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闹洞房

闹洞房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21-06-04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3681  阅读: 402  评论:0条 推荐:4星

闹洞房
 

闹婚,又叫“吵房”,我的家乡嵩县叫“闹洞房”。

这是古老的婚庆传统习俗,通常是婚庆的最后一个仪式,有增加喜庆气氛,驱邪求吉利的寓意。

关于闹房习俗的来历,相传很早以前紫微星一日下凡,在路上遇到一个披麻戴孝的女子,尾随在一伙迎亲队伍之后。他看出这是魔鬼在伺机作恶,于是就跟踪到新郎家,只见那女人已先到了,并躲进洞房。

当新郎、新娘拜完天地要进入洞房时,紫微星守着门不让进,说里面藏着魔鬼。众人请他指点除魔办法,他建议道:“魔鬼最怕人多,人多势众,魔鬼就不敢行凶作恶了。”于是,新郎请客人们在洞房里嬉戏说笑,用笑声驱走邪鬼。果然,到了五更时分,魔鬼终于逃走了。可见,闹房一开始即被蒙上了驱邪避灾的色彩。

老家闹洞房是在迎亲的当天晚上进行。无论长辈、平辈、小辈,聚在新房中,祝贺新人,有“闹喜闹喜,越闹越喜”之说。

小叔结婚那年,我八岁。

一大清早,大我两岁的表哥松喜跑到家里,窜掇着我和他一起闹婚去。他去家时我还在被窝里,脑袋往下缩了缩:那是叔呢,我不敢去。

“没事的,‘三天不分大小’”。见表哥信誓旦旦,我便信以为真,揉了揉眼屎,用力吸了一下鼻涕头,连脸都没洗,就和他厮跟着一前一后学着大人们模样去闹婚了。

奶奶的家里可热闹了!

院子里一口大铁锅咕嘟嘟地冒着热气泡,男人们进进出出忙着搬桌子、摆櫈子;而妇女们淘米的淘米、摘葱的摘葱,个个脸上个个写满了喜气,说笑声像长了翅膀,从窗户挤了出去,越过了墙头,又在空气中四下里弥散开来……

小叔是木匠,手头积攒了几个闲钱。所以,礼桌上比别人家多了点稀罕的糖块,好像是上海产的“大白兔”吧。管事的人就坐在礼桌前盯着,一见有客进门来,便起身笑脸相迎,递上一根带把的过滤嘴香烟,再给几块糖,寒暄几句,便扯着嗓门让旋风们给安排桌位。

或许是糖果太具有诱惑力了吧!我和表哥松喜就趷蹴在桌子腿边,盯着那花红口水濑子都流了出来。看我们可怜巴巴的谗样,管事的人给了我们每人发了两颗糖。

表哥嫌少,捅了捅我,呶呶嘴,怂恿我伸手再要。他毕竟大我两岁,心眼儿也多。就在我伸出手去要糖时,他趁管事的人不防备,从我背后伸出手在条盘里抓了一把糖果跑开了。

他跑了,我倒是结结实实地被管事人揣了一脚。

……

安子是我的发小。结婚的那天,我赶巧回家探亲。当我费劲巴力的挤到洞房门口时,新房里已有好多人了。

新房,红烛摇曳,板壁和窗户上贴着囍字,墙壁上亦粘贴着各种各样喜庆的像画,总之布置的很温馨、甜蜜。

只见安子和他新媳妇脸对脸站着,旁边有人站在一条板凳上,用一条线把一颗水果糖从中间系住,提在半空,大伙怂恿着新郎新娘同时将糖果咬住,而且要一口咬断,各自嘴里噙一半,然后又要两人对着嘴把各自的嘴里一半糖果交换吐到对方嘴里,不能掉在地上。

糖果在空中摇摆不定,是很难咬住的。何况新娘个头儿偏矮,自然够不着。有人就起哄:“咬不住,不算完。”新娘掂踮脚儿,够不着;再踮脚儿,仍够不着,直羞得满面通红。

在这期间,吆喝的最欢实是安子的自家侄子——孬蛋。

他见新娘子够不着,捏着嗓门说:“我帮新媳妇行不行?”大伙也知道他不怀啥好心,但不知谁说了声,行!

