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散记 > 醉生梦死的小县城

醉生梦死的小县城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时间: 2021-04-05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1222  阅读: 486  评论:0条 推荐:4星

  在小县城生活久了,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直到与一位招商来的老板聊天,他感慨,你们这很奇怪,工业少,经济差,饭店、、洗脚城却随处可见。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他继续说,以前这里是
 

  在小县城生活久了,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直到与一位招商来的老板聊天,他感慨,你们这很奇怪,工业少,经济差,饭店、KTV、洗脚城却随处可见。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他继续说,以前这里是黄泛区,居民朝不保夕,也难怪形成了及时行乐的思想。

  后来看电影《1942》,一个个触目惊心的场景,让我明白半个多世纪前饥饿造成的种种悲剧,刻在了河南人记忆的深处,刺痛着每根神经。

  说到这里,我想起电影《冬日蝶》中,那个因饥饿产生幻觉的韩国母亲,把儿子当成偷吃东西的狗,活活打死并煮吃了的真实故事。饥饿,让人丧失人性,变得歇斯底里。

  从换着孩子吃,到吃饱饭,才短短几十年。我们骨子里藏着对饥饿的恐惧,和对食物的渴望。就像两千多年的进化,潜意识中仍对黑夜有着本能的害怕。

  日常表现在做饭总是超量以至于不停有剩饭,不断囤积食物甚至放到变质,把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和理所当然。

  在这种区域性文化和历史沉痛记忆共同驱使下,吃成为生活第一要义。混得好,占有更多资源后,无非是吃得更好喝得更贵玩得更花而已。如果基本欲望得不到满足,记忆深处的饥饿无法填补,自然难以衍生出更高层次的需求,也就创造不出高雅的文化。

  音乐会没有,文化沙龙没有,即使近几年兴起的健身热,恐怕几家健身房健身的会员加起来也没一个大饭店,不,没有一家大排档的人多。

  吃,自然得喝。

  买醉,这个词很好——花钱麻痹神经求得飘飘然的感觉。

  能喝的,自然花钱多。同样是求醉,花钱多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着实奇怪。

  想来也容易理解。低端的攀比,从来不是比才气,拼智力,看谁为社会国家贡献大,而是简单粗暴的把一切量化,就是比数字。

  能喝多少斤,能喝多少瓶,不惜肝肾胃俱损,即使再也不能“他好我也好”,即使喝得一命呜呼蹬了腿,也不能“伤了感情。”

  真不知道这需要损身殒命的感情,算哪门子感情。

  不过那么多年喝下来,也改观不少。光膀子的少了,打架的少了,喊破嗓子猜枚的少了,劝你往死里喝的少了……

  经济的发展,在喂饱肚子的同时,让羞耻感更加敏锐。

  只是见面那句“吃了吗”,仍然牵动着记忆深处的神经;只是三十岁左右的朋友们,都在讨论着尿酸血压的高低;只是红白喜事高兴悲伤,还要聚一起搓一顿;只是……

  政府的引导和自我意识的觉醒,或许能加速吃喝文化的改变。就写这些吧,估计此文女同志多赞同,男同志嘛,反正曾有人说过,“你知道你这一番话得罪多少人不?”

  如果文学没有了翻白眼冷眼世界的精神,还不如写机关的新闻报道。额,好像我又得罪一批人。

  言尽于此。今晚,还要接着撸串……


编辑点评:
对《醉生梦死的小县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