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盘扣一生8/12/96

盘扣一生8/12/96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 2021-04-01  分类:长篇  字数:10105  阅读: 69  评论:0条 推荐:0星

 

 

8/12/96

 

 

方继业和张谦两人风尘仆仆地回到成都,已经是6月上旬。当天傍晚,张谦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就往女朋友小华家里跑。张谦原本是想先挨梁师傅一顿臭骂,再厚起脸皮给梁师傅赔礼认罪,把唆使小华偷出照相机的罪过全都揽在自己身上。却没想到一进梁师傅家的门,宛若斗转星移、恍如隔世一般,小华当着他妈和梁师傅的面,扑上来就亲他一嘴,吓得他赶紧说:“你疯了嗦?”小华还撒娇说:“你一走就是一个月,连个音讯都没有,叫人家好想哦!”

小华妈更是忙前忙后,拿上钱包就要往外走,对张谦说:“谦儿,我去馆子里端两个菜,晚上陪你师傅好好喝两杯啊。”

梁师傅坐在那里不言语,张谦赶紧过去对梁师傅说:“师傅对不起啊,我走的时候指使小华偷了你的宝贝照相机,我错了……”梁师傅看他一眼,说:“你错哪儿了,你一进门我啥子时候说你错了?我看还算你小子有眼力、有能耐,能攀上小方厂长做你的师傅……”

“哦……师傅你误解我了,我……我……我没有要背叛师傅你的意思……我是有错……我……”张谦是真没有明白梁师傅说这些话的意思,吓得哭着破天荒地给梁师傅跪下,惊吓得梁师傅和小华目瞪口呆。因为,梁师傅虽说是张谦的师傅,但是,他们师徒俩毕竟是新社会的师徒关系,梁师傅从来就没有接受过徒弟张谦的跪拜,更没有见过徒弟张谦像今天这样的谦卑和真诚。

梁师傅被张谦弄得不知所措,对张谦说:“起来,哪个就要你跪了哦!”

张谦跪在地上执意不肯起来,依旧哭泣着说:“师傅,徒弟在没有跟师傅认完错、没有得到师傅的原谅是没脸起来的。师傅,徒弟心里是想跟着方师傅好好学本事、学做人。但是徒弟心里绝没有要改换门庭另攀高枝的意思,方师傅也不是那样的人。我跟方师傅一个来月,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尤其是在咋个做人上我绝对服他,我就是想跟他多学一点本事、学会做人,重新做人,做一个有本事的正派人。师傅你永远都是我的师傅,我就是心里想变都是变不了的,这是事实!方师傅也是这样对我说的,他一直都说我是有师门、有名分的人,说永远都做不了我的师傅,我们就是相互学习和帮助的关系。当然,我也晓得这是方师傅自己谦虚,只有我跟着他学的,他帮助我的。所以,师傅我是真没有要改换师门、另歇它枝啊!再说了,师傅我现在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过去犯那些错,是我自己急功近利,觉悟不高,目乱眼迷地参加了造反派,混账王八蛋地干了好多对不起人的事情,真是祸乱滔天。不过我真的是想要改,方师傅说他从来就没有记恨过以前的那些事情,更不会记恨我过去批斗过他,说我还年轻,以后还能给厂里做好多有益的工作,他愿意帮我……”

这时候小华妈从外面买菜回来,一进门看见眼前这一幕也被惊呆了。梁师傅撑起身子来说:“小方厂长真是这样对你说的?”张谦哪敢乱说,一个劲儿地点头说:“方师傅就是这样说的,一点都不假,绝对原汁原味!”

梁师傅说张谦:“哎呀,你还跪到起干啥子呢,还不赶快起来,师傅我好久说没有原谅你了嘛,你是自己吓唬你自己,快点起来!”

张谦跪在地上的时间长了,起来的时候脚一麻,身子崴了一下,小华赶紧上前去扶他一把,这才看见他衬衣领口脏得一圈都是黑,再一仔细看,还有小虫子一样的东西在蠕动,惊叫一声:“妈呀,你快来看一下张谦身上都是啥子哦?”

