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闲闲书话 > 闲聊送别诗

闲聊送别诗  作者:李东海

发表时间: 2021-05-06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21823  阅读: 2141  评论:0条 推荐:5星

现在交通和通讯高度发达,世界成了“地球村”,所以,现在人们对于“送别”已经没有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了。可是,在交通和通讯极度落后的古代,“送别”就是震撼人们情感的重大人生事件。江淹《别赋》中说:“
 

现在交通和通讯高度发达,世界成了“地球村”,所以,现在人们对于“送别”已经没有那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了。可是,在交通和通讯极度落后的古代,“送别”就是震撼人们情感的重大人生事件。江淹《别赋》中说:“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就是说,“送别”是非常容易拨动人们感情这根琴弦的。所以,古代送别诗自然也就比现在多。在我国万紫千红的诗苑中,送别诗同边塞诗、闺怨诗、田园诗一样,千百年来散彩喷香,不失为一株摇曳多姿的奇葩。

饭后茶余,品味送别诗,首先品出的是“别味”的千差万别。

人们往往因其身份不同而有不同的见识,这些不同的见识流露在他们的送别诗中,也就形成了送别诗的不同韵味。

我们先来读王勃的《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阙辅三秦,

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

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勿为在歧路,

儿女共沾巾。

“宦游人”就是常年在外做官的人。这首诗就是年轻的王勃在京都长安做官时送别朋友杜少府到蜀州赴任时写的一首诗。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三秦大地辅卫着巍巍的长安城阙,昂首远望,那是好友将要奔赴的蜀州风烟。这首诗的起笔是何等的高远宏阔,足见其眼界的不凡。这是“宦游人”的眼界!“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我们离别的情意,是两个常年四海为家的官员的友谊!这是“宦游人”的气派!诗的五、六句更是豪情慷慨:“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五湖四海之内,也有知心朋友;即使远在天涯,也如近在比邻。这是“宦游人”的胸襟!诗的结尾两句还特意提醒:“勿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我们不要在分手的岔路口,泪洒佩巾,以效儿女之态。这是“宦游人”的气度!

这首诗开合顿挫,情调高朗,没有黯然凄婉之意,没有软语温存之态,也没有缠绵悱恻之感,而是以开阔的胸襟,慷慨的笔调,阐明了真挚的友谊将不为云程所隔的深刻道理。这首送别诗之所以会表达如此豪迈,原因就在于送别的双方都是“宦游人”。因而全诗意境开阔,感情健康,确有一点“丈夫有泪不轻掸”的气魄。从这首诗中,我们品出了“宦游人”握别时的“慷慨”之味。

然而,柳永的《雨霖铃》情调就大不一样了。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兰舟摧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这里写的是一个书剑飘零、浪迹江湖的落魄游子与一个相亲相爱的女子的一次难舍难分的离别场面。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这三句是写,在深秋时节的一个黄昏,阵雨刚停,一对恋人在长亭告别。耳边是秋蝉凄切的鸣叫,眼前是令人黯然伤神的暮雨黄昏。这里所写的景象中已暗含了词人的感情。“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都门帐饮”,是指在京都的城门外设帐置酒送别。从这句看,这首词写的很可能是作者离开汴京南去跟恋人话别时的情景。依恋不舍却又不得不分离,因而也没有了心绪;可这时候,兰舟无情,正在催人出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两句描写牵手告别时的情状,感情深挚,出语凄苦。临别之际,一对恋人该有千言万语要倾诉,要叮嘱,可是手拉着手,泪眼朦胧,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气结声阻,就更能见出内心的悲伤。“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以景写情,寓情于景。一个“念”字由推想的情景中表现出一对离人此刻的思绪和心境。重复“去”字,表明行程很远。分别以后,前面便是楚天辽阔,烟波无际,行人就要消失在烟笼雾罩、广漠空旷的尽处了。从日暮雨歇,都门送别,设帐饯行,到兰舟摧发,泪眼相对,执手告别,依次层层描述离别的场面和双方惜别的情态,展示了令人伤心惨目的一幕。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由个人的离别之苦而推及于一般离人的思想感情:俯仰古今,在难言的凄哀中去深沉地思索人们普遍的感情体验。词人越是把个人悲苦的离情放到历史发展的广阔时空中来咀嚼,就越加陷入深沉的感伤之中,并让读者越发感受到那沉重感情的分量。“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他不直接说自己酒醒之后如何寂寞孤凄,只是想象出在飘流的孤舟中所见所感的物象:岸边的杨柳,黎明时的冷风,空中的残月,集中了一系列极易触动离愁的意象,创造出一个凄清冷落的怀人境界。心中那种凄哀悲苦的感情便充分地表现出来了。“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这两句愈想愈远,愈远愈悲。和心爱的人长期分离,再好的时光,再美的景色,也没有心思去欣赏了。“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这两句写离别后纵然有千种风情也无处诉说。这就在眼前与将来、现实与推想的对比中,把真挚深沉的情爱和凄苦难言的相思,表现得更加悠长细腻。

