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作者:张金丰

发表时间: 2021-07-12  分类:长篇  字数:3082  阅读: 208  评论:0条 推荐:0星

 

王荣军走后高小川进市长办公室。

梁启明就问:“梁秀娟回省城了?”
  “是是是,今天回来安排住院做检查。”
  “查什么?”
  “受了刺激想不通,有点神叨叨。”
  “就安排她返回省城住医院?有点草率啊?”
  “是是是,急了点。”
  “我要去医院。”
  “是现在?”
  “对。”
  高小川也只好跟着,这是秘书的职责。抬腕看表六点七分,心想约好的黄了。
  
  芝兰县。
  梁艳梅没跟周兵他们回省城,被县环卫局长张平江,申请留下来。

这天上午苗清泉主持的会议,是布置贯彻周副市长的指示。张平江发言:“有人嘲讽县环卫,扫街掏粪运垃圾,我赞成。八、九个人的小局,和治污沾边的没两位。找大道理上纲上限罚个款,派些卫生管理费,完成下达的指标,不然过不了评审,挂一漏万全不管,。很多部门又不敢去罚,GDP它娘个屁,完不成就罚我们,罚得工资都不全,县教育局算最惨,负责六条街拆迁。能有积极性?” 县长吴广忠打断:“周副市长临走嘱咐,‘挖问题、想措施、改观念、促发展。’不是让你大发牢骚,这是右的旧观念,应该认真来批判。” 张平江怒说:“留下几句挑不出毛病的空话,一点不具体,  缺乏操作性,能有什么用?”县府秘书长,马文武质问:“让挖问题不具体?你也太狂了。” 张平江就激动说:“我个人的看法是,领导来次很不容易,首先解决大的问题,不可回避矛盾现实,不发标语口号指示,拍屁股就一走了之。“ 吴广忠笑笑说:“你这人,确实狂,挖到领导头上了。我知道你最近忙,很得某某某的势,怎么啦?南辕北辙?焦头烂额?这正说明问题多,更该挖。周副市长没来前,你就喜欢怪这怨那充圣人,哦哦都不行?世上就你对?”

不少人指责张平江,一时显得有点乱。

梁艳梅孙大志张贵柱,被邀请来列席会议,坐在最后排,只能听和记。

常委扩大会,必须讲规矩。

吴广忠起身慷概环顾振奋道:“周副市长了解情况如他讲‘最近治理芝兰江,有种不好的倾向,对镇乡企业要推倒,对盐厂洗煤厂造纸厂,要马上施行现代化,什么他都看不惯,认为过去等于零。’周副市长还指出,‘改革开放是搞活,不是要搞死,有人等不得,不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干,忘了我们的基础,想要三天革个命,这是成人幼稚病,不能用药物治。有人讲治污先治人,有不同意见就治他?想搞清一色?’我认为,这些话,像镜子一样照出有些人面貌,非常准确和及时,该不该深挖?还用多讲吗?要清醒干工作,不可犯糊涂。” 马文武赞成:“对!从张平江开始挖。” 张平江辩说:“我不怕!别想制造问题,我要把话说完!”

会场嗡起嘈杂反对不许他再讲。

苗清泉起身制止道:“让人把话都说完,充分讨论各抒己见,政府内要讲民主,不搞‘东风压西风。’道理越辩越明嘛?请大家要心平气和。” 吴广忠问苗清泉:“谁说道理越辩越明?常是越辩越复杂,越辩越不清。县政府是学府吗?成天整日辩什么?没事干?乱弹琴。” 就听有人高声说:“最近张平江小人得志抖威风,想显自己能。” 王朝阳站起来寻讲话的,语重心长皱眉说:“不要讲这类情绪话,搞得会风很不正。”马文武笑问:“王局长有话请明说?别扣帽。虽说你是县常委,也不能搞压制嘛?” 王朝阳便生气说:“每次开会都是你们兴谁压谁一起上。我的确是太有话说,张平江不是什么小人,芝兰江污染有目共睹不治吗?有人阻碍反迁?”

讲完他坐下。

吴广忠慢吞吞的问:“王局长你这番话,像斥责谁搞帮派?我个人认为,领导干部能信口开河?你的说法不利团结。”

苗清泉对会开成这样生暗气,但他只能顾全大局便先笑笑想扳回,可是笑不出,起身严肃说:“我作为县府派定的会议主持人,邀请张平江发言。”说完抬抬手,示意他再说。


编辑点评:
对《第一百九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