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感悟小品 > 阅读偶得

阅读偶得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1-06-14  分类:感悟小品  字数:3900  阅读: 249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

  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我这人比较笨,老师教了好多遍的生字、生词,我记不住也不会写。同桌是个乖巧的小女孩,往往老师教一遍就记住了。有个恐怖的说法是;她能背下整部《新华字典》。这一衬托,我就活脱脱像个傻子。气的老师经常让我请家长。

  假期,在街上闲逛。那时候街道的犄角旮哪里,总是会有一两个摆小人书摊的。大约是两分钱或五分钱看一本。每当走到书摊跟前,我都会被花花绿绿的小人书封面所吸引,它们就像一个个有魔力的磁石。我急切于想知道里面的故事,比如:程咬金咋劫得皇纲,秦琼到底会不会抓他;武松能赤手打老虎,李逵会斧劈老虎,他俩到底谁厉害。

  于是,便四处搜寻废酒瓶子、烂铁盆子。拿了到废品收购站换了一两毛钱。美滋滋地坐在小人书摊旁的小凳上一睹为快。那时候的小人书,比如《兴唐》、《说岳》、《三国》、《西游》,就像现在的连续剧,都是一集一集的,看完了上集还想看下集。一个暑假看下来,语文成绩大增。组词,造句呐,这些都不在话下了 。从此,再也不用请家长了;不用仰视我的同桌了;还能和小伙伴瞎掰:岳飞是金翅大鹏变的,金兀术是老鼠变的。这大概就是我对文学 、对阅读,最初的印象吧。哎!从此也落下了个爱看书的毛病。

  二

  小时候,家有好几种版本的唐诗宋词选,其中一本《唐诗三百首》还是竖排繁体字版的。那时候我能接触的课外读物不多。玩耍之余就随手翻翻看看,时间长了,也能记住几首。我的一个小伙伴就比较悲催。他爷爷让他天背一首唐诗。背不下来,就让他跪在地上,用细枝条儿抽屁股。当时我们都年纪小,可以说是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对于有些浅显的诗句似懂非懂。比如,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欣欣此生意,自尔为佳节……又比如,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但更多的是一点也不懂。这都很正常,啥都懂了,就不是小孩了。读懂是要有知识的沉淀和阅历的积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上学学的数理化啥的,基本都忘的差不多了,可当时无意中记得的唐诗宋词还能经常的想起,时不时地回味一下,每回回味感觉都不一样。

  比如,杜诗:“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前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小时候背诗,觉得这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式的儿歌一样,只是比较口顺。

  二十几岁再看:哇,我尻!老杜牛逼了。写景写的太好了。由近及远,由下及上,有静有动,有声有行,动静结合。短短两句,写的花团簇拥。所涉及多,却不繁复。给人一种特别美好的想象空间,满脑子都是那种清新明快,生机勃勃的样子。让我写,估计写个几百字几千字,也写不出这个感觉。如此神品,不知几百年能出一首。

  三十几岁再读:哦,这那是写景嘛。分明就是在写自己那种愉悦的心情。处处情景交融,却不落一个情字。高人呐!

  四十岁再读。哦!黄鹂鸣叫,白鹭都上天了。西山千年的积雪好似在融化,万里船已在门外。自然界的春天已经来了。我的朋友严武出镇西川,他已经向朝廷举荐了我。我生命中的春天是不是也要来了,哈哈!几分憧憬,几分忐忑,都在这字里行间了。

  又比如太白诗:“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初读,只觉浅显易懂。就是我要离家出去打拼了。再也见不到  你了,兄弟!

  过几年再读,但觉虽为分别,但哀而不伤。山月,水影,意境空灵优美,浑然天成。处处都流露出一种潇洒飘逸。像极了我们初次离家。满眼都是对外面世界的渴望。有情有景,更有情怀。直击心窝的东西,谁不喜欢?

  又过几年再读。只觉太白技法高超。绝句之中连用五地名。这是绝无仅有的。但读起来却全是诗情画意,绝无呆板之嫌。明人王世贞、清人赵冀都认为是千古绝唱。

  等到上了年纪,经历过诸多挫折再看此诗,愈加喜欢。诗里流露出的那种豪迈,洒脱。不就是我们被生活一点点磨掉的朝气吗?又怎能不让人回忆起 当年“激情燃烧的岁月”。

  三

  上初中时,偶然弄了部影印本《元刊梦溪笔谈》。繁体大字,无标点。那时候,也没啥补习班。暑假里无聊,没啥书看,就看《梦溪笔谈》。自己断句。也找不到工具书。一天看一点,一天看一点,当故事看。看的多了,古文功夫突飞猛进。从此养成了习惯。看古文不要工具书。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高中三年的语文课 ,我基本上都没上过。不过每回考试总是第一次个交卷,成绩还不错。高考语文能考130多分以上。不好的是养成了坏习惯。不懂的全靠蒙,有时候谬之千里,闹了很多笑话。

  四

  中学时,读《红楼梦》。痴迷于里面的宝黛之恋。曹公把情节安排的一波三折。将小儿女的心思写的相当的细腻缜密。那时候就幻想,我要是宝玉如何如何,幻想未来的情人是不是也像黛玉一样的高冷;还是像宝钗一样的实用。