这里写的送别场面,和“宦游人”之间的送别相比,那“别味”真是大不相同!同时,作者柳永又是一个书剑飘零、浪迹江湖的游子,对生活有着独特的体验,因而他写一对恋人的离别,又不同于传统的送别诗那种红楼深院、春花秋月的狭小境界。“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表现了两人之间“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无尽思念。“留恋处兰舟催发”写的是“汽笛一声肠已断”的天涯孤旅的苦楚;“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而表现出的是一种烟波浩荡、楚天开阔的江湖浪人气象。 

我们再看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cōng]的《送毛白温》,则另是一种情调:

大将南征胆气豪,

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

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

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

朕与将军解战袍。

用“阶级论”的观点看,封建社会中的皇帝和大将的关系,应该是主与奴的关系。“大将”不过是皇帝用来巩固封建统治的工具。当皇帝送大将出征卖命之时,自然要先夸耀大将持枪横刀的凛凛威风,再渲染鼍鼓震山河、旌旗映日月的浩荡声势;并以“天上麒麟原有种”加以吹捧,而不提“铁甲将军夜投关”的危险;用“穴中蝼蚁岂能逃”给以鼓气壮胆,而绝无“古来征战几人回”之慨叹;最后说,等到天下太平,将军班师回朝时,我(指嘉靖皇帝自己)将亲自为将军解下战袍。这是一种主对奴的抚慰。一首诗从头至尾全是一些夸耀、吹捧、怂恿之词。而不敢揭示其“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现实可能性。由此,其送与被送者一君一臣的身份以及他们之间的主奴关系便一目了然了。

由于送别者双方的身份地位及其关系不同,其送别的情调也就各异。这是作者的精神个性在作品中的反映。正是“别虽一绪  别味千种”。官员送别,不会有“嬉戏莫相忘”(《孔雀东南飞》中姑嫂离别语)之嘱;夫妻送别,也不会有“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洋洋大言;皇帝送将军出征,不会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苍凉赠言;而一般朋友之间的送别也不至于“听得到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堤,减了玉肌”(《西厢记》中写崔莺莺送别张生语)。

送别诗当然少不了抒情。玩味送别诗,还常常琢磨出直接抒情和间接抒情的长短优劣。

我们先来读一读李白的《送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是一首小巧玲珑的送别诗。前两句叙事,后两句把眼前的自然景物信手拈来作比喻,直言送别之情深于桃花潭水,用语自然朴素,明白如话。

这种抒情方法运用得非常普遍。如《孔雀东南飞》中的“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也是直写挥手告别时依依不舍的感情。

不管是情深如水,还是二情依依,都是直抒胸臆,即直写人物的内心感受,直接写“情”如何如何,这是直接抒情的方法。运用这种抒情方法的好处是:作者意到笔随,表达自然;读者见字知情,观文见义,一目了然。但直接抒情的方法也有它的弊端:由于它把“情”一言道破,使读者一眼见底,“诗味”到此也就嘎然而止,显得枯燥板滞。

与直接抒情的方法相对的自然就是间接抒情的方法,或叫情景交融的方法,就是寓抒情于写景之中,托物以言情的方法。我们看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

唯见长江天际流。

本诗的前两句,写了送别的时间、地点及友人的去处,三、四两句是在巧妙地抒发对朋友恋恋不舍的感情。但作者并没有直接抒写“自己”的心情,也并没有写到“情”“意”“感”“想”等字眼,而只是写了帆影依依远去、江水无语东流的意境。这样,就给人留下了一个永不消逝的镜头,时间和空间都有了可感性。读者从中依稀看到,诗人在送别朋友之后,还长久地伫立江边凝神怅望的形象,使读者自然感触到了诗人对朋友深深的惜别之情。

岑参的《白雪夜送武判官归京》的最后四句用了同样的艺术手法:

