后,伞大部分在她头顶。边走边低声叙述自己的心声,先自我介绍,再详细说认识她的缘由。怎么不经意招惹丁艳霞、怎么去的学校、怎么对她一见钟情,尤其上次被她骂过以后,只想默默地跟着她,能常常看到她就已经知足。他承认打张友良的是他,那也是因为关心她、在乎她。张春城出事以后他更想保护她、照顾她,每次看到她风风火火的赶路、无意间流露的疲倦,以及她在等公交、坐公交时备课的样子,他的心都要碎了。

“朱先生,什么都不用说,我真的不能接受。”她停在信用社拐角的廊檐边,第一次这么客气也这么认真的拒绝一个男人。说实话刚听他埋头诉说的时候是有点感动,甚至同情他的用情至深,但这份情真不适合她,纵然没有家庭牵绊也不可能,她已经有了至爱的男人成大志。

“为什么不能?你家张先生已经不能再照顾你。”他仍不甘心。

“你知道的!”她把目光投向街口,在细雨中穿梭的人不在少数,似乎没人留意她这边,“还不明白?即使我需要照顾,那个人也不是你!你跟踪我这么久不是全看到了?”

“你说画家是吗?他不在这里,他没办法照顾你。”怕离太近她会生气,他在台阶下站着。

“还有呢?”

“还有什么啊?你家张先生——”

“对!就算他不在也是我老公是不是?你能看到别人也能看到,是不是?你这样缠着我人家会怎么看?我女儿会怎么看?”

“你说的对,我们可以尽量保持距离的,我没有太多要求,只要能照顾你就行。”他认同她话里的道理,但不愿顺应,他不想被赶出局。

“不行!只要你在我面前出现大家都看得见!你如果不想让我再受伤害就别再缠着我!”她斩钉截铁的说,“就这样,这样我心里或许还可以把你当朋友。”

“可是我——唉!好吧,我走。”他满心悲凉的说,忍不住再抬头看她,“丁老师,如果你以后——”

“没有如果。”她毫不迟疑的打断他,不管他想说什么绝不给他留任何希望。

“唉!”他重重地叹口气,弯腰把伞放在她脚边台阶上,“伞你留下来用,我不打扰你了。”说完快步走向停车地方,越走越快。

十六号结果出来了,小五班班主任给丁丽欣一张校方开的条子,开学的时候凭条子报名。这天还有一个坏消息,张春城因藏毒罪被判刑五年六个月。为了减少这件事对美瑜的影响,周六她带美瑜去锦江乐园玩了一整天,体验了大部分娱乐项目,母女俩压抑许久的心情得到充分释放。

六月份的第二个周四,丁丽欣荣膺零八至零九年度市级“优青教师”称号和区级先进,成为他们学校最年轻同时具有这两项殊荣的教师。荣誉关乎着实际,奖金之外她工资表里也多出一项补助,对于独自支撑家庭开支的她非常有用。让她更觉得欣慰的,还是美瑜已经是川中南校预备班中的一名正式初中生,而且主动要求把钢琴课停掉换成了暑期班预科课程。

月底,母女俩进入暑假模式。由于这段时间她们的状态都很好,丁丽欣决定来个自我奖励,拿这次的奖金出来搞个旅行。主意拿定,她们马上联系几家旅行社。西南边有美丽的西双版纳吸引着,西北那边又为青海湖畔的花海动容,更多的如蒙古呼伦贝尔大草原、广西桂平的紫荆十八河、哈尔滨的俄罗斯小镇……每个线路都令人神往。美瑜喜欢的东西完全是另一个角度,深圳的欢乐谷,香港的迪士尼,青岛夏令营,成都的大熊猫基地……全是童趣十足的项目。

