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短篇小说 > 告诉你一个秘密

告诉你一个秘密  作者:为你回眸

发表时间: 2021-07-21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9792  阅读: 2166  评论:0条 推荐:5星

告诉你一个秘密
 

1

首先,必须要先介绍一下我所在的这个小村子。

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一个隐藏在重重叠叠的大山深处、依山傍水的小山村。它背靠的大山叫瓦格山,它面前的一湾碧水叫瓦格河,所以,这个小村子自然而然就叫瓦格村啦。

说瓦格村是现代版的世外桃源一点也不夸张。原来一百多户、四五百人的大村子,现在不到五十户,常住人口不足百人。和当今中国大多数农村一样,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外打工或上学,在家的多半是“六一”和“九九”部队,还有少数不愿外出的“三八”分队。这里的通讯很差,在5G盛行的今天,村里的2G信号还时断时续,打电话还得举着手机满山找信号。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放松身心的好地方。只要你愿意抛下忙碌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在这里待上三五天,无案牍之劳形,无丝竹之乱耳,只用一双眼睛去看山听水、观星赏月,就会发现,这里的时间过得特别慢,慢得仿佛感觉不到它在往前走,颇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逍遥闲适。

就像今天,我们坐在哥哥家的小院里。依势而建的三居室小屋,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院坝,顶上爬满密密匝匝的葡萄藤,在烈日灼灼的盛夏,撒下一地令人心旷神怡的浓荫。院中的方形石桌上,几只大大的玻璃茶杯各据一方,已经毫无翠色的茶叶还在水中浮浮沉沉。

从吃完早饭到日影西斜的此时,我们不知不觉就在这里闲坐了七八个小时。茶泡了一茬又一茬,家长里短的闲话说了一堆又一堆。

我突然想到一件小事,便倾身凑近坐在旁边的嫂子,小声说:“跟你说个秘密。”

“啥,你说啥?”嫂子像突然被蜜蜂蜇到似的,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满脸惊恐地退开几步。

嫂子的反应着实吓了我一跳,我本来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要告诉她,况且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呢。我一头雾水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哥哥。哥哥面不改色地摇了摇头。

我疑惑不解地小声嘀咕:“我都还没说是什么秘密呢,你这是干嘛?”

嫂子居然又往后退了两步,使劲地摆着手:“不要跟我提‘秘密’两个字,我心里瘆得慌。”

这下,我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嫂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被普普通通的两个字吓成这样。

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我有些兴奋起来,预感将有一个精彩的故事浮出时间的水面。

果然,平静下来的嫂子重新坐回原位,也喝了一口水,才打开了话匣子:“你不知道,前段日子哑巴去世前,就像疯了一样,一天到晚遇到谁都逮着不放,反反复复地比划着一串动作,可是谁也不明白他要说什么。有一天我在下田的小路上遇到他,他硬拽着我比划了半天,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一急就哇哇地喊出两个字,听起来就像你刚才说的秘密,然后就一头栽倒在地上,可把我吓坏了。”说完这一段,嫂子如释重负地抚了抚胸口,又大大地喝了一口水,像是要把积压在胸口的惊恐冲走一般。

我理解嫂子,她一直都是被哥哥呵护得极好的小女人,遇到这种突发状况,被吓成这样倒也不奇怪。可她话里的信息量还是大得令我猝不及防。

“哑巴死了?”我的声音陡然高了几分。记忆中,哑巴身体强健,也不过刚六十出头的样子。

“死了,一个月前。”这次开口的是哥哥,“他女儿小洋子你还记得吧?小洋子生二胎的时候大出血,从医院抢救回来之后哑巴就变得神神叨叨的,后来从放羊的山坡上摔下来,还没抬回家就断了气。”

我觉得胸口好像突然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闷得慌。村子里那些陈年旧事就像杯中不断上浮的茶叶,从记忆深处翻腾出来,变成一帧一帧的老照片。

2

小洋子我当然记得,那个跟姐姐同岁的女孩,哑巴的女儿。

哑巴是从外地来的上门女婿,老家在哪儿,村里没几个人说得清楚。

哑巴的妻子是个老实木讷的女子,个子矮小,长相普通,性格内向,走路做事都是不声不响的,即使在村里来来往往也少有人会注意。

男的残疾,女的木讷,上有年逾古稀的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家境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他们家庭的独一无二的特殊性,自然是村里人重点关注的对象。

让人意外的是,哑巴的女儿小洋子活泼开朗、能说会道,从小到大都很招人爱。

村里人都说,小洋子是老天爷对哑巴命带残疾的补偿,是送给他们家最好的礼物。

第一次见到小洋子,是五岁那年,我们家从外村搬来的那天下午。

村口的场坝里热闹非凡,村里的几十个小孩在一起愉快地玩耍。我羡慕极了,远远地站在人群外,看着他们嘻笑打闹,不敢走近,又舍不得离开。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跟我一般高的小洋子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面前,眨巴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我,我叫小桥……”我边结结巴巴地小声回答,边撒腿就往外跑,像做了错事被当场抓包般的窘迫。