轮台东门送君去,

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

雪上空留马行处。

作者并没有直接抒写雪中送别朋友之后自己的所思所感,而是写了送别的朋友已经跨马冒雪远去,随着山回路转消失在漫天大雪之中,眼前只留下雪地上一行马蹄的印痕。可见作者在送别友人之后还长久地伫立在漫天风雪之中不愿离开,使读者自然感触到了诗人对朋友情谊之深厚。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和“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两处艺术处理之妙,就在于做到了梅尧臣所说的“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样的送别诗有了“味外之旨,韵外之致,象外之象,景外之景”,做到了“言有尽而意无穷”。它通过有限的字句启发读者无穷的想象。它妙就妙在:虽未言“情”,情在其中。正所谓“此处无情胜有情”。

再如李白的《送友人》:

青山横北郭,

白水绕东城。

此地一为别,

孤蓬万里征。

浮云游子意,

落日故人情。

挥手从兹去,

萧萧斑马鸣。

这首诗的首联“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写了送别的环境,渲染了气氛;颔联“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设想别后天涯孤旅的苦楚;颈联“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以天边浮云比喻漂泊,以山头落日形容惜别,已见其手法的高妙。但更妙之点却在尾联:“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看,诗人不从正面描写挥手告别以后人的心理、人的表情,而是把笔锋一转,不写人而写马,写送别者的马在为友人的离别而萧萧哀鸣。马识友人,可见朋友相聚之日久;马为无感情的动物,尚为惜别而悲鸣,那么作为有情的人,其情如何呢?是其情“依依”,还是其情“凄凄”?诗句到此,诗人却故意突然收笔。这就做到了清代文学理论家叶燮所说的“诗之至处,妙在含蓄无垠,思致微渺,其寄托在可言不可言之间,其指归在可解不可解之会,言在此而意在彼……引人于冥漠恍惚之意,所以为至也”,把言外之意、弦外之音留给读者去推想,去体会。

再如〈〈西厢记〉〉中的“长亭送别”:由于崔夫人的蛮横干涉,张生被迫离别崔莺莺赴京应试,莺莺带着“泪眼愁眉”到十里长亭去送别张生,正值暮秋天气:

碧云天,黄花地;

西风紧,北雁南飞。

晓来谁染霜林醉?

总是离人泪!

这些景物描写中带着多么凄清的情调!

蓝天空旷,衬托出人物的寂寞孤独;黄花满地,衬托出人的心绪纷乱;西风紧急,衬托出人的心情悲凉;望大雁群群南飞,更使人愁思难收!在为离别而痛哭了一夜的莺莺眼里,草木也在为她抽泣,落泪,甚至认为,那漫山遍野的红叶,定是被自己那淋漓的血泪所浸染。这些无知的自然景物竟含有多么鲜明的感情色彩!

读了这样的文字,顿然使人感到心胸郁结,柔肠九折,悲泪欲下。如果没有这些自然景物的烘托渲染,是不可能产生这种动人的艺术效果的。

如果把直接抒情的手法和寓情于景的手法加以比较,分析,琢磨,就可以发现,寓情于景的送别诗的情味更浓,诗味更加醇厚。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寓情于景的方法考虑到了鉴赏者的需要。它不是让读者见字就见“情”,而是让读者先由字见景,再由景入情。读这样的诗,要在意识上经过“显像”过程,所以更容易使读者不自觉地进入作品所描绘的艺术天地,沉浸在诗情画意之中,从中得到审美的艺术享受。这也就更好地发挥了文学作品的感染作用。

第二,寓情于景的方法能诱发读者的积极思维活动。它不像直接抒情那样,把“依依”之情、“凄凄”之情直接塞给读者,诉诸人们的理性认识;而是通过生活画面,唤起人们对生活经验的回忆,使读者主动地进行想象与联想,从而获得更多的感受。这种感受又补充和丰富了作品所描绘的艺术形象,因而使作品具有更高的审美价值。

第三,寓情于景的方法把感情表达得含蓄。它不像直接抒情那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自己的感情倾箱倒箧,和盘托出,而是不把它说破,给读者留下了广阔的想象余地,让读者自己去体会,去玩味,从而使不同的读者“各依其情而自得”。(王夫子《姜斋诗话》)这有利于激起读者阅读欣赏的兴趣。

第四,寓情于景的手法把感情表达得更深刻。因为它是寓情于境,所以,作者笔下的一草一木、一枝一叶、一花一瓣,都渗透着自己的感情。情与境遇,其情更深;境与情合,其境更新。境因情而显,情因境而深。读者也不是浅尝辄止,而是置身于“情天恨海”之中了。



编辑点评:
对《闲聊送别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