  当然,青春期嘛,更喜欢看里面的,“贾宝玉初试云雨清”、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呆霸王调情遭苦打”这样的情节。亏得曹公点到即止,含而不露。要是当年看了《金瓶梅》、《肉蒲团》,我的妈呀,那得祸害多少无知少女哟。阿弥陀佛!无量寿佛!罪过罪过。

  中年后再后,只觉得满眼的凄凉。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楼塌了。宝黛之恋是大厦将倾前的最后一抹亮色。家族是这样,国家也是这样。眼睁睁看着它衰败,却像补天未用得顽石一样,毫无办法。这是多大的悲怆啊!真是“一把辛酸泪,满纸荒唐言。”

  出于好奇,借阅过,几种《红楼梦》续书,无一例外的看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咱不说别的,文笔就和原著判若云泥。原著前八十回神采飞扬,笔吐莲花;后四十行文呆滞犹如嚼蜡,而续书文笔更是差的离谱。

  四

  有一阵子,余秋雨的《文化苦旅》 很火。我在书店随便翻看过几回。总体感觉一般,说不上好说不上坏。

  过了一阵子,有人就写了部《石破天惊逗秋雨》,专挑他行文中的错误。

  五

  当年陈忠实的《白鹿原》问世时,我还在上学。几十年间,有幸拜读过两回。感触颇深。

  田小娥,无疑是塑造最为成功的一个人物。她不同于以往文学作品中的任何一个女性。小娥一生做过“泡枣”的容器,复仇的工具,冤屈的厉鬼,但很少时间做过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真正的女人。她因为不愿做一世的下等仆人和本身的欲望,做下了在那个封建时代不能容忍的事情:她与黑娃在一起后被禁止拜祖入堂,这样的事情等于被族人驱逐,但她仍然只想和黑娃好好过日子,没有别的想法。然而因为时代的动荡,黑娃被裹挟着投入洪流,变成了通缉犯:她出于对黑娃的爱,为了能安稳下来,她不断的求人希望帮黑娃免罪,但是却被人利用,最终沦落为一个人人唾弃的淫妇,而最后被公公鹿三杀死。这样悲惨的命运,就是死了,也还要被白嘉轩修个塔镇压,永世不得翻身。看到此处,心情倍感压抑。封建礼教杀人于无形,由此可见一斑。

  恪守礼教的女人,会好点吗?一点也不好。鹿兆海的媳妇冷秋月,被亲父毒死。孝文的媳妇被饿死。封建礼教对女人精神上、肉体上的摧残那是无处不在的。

  百灵,是唯一一个具有反抗精神的女人。算是白鹿原上的希望。为了追求真理,却死在了党内的相互倾轧上。她更像一个符号。

  人生是每一步,都会有不同的选择。黑娃起初选择了出去闯荡;选择了接受白小娥的引诱;在和田小娥表面平静幸福的日子里选择了接受兆鹏的意见,投身共产党;在第一次战争失败后,选择了当土匪,选择了杀人抢劫,打断了他幼年的看不顺眼的恩人白嘉轩的腰;选择了加入国民党的队伍,最后又选择了起义。对于革命的,他不会比别人了解的更多,只是一种盲从。黑娃就代表了,那个风云变幻年代,普通人对革命的理解。说起黑娃,很容易联想到,《静静的顿河》。肖霍洛夫对主人公的塑造,无疑比陈忠实的黑娃更加丰满。

  白孝文是长子,是要继承族长的职位的。从小被白赵氏宠爱,父亲爱他却很少表达。族长的威严和期望在他里烙下印记。于是他学着父亲对族中的事情进行管理。

  “他居中裁判力主公道敢于抑恶扬善,决不两面光溜更不会恃强凌弱。”此时的举动和后面判若两人。

  而其中的转折竟是因为一场戏、一个女人的报复、一个男人的政治陷阱引起的。田小娥激发了他的欲望,然而之前建立起强大的封建礼仪下的他却始终处于压抑的状态,在行和不行之中痛苦的煎熬,而当这一点被触动后,成了完全不要脸的人,而后堕落。几乎被恶狗当成死尸吃掉。重生后在国民党里如鱼得水,最后观察世事要变果断起义,毅然决然地干掉了鹿黑娃后成为县长。他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学堂里的文墨知识和政治手段的精准,让他成为最后的“赢家”。乱世,心不狠,手不黑,那能笑到最后?在他面前,黑娃幼稚的不值一提。

  鹿子霖与白嘉轩,作为主角。别人说的太多,咱就不说了。就是代表传统文化、传统仕绅的两个面。新的时代来临。只能给白孝文让位。

  《白鹿原》是可以当做历史阅读的,说史诗不为过。它准确的还原了从辛亥到中共建政这几十间。西北农村各色人等的精神面貌。看《白鹿原》,最好对比着看看《静静的顿河》;美国女作家赛珍珠写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农民的《大地三步曲》。这两部小说,都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不晓得,《大地三步曲》有没有中译本。


编辑点评:
对《阅读偶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