小华妈跑过来一看,说:“哎哟,你咋个出去跑这一趟惹一身虱子回来呢?赶紧上外面去把衣裳都脱了,我给你弄点热水洗个澡,一会儿再用开水把你衣裳烫了、洗了……”

梁师傅在一边笑呵呵地说:“他惹一身虱子过来这就对了,说明他跟了小方厂长真有福气,在外面出差吃苦受累是真在为厂里做事情,不是拿我的照相机出去游山玩水。哎,你们是不晓得啊,现在厂里都在夸小方厂长能干,就一个月的时间,给厂里解决了好多大难题,谦儿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人家还都说谦儿是我老梁的徒弟……”

小华妈给张谦弄好洗澡的水,要张谦赶紧去洗澡,进房间来找梁师傅的衣裳给张谦换上,指着老头子说:“看你这脸变得比天都快。”

梁师傅笑着说:“啥子是我脸变得快哦,是谦儿现在真的变了,我是在替我们女娃子高兴啊!”

 

张谦洗完澡,这边小华妈也做好了饭菜,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坐上桌子,张谦这才想起自己带回来的礼物,找了一圈,才发现自己的挎包和换下来的衣裳都放在院子里。赶紧拿出挎包里装的东西,仍旧把挎包和脏衣裳放在一起。

张谦把带回来的几饼重庆沱茶和一条纱巾放在桌子上,对梁师傅和小华妈说:“师傅,上次在西安我就想给你买一瓶西风酒回来,但是人家要号票,这回在重庆看见只有这个沱茶是不要号票的,你先尝尝,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再去重庆出差的时候再给你买。这是给师娘买的一条纱巾,这上面印的是杨柳青的年画,方师傅跟我说杨柳青的年画最有名了,师娘不要嫌弃啊。”

以前张谦叫小华妈都是阿姨,这回改口叫了师娘,叫得小华妈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梁师傅也心满意足地点头称是,小华更觉得张谦变化好大,变得都有些不认识了。当张谦拿出那件在大上海南京路上精细挑选的确良女衬衫给小华时,小华喜欢得不得了,抱住他又是一口,叫张谦自己都觉得在师傅和师娘跟前好羞臊。

一家人高兴地着吃饭,张谦陪梁师傅喝酒,给家里人讲述自己跟方师傅一路出差的辛苦和见识趣闻。他从自己在西安遭遇滑铁卢开始,讲方师傅在外是如可遇事不惊、处事不乱,再现方师傅在西安铜网厂酒桌上杜撰编排出来的那个彝族少妇奶米酒的精彩,赢了得西安铜网厂的书记和周副厂长愿意给他们引荐佳木斯造纸厂铜网分厂的郭厂长。方师傅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虚心向张老师请教轻质碳酸钙的知识,恰巧张老师又是小北方父亲老战友的爱人,说方师傅不仅在厂里人缘好、受到大家的拥戴,在外面还有好多老革命、老同志都是他的朋友。在佳木斯造纸厂大门口,方师傅是如何教导自己要学会向人低头和谦逊,开启了自己对人生的新认识,主动要求去学会了补救铜网的焊接技术。在上海又是怎样看见方师傅尊师重道,不忘师承根本,专程去瞻仰和朝拜师承根基,还把方师傅谨记的师爷警言,给师奶奶和大师伯、大师母展示自己学成的手艺,最终得到了师奶奶和大师伯、大师母的认可,替自己师傅还了感恩的旧愿。在重庆松山化工厂见识了渣滓洞监狱的真面目,又怎么从老匡那里打听到了刘寿山的下落,给厂里找到了可以替代松山化工厂轻质碳酸钙的合格产品。让梁师傅全家人听的津津有味,感触甚多,高兴中都说张谦这回总算是幡然醒悟,终于找到了生人的正道。

最后,张谦把照相机还给梁师傅,并且郑重其事地地对梁师傅说:“师傅我真心地谢谢你的照相机,但我有一个请求,帮我把胶卷里的照片冲洗出来,最好放大了。这里面有好多是记录了方师傅拜见师奶奶和大师伯、大师母的照片,方师傅说这中间最宝贵的就是在海派大成旗袍老店里翻拍的那些老照片,其中最珍贵的一张就是国母宋庆龄给海派大成旗袍老店的题字……买冲洗照片材料的钱我出!”

