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感悟小品 > 金融人

金融人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1-06-29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2427  阅读: 283  评论:0条 推荐:4星

过二十年的浸润,我偶然发现,除了钱,他大抵没有其他追求了。这正是: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不同历史时期的学者对异化有不同的解释。从马克思主义观点看,异化作为社会现象同阶级一起产生,是人的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及其产品变成异己力量,反过来统治人的一种社会现象。私有制是异化的主要根源,社会分工固定化是它的最终根源。异化概念所反映的,是人们的生产活动及其产品反对人们自己的特殊性质和特殊关系。在异化活动中,人的能动性丧失了,遭到异己的物质力量或精神力量的奴役,从而使人的个性不能全面发展,只能片面发展,甚至畸形发展。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异化达到最严重的程度。

       绕口的概念远不如举例直白。简单地讲,人们都有吃的需求,不吃饭会饿,所以为了活下去,人们要吃饭。随着生活的改善,人们由要求吃饱,转而要求吃好,这都很正常。可是有人吃上了瘾,最后连野生动物都不放过,吃果子狸染上了非典,这就已经是异化了,这人成为吃的奴隶了;再比如说,人们穿衣服是为了防寒遮体,可是有的美女衣柜已经装满了,却还不断地从网上淘衣服,买回来后又不穿,这就已经是异化了;有的一家三口住八十平米的房子已经很宽绰了,可是由于一夜暴富,买了300平米的复式,结果收拾不过来,就请个保姆,保姆介入到夫妻之间,二人开始吵架、离婚,这夫妻都被异化了……人们创造物质财富,物质财富应该是为人来服务的,人们应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购置这些东西,让它们来充分地为自己服务。可是,人们在对物质的不断追求中迷失了自我,忘却了人类活着的原始追求和本真追求,最终成为了物质财富的奴隶,这就是异化。

      在滚滚红尘中,我们均被不同程度地异化着。最先被异化和异化程度最深的,大抵应属金融人。

      古人说:“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可是,不同的人在追逐利益的过程中,心思却未必完全放在钱上。譬如:工人做工,在挣钱的同时还要想着怎样精进才能将零件做得更好,在技艺上他有追求;教师授课,在等待工资的同时还要想着怎样授课能让学生听得更明白,在业务上他有追求;就连遭人鄙视的非金融资本家,他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还有一份心思存在他的产品上,要使自己的产品优于同类产品。在追求产品质量这一过程中,他的心境也有一段时间远离了铜臭味,使他的内心有片刻明亮之光。可是,金融人则不然。由于其职业本身的特征就是由钱生钱,于是,他们的大脑中除了钱,真的是容不下其他东西了。荀子曾说“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金融人所假之物是钱,所追求之物还是钱,看来天生与君子无缘了。

       我曾“有幸”在保险界混了几天。在那个氛围中,没有其他话题,整天就是讨论怎样更多地卖保险,赚提成。给人上门送礼品是为了从人家腰包掏钱,请人家聊天吃饭是为了从人家腰包掏钱,到敬老院慰问演出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从老人腰包掏钱。当然,我不是否定保险这个行业。不论从哪个层面说,保险都是当今社会所必需的。可是,身陷其中的人,精神追求却是低了许多。若说是多卖保险是为了客户着想,这大抵是自欺欺人,因为我的小组长就曾建议我不要理会那个车险,理由是提成太少。古人说:“君子不欺暗室。”当我们建议某人购买疾病险时,我们真该问问内心中的自己:“我的第一目的是保证他将来万一生病不致求借无门,还是为了我的提成?”如果答案是第一个,金融人还有机会做君子。

       我曾设想过几个造福于民的险种,比如失孤险(独生子女因各种原因早于父母死亡,保险公司为被保险人支付一笔钱)和新生儿残障险(孕妇怀孕后购买该险,万一孩子有残障,可获一笔保险金),可是,卖保险的却没有权力自设险种,这是保险精算师的工作。一想到精算师,就看到保险的实质——谋利,造福于民只是“副作用”。

       如果说保险业秉承的是“防患于未然”的理念,在你有钱时帮你将钱存起来,在你危难时帮你一把,其品德真是远远优于银行了。因为银行很少雪中送炭,你在没钱时它是不会为你提供贷款的,因为它担心你还不上。银行最爱做的是锦上添花,希望有实力的企业每年付给它固定的利息,它只要坐在家里数钱就行了。比银行更坏的则是证券业,他们无异于拦路抢劫的土匪,却披着合法的外衣。当然,有时政府也不放过他们,能抓到证据就罚他们一回。不过,被罚的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回想金融诞生之初,愿望是良善的。张三做买卖缺钱,偏巧李四有钱。于是张三用李四的钱赚钱,付给李四一些回报,无可非议。张三年年出海远航,担心一旦身陷大海老婆孩子无以为继,于是将平时赚的钱投到李四的公司,万一自己出事,李四再将钱赔给张三的老婆孩子,这是真正的防患于未然。又如,张三开公司赚大钱,左邻右舍自己没能力做买卖,于是将闲钱都借给张三,张三挣大家跟着挣,张三赔大家跟着赔,这秉承的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精神。可是,好事经过发展、经过所谓的“规范”和“集约”,最终却几乎变成了坏事,这内中原因引人深思。这让我想到相声。相声最初是有人研究出来,发现能逗人发笑,于是开始聚众表演。慢慢的,有人给演员钱了。别人发现说相声能赚钱,他也挤进来说。再过一段时间,下流段子就掺杂进来了,将相声诞生之初的娱人功能给逐渐淡化了。

       我曾有一故友,未入金融界时,谦谦君子,光风霁月。经过二十年的浸润,我偶然发现,除了钱,他大抵没有其他追求了。这正是: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编辑点评:
对《金融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