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短篇小说 > 善事九十九

善事九十九  作者:地子

发表时间: 2021-05-26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4336  阅读: 284  评论:0条 推荐:4星

善事九十九善事有两种,一种是花钱的,一种是不花钱的。在曹老的生涯中,这两种都有。不花钱的善事,算是好人好事。小曹在小学中学年代,学雷锋做好事,都记录在那厚厚的日记本里,直到下乡插队时才清理掉。下乡插
 


善事有两种,一种是花钱的,一种是不花钱的。

在曹老的生涯中,这两种都有。不花钱的善事,算是好人好事。小曹在小学中学年代,学雷锋做好事,都记录在那厚厚的日记本里,直到下乡插队时才清理掉。

下乡插队时,小曹白天劳动,晚上创作,也算是创作颇丰,发表了不少作品,但没有稿费,这也算是好事。

后来,知青返城,小曹有了工作,所做的善事,都跟钱挂上钩了。

记得退休前,为写一篇调查报告,老曹调查了一些敬老院。一位老人借了黑社会的高利贷,黑社会的人常去敬老院逼债,让老人们不得安生,老曹出面,为这位老人还了债,当然只有本钱,没有高利息。所幸,钱数不多。

现在,曹老退休了。

曹老算一算,在退休前,已经做过的善事,记录已经超过89次。

他的记录,不是作为自己的荣耀和自豪,他希望他的下一代,儿子,还有孙子,乃至儿媳,孙媳,都能延续他的人生为善之路。

当然,他的善事,都瞒着他的妻子。妻子是有名的“妻管严”,妻子对财是滴水不漏,看着家中那些旧床单,旧衣服,旧塑料袋,凡是舍不得丢的,妻都用箱子打包,放在储藏室里。

是的,曹老和妻子都是60年代的插队知青,他们过过苦日子,他们珍惜人生的财富。

因为我和曹老在一个单位,而且,有的善事是我们之间的合作,所以,曹老的善事我全盘知道,但至今对曹老的家人守口如瓶。

不过,以后还是要对他的家人公布,作为榜样和教育。公布的时间待定,是为了教育下一代,言传身教于文明社会。

因为有些善事为不影响曹老的家庭生活,曹老的一些善事是通过我来操作的,在他的影响下,我也同流合伍,一起做起了善事。比如,地方晚报的“关爱”栏目,常公布一些贫困人士的求助信息,曹老的稿费都作了馈赠。

比如,西部的希望小学,是我先咨询团市委,获得西部希望小学的联系教师,然后按照联系教师每个需要捐助学费的金额,每年分两次,在学校开学前分批汇款,这一汇,就是十年整。

至于汶川地震,还有其它什么地方的天灾人祸,只要知道的,都会尽力而为。

就在退休前,曹老为了不让紧张的工作之弦突然停住,影响健康,他还联系了退休以后的工作,不过,这些事,都不太成功,好的是,曹老退休等于没有退休,思维如故,体力如初。

先说为某公司推销酒吧,某公司的经理娉曹老为顾问,每月开出三千元的工资,曹老硬是一口回绝。曹老说,干不出成绩,一分钱也不能拿。

后来,曹老倒是利用在机关的各种路子,为酒公司推销了一些酒。但好景不长,中央反腐败,立竿见影,社会上的吃喝之风被刹住,酒的销售从此走向低谷。

就算是曹老为公司推销了一些酒,但曹老以为微不足道,硬是没有拿公司的一块钱,这也算是善事吧。

再后来,曹老又被保险公司的人拉去搞保险,原先曹老以为机关的人买保险应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但试验以后,才发现,保险市场是一个很奇怪的市场:有钱的人不想买保险,比如在机关工作的人,而没钱的人想买保险,但买不起,比如企业的一般职工。

为开拓保险市场,曹老的工作很是辛苦。发函,打电话,收获甚微。而保险公司,每天都在张榜公布业绩。

这让曹老很为难。为了扩大自己的保险市场,曹老竟然在公司买了一批一年一保的儿童险,送给单位的许多年轻的同事。除了一声谢谢,曹老没有得到新的业务。曹老的善事,也因为所增送单位同事的子女在那一年没有大病,而健康无忧。这件善事,对曹老来说,真是一箭双雕。既为同事的子女买了短期险,做了好人,又为保险公司添了业绩。

