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短篇小说 > 林文才晋升教授

林文才晋升教授  作者:指间烟云

发表时间: 2021-06-03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062  阅读: 638  评论:0条 推荐:4星

 

  

  林文才副教授是Z城医学院卫生管理系的主任,从1975年卫生中专学校毕业到Z城医学院工作已经40年,今年是他连续第七年申报教授职称评审了。明年的他将满60岁,宣布正式退休。

  林副教授今年信心满满,因为从今年开始,省里出台了新文件,凡是年满55岁以上的申报教授职称,外语考试成绩不再作为必备条件,也就是可以不参加外语考试了。林副教授发自内心地感叹国家这一政策真好啊,这么多年来的外语要求可把他坑得不浅,也让他吃尽了不少苦。

  林副教授连续申报教授职称评审六年,每年均因外语考试不合格而最后被无情拒之门外。提起外语考试,他就感到阵阵心痛有如蚂蟥叮咬全身而坐立不安。林副教授出生于黔东南一个侗族农家,好不容易离开大山跳出农门,考上了省城卫生中专学校,报到时连汉语都说不通,毕业于文革后期,各科成绩都很优秀,但那时国家没有开设外语课程,他对26个英文字母的发音都不是很标准。

  自从申报教授职称把外语作为必备条件以来,林副教授每天清晨于薄雾之中像个中学生一样勤奋背诵单词,于月明星稀之夜戴着耳塞在校园里的樱花树下孜孜不倦地收听英文口语。十多年来,几乎从未间断。全校师生均被林副教授的学习精神深深震撼。

  林副教授毕竟上了年纪,老是记不住单词,发音甚至有些搞笑,老婆经常嘲笑说他是小狗在打喷嚏,英语听力更是力不从心。他总是严肃而鄙夷地回敬老婆:“你懂什么?一个打字机工人,妇人之见”。林副教授一向坚信,世上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不是常说“书山有路勤为径”吗?虽然连续考了六年,均以失败告终,但每次都是接近合格分数线,就差那么一点点了。林副教授始终没有放弃,他比之前更加用功了,每天坚持五点钟起床就出门到校园学习去了。在家里读书怕吵醒老婆呢。

  林副教授深怕老婆,这一点全校皆知。他老婆在本校教务处打字室工作,比林副教授身材魁梧。林副教授身高不及其老婆,要矮将近一头。经常听见其老婆在嚷:“林文才,你整天学外语有什么用呢?”,“林文才,你怎么那么不中用,连个教授也评不上?”。林副教授总是低声回应“别急、别急,明年应该可以吧”,或者“你没有看见,我就差那么一点点吗?有话到家里好好说,别在外面丢人现眼的”。林副教授从不生气,对老婆一向可好。

  遥想当初林副教授刚到Z城医学院工作时,也是有志青年,虽然只有中专学历,但林副教授后来通过勤奋学习了成人大专和本科课程,并且取得了学士学位。他可谓踌躇满志,力争干出一番事业来。学校很信任他的能力,让他一手组建了卫生管理系。由于Z城医学院不在省城,引进和留住人才都很困难。林副教授不辞辛劳,到处去招揽人才,通过他的不懈努力,卫生管理系从无到有,从弱到强,通过20多年的持续发展,在师资力量、学科建设、科研工作等方面均取得了长足进步。专任教师达到50多名,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达80%以上,其中博士学位教师15名。林副教授每每谈到卫生管理系时,满脸就洋溢着成功的喜悦,也只有这时,林副教授脸上的笑容才是最灿烂的。

  林副教授教学工作能力很强,教学成果丰硕,几乎年年获奖,曾经得到过教育部的表彰。他的科研工作也很强,获批省级以上课题十来项,其中国家级课题3项。在省级以上刊物以第一作者发表论文60多篇,其中中文核心期刊20多篇(中文核心期刊是指国家认可的北京大学图书馆收录期刊),出版专著5部。林副教授还是省级学科带头人。他深知申报教授职称的基本条件,只要省级刊物10篇以上,其中3篇以上核心期刊就可以了,更用不上那些教学成果奖了。他那些论文完全足够了,但无论如何要把外语这只拦路虎拿下。

  林副教授有两个女儿,其中大女儿护士专业毕业没能留在本城身边,到一个偏远的县医院工作去了。林副教授老是说到下面医院去锻炼打拼一下好,将来能扛住生活的苦。老婆却总是唠叨他没有能力把女儿留在身边,担心在下面受气。另一个女儿长得出水芙蓉,会计大专毕业两年了待在家里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让两口子很是心焦。

  前一年,为了照顾教师子女,学校出台了一个招工计划,有图书装订工、锅炉工和打字员等岗位,条件是要求大专以上学历。林副教授两口子满怀欣喜,认为学校领导考虑周到,终于想到了他们。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叫女儿精心打扮一阵,一路含笑陪着她到人事处报了打字员的岗位,女儿本来想报图书装订工。出门时两人对人事处的同志千恩万谢,认为打字员岗位就是为她们女儿专门设立的。