七月五号早上刚睁开眼,丁丽欣就闻到浓郁的煎火腿味道。这可不正常,她赶忙下床跑进厨房看,欣慰的笑起来。原来是美瑜在做早餐,虽然火腿稍微有点黑边,盘子里的煎蛋和面包片也明显过了,但第一次做能做成这样已经非常难得。她由衷的夸美瑜几句,转身去洗手间洗漱。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三明治,连黄瓜片、西红柿片也有,忍不住再次笑着称赞美瑜长大懂事了。坐下来刚要吃,发现旁边还有旅行社的宣传页,青岛海陆空文化体验夏令营,而且仅此一页。她瞬间明白,但并没有点破,吃完早饭直接带她去那家旅行社。

还没咨询完她的好心情就开始往下降,敢情这个夏令营不允许家长跟,七天七夜没有大人在身边怎么可以?这怎么让人放心?接待员说完她站起来就走,美瑜一声不吭跟在她身后。下电梯的时候,她注意到美瑜拉长的脸,立刻意识到刚才没有顾及到小家伙的情绪。电梯到达一楼她没出,再次按五楼返回去,重新听接待员讲解一遍。她最终决定就报那个团,但要求领队每天给她至少说一次孩子的情况,接待员答应并把这个要求备注在合同上。第二次下楼美瑜居然哼起小曲儿,她复杂的心情却难以形容。

十二号早上送美瑜上旅行团的大巴,丁丽欣的魂儿似乎也被带走,回家后几个小时都是浑浑噩噩过的。午饭没心情吃也不想做,泡碗面坐在电脑前发呆,小音箱里传出来的悠扬歌声也不能引起她的注意,面泡秾了也不曾动筷。

冷不丁发现右下角有QQ头像在闪烁,点开看是成大志,居然有六条之多:

“微笑图标”

“吃了没”

“今天那边热不热,有没有打算带朋友去游泳

“怎么,不在”

“疑问图标加问号”

“三个疑问图标后面写着:霞,什么情况”

前后时间差二十分钟。她赶忙打“sorry,刚脑子走神了”,点回车。

他发来个西瓜图标和“发生什么事”。她就把美瑜上午跟团走的事告诉他,并几次表示她非常担心。他立刻发几个竖大拇指图标称赞她做的很好,然后安慰她放轻松,每个孩子成长过程中都会有第一次单飞;她既然已经选择支持孩子就要试着慢慢放开手,与其坐在家担心还不如给自己也找点节目娱乐,过的充实了脑子也不会乱想。

说的也是,她决定做点什么,可做什么好呢?美瑜不在整个家都显得冷清。旅行吧?本来就打算好母女俩一起旅行的,可去哪好呢?一个人出门安不安全呢?忽然有个念头闯进她的脑海——去西安,有他在就不是一个人。想到这立刻泛起阵阵欣喜,快速的打出几个字:“西安有什么好玩的”。

随即对话框像闪屏一样:

“那可多去了”

“大雁塔”

“小雁塔”

“书院门”

“北院门”

“兵马俑”

“骊山”

……

“那么多地方呀,我从没一个人旅行过”

“有我在”

“来了你只管准备好享受”

“司机是我,导游是我,二十四小时贴心服务”

“第一天可以去临潼……”

“……”

……

十三号下午三点五分,丁丽欣顺着人流走进咸阳机场抵达厅。一眼看到人群第一排紧挨隔离带的成大志,上身穿浅绿色的短T恤,裤子是浅咖色,及肩长发还是那么特别。她忍不住抿嘴笑了笑,任他过来接去行李箱,任他拉住手往大厅外面走。这样的时刻,不需要任何语言和动作来诠释,她心情的美丽程度已经不是任何有形之物可以形容。

他为她安排的住处离他家不远,步行几分钟路程,是个开业不久的连锁酒店。对面是正在建设的国家级遗址公园,站在房间窗前眼界很开阔;往另一边走五六分钟分钟是这座城市的中轴线,出行也算方便;一楼旁边是个花园式音乐烧烤,白天像一个安逸的咖啡馆,华灯初上则会变成美轮美奂的夜场。

