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短篇小说 > 雨打蕉城

雨打蕉城  作者:指间烟云

发表时间: 2021-06-23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10154  阅读: 61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公元2010年11月28日下午2点30分,国家教育委员会从全国知名大学聘请的九名专家再次云集京城,经过前面必不可少的两轮会议后,报请本科教学水平评估中心主任并国家教育委员会批准,采取无记名投票方式,通过了蕉城大学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为“优秀”。

  会议结束后的半小时,蕉城大学校长李云山的夫人宋梅正在给学校党委书记陈伯恩诉苦,说李云山这个千刀杀的陈四美忘恩负义,居然和办公室秘书小杨粘在一块,这种日子她再也过不下去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希望陈书记无论如何要出面,为她主持公道。

  陈书记一看是国家教委评估专家组组长王宝志电话,慌忙当即用右手暗示李校长夫人不要再发出声音。拿着电话疾步走到办公室最里面一间去了。

  “尊敬的王组长,您好!”

  “恭喜贵校评估优秀”

  “真是感恩不尽!”

  “   只不过还需要公示十五天,国家教委才正式行文。”

  “……王组长您辛苦了!请一定保重身体!下次来蕉城……”陈书记简直太激动了,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陈书记知道就是了……”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必须的……”

  陈书记还想打听点具体通过情况,但电话已是盲音……。

  李校长夫人看到接过电话的陈书记如春风拂过江面向她走来。“李云山啊李云山,他就不想想,那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一天就知道读书做实验写文章,没有我的支持,不!是我全家的大力支持,他能有今天吗?”

  “再说了,他当初穷得路边叫花子都不搭理的人,我城里大家闺秀嫁给一个乡巴佬,连我爸妈省吃俭用的钱都拿来供他读博出国,他今天良心被野狗吃了不是?”         陈书记还幸福的沉浸在刚才的电话之中,李校长夫人噼里啪啦有如山洪暴发,其实他压根就没有听进去一个字。

  毕竟陈书记是久经生活沧桑之人,他点燃了一支荷花烟猛吸了一口。他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叮嘱李夫人此事不能过度渲染,要以大局为重,同时也要为学校名声着想,得悠着点慢慢来。他说据他平时了解李校长应该不是那这种人,他自有办法,叫李夫人先回家好好休息,平复一下心情,都是大几十岁的人了不能气出一身病来。他要找时间和李校长谈谈。

  打发走李夫人后,陈书记实在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立马电话告知办公室主任孟福来,叫他通知召开党委紧急会议,说有要事相商。

  不到半小时,所有学校领导和党委会成员悉数到齐。陈书记情绪有点激动,“……刚刚,刚刚,评估专家组王组长给我来电,说我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国家教委专家组投票通过优秀,但现在还没有进入公示期,请大家切记暂时保密,同时请各位负责人继续做好评估专家的工作,与评估专家保持紧密联系,但不得提投票通过“优秀”一事……

  尽管已是深秋时节,蕉城大学橘红色的枫叶铺满了那条笔直的树人大道,寒意尽显,校园里的芭蕉树苍翠欲滴。但整个蕉城如沐春风之中。

  蕉城大学是蕉城唯一的综合性本科高校。这一消息也是整个蕉城的荣耀。

  蕉城大学接到国家教育委员会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的通知,时间是在2007年3月下旬。通知要求蕉城大学列为第二批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学校,评估时间大约是2010年下半年9月。

  毫无夸张,蕉城大学接到通知后全体师生如临大敌,仿佛一下子掉入冰窖之中。省城来的校党委书记陈伯恩,新提拔的校长李云山第二天就迅速召开了紧急会议,全面传达国家教委文件精神。

  陈书记刚来学校三个月。

  石东坡副书记闭门谢客坐在办公室抽闷烟,一支接一支,烟灰缸已经塞满烟蒂,整个房间云雾蒸腾。办公室孟主任第二次进来请他去参加党委会,说陈书记亲自请他。石副书记显得有些不耐烦,嘴上嘟囔了一句“就他,也配来蕉城大学!”把门关得“嘭”的一声,吓了孟主任一大跳。           石副书记1976年西川大学工农兵大学毕业,在蕉城大学工作了30年,从一名普通的化学老师一路升迁到蕉城大学副厅级常务副书记,自从张书记退休1年后一直是他主持蕉城大学党委的工作,从情理上分析应当是他接替张书记更为合适。青州省委组织部已经派人来学校对他考察过了,全校处级干部进行了无记名投票。也找他本人谈了话,谁会想到最后从省城来了个更年轻的陈伯恩。