“小桥,等等我,我是小洋子——”小洋子边喊边追了过来。

我站住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手指紧紧地抠着快要破掉的衣角。

小洋子走到我面前,轻轻地拉起我的手,说:“别怕,小桥,我是小洋子,你以后可以跟我们一起玩。”

我抬起头,小洋子咧开嘴笑了起来。

我和小洋子就这样成了好朋友,后来才知道,她和姐姐同岁,也是同班同学。因为村里还有一个比她大的姑娘也叫洋子,所以大家都叫她小洋子。

小洋子好像从来没有烦恼,整天都笑嘻嘻的。即使被调皮捣蛋的男孩子欺负,她也不哭不闹,没过几分钟又和他们打成一片。

小洋子,你爹会跟你说话吗?

小洋子,你为什么每天都笑得那么开心?

小洋子,你的辫子好好看,是你妈妈帮你扎的吗?

在一起的时候,我总爱问小洋子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爹是哑巴,不会说话,但他会用手比划,我能看懂他要对我说的话。说到哑巴父亲,小洋子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不过,我当然开心啦,我爹对我可好了,他从来不会凶我,我想吃的东西他都会给我做,你看,我的辫子也是他帮我扎的,我觉得我爹比我妈对我好。小洋子自豪地拉着编得精美别致的羊角辫,又咧开嘴笑起来。

有小洋子真好。

和小洋子在一起的童年,我也渐渐变得活泼爱笑起来。

3

哑巴一家真是不容易,一家人勤巴苦挣的,好不容易日子才好过一点,哪晓得又出了这样的事。哑巴还真是没有享福的命啊。

说起哑巴,哥哥嫂子也是唏嘘不已。

我可以去看看小洋子吗?

去看看吧,你都好多年没见过她了,去看看也好。走吧,我带你去,她家还是老样子。

嫂子站起来,引我朝村子中间走去。

穿过细长的小巷,拐了两三道弯,不到三分钟,我们就站在了小洋子家门口。

我这样合适吗?要不还是别去吧。嫂子要敲门的当口,我又打起了退堂鼓。毕竟从小学毕业离家到现在,快三十年没见了,我也不知道这段长长的距离会不会唐突了曾经两小无猜的情谊。

去吧,其实这些年,小洋子经常打听你们的情况,还说以后有机会了要去城里找你们耍呢。嫂子看穿了我的犹豫,轻声鼓励我。

门开了,眼前是一个两鬓灰白的中年妇女,瘦削单薄的身材,眼窝深陷,表情木讷,但有种似曾相识的亲切。

小洋子,小桥回来了,说来看看你。嫂子说。

真的是小洋子!

我激动地伸出手,想要像小时候那样拉住她。

她飞快地瞟了我一眼,便移走了目光,没有接住我伸出的手,只是低垂着头,手指使劲绞着棉衬衫的下摆。

啊,小桥,进来坐吧。

沉默良久,小洋子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哦,好。

我小心翼翼地跨过低矮的木门槛,边往屋里走,边打量着小洋子的家。

如嫂子所言,小洋子的家确实还是老样子,一切都是真的很“老”的样子。房屋的结构和陈设几乎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只不过黄泥的墙面凹陷了,好多地方都开出了大小不一的裂缝,堂屋里的木柜和桌凳已是漆色斑驳,面目难辨。

我暗暗心惊,时间过去了那么久,除了眼前过快衰老的小洋子,家里的一切,仿佛都定格在了我与小洋子初识的模样。

房间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小洋子飞奔进去,不一会儿,抱着一个包裹严实的婴儿出来。

小洋子把婴儿朝我面前凑了凑。

我女儿,刚刚三个月。

这时,一个男孩满头大汗地从屋外跑进来,大声喊着妈妈。

我儿子小中,十岁了。

小洋子低着头,小声地介绍着她的两个孩子,局促而拘谨。

孩子很乖。

我说着,在墙边的木凳上坐下来。

是啊,孩子还好,只可惜,我爹妈都不在了,又只剩下我们了。

小洋子的声音哽咽了,在她缓缓抬起的脸上,深深的悲伤代替了曾经如朝阳般明媚的笑容。

我一时语塞,只觉得有深深的寒意从背后阵阵袭来。

孩子会慢慢长大,你还有孩子们的爸爸,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难以忍受相对无言的尴尬,我只能用这样苍白的语言向小洋子和她的孩子们匆匆道别。

唉,都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谁说不是呢?小洋子的老公也是外地来的上门女婿,就像她妈一样老实木讷,家里家外都得她一个人操心,以前哑巴在的时候还可以帮衬着些,以后呀,真是难喽。这些年,政府也给过很多的帮扶政策,可他们一家负担太重了,日子还是没多大起色。