走进电梯,他就转身揽住她的腰,距离十几厘米注视着她,眼神里的热情比外面的大太阳还激烈。她的激情瞬间被引燃,主动贴住他那火一样滚烫的唇,也分不清谁更热烈,谁更动情。

手机在床头柜上蜂鸣加振动,他从被子里迅速钻出去关掉又回来继续。这时她的激情刚到顶峰,但她瞬间想到了那该是他五点接孩子的闹铃声,立刻停下抱住他,在他耳边提醒正事要紧。他回吻她以后下床穿衣服,临出门时说晚点儿过来带她进城吃晚饭。他走后她没有动,也懒得动,希望脑子可以在被窝温度降下之前再陶醉片刻。

丁丽欣!你完蛋了你!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变成疯子?看你以后怎么收场?这是半个小时后她进卫生间梳洗时对着镜子骂自己的话,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生活如此矛盾。当两个人的爱和性都升华到极致,再发展会不会就是繁华落尽的凋零?是急流勇退将最珍贵的感觉珍藏起来好呢?还是随时光荏苒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更惬意?

如果你问一个资深老陕西安最得意的美食是什么,得到的答案一定会是泡馍。牛羊肉泡馍、葫芦头泡馍、豆花泡馍、豆腐泡馍、码子泡馍、麻花泡馍、羊杂泡馍、水盆泡馍、水盆泡石子馍、胡辣汤泡馍、粉汤羊血泡馍、三鲜煮馍、红肉煮馍、麦子泡、羊肉糊饽、辣子疙瘩,其中必吃不可的就是羊肉泡馍。最正宗的羊肉泡馍自然得在回民街吃,再配上高汤、糖蒜、辣子酱,百吃不厌。

高成峰可以说是这方面的行家,小时候就爱吃,在县城上学那几年吃遍县街十几家都不过瘾,来西安上学找到回民街,隔个把月不吃就馋得难以忍受。每逢外地的朋友到西安来,必然领到回民街咥上一顿。

这天是柳静梓的发小从宁强来找她,高成峰热情地陪两个女人逛整整一下午,晚上带到回民街吃泡馍。当然,吃泡馍要比当跟班舒服,所以自打走进北院门北口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看见哪个都能介绍几句,似乎就是在这条街上长大的。老米家的伙计都认识他,离十来米就用陕西话打招呼:“高老师来咧?里边儿坐,包间儿给你留着昵。”

高成峰笑着扬扬手,踏进门一眼看到成大志,激动的喊:“摨球滴(骂人话)!成大志!咥泡馍咋么喊额嘞么(吃泡馍咋没叫我呢)?”此话一出口,整个饭馆前厅还有门外离得近的人都把目光投过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兴奋过度,赶忙连做几个敬礼的手势,笑着坐成大志旁边压低声音说:“回回喊你咥个饭都难场太太(每次叫你吃个饭都很困难)!咋独个儿跑来咥活咧(咋一个人跑来吃了)?”

“不是,今天有个朋友从外地——”成大志笑了笑刚解释,就感觉脚被碰了一下。往对面看,丁丽欣几乎要把脸放进泡馍碗里,就呵呵一笑作介绍,“丽霞,这是我好朋友高成峰,著名写实派油画家。”完全是一副君子坦荡荡的从容表情。

“哦,是吗?高先生好!”丁丽欣这才抬起头冲高成峰微笑点头致意,脸色还没从惊慌之中完全恢复过来。刚才高成峰喊那嗓子好悬没把她魂儿给吓丢了,就担心他的朋友看见两人在一起回头再告诉他老婆,那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你好你好!”高成峰点头笑着用普通话打招呼,猛然认出她是成大志油画里的美女,呼一下站起来了,又喊成陕西方言:“戝!大志!制sei寺喔sei(这谁不是那)?额戝!寺杭州滴模特儿!”随即又发觉反应过大,再次坐下冲刚进来的柳静梓两人摆手,“来坐,狗失滴(骂人话)把杭州滴模特儿给闹(弄)来咧!”没等两人坐好又介绍,“大志,制寺(这是)静静儿她闺蜜黄莉莉。”成大志站起来刚要跟两人打招呼,他又站起来了,“哉包搁制达坐(咱别在这里坐),走,哉到包间儿器(咱到包间去)。”