  此事令石副书记颜面荡然无存,一直以来如鲠在喉。自己一身清正廉洁,兢兢业业,工作能力上不存在任何问题啊,在群众中威望也蛮高的,组织上怎么就……反正他鼻子有些想不通,换作别人可能也想不通。

  蕉城是南方一座古老的历史文化名城,在唐初归化于中央辖制。因气候宜人,雨水丰沛,满城遍布青绿蓬勃的芭蕉树,其蕉城之名正式来源于明洪武年间。在中国工农红军艰苦卓绝的长征中,蕉城人民曾经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城市虽然不大却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至于蕉城为什么会芭蕉树密布丛生,据民间讲有一个凄美的传说。五代十国战乱时期,一对土家族青年男女在村口的一棵芭蕉树下相识相恋了。两人约定好第二天到乌江边去捉鱼。女孩天刚蒙蒙亮就来到芭蕉树下,一直等到月出东山,但始终不见男孩的身影。后来她得知心上人在来的路上被乱军抓走了。

  女孩很是忧伤。以后每天到芭蕉树下等她的心上人,看是否回来了,但是一直没有出现。  很多年以后,女孩始终未嫁,因为相思之苦而在这棵树下英年郁郁而终。           而这颗芭蕉树却越来越枝繁叶茂,高大婆娑。  后来男孩当上将军平息了战争,荣归故里,回来寻找女孩不得而果。村里人告诉他自从他被乱军抓走后,女孩每天都在芭蕉树下等他,守望他,最后在芭蕉树下孤独地去世了。

  将军异常难过,指天发誓将终身不娶。

  他下令士兵从那棵芭蕉树开始,每隔十步种一株芭蕉,绵延一百里,以示永远记念他那不能复生的人儿。

  他也从此解甲归田,退隐山林。

  现在蕉城边的英雄山上高耸着一座将军墓碑,是明代永历皇帝时期修建,是为了祭奠将军当年为蕉城人民的和平与安宁所作的贡献。

  1965年3月,为了支援蕉城革命老区的建设和发展,中央政府决定把北方海滨城市关东大学整体搬迁到蕉城,更名为蕉城大学。蕉城大学在这片红色而英勇的土地上,奏响出了时代的强音。

  八十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蕉城大学也身不由己地卷入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滚滚洪流中,人才流动和资源的争夺更加激烈,各种社会变革风起云涌。这对蕉城大学的影响和冲击尤为明显。特别是关东大学复办,大批教师回归海滨关东,有一些在国内有一定影响的知名专家和学者,也相继离开蕉城大学,择良木而栖去了东部经济发达的城市,或者远涉重洋。

  蕉城大学面临着生死攸关的考验。每一个蕉城大学的师生面临着历史上最艰难的抉择:要么停止办学,要么并入其他大学求得一线生机,暂时残喘于世。

  陈殿南校长出生于1921年7月,他与中国共产党是同龄人了。1965年举家随关东大学来到蕉城,是我国享有盛誉的外科学专家。他完全可以回到条件更为优越的关东,回到高龄父母的身边。但留下来的老师们把期许的目光投向了他,希望他能够拯救处于危难之中的蕉城大学。

  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历史而言,每每到了决定生死命运的时刻,就会有英雄人物出现。于蕉城大学的历史命运而言,陈殿南教授的舍身忘我挺身而出,拯救了它。他可以堪称蕉城大学历史上的格萨尔王。

  蕉城大学是幸运的。在它的历史上出现了以陈殿南为代表的一批精英和脊梁。蕉城大学最终史诗般存活了下来、而且勃勃生机,波澜壮阔!