张谦变得有些啰里啰唆,梁师傅都不耐烦了,说:“哎呀,师傅晓得了,哪个要你花钱哦!以后,你要像这样的表现就对了,照相机嘛,你随时都可以拿去用的……”

 

回到成都的第二天,方继业向曾局长汇报,曾局长很满意他这一个月来的工作成绩,说他和张谦这回真是给厂里解决了大问题,只要蒲圻弄回来的那5吨轻质碳酸钙可以替代重庆松山化工厂的产品,厂里就再也没有啥大的后顾之忧,你们两个人对厂里上马国产卷烟纸是功不可没!方继业听曾局长的话,心里也很满意,他倒不是满意曾局长对自己的表扬,而是在替张谦高兴。因为,从曾局长话里话外能听出对张谦的看法改变了很多。

这时候来主任领着湖北造纸机械厂给厂里安装调试1575新机器的负责任人来了,方继业起身要走,曾局长留住他别走,要他一起听一听。湖北造纸机械厂安装调试1575新机器的负责任人坐下后,对曾局长说新机器安装调试后已经试用20天,从目前运行的情况看一切都算顺利和正常,他们准备今天晚上再对新机器做最后一次停机检查,对个别地方再做小的调试,之后再观察两三天,要是没有问题了就准备下周回湖北。

曾局长调头征求来主任的意见,来主任也是这样说。那位湖北的负责人最后说还有两个小建议,一是试机使用的铜网边缘已经出现三、四处小的豁口,以他个人的经验看最多再坚持三五天的时间就必须更换铜网,要是这样的话可不如考虑今天晚上他们一起帮着把铜网换掉。二是他们厂里和上海轻工设备厂共同开发了1880长网造纸机,现在上海造纸厂已经订购了两台,也是用来生产国产卷烟纸的,看你们厂以后有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和考虑。不过他强调说这种1880长网造纸机幅度宽、车速快,操作控制方面采用最新的可控硅控制系统,如果厂里有这方面的打算和考虑,必须要提前做好这方面技术维护人员的培养和储备工作。

曾局长对湖北同志的负责任态度表示赞赏和感谢,还说你们湖北的同志就是聪明,不仅宣传了你们的新产品,还把你们以后的设备销售工作都做了。但对现在马上就更换掉来之不易的宝贵铜网心有余悸,他看了一眼方继业,说:“红星造纸厂铜网使用的最好记录是25天,我们这才20天,你舍得不?”湖北的同志说:“你们新机器能这样已经是超记录了,你们要硬拖也许还能用到25天,这是我们见过的新机器最好状态了。”

曾局长对方继业说:“你刚才不是说张谦在佳木斯学了补救修复铜网的技术吗?要不我们就叫他今天晚上上手试一试,要成了我老头不仅从今以后不计前嫌,我还要给他小子记上一功!”

曾局长这么一说,方继业心里一是替张谦高兴,二是心里又替张谦打鼓,于是就说:“曾局长,旦凡事情都有个两面性,再说张谦可是第一次啊,你老人家就赌他能成,成了你就不计前嫌还给他记一功。要是不成呢,你还是要记人家的前嫌和给人家记上一笔账在那里啊?”

曾局长急了,说:“你这个小方现在咋就成这样了呢,他张谦才跟你好久时间啊,你现在就这样护着他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哦,我叫张谦抱着炸药包上了,半道上他被打伤了、打死了,我还能怨他!打死了就没得说的,打伤了我不得给他治好了,要他总结经验,以利再战啊……你这人也真是,从门缝里看人把老子都看扁了……要他去试,反正都是死马了,医死了我不怪他!”

来主任和湖北的同志在一旁都笑了,说曾局长真有大将风度,曾局长笑了,说:“不要这样说我,说我有大将风度,那不显得人家小方副组长就小肚鸡肠了嘛。”

 

方继业、来主任和梁师傅陪着张谦熬了大半个晚上,眼都不眨地看着张谦忙的满头大汗,谨小慎微,耐心细致地补救修补好铜网。第二天早上一开机,一切正常,心里的那块石头才算落地。老头子一上班就跑到新机器边上看了好一阵,才心满意足地来到供销科办公室,对刘科长说:“你以后要多关心一下张谦,不要总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家,要跟小方厂长多学着一点,多培养张谦才对。”

刘科长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说:“我对张谦咋个了?他还要我培养啊,有一个小方副组长就够了,他又不入党,还要两个党员做介绍人啊?”

