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亲闻亲历 > 获奖

获奖  作者:远遁

发表时间: 2021-05-24  分类:亲闻亲历  字数:3230  阅读: 342  评论:0条 推荐:4星

生活中的事真的很难预料。
 

管彤来库页岛已经快有一个月了。

管彤在很小的时候就听爷爷讲过有关库页岛的事,她知道,库页岛在19世纪中叶以前一直是中国的领土,是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将其割让给了沙俄政府。要知道,库页岛的面积大约是台湾岛面积的两倍呢。

现在,俄罗斯称库页岛为萨哈林岛,由于萨哈林州的首府被称为南萨哈林斯克,所以,中国人习惯将其简称为“南萨”。

管彤在一个牙科诊所当翻译。每天下班后,她喜欢在街上转一转,一是舒展一下筋骨,二是饱览一下城市的风光。这天,她见共产主义大街上坐落着日本领事馆,于是,她顿时萌生了一个想法。

大约在十年前,管彤读了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名作《睡美人》。小说讲的是已届六十七岁的江口老人先后五次来来到一家色情服务场所,即“睡美人之家”。这个场所是专门针对丧失了男性生理机能的人开放的,这些老人在此消费,只能欣赏年轻的女性,不允许实施性行为。江口第五次在睡美人之家消费时,人家为他安排了两位姑娘,一位白姑娘,一位黑姑娘。小说结尾时,黑姑娘死了。从情节上看,像是江口老人在梦中将黑姑娘掐死的。

管彤读了个稀里糊涂。川端康成的文章读起来比较晦涩,不那么好懂。管彤隐隐觉得,这个故事似乎暗含玄机。可是,这“玄机”究竟在哪儿,她一时又说不清楚。

四年前,管彤写了一本《中外名著导读》,打算向中学生推荐阅读一批世界名著。在被她推荐阅读的名著目录中,就有川端康成的《睡美人》,因为管彤总是认为,这部小说含有一个大秘密,只是她还没有读懂。为了写书,她绕不开《睡美人》这部书。于是,她开始上网查资料。

遗憾的是,网上关于《睡美人》的解读也是云山雾罩,让管彤一时摸不着头脑。管彤来了倔脾气,决心自己解读。

那年管彤还在北漂。她住在北京五环外的一个村落中,说是村落,只是行政级别上是昌平区北七家镇的一个村,其实里面买卖铺户林立,出村就是繁华的大马路,距离王府医院也没多远。管彤不知道当年的平西王吴三贵是否就住在这一带,反正这里的许多建筑都带有“王府”二字。

经过反复钻研,管彤认为:小说中的黑姑娘应该没有死。作者之所以写黑姑娘死了,是想说黑姑娘的精神死了。因为从老人入睡时与两个姑娘的位置上看,黑姑娘应该不是老人掐死的。老人在醒来以前做了个梦,梦中他在廊道上观赏花,原文中说“江口望着花丛中最大的一朵,看见有一滴红色的东西从一片花瓣中滴落下来。”管彤记得,这个意象在前文中出现过,当时一位叫木贺的老人曾对江口说:“只有在昏睡的姑娘身旁时才感到自己是生机勃勃的。”木贺造访江口家时,从客厅里望见一个红色的玩意儿,掉落在庭院的秋天枯萎的鲜苔地上,不禁问道:“那是什么?”说着立即下到院子里去把它捡了起来。原来是常绿树的红色果实,稀稀落落地掉个不停。木贺只捡起了一颗,把它夹在指缝间,一边玩弄着,一边谈这个秘密之家的故事。他说,他忍受不了对衰老的绝望时,就到那家客栈去。

管彤认为,两处文字当中的共同意象是红色的东西的坠落,它们是应该具有相关性的。前文中是果实熟透了,它坠落了。那么结尾处红色的东西滴落,然后老人醒来后黑姑娘死了,这不就暗示黑姑娘是熟透了的果实吗?也就是说,黑姑娘刚刚成熟,刚刚告别少女的阶段,生理上算是成熟的女性了。她的死也不是实指,是虚指,暗喻人生理上成熟以后,在某种程度上精神世界就已经死亡了,他们做的一些事情也都是污浊不堪的。所以三岛由纪夫说这部书“散发着果实熟透之后的腐败芬芳”。

发现这个秘密后,管彤兴奋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她的这个发现并没有为她带来什么,因为现在似乎没人在关注文学,所谓爱读书的人大都在关注《盗墓笔记》或《鬼吹灯》一类的书。渐渐地,管彤也就将此事淡忘了。

现在,管彤在南萨看见了日本领事馆。她想:“我何不进去同日本人探讨一下《睡美人》呢?”

管彤走进了领事馆的大门。大楼的一楼大厅有间咖啡屋,值班的工作人员要求管彤出示护照。自从来到南萨以后,管彤的护照就由老板代为保管,管彤每日出门都是无证通行。她一时想不出以什么理由向老板索要护照,于是只好暂时放弃了这个想法。

此后,管彤又去了几趟萨哈林国立大学,想同大学里的日本老师探讨一下《睡美人》。费了好大劲,终于联系上一位日本老师。日本老师让她等自己的电话,可是,以后再也没有一点回音。

由于管彤所在的牙科诊所一直没有营业执照(其实这里所有的中国牙科诊所都没有营业执照),所以不久就被警察局给封了。管彤的老板卷铺盖回国了。经人介绍,管彤来到了另外一家中国人开的牙科诊所。这回,护照回到了管彤的手中。

管彤有一天抽出时间再次走进了日本领事馆。俄罗斯的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管彤。管彤说明了来意。工作人员同日本领事馆的官员沟通后说,日本人太忙,抽不出时间接待管彤。没办法,管彤只好悻悻然地离开了。

从南萨回国后,管彤有一段时间很闲。她索性将研究《睡美人》的论文译成俄语,发表在了俄文版的脸谱网上。可是,不论中文版的还是俄文版的,一直没有引起一点反响。

渐渐地,管彤都忘记自己研究过《睡美人》了。

四年后,管彤在一个编辑部工作,职务是编辑。

说是编辑,其是就是为人家代写论文。一天辛辛苦苦地写上九千多字,还挣不上一百元钱。论文的题目五花八门,多是以教育类的为主。有时,竟涉及到英语。

管彤从小学的就是俄语,她头脑中的英语,只是在数学课中认识的几个字母而已。现在,人家要她写英语教学论文,这怎么办呢?

经人指点,管彤觉得这事也不是绝不可为。只要在网上找来一篇同题论文,然后,将人家的话换成自己的话,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将举例部分换一下,这事就成了。管彤又在网上搜了几篇英语教案,借助翻译软件翻译一下,然后再经组合修改,这篇英语教学论文就发表了。

管彤每天要写四、五篇论文,每周大概都能碰到一、两篇英语教学论文,她总是按照上面的套路敷衍了事。有一天,老板通过微信给她转了二百元钱,说是她替人家写的一篇英语教学论文获奖了。客户为了感谢她,给她转来二百元钱。

面对这份意外的资金,管彤无语了。


编辑点评:
对《获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