  蕉城大学为了迎接三年过后的本科教学工作评估,制定了宏伟战略规划与详尽的战术目标。由党委书记和校长亲自任迎评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下面成立了若干工作小组及其办公室,并且抽调了大批人员专门从事这项工作。

  蕉城大学处于江南偏远的亚热带革命老区,不在省城。在国家财政拨款、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引进和科研经费投入上与同类大学相比,一直处于劣势。不仅在引进人才方面异常困难,就连现有的人才能够稳定下来都谈何容易!

  这些年来,学校为了稳定和引进人才可谓竭尽所能。学校虽然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但与发达地区其他大学相比差距明显,所提供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学校往往是把感情留人放在首位。

  学校充分认识到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对学校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要通过评估,师资队伍是其核心和关键所在。但现有师资队伍中硕士和博士所占比例与指标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怎么办?

  学校领导只有痛下决心,拿出血本,全力引进人才。决定三年之内要引进硕士和博士240名(其中博士100名以上)。凡硕士来校工作给3万元安家费,博士给6万元。在评职称以前,硕士享受讲师工资待遇,博士享受副教授。

  在那些年经济特别困难的情况下,可想而知蕉城大学有多么的不容易!余旭成是学校人事处师资科的科长,虽然只是一个科级干部,但他肩上的担子比蕉城旁边乌蒙山还要重。学校领导要下大力气抓人才引进,最后还得靠他这个小小的师资科长去抓落实到位。

  余旭成新任师资科长,临危受命。在那三年时间里,不负众望。他无暇顾及家庭,即使他的小孩只有几个月,爱人从事临床工作忙得天昏地暗。他多次到东北三省,西部高校,沿海城市。许多人突然听说神州大地上冒出一个蕉城大学都很诧异,更别说来偏远的蕉城安家落户了。提到工资待遇,他有时更是羞于启齿。但余旭成坚信,只要自己一片诚心渴求贤才,终会有打动人心的时候,人心毕竟不是黄泥巴做的吧。

  余旭成自有他的一套本领。他去一个大学,先要了解清楚这所大学的学生哪些来自蕉城,哪些来自家庭困难的偏僻农村,哪些虽然来自城市但家里经济不是很好的学生。从而重点去做这些人的思想工作。他也不着急,先和他们保持联系,时不时关心一下他们的学习生活情况。甚至在他们生活特别困难时,力所能及地帮助他们。

  记得西川大学有一个来自于甘南农村的硕士生,有一年春节,因为没有路费回家,准备春节住校,但他发自内心地很想回家看一下失明多年的母亲。余旭成知道后马上给这个学生汇去了500元,嘱咐他一定要回去看看他的母亲。

  春节刚过,这位同学的母亲就去世了。       他有感于余旭成对他的恩遇,当年毕业就带着他的女朋友,也是一名化学硕士研究生,一起来到了蕉城大学。

  还有一位北海大学的博士,家在蕉城,其父亲因脑出血病重住在蕉城大学附属医院脑外科。因为他临近毕业忙于科研论文答辩,没有时间回来看望父亲。余旭成知道情况后,第一时间带着鲜花到病房看望他,并说代表他儿子的心愿,嘱咐他安心养病,请管床医生多多关爱一下老人。这位老人感动得老泪纵横。

  这名博士本打算到美国深造,但毕业后就来到了蕉城大学,他说是余老师让他知道如何学会做人。他必须为蕉城大学做点什么才能心安。  因为他的父亲在拿到他毕业证前一天已经永远告别人世。

  有一位到英伦三岛做访问学者多年的博士。有一年回到家乡蕉城,他说他想吃小时候最地道最原始风味的羊肉粉。余旭成陪着他走遍了蕉城的大街小巷,他都说不是儿时曾经的味道。但他说自己被余旭成引进人才的真诚燃化了,他要回到家乡蕉城工作,把自己一生所学全部奉献给蕉城大学。

  余旭成为蕉城大学人才引进工作所做的一切,对于他这种身份的小人物看似微不足道,但却出乎意料,连他自己也始料未及,如春雨滋润甘霖,润物无声。

  秦文章女士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她从事生物化学研究的实验室是美利坚合众国国家重点实验室。她的实验室主任力劝她留在美国,将来一定有机会问鼎诺贝尔医学奖。