他马上抱住新娘的后腰就向上送,眼看就咬住了糖果,他手一松,再顺势一推,新郎新娘抱在一块歪倒在床上,一屋子人笑成了一团。

“闹洞房”这一习俗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唐代《群书治要》引汉代仲长统《昌言》称:“今嫁娶之会,棰杖以督之戏谑,酒礼以趣之情欲,宣淫浃于广众之中,显阴私于族亲之间”。

晋代葛洪《抱朴子·疾谬》记载:“俗间有戏妇之法,于稠众之中,亲属之前,问以丑言责以慢对,其为鄙黩,不可忍论。”

俗话说“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对于闹洞房各地有各地的闹法,有文明的、有粗俗的。而我们家乡闹洞房,虽然有点粗俗,但为了图个吉利和喜庆,人们大都并不介意。

在闹洞房之前还必须完成两项仪式。

一是“破面”,就是新媳妇被迎进门下车(过去是下马)后就进入洞房,没有“破面”,是不能下炕走动的。“破面”通常是由新郎的妹妹端来洗脸水,由新娘沾下水,而后再由新郎的婶子拿一把新梳子给新娘梳一下头发。这样一来,新娘就可以下炕走动,给客人敬酒了。

到了晚上,宴席散尽,就该举行闹洞房前的第二个仪式“扫炕”。就是在村里挑一位和新娘是喜相的老练的妇女,手执一把新笤帚,将准备好的红枣、花生、核桃在新人的炕上扫来扫去,口中念念有词:“红枣花生,早怀早生,双双核桃双双枣,生下的娃娃满炕跑。”其意思就是盼望“早生贵子”。

“扫炕”的仪式还没有结束,等在洞房门口闹洞房的小伙子早就迫不及待了。通常来说,一两个人是闹不起来了,要人多了才能闹起来。
          终于等到闹洞房的时候了。大伙一涌而进,将新郎和新娘团团围住,要么让新郎新娘谈谈恋爱史的,要么让新郎官和新娘唱歌的,要么叫新郎和新娘喝交杯酒……当然,这多半是属于“文戏”,还比较文明。还有,一人用一根线吊着苹果,让新郎官和新娘不须用手各吃一口的,也有让新郎官和新娘亲嘴接吻的……花样繁多,不胜枚举。

大伙是变戏法似地“捉弄”着新郎新娘,掀起一阵阵高潮,看着新娘被羞得面似桃花、扭扭捏捏的样子,惹得亲朋好友们一个个哄堂大笑,欢快地笑声差点连洞房屋顶都要掀开似的。

这一夜,洞房通常要燃整整一夜的“长明灯”,以前是红蜡烛或油灯。寓意是他们长命百岁、婚姻美满。

……

看热闹地挤满了整个洞房,连门口的人都里三层外三层的把门堵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全村人都为两位新人喜结良缘而高兴、而喜庆,闹腾得越欢,越热闹,越刺激,笑声越高,就认为越喜庆越吉利,他们一辈子婚姻越美满幸福。如果哪家举办婚礼时没有闹洞房的习俗,那真就不像结婚的样子,冷冷清清的。

夜深了,等大家耍得过瘾了,玩得尽兴了,就让新娘给每人点一支烟,有人借点烟的机会,趁新媳妇不注意,摸一下她的嫩嫩的脸蛋或柔软的手,占点便宜,才嬉笑着满意而去。即便如此,也没有生气恼火的。

总而言之,“尽情闹图喜庆”的闹婚习俗由来已久,早就在人们脑海里根深蒂固。


编辑点评:
对《闹洞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