  回家后老婆不断给女儿灌输打字员岗位是如何如何的好,以自己的人生经历现身说法,还说不用像爸爸那样每天写文章,却窝囊到教授也拼不上。女儿只是点头不说话。

  一个星期过后的下午,林副教授正在讲台上给同学们作精彩的报告,讲述我们国家这些年来卫生管理工作取得的丰硕成果,突然手机振动有电话来了,但碍于正在上课,林副教授挂断了。他熟悉那是学校人事处的电话,心中窃喜一定是女儿招工的事成了。下课后,林副教授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给人事处马上回了电话。可还没等他开口,人事处年轻的小赵斩钉截铁地说:“林主任,因这次报名人数较多,你女儿报的打字员岗位竞争较大,学校领导综合权衡考虑,凡是父母具有博士学位或教授职称的免试录用。因打字员岗位已有合适人选,所以-----所以你女儿也就不用准备考试了”。

  林副教授一时耳朵嗡嗡作响,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连问小赵三个:“为什么?咋回事呢?”。但小赵只是冷冷地说是学校党委会研究决定的,就挂了电话。

  林副教授晚上拖着沉重的步履回到家,象斗鸡败下阵来一样歪倒在沙发上,一言未发。他情绪从未如此低落,就是申报教授失败这么多年也从未如此沮丧。老婆粗声粗气:“你怎么了,回来也不帮忙端菜,在那生谁的气呢”?林副教授声音很轻但很清晰地一老一实地把人事处的电话向老婆作了汇报,他不敢不汇报这么重大的事件。老婆手上正端着红烧土豆的盘子当场扔在了地上,“明天到校长那儿找说法去!他们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林副教授一早就被老婆推着堵在了校长门口。黄校长上班准时来到,礼貌而客气地叫两人到办公室坐下,不要着急有话慢慢说。黄校长亲自给他们泡上本地上等白茶,林副教授起身小心接着,连忙感谢。林副教授老婆怒火中烧,直接开喷:“喝什茶,喝不下!黄校长你说说我女儿凭什么没有资格参加招工考试了”?年轻的黄校长被吓懵了,赶忙满脸堆笑和颜悦色说:“这是学校为了留住博士和教授等高层次人才,党委会统筹各方,通盘考虑和慎重考虑后作出的决定。“那林文才39年为学校呕心沥血就不是了,你们看见有谁像他这样为学校卖力的傻蛋”?林副教授老婆不依不饶,非要黄校长给出一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解释。黄校长语重心长:“都是学校的老同志了,要为学校的建设和发展孝虑考虑,学校当前急需留住和稳定高层次人才,我相信林主任会设身处地站在学校的角度考虑的”。“那你们也要考虑我们的处境啊,难道就不考虑一下我们的难处,我女儿毕业两年了在家待着,整天郁闷得要发疯了”,林副教授老婆已经声带哭腔。

  林副教授端着茶水,始终一口未喝,一言未发。林副教授老婆非得要让黄校长解释清楚哪条哪款,黄校长这时手拿闪亮的玻璃茶杯起身说要马上去开会,下次有机会一定会给予照顾,这次名单都公布了,不好办,要林副教授和老婆顾全大局,回家好好安抚女儿。林副教授哀求老婆别再纠缠校长,校长时间宝贵,再说校长不是已经答应了咱们,下次一定给予照顾解决吗?这次已经确定了,说多了有用吗?好说歹说终于把她哄回了家。

  林副教授一脚刚踏进门,就被老婆辟头盖脸一顿臭骂:“瞧你那个熊样,在校长办公室屁连都不敢放一个,你怕他把你主任下了不成”!林副教授饱含深情而无奈地说:“是啊,学校有学校的难处,我完全能理解,我们也有我们的困难,却只有我们自己理解”。林副教授心中深知,全力做好高层次人的引进和稳定工作,也是他作为系主任这么多年坚决推崇和奉行的,做好他们的安心工作他理应责无旁贷,义无反顾啊!他嘱咐老婆多宽慰一下女儿,下一次应该能行的。

  林副教授多次向学校领导提出辞去系主任职务,让引进的年轻博士来勇挑重担。学校考虑到林副教授教学、科研和管理能力都很强,其他年轻人的成长还需要他继续培养。这也是学校领导对他的充分尊重和认可。

  经常听见有人在路上问:“林主任,教授通过了”?林副教授总是面带愧色:“就差一点点,今年外语差一分”。“真是遗憾,那个鸟语真是害人”,问话的人一脸懵逼却很直爽地说。

  “林主任,今年教授评过了记得请我们喝酒哟,咱们要好好庆祝庆祝”,一个去年破格通过教授评审的引进博士提前打招呼,林副教授不卑不亢地说:“那是一定,一醉方休”。

  林副教授连续六年因为外语不合格被挡在了教授评审的门外,学校领导也深知林副教授的教学科研水平已经远远达到了教授水平,但省里出台的教授评审政策,他们也只是爱莫能助,无能为力。

  今年是林副教授第七年申报教授,也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了,他心中笃定应该能够成功。他精心准备着申报材料,把每份材料都装订成册,一共有12袋,拿到外面的打印店装订成了一本本精美的书籍。他叫系里的两个年轻同志帮他把材料一起扛到了人事处,再三叮嘱人事处的同志不要把他的每一份资料搞丢了,以免影响评审。

  在一个秋日异常燥热的午后,林副教授家阳台上的知了吵得他总是睡不好。正在此时,他接到了人事处小赵打过来的电话:“林主任,非常抱歉,您的教授申报材料省里没有接收,今年评审教授职称省教育厅要求具备硕士以上学位,所以您的材料退回来了,麻烦您抽空来把它拿回去吧”。林副教授还没有听完,电话已经落在了地上。他知道这辈子可能已经永远与教授无缘了。


编辑点评:
对《林文才晋升教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