回去的路上,嫂子又跟我说了很多小洋子家的情况。母亲远逝,父亲近亡,拖家带口,举步维艰。

4

小洋子,分你吃我妈妈做的月饼。

小洋子,你看,这是我姐姐带回来的书。

小洋子,放学了一起去找猪草好不好。

有好几年,我的生活里每一天必不可少的都是小洋子。

直到我十岁的那一天。

那是瓦格村一年一度的榨糖季,村里人最忙碌也是最开心的日子。

辛辛苦苦种了一年的甘蔗收割了,人背马驮一堆堆运到糖房里。大人轮流值班榨汁熬糖,小孩子也成天待在糖房里,帮些力所能及的忙。

那天轮到小洋子家榨糖。小洋子主动去帮忙榨汁,就是把甘蔗一根根地喂进柴油榨汁机里。

也许是人太小塞甘蔗的力气不够,也许是在塞甘蔗的时候她分心走神了,总之,小洋子的左手掌和甘蔗一起被卷进了榨蔗机里。

我没有亲眼看到那血淋淋的画面,只听说她被送到了临县的医院,却因路途遥远,断指的时间过长,永远地失去了除大拇指外的四根指头。

从那以后,村里的小孩一律被禁止在榨蔗机的周围活动,而我,也再也没有了跟小洋子朝夕相处的美好时光。

小洋子从医院回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出过家门。后来,无论是在村里散步,还是去学校上学,哑巴都寸步不离地陪着她。

在学校里,小洋子不爱笑了,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坐着发呆。上学放学路上,小伙伴们本来想跟她一起,但哑巴一看到我们走近就马上摆出要打人的架势,一次次把我们吓得四散哄逃。

小洋子就这样慢慢淡出了我的生活,从少年到青春,再到年届不惑的中年,我几乎从没主动探听过她的消息。

5

喏,这是小洋子让我带给你的。

返城之前,嫂子递给我一个大大的塑料袋。

小洋子?她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不亲自给我?

我急忙追到门外,哪里还有小洋子的身影。

昨天你去河边散步的时候就送来了,她让我不要太早告诉你,大概是不想让你再去找她吧,还说里面有写给你的信。

嫂子的语速总是那样不急不徐的。

我使劲扯开捆扎袋子的绳子,眼前是满满一袋花生米,一粒粒饱满红润,泛着盈盈的光泽。花生米的深处,埋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

我迫不及待地展开信纸,白纸上满满当当都是小洋子那熟悉的笔迹,尽管透着长久不写的生疏,却一如既往的清秀。


小桥:

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还能来看我。我真高兴。

没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我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你说,还一直盼着能有机会到城里去找你。可是,当你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我们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最后却走了完全不同的路。我是小学都没毕业的残疾人,而你,已经是有着体面工作的城里人了。

这就是命,我们的命不一样。

真的,小桥,知道你过得好,我一点都不难过,反而为你开心,你一直都那么努力,就应该好好的。

小桥,我最难过的,是最爱我的爹就这样走了。从小到大,只有他,让我觉得我是有人爱的孩子,我还可以每天都笑着。哪怕我变成了和他一样的残疾人,他也一直鼓励我坚强地面对生活。

可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是我爹的亲生女儿。

生老二的时候,我大出血,把我爹急坏了,从未进过医院的他,硬要跟着到医院。他一再要求医生抽他的血输给我,可检测血型的时候发现,他和我根本没有血缘关系。

他本来啥都不懂,可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血不能给亲闺女,就一直缠着医生闹。医生实在没办法了,就告诉他真相。

知道了这个秘密,他就疯了。

其实这是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的,也是我想一辈子对他保守的秘密。

小桥,我觉得我是个罪人,我爹对我好了一辈子,到头来却是我害他走得那么惨……

小桥,现在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了。你不用为我难过,这一切都是命。

像你说的那样,孩子会慢慢长大,日子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们各自珍重。再见!

                                                   小洋子


我拿着信纸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低下头,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地板上。我真想蹲在地上号啕大哭一场,或是跑到瓦格河边的石头上去大吼几声。

可我,什么都不敢做,转身从袋子里抓出几粒花生米扔进嘴里,仰着头使劲地嚼着,故意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

小桥,走了,还磨蹭什么呀。

家人们在屋外催促着。

来了,来了。

我大声嚷嚷着,努力咽下已经嚼碎了的花生米和这个注定一时难以消化的秘密,拎起小洋子送来的花生米,大步跑到村口的停车场。

回城的路上,我一直把塑料袋搁在腿上,不时摸摸里面匀实细滑的花生米。迎着橘色的夕阳,我仿佛看到小洋子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认真仔细地剥开一颗颗花生,取出饱满的籽粒,丢掉空空的外壳。花生壳越堆越高,高过了她身后的柴草堆,高到足以掩埋掉所有生活的苦难和岁月的秘密。(2021.5.20)


编辑点评:
对《告诉你一个秘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