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麦场上的记忆

麦场上的记忆  作者:候鸟

发表时间: 2021-06-10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424  阅读: 246  评论:0条 推荐:4星

 

  每到一年一度的收麦季节,不由得会让人想到几十年前打麦子的情景。


  生产队时,在麦场上给麦子脱粒是一项既繁琐、劳累又隆重的事。收麦前先要造场,造场是把闲了一冬一春因下雨下雪上冻而变得松软坑洼不平长满野草的土场重新整理。先是除草,然后套上牛用耙把场上的表层土全部松一遍,接着用不带耙齿的耙母把场抹平。如果遇上旱天,还需要人担水把场泼湿。最后用石磙把场轧硬实,等着收麦打场。


  麦子成熟了,男女老少齐上阵,天不亮就起床,拿着镰刀去一镰一镰把麦子割倒,等着牛车或人力车来把割倒的麦子拉到场上。下午场上堆满了麦子,要一杈一杈(杈:用桑树做成三根齿的收拾庄稼的工具,后来是用铁管制做的)把麦子垛成长长的麦垛,等着收完麦种上秋庄稼再打场。


  开始打场了。需要人们早上四五点起床到场里摊场。摊场时有人扒麦垛,有人推麦子,有人把推过去成堆的麦子散开均匀地摊在场上,等着牛来碾轧。摊完场天才大亮,大家再回家换工具,上地去干别的活。


  摊在场上的麦子晒到十点以后,牛把式套上牛拉着石磙在场上转圈轧麦子。牛在麦场上转圈转得有气无力的,牛把式会时不时地扬起鞭子“啊”一声,吓唬吓唬牛,石磙被牛拉得“吱扭、吱扭”地响。直到把麦秆全部轧扁,就该翻第一遍场。这时天已经快中午,在地里干了一晌活的人,提前收一会儿工回去翻场,翻完场再回家吃午饭。


  翻第一遍场,是把轧过的麦秸用杈挑起来抖一抖,让麦秸支蓬起来,便于通风透光晒得快。晒一晌午,吃罢午饭,牛把式套上牛开始轧第二遍。第二遍轧成,翻场就讲究了,要用杈托着底,不能让麦秸散开,把原来在上边的翻在下边,原来在下边的要朝上边,让太阳能晒着翻过来的一面。


  翻过后稍晒一会儿,接着碾第三遍。碾第三遍套石磙的磙框后面要挂一块捞石,捞石是用筛子一般大小的圆石片破成两半,做成半圆形或近似三角形,挂在磙框后面起摩擦作用帮助脱粒。容易脱粒的麦子碾三遍就成了,不容易脱粒的还要碾第四遍。


  麦杆轧成以后是挑场,是把轧成的麦秸抖净打成铺,不能夹杂有麦籽,然后有人把麦秸从场上挑出去。这时间男女老少都能派上用场。要赶快把麦子拢成堆趁风扬出来。我们这里的风有个特点,到下午后半晌风越来越小,如果没有风,麦籽扬不出来,耽误第二天打场。


  把拢成堆的麦粒从麦糠中分离出来的过程叫扬场。扬场好手会看风的大小,而采用不同的方法。风大时用扬法,手握筋杈(用木头做成的四根齿的杈,用牛筋固定,所以叫筋杈,杈头比桑杈窄,有七八寸宽),前手上挑,后手下压。让扬出去的麦籽成一条线落在麦籽堆上,麦糠落在麦堆下面。风小时要采用撇法,前后手用力稍有变化,虽说还是上下用力,但前手要往内收,后手要往外推,这样麦籽和麦糠容易分离。扬场时还要有打掠的人,打掠的人手握竹扫把,把带有麦糠的麦籽扫出去,这样扬场的人就不用次次费事照管它。会打掠的人凑扬场人的杈和麦籽未落下来时,眼疾手快的轻轻掠着麦糠什么的就出去了,不耽误扬场人的事。所以有“三分扬七分掠”的说法。


  上面说的是正常情况下,如果遇到麦场还没有碾成突然下起雨来,为了保住一把粮食,大家在麦场上就像打仗一样,丟筢弄扫帚忙得头不是头脚不是脚的。


  扬完场要把麦籽装起来运走,麦糠推出去,不耽误第二天打场。整个麦子打完一般需要一二十天,甚至月余,主要是看天气伺候不伺候。农村有句谚语“谷上垛,麦上场,绿豆扛在肩膀上”。意思是说庄稼长在地里再好不算丰收,只有弄进家里才是粮食。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有一年麦子刚收割完,全部垛在场里,天开始下连阴雨。那时间没有塑料薄膜等盖麦垛的物品,只在麦垛上面撒一层薄薄的麦糠防雨。等连阴雨过去天气放晴,麦子都发芽了。刚开始出芽短,到后来整个麦垛粘连成一块,摊场时需要用磨得锋利的铲子一批一批的切。打下来的麦子磨成面吃着又粘又腻,让人难以下咽。


  麦子打完,最后是垛麦秸垛。垛麦秸垛是对整个麦季工作的总结,借垛麦秸垛来庆祝一下,因此很隆重,男女老少都参加,有人推麦秸;有人往麦秸垛上扔麦秸。扔麦秸都是壮劳力,他们把专一有人打好的麦秸铺,用杈从上往下扎进去,然后把麦秸铺举起来(这个过程叫打窝杈),接着两手举着高高的麦秸铺跑,借力往高高的麦秸垛上扔。有人在垛上负责接应和摊麦秸。还需要有人整理麦秸垛,要把麦秸垛四周修理得有棱有角,有模有样。垛麦秸垛时队里要管两顿饭,那时场上是最热闹的,充满了欢声笑语。


  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有脱粒机,叫“土大炮”。刚开始脱粒机不够完善,容易坏,所以一边用打麦机脱粒,一边还需要用牛碾场。等到实行土地承包制后,各家各户基本不再用牛碾场。改用小型拖拉机或用脱粒机脱粒。用脱粒机最少需要五六个人,有人扒麦垛,有人往机器上运麦子,有人往机器里面送麦子,还要有人扒麦籽,有人收拾麦秸。脱粒机是租人家的,为了不耽误事,要几家联合起来干。脱粒机脱粒既累又脏,几个人在麦灰的尘雾里工作,麦灰实际上是麦秆上面有毒的霉菌。人热得满身汗,麦灰沾到身上又刺挠又痒。擤出来的鼻子是黑的。等几家的麦子全部打完,人已经累得兵困马乏,只剩倒下想睡的念头。


  2000年以后联合收割机逐渐普及,收麦不需要麦场,人也不用在地里来回跑着受热,收麦变得轻松、简单。只用在地头把收割麦子的钱付了,等着到收粮点数钱就可以了,机械化改变了原始的耕作方式,让种地变得轻松起来。


编辑点评:
对《麦场上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