曹老的兴趣广泛,爱研究哲学,他常把事物演变的转折看成是事物性质的改变。他说:人生到了一定年龄,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因此,一个国家,一个政党,都会有它鼎盛的时期,然后,就是下坡路,比如美国、、、、、、

现在曹老的善事,已经做到九十九件了,应该说,曹老希望功德圆满。然而,这一件事却让曹老感到了压力和心有余而力不足。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曹老爱好写作,还是省作家协会的会员,所以,老笔锋利。虽然不如年轻时,文章发表于全国各地,但现在的文化领域,他没有熟人发表也难,为了发表文章,他不得不去企业下基层,为企业报写稿,然后参加企业中的各种善事。

因为与企业的联系,曹老认识了一位企业的干部,是一位管理干部。这位干部姓汪,但他的遭遇颇为曹老同情。

汪科长在厂里任技术科长,厂里的技术由他一手掌握。不幸的是汪科长离过一次婚,婚后财产,房子被妻子拿去。而后,汪科长又因母亲生大病,在厂里借了很多钱,母亲的病没有看好,但汪科长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得还债。

雪上加霜的事,都被汪科长摊上了。都快退休了,汪科长至今没有一套房,这意味着,退休离厂再无处可去。

曹老知道这个情况,很是同情。曹老想,自己的工资是别人的好几倍,自己无不良爱好,不抽烟,不喝酒,除了工资缴给老伴一大部分,但曹老的奖金都成了他的私房钱。尽管一直为善,一直花钱,但曹老的理财水平很高,很多年以前4万元买的一个小套,出租后又买掉,还卖了16万,赚得肥油满盆。

曹老是真心帮汪科长的,曹老为汪科长特意去房管局咨询了廉租房、经济适用房等政策,只可惜汪科长靠不上。

曹老决定赠送汪科长几万元,然后又借给他几万元。曹老甚至动员单位退休的老同志,也拼拼凑凑借上一笔笔钱。

这个汪科长遇上了好心人,却把别人的善意当成了白吃的美餐。

本来,汪科长退休后,可以有钱租房子,更进一步,可以买个年限30年的小公寓,不过15万,但汪科长心气太高,一心想着好一点的房子。

问题来了,这是曹老想不到的,曹老牵头所借给汪科长的钱,曹老已经带有了连带责任,如果汪科长不能还,曹老必须还。就凭汪科长以后的退休工资,要还到侯年马月?

尤其是汪科长买房后,一位老同志的家属因生急病,急需花钱,找了曹老要求汪科长提前还款。没办法,曹老只有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代汪科长先行还了别人的债。

是啊,明明是汪科长的债,怎么就让曹老还,变成了曹老的债,曹老心事重重,感到了力不从心。他害怕,会有老同志有急用,需汪科长提前还债。

这是曹老一辈子行善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压力,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心慌。

我曾经想到过曹老的压力,心想可能是万一的事,就没有开口。我怕给曹老泼了冷水,他会感冒,但事实证明,这种心理负担远远重于感冒多少倍。

曹老的笑脸少了,话也少了,我知道连我也没有能力为曹老去卸如此沉重的经济包袱。

我回忆过去和曹老一起做过的善事,毫无压力,自然自在自由,心情轻松。

而现在,这第九十九次善事,就像过山车一般,从最高处滑落下来。

一位伟人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哎,曹老的善事,第九十九件善事,被汪科长的住房大事套住了,压住了,不能动弹。而我知道,汪科长曾为住房之事患上了抑郁症,甚至想跳楼自杀。逼汪科长有用吗?

本来应该是让一个社会,一个政府来帮助解决的事,却有缘无情地让曹老揽在身上。

可惜的是,曹老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曹老的能力是有限的。

做善事是好事,但要尽力而为,尤其对老同志,我暗自警告自己!

 


编辑点评:
对《善事九十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