曾局长说:“哎,我就是想说这个事情呢,他要是以后真有这方面的意愿,你和小方副组长两个人正好合适。”

曾局长说:“张谦这回要是叫新机器的铜网使用时间超过30天,我亲自找他谈话,启发他对我们党要有新的认识!”

刘科长不明缘由,更是没有头绪,说:“老头,你昨晚上睡觉没有盖铺盖嗦,是不是凉到了哦?”曾局长反怼刘科长说:“你才有病呢!我告诉你啊,张谦昨晚上忙了一夜,今天放假一天啊。”

刘科长更是觉得老头子不对劲,就说:“张谦今天放假一天?人家刚才还在这里呢,开好介绍信就去火车东站取那5吨轻质碳酸钙了。”

曾局长笑了,说:“这娃现在有点像小方厂长的意思了!”

 

从蒲圻发回来的5吨轻质碳酸钙经过顾工的试用,完全符合国产卷烟纸的生产使用,方继业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经过张谦补救修复后的那床铜网最终使用了38天。一时间,方继业和张谦两个人被厂里所有人看成是神人级别一样的人物。厂革委会还大张旗鼓地贴出喜报,把张谦的事迹吹嘘成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辉煌成果,是在学习毛泽东思想中培养成长起来的优秀工人阶级代表人物,是抓革命促生产的具体表现。只是这张喜报在厂大门口存在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张谦揭了下来,塞进锅炉房锅炉里化为灰烬。革委会主任责怪张谦不珍惜自己的远大前程,辜负了无产阶级革命队伍的栽培和看好。张谦却掷地有声地回答说:“我自己的路自己晓得走,今后我听党的话,不需要哪个来左右我!”

张谦这样的做法,算是跟厂里的造反派彻底决裂。几天后,厂革委会决定要调动张谦到蒸煮车间去工作。来主任首先不干了,率先找到厂革委会说:“以后你们安排哪个来补救修复铜网?你们要有人能够顶替张谦我个人没有意见。”革委会无言以对。接着造纸车间几个工段长毫不客气地踢开革委会的门,进去就说:“以后我们铜网使用超不过25天,你们发给我们奖金不?要发我们当工人的也就没有啥子意见。”革委会的人说:“发不发奖金的事情要厂里生产领导小组说了算。”几个工段长回怼说:“那调动张谦的事情我们也要厂里生产领导小组说了算,你们革委会这样的调动不作数!”最后,刘科长直接找到革委会主任,说:“以后铜网、毛毯和轻质碳酸钙吊起了我找哪个去跑?你找个人来顶替张谦我就放张谦走。”革委会主任说:“不是有方继业嘛。”刘科长说:“人家现在是厂里生产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又不是我供应科的人,我指挥不动人家,再说他还要管生产上那一摊事情,分身无术啊!”革委会主任耍无赖地说:“那你就去找曾老头子想办法。”

曾局长听刘科长说了,马上就炸了,到革委会主任办公室一拍桌子,骂道:“我去你娘的大爷!老子反正都完成了局革委会要我蹲点把东方红造纸厂扶起来的任务,老子今天就走人……”

革委会主任这下才慌了神,陪着笑脸跟曾局长说:“曾副主任你可不能走啊,你要走了厂里还不乱了套啊?”

曾局长依旧不依不饶,说:“老子一个局革委会副主任和厂里生产领导小组组长走不走,由不得你一个造反派说了算!厂里现在的乱都是你小子搞出来的,你必须去跟全厂工人干部消毒去……”

厂革委会主任去轻工局革委会找“人心坏”告状,说曾老头子现在在厂里搞反攻倒算。“人心坏”正焦头烂额,臭骂厂革委会主任说:“你他妈的混账东西!现在全国上下都在搞抓革命促生产,两头并举,你给老子把生产搞乱了还谈啥子抓革命?他曾老头子把国产卷烟纸搞出来了,现在轻工部和省、市革委会正表扬我们呢,难不成你要搞得老子两头不是人才高兴啊?反攻倒算,你他妈才是给老子反攻倒算呢!还是那个老不死的说得对,你赶紧回去把你放的毒都给老子消尽了,平息厂的这场风波。老子现在要的是抓革命促生产,两头并举,风平浪静,不然我们造反派就再也说不起硬气话来了!”

(待续)

编辑点评:
对《盘扣一生8/12/9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