  秦女士当年是从上海来到蕉城农村的知青,后来留在蕉城当了赤脚医生。1977年恢复高考时她已经28岁了。    因为年龄偏大,即使高考成绩优异,录取时所有的学校都拒绝了她。

  蕉城大学招生老师了解到她是一名赤脚医生,热爱医学事业,向学校领导进行了汇报。学校毅然决定录取她。毕业后读了研究生,因为成绩突出国家又公派留学去了美国。

  她说自己回到蕉城大学,就是因为心中永远想着蕉城大学,在蕉城大学遇到最困难的时候,她更加不能释怀。因为在她当年高考后沒有去处时,是蕉城大学收留了她。

  蕉城大学为了做好迎接国家教委的评估工作,做好评估材料,先后派出八批考察组到全国兄弟院校取经学习,当然主要是第一批评估通过“优秀”的学校。余旭成主要负责师资队伍建设的指标体系,一次考察也没有少下。

  记得有一年,学校党委书记陈伯恩亲自带队30人到南江大学考察。南江大学党委书记刘振峰对等接待。先是召开必不可少的欢迎座谈会,刘书记慷慨激昂地致了欢迎辞,他代表全校师生热烈欢迎陈书记一行的到来,恳请大家对南江大学的工作多提宝贵意见。

  陈书记也声情并茂作了答谢辞。他说蕉城大学是來取经学习的,南江大学在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引进、教学科研工作等方面卓有成效,在第一批本科教学工作评估中取得“优秀”,有很多值得蕉城大学学习的地方,希望他们能不吝赐教。

  刚开始,在座的南江大学的同志显得有些拘束不自在,相反,蕉城大学的客人则情绪高昂,反客为主,主动提问。南江大学的同志一说到关键问题就有点欲说还休的味道。

  刘书记说要不让他们单独各部门对口交流,陈书记说这个提议很好。 各部门对口交流,查看他们的PPT汇报和视频、评估指标材料等。

  余旭成到了南江大学人事处师资科,他从师资科长范飞口中得知,这个评估工作真是折腾人,他说他的师资队伍评估材料反复加工了很多次。其中做材料有很多技巧,他还说在评估工作中把评估专家陪好也尤其重要。

  南江大学很讲江湖义气,当天晚上在有名的四星级酒店“春风十里”摆下六桌,隆重宴请蕉城大学一行。

  余旭成不胜酒力,但南江大学甚为热情,每桌准备了一件五粮醇酒(共6瓶),他看到就心头发麻,但想临阵脱逃已经不可能了。

  南江大学刘书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酒辞后,端起满满的杯子,率领他的队伍先敬大家一杯,他自己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倒立空中,真是一滴未剩。他说不能冷落了蕉城大学的弟兄姊妹们,人家千里迢迢到南江大学来。希望大家一定要拿出南江大学好客的优良传统,竭尽全力陪好亲人。

  陈书记也旋即起身笔直地端起满满的杯子,“南江大学今天毫无保留地把他们成功的宝贵经验传授给我们,我感到万分激动!我谨代表蕉城大学全体师生对拥有崇高声誉的南江大学和尊敬的刘书记表达衷心的感谢!让我们全体起立,恭敬他们一杯。”陈书记也把杯子倒立空中,同样一滴未留。现场掌声如春雷贯耳。

  三巡酒过。余旭成找个空隙到了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他从镜中看到自己的脸有如关公,但头脑还很清醒。他想多呆一会,以免多喝两杯。

  这时教务处的郭处长也来到洗手间,“小余,不能在这儿躲着,你看人家南江大学真够哥们,快去多敬敬他们几杯吧。”

  小余来到席上,南江大学的师资科长范飞正端着满满的酒壶找他呢。

  “余科长,我深有体会,你的担子重啊,来,我先敬你一杯。”

