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十二 相如受琴

十二 相如受琴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21-04-06  分类:长篇  字数:3504  阅读: 73  评论:0条 推荐:0星

 

  

  司马相如见梁王如此欣赏自己的《子虚赋》,便有心想专门写篇辞赋赠与梁王。《子虚赋》的热度渐渐退去,时隔数月之后,有人进王宫给梁王献上一柄战国时期遗留下来的灵芝状的玉如意。关于玉如意,《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修真器用章》有载:“如意黄帝所制,战蚩尤之兵器也。后世改为骨朵,天真执之,以辟众魔。”再后来玉如意就慢慢演变为进行馈赠或进献的吉祥物,成为达官显贵权位与财富的象征了。

  梁王得到这枚琳玢古色的玉如意心里十分高兴,重赏了进献之人。起初那些天一有空就拿在手上把玩,并拿给枚乘、司马相如等随从文人传看。

  大家都交口称赞,唯司马相如看后缄默不语若有所思。梁王奇怪,就问其故。司马相如作揖答道:“臣亦有一物,正可与此玉如意相匹配,待过些时日进献给大王。”

  梁王将信将疑,司马相如来自己身边数年之久,除了为文作赋,他身边还能有什么可与此玉如意相匹配的物件?

  数日之后,司马相如交与梁王一块丝绢——这本是梁王奖励他用于创作的上等丝料。梁王展开时,却是司马相如新写的一篇《玉如意赋》。

  梁王大喜过望,边阅览边频频点头:“又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笔势雄奇,气韵非凡,可谓地道的天机云锦。我那玉如意,有了此赋,算是通灵性了啊!”

  翌日,梁王特意叫上司马相如,一起又来到睢园的吹台。

  “爱卿,来,为我弹一曲吧!”梁王对司马相如道。

  司马相如于是取出随身携带的琴,弹奏了一曲《大雅》。

  “大雅格调深邃高远,据说琴之以品胜者,无如此曲。”

  梁王说着,命身边随从取出一把略带暗绿色的古琴,交给司马相如。司马相如见琴内刻有“桐梓合精”四字铭文。原来这把琴是用优质的桐木和梓木制作而成,名为绿绮,乃战国时期遗留之物。

  “你试试用此曲重新弹奏如何?”梁王说。

  司马相如应允,重新弹奏《大雅》。清脆浏亮的琴声,缭绕吹台周边的楼阁轩榭,穿越浮翠流丹的林樾芳甸,在睢园上空经久徘徊。曲毕半晌,仍余音不绝。

  “长卿,你可是把此曲精髓演绎出来了!”梁王上前抚摸一遍琴弦, 叹道,“爱卿,昨天你送我一篇《玉如意赋》,今天本王就将此琴回赠给你。你辞赋比我写得好,琴也比我弹奏得好,这古琴理应有更适合它的主人!”

  司马相如谢过梁王,内心十分欢喜。这把绿绮琴,就是与春秋时期齐桓公的号钟琴、楚庄王的绕梁琴还有东汉时期蔡邕的焦尾琴并称的四大古琴之一,因为后来陪伴司马相如而赫赫有名。

  时光荏苒,司马相如在梁国快意诗酒的日子一晃又是数年。数年来萧散舒惬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不满足,可司马相如总觉心头有个莫名的空洞。这空洞在梁王于众随从之中将他视为座上宾时会偶尔被蒙盖,但独处时却时常悄然而顽冥地钻进他的意念里。他感到《子虚赋》的完成便是他在梁都文学之路的顶峰。——然而这篇文章所带来的荣誉并未曾真正改变他什么,他投奔梁王时是名小小的文学侍从,数年后仍只是一名不能为梁王建言献策的文学侍从。梁王因他的辞赋许与他名琴,许与他重金,却依旧未想过重用他。对司马相如最初的理想而言,他的生命从未抵达自己想要的高峰。

  东苑平台附近有一座风光秀丽的望秦山,是旅居梁国的异乡人登临眺望秦岭的怀乡之处。司马相如偶行于此,便翘首向着西南方眺望。远处一片苍茫迷蒙,家乡不知在何处。阔别父母多年,也不知他们身体是否无恙。司马相如客居梁国次年便给家中去过一封信,但一直未见回音。想到不能侍奉父母,自己又有些不得志,司马相如的内心便感到莫名的怅惘。

  而在司马相如客居梁国的五个年头,汉景帝中元六年冬十月,梁王又动了入京师觐见景帝的念头。他已有好几个年头未见窦太后,也未见皇兄了。他承望这一次的远赴京师能散散心;更承望这暌隔数年的未见,能彻底消释与皇兄刘启之间的隔膜,增添彼此的手足之情。

  这次赴京,枚乘、邹阳都未能相随,司马相如、庄忌等一起跟着过来了。自上次离开一晃已五六年光景,司马相如不承想自己还会重返京师,内心颇有些复杂,既非喜悦,亦非不安。从一名武骑常侍的身份转变为一名文学侍从,其间的得失况味,司马相如自己也说不清。