于是叫人把大志两人的泡馍端上,五个人来到最里面的包间。成大志又给丁丽欣和那两位女士做正式介绍,重新叫几个菜边吃边聊。当然了,介绍她时只说是上海来的丁丽欣老师,没说她做哪一行以及两人的关系,初次见面也没必要说。

由于这顿饭吃的时间有点久了,出门就没继续逛回民街,两拨人在西羊市口分手各自去取车。晚上的钟鼓楼和北大街灯光都不错,成大志刻意把车开慢些,边走边为她介绍。到酒店房间门口将近十一点,她让他早点回去,明天送过孩子再过来陪她转。

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的确是有点冷清,但她并不寂寞,心情也很好。虽然今晚因为遇到熟人没有时间逛街,但她感觉很舒服。他没有像她在上海时那样怕被熟人撞见,反而从容地向朋友引荐,不仅显得他处事坦荡,也显得她在他那里不需要任何遮掩。他那个朋友也很有个性,见面就骂,坐下来却又热情的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对陌生女人的欣赏也不用藏着掖着,还敢当着女朋友的面开玩笑。那两个女人也很不错,说话文气喝起啤酒竟一口一杯,还真有几分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那种用大海碗盛的泡馍油有点大,但味道确实馨香馥郁;还有用树枝串起来烤的羊肉、用米粉裹了蒸的肉块、用芝麻酱拌的凉皮,包括那些听不懂的话都透着一股实在劲儿。

天刚亮的时候下起雨来,滴滴嗒嗒打在窗台。丁丽欣坐起来先把空调关了,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把窗子打开一点点缝,暖暖的自然风裹着湿气扑面而来,竟有几分清新。她把枕头拿来当坐垫,靠着窗子坐了下来。猛然间,她想起了喻芠,猜想喻芠是不是也曾这样坐在窗边发呆。噢,那时候在下雪吧?白茫茫的一片肯定非常漂亮!如果他只是像朋友那样载着她逛景点,她肯定会觉得很孤独,否则他送她去机场时也不必用取暖当借口拥抱他。肯定是,如果他那样对我我也会觉得很无趣,很失落,再漂亮的景致也素然无味!这个傻子怎么不应酬着吻她一下呢?不,那样就不是他了,他就是那个该潇洒时候潇洒、真爱上一个人就痴心不改的家伙,是我十几年前在成家村结下的缘。或许这就是命运安排好的吧?我那么负他他还依然爱我,在我心力交瘁的时候来拯救我。

烟雨中的骊山显得格外有灵气,站在山上往远处看灰蒙蒙的,身边的树和花草却清新自然,竟有几分暮春的感觉。丁丽欣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寄情于山水之间,仅是静静地呆着什么也不做,心里仍感觉舒畅,就像最热的时候有杯西瓜汁喝、最犯困的时候有张软床睡。也许是这种欣赏简单,又或是懒得费脑子,站在这里比在博物馆看兵马俑和千年文物更自在。

顺山路下来有条小路能进华清池后面,拐个弯就是兵谏亭了,挺好,少走路也替他剩下两张门票钱。一圈走下来她似懂非懂,总是觉得不过是皇帝取悦妃子盖的澡堂子,是风流皇帝逗乐子的场所。正门厅堂有实景演出,震撼之余却涌现几分伤感,所以直到上了车她心里还在感慨。如果说这宏伟建筑是杨玉环实现爱情梦的体现,那唐明皇后宫里许许多多的女人守的又是什么?如此被宠爱的女人最后结局居然是赐死,集千百宠爱于一身究竟是佳话还是讽刺?那一刻她会不会有些觉悟?或是后悔?难道人们倾心追逐的爱情都是一场场梦?


编辑点评:
对《再见,依然在乎你(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