  “非常感谢!”两人端起杯子在空中碰响一饮而尽。

  “范科长,你今天给我的无私奉献与帮助,真是感恩不尽!认识你我真是三生有幸,受益匪浅!我回敬你一杯。” 余旭成深知不能失礼,两人再次碰杯后把杯子倒立空中。

  陈书记走路看起来也有些晃晃悠悠了,但还在和刘书记端起杯子手挽手畅谈什么。

  蕉城大学办公室孟主任在组织工作,叫大家要多主动出击,不要老是坐等南江大学的同志敬酒。

  余旭成心想只有豁出去了。他端起倒满的酒壶,一路敬过去。

  空着酒壶回到座位时,他差点滑在了地上,还好他吃力地扶着桌子站住了,没有当场献丑。后来不知怎么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余旭成醒过来已是第二天早上7点10分。他觉得头还在晕疼,想吐又吐不出来,只是干呕了几次。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喝得不省人事,酩酊大醉。在他的人生中留下了深刻记忆,很多年都无法抹去。他自己现在都无法相信,那天晚上他居然能够醒来。

  只不过还是不虚此行,毕竟为了学校的大事,他认为醉一次也是值得的。

  后来他才得知,那天晚上只有他一个人喝醉,其他人后来还去KTV唱歌HAPPY了一阵。那只能怨自己能力实在差劲。

  记得到川东大学考察时,余旭成一行去了8人。川东大学人事处对口接待,人事处全体10人全程陪同,热情款待,晚上安排在船上吃野生鱼。川东地方酒文化丰富,喝酒很有特色,要把生鸡蛋放进酒里,俗称“红太阳”。而且要求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主人们先端杯子喝下,余旭成一行不能不遵守礼规,他看到对方的几位女士都豪饮而下,他的确震动不小,只好跟随大家咬牙闭眼喝了下去。他后来吃没吃菜无论如何记不起了,反正他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大家把他抬着下的船。

  后来,余旭成跟着考察队伍去了很多大学,但每次都是满怀期待与清醒而去,最终拖着沉重的步伐晕头晕脑回来。他不明白究竟主要是去喝酒呢?还是考察学习。反正他在那些考察队伍中显得有些反应迟钝,觉得跟不上时代一样。

  一个夏日晴朗多云的午后,余旭成拿着材料到行政楼六楼去找李云山校长签字。李校长红茶样厚重的门紧闭着,他轻轻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回应。他又轻敲了两下,还是没有回应。

  这时办公室小张急匆匆地走过来,李校长可能刚刚出去了,“你等他一会吧。”           天气酷暑闷人,余旭成站在门口心急火燎,但不得不耐心地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因为他明天一早要把材料送到省教委,他想李校长应该要回来了吧。

  他再次询问了小张,证实李校长应该是很快就会回办公室。

  突然一瞬间----李校长办公室飘出来一位貌若天仙的红衣裙女子-----    余旭成被吓得呆若木鸡。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

  他想看清是谁,但那红衣裙很快就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小余,你有什么事?” 李校长满面春风地站在门口 。

  “李校长,想请您签个字,明天要送到省厅去。”余旭成低声说,显得很是愧疚,好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

  李校长龙飞凤舞地把他名字写在材料首页上面,“你们自己要把好关,不能出半点问题!”他没有看厚厚的材料一个字。他说太忙了没有时间。

  余旭成出门后心里很是纳闷:大白天的关门谈什么大事呢?他不明白李校长的工作方式。

  也许他们的确有保密的必要吧!他只能这样想了。

  蕉城大学为推动迎接评估工作,党委书记和校长分别召开了多次专项推动会。但效果不是十分理想,进展有如蜗牛爬老树,陈伯恩书记多次在全校处级干部大会上发雷霆之怒。很多人都怕他说一不二雷打不动的工作作风。但平时陈书记待人和善,很注重民主。

  大家普遍认为,蕉城大学要通过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是和尚头上的虱子,不是明摆着的吗?因此一个个有如霜打的茄子,提不起劲来。

  提到校园生均面积,现在的地盘精打细算也只有350亩,离国家教委的指标要求1000亩还有650亩不在位置,到哪里去找呢?