  作为文学侍从的司马相如,不可能再像做武骑常侍那般轻易能见到景帝了。司马相如本有心想见一见周良和其他那些武骑——他当初的那些朝夕相处的同僚,他想择空与他们叙叙旧。可这回除却梁王,他们一行连皇宫也未让进入,前来接待的使者权且将他们安排在附近别馆小憩。而这家别馆,就是司马相如与梁王初次面谈的地方。但司马相如未曾想这次重返京师,会如此仓促地到来,紧接着又如此仓促地离开。

  梁王像以往每次到来一样,在朝觐景帝之后,上疏请求留在京城。可这次景帝却未能再予批准,着他见过窦太后即刻返梁。

  这是梁王压根没想到的,他感到错愕,斗胆抬头,却见皇宫宝殿上的天子一脸的庄重肃穆。梁王的内心一时感到强烈的失落,从口中道出的“遵旨”两字似异常艰难。在景帝赐他平身之后,梁王仍在皇宫殿前呆呆地跪着,良久才慌不迭想起来说出那句:“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梁王起身后有点踉跄地走出皇宫。皇宫外刮着呼啸的北风,梁王不禁打了个寒噤,浑身感到一阵刺骨的寒冷。这时他才恍然明白过来,如今的皇上,已不再是那个与自己同辇出入的胞兄了。自己此刻的身份,在皇上眼里与其他来朝的臣子已没有不同。他原以为拉开的光阴会冰释前嫌,增加彼此的念想,却未料这些年来,皇上内心里其实早与自己生疏。

  梁王见过窦太后,也不再央求母亲出面请求留下,小叙离情后便即刻返程。

  原本梁王承望能以此次抵京让自己散心,不曾想换来的只是百般挠心。景帝脸上那冷峻得不近人情的神情在梁王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回到睢阳后一段时间,梁王整日心神恍惚,忽忽不乐。

  这天内史韩安国便劝梁王去打猎散散心,梁王同意了。梁王驰马带上一众随从去东苑北面良山狩猎。不几天前下过雪,因天气一直阴霾晦暝未见晴朗,山上皑白的积雪亦像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铅灰。梁王无心赏雪景。雪山上看不见任何动物的影子。梁王有些漫无目的地驰马在雪地里游弋,一会远处的洞穴旁似有野兔跑过,忙张开弓去射击,却早不见野兔的影子;一会听闻天空似有鸿雁的叫声,抬起弓箭对准晦明的苍穹,却根本没有一丝鸟的踪迹。许久他们终于发现一只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野狐,或许是因为郁闷而变得有些固执,梁王带着随从一直持弓策马将野狐从良山追到了东北方向的孟渚泽附近。

  孟渚泽是古代九泽之首,泽水常年清澈碧绿,宁静似如平镜。这样寒峭的天气,泽水更似凝滞不流。孟渚泽中央有一爿荒榛丛棘的芦苇河滩,春夏的时候一片蓊蓊郁郁的绿色,而今覆着的白雪尚未融化。芦苇河滩上方云烟缥缈似如仙境。这儿常年风清景明,环境清幽。泽畔有一座老君庙,相传老子就曾隐居孟渚泽畔十年,自耕而食,自织而衣。潜心著述《德经》与《道经》的闲暇之余,常骑着青牛漫行泽畔,老子便是在这里引发出“上善若水”的哲思。

  梁王在老君庙内祭拜了老子,又在孟渚泽畔伫立良久,带领随从正欲离开时,忽随从来报有人有宝物欲献给梁王。梁王宣那人来到近前,却见是一名头上包着块陈旧帩头、身着陈旧布衣的老叟。梁王猜测他就住在附近村庄的农人。

  梁王问:“你有何宝物献给本王?”

  那老叟作揖道:“我有一头牛献予大王。”

  梁王心想着,难道还会是老子骑过的青牛吗?一头牛有何稀奇的?

  梁王思忖了一会,对那人道:“牵过来本王看看。”

  那老叟退下了,不多久果真牵了一头牯牛过来。待走近,梁王看时,却见那牯牛分明与普通的家养水牛无异,但奇怪的是牛背正中竟莫名其妙多长出了一只蹄——宛如一把钢刀斜插入牛的脊背。

  梁王只觉得分外恶心,大叫道:“来人啊,这老叟不知哪里弄来这头怪牛欺瞒本王!给我把他驱逐出去!”

  “大王,大王!这可是百年罕见的牛啊!我活了一辈子才得见哪!”那老叟被拖下去时在口里不停分辩。

  那老叟和那头牛都被弄走了,梁王的脑海里还浮着那头怪牛背上那只牛脚的恶心样子,刚才追猎到野狐一时激起的兴致一会又没了。

  梁王回到王宫大病了一场。这之后,梁王再也不曾打猎。


编辑点评:
对《十二 相如受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