  但学校党委特别是陈书记决心很大,已经多次联系沿海城市珠州,准备在珠州市办分校。同时向青州省委请示,青州省委对蕉城大学的开拓进取精神表示大力支持。因蕉城大学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的结论与青州省的荣誉休戚相关。在第一批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中,青州省的三所大学都只是合格,青州省在面子上多少有点挂不住了。

  珠州市答应无偿提供1200亩土地给蕉城大学作为建设用地。并要求相关部门全力做好建设服务工作。

  学校党委当机立断,立即和珠州市签订合同,合同规定第一期工程当年9月破土动工,第二年7月全部完工,9月迎接第一批新生进校。在评估之前两年内全部完成。

  蕉城大学撸起袖子说干就干,从银行贷款10亿。刚好10个月,珠州校区第一期工程如期完成。当年9月第一批学生顺利入住。这堪称是蕉城大学历史上一大奇迹。

  其次是如何建设科研平台,购买先进仪器设备。蕉城大学再次通过银行贷款1个亿,用于购买那些重要的国外先进仪器设备。科研平台从此上了一个大台阶。

  迎评工作启动三年来,余旭成已经记不清熬多少夜加了多少班。他记得有两个晚上学校修改评估材料,大家集体讨论每一个细节,他凌晨3点钟才回到家。为了把师资队伍评估材料做到精益求精,不能出现半点纰漏,如果被评估专家发现蛛丝马迹,甚至抓住了把柄,那他的责任就大了。为了评估工作能够取得“优秀”成绩,各部门已经立下军令状,哪里出了问题要被严肃追究责任。

  一个月前,蕉城大学已经接到通知,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的具体时间是2010年9月25日至31日,为期1周。

  还好,余旭成负责的师资队伍建设材料中的专任教师硕博所占比例、高级职称人数和学缘结构等核心指标完全达到了要求。蕉城大学的其他评估指标也基本符合。

  学校制定了周密详尽的迎评工作方案,包括评估专家机场接待、酒店档次、生活用餐、医疗保障、安全保卫、专家走访路线设置、参加座谈会的师生培训、学生的礼貌问候、横幅标语、清洁卫生等都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要求每一位校领导负责联系一名评估专家,另外安排两名形象气质佳的联络员为专家做好生活上的服务,要做到24小时有人在专家身边。

  关于安全保卫工作,和蕉城市政府进行了对接,市公安局也作出了预警方案,抽调人员对专家所住酒店进行值守。

  整个蕉城大学经过了一个星期的紧张而有序的忙碌,在一个夕阳异常绚丽的黄昏,终于在机场送走了最后一名评估专家。

  评估期间,评估专家组组长王宝志对蕉城大学人事处进行了走访,听取了师资队伍建设的汇报。他感慨良多地说“蕉城大学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在师资队伍建设、人才稳定与引进方面能够取得如此斐然的成绩,他深感震惊和意外。”余旭成听到这话时觉得这么多年的付出得到了高度认可,流出了幸福的眼泪。

  国家教育委员会对蕉城大学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的结果在网上公示结束已经一个月了,但还没有正式收到文件。大家觉得下文只是早晚的事,整个蕉城人民都在准备如何庆贺的事了。

  特别是蕉城大学对如何庆祝已经作出了隆重而热烈的安排!

  天底下的事情还真难预料!就像蕉城变幻莫测的天空一样,有时碧空万里却下起了雨。

  所有的人都满怀兴奋与期待。但这次幸运之神没有眷顾蕉城人民。

  蕉城人民迎来了2010的第一场雪,蕉城已经很多年没有下雪了。恰在那天收到了评估“合格”的文件。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也真是令人无法接受!

  蕉城大学最后从国家教育委员会得知,是因为蕉城大学校长李云山向评估专家朱之文送了2瓶茅台酒,被人举报并已查实。尽管李云山再三说明是自己家里的酒,纯属朋友赠送之情。但这个解释好像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令人难以信服。

  陈伯恩书记想给评估专家组长王宝志打一个电话,评估过后他一下子苍老了不少,头上的地中海面积增加了一半。他抽着荷花烟在房间来回踱了半个小时,但还是放弃了。

  陈伯恩书记内心深深知道,蕉城大学真要评上“优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如泰山!但他内心始终坚若磐石。

  李云山身上存在的问题看来真不轻啊,他觉得是应该找他好好谈谈了。


编辑点评:
对《雨打蕉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