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盘扣一生8/11/95

盘扣一生8/11/95  作者:新凡人

发表时间: 2021-03-31  分类:长篇  字数:11615  阅读: 54  评论:0条 推荐:0星

 

 

 

8/11/95

 

 

方继业和张谦出了重庆火车站,直奔解放碑电信大楼,但是电信大楼里人山人海,一问在这里排队打长途电话的,有的都已经等半天都还没有轮上。方继业拉着张谦就往解放碑旁边一条小巷子里走,张谦问他我们去哪里,方继业说:“我们先去给刘科长打个长途电话再说。”

进了小巷子后走一截路,又进一个门洞里上了一个很窄的楼梯,到三楼方继业推开一个房间的门,问里面的人说:“李科长在吗?”房间里摆着几张办公桌和两个文件柜,显得很狭小和乱糟糟的样子,有工作人员回他们的话说:“李科长在王副主任那里。”方继业说:“我是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的,借用一下你们的电话啊。”人家头都不抬地说:“电话在那里,你自己随便打。”

方继业要通电话长途台,冲电话里说:“请接成都672357。”在他等电话接通的时候,张谦小声地问:“这里是哪里哦?”方继业这才说:“这里是轻工部驻西南办事处,是不是不像你想象的样子?”张谦说:“太不像了,轻工部一说起来都吓人得很,咋个这里像打了败仗一样的单位呢?”方继业笑着说:“这就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这时候电话通了,方继业对电话里说:“我是方继业,帮我叫一下刘科长。”那边刘科长马上接了电话说:“我的方大副组长你跑到哪里去了,我都急死了!现在厂里新机器已经调试好了,试生产一切都顺利……”

方继业说:“那好噻。”刘科长说:“好啥子好,现在厂里每天要用500多公斤轻质碳酸钙,轻工部西南办事处就给我们调剂了20吨重庆松山化工厂的轻质碳酸钙,我都急死了!我把轻工部西南办事处的电话都打烂了,人家说就是没有办法,现在连电话都不接我的了……”

方继业笑着说:“刘科长,我现在就在用他们办事处给你打电话呢。”刘科长那边说:“那就阿弥陀佛了,你给李科长做做工作,请他们无论如何要帮我们厂里想想办法,再给我们调剂20吨轻质碳酸钙。你拉兄弟我一把,要不老头子非把我枪毙在凤凰山上了!我晓得你老弟是有办法的,我这就给老头子汇报说事情交给你了啊……”刘科长甩锅真快,一下子就把所有的矛盾和困难都甩给了方继业。

方继业脸上的苦笑还没有消失,就看见李科长推门进来了,只是李科长先发制人对他说:“小方厂长来了啊,来来来,你来得正好,王副主任刚刚签字给你们调剂了10吨加拿大进口木浆,算是对你们厂开始批量生产国产卷烟纸最大的支持。我这就给你开调拨单,你们自己去朝天门码头7号库提货。我跟你说啊,别的你啥子都不要给我说,晚上我请你吃火锅都要得,碳酸钙是一两都没有!”

方继业陪着笑脸对李科长说:“你一个轻工部的科长,真的就不给我们想办法了?”李科长开好进口木浆调拨单走过来给方继业,态度和蔼地给方继业和张谦递上纸烟,对方继业说:“你不要给我偷换概念啊,我只是轻工部驻西南办事处的一个小科长,跟轻工部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给你说老实话,你们厂生产国产卷烟纸的事情轻工部和我们办事处都很重视,真的!但是轻质碳酸钙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们办事处的人现在就守在松山化工厂,松山化工厂现在都还欠我们轻工部的计划指标一大截呢。可是,人家松山化工厂现在归化工部直接管,牛逼上天了!化工部已经给松山化工厂下了死命令,要他们全力保昆明轮胎厂和成都电缆厂,我们的人在那里都是白守着的,我是真没有一点办法啊!你要不信你自己去松山化工厂看看,他们负责销售的副厂长姓周,他们厂就在烈士墓上面的渣滓洞,你自己去看一下就晓得都晓得了。”

李科长的苦水倒得方继业无言以对,只好作罢说:“那我自己去看看再说。”接着把张谦介绍给李科长,之后又去王副主任办公室里和王副主任见了一面,再把张谦介绍给王副主任。

 

既然刚才李科长已经说了吃火锅,方继业和张谦从王副主任办公室里出来,就约王副主任晚上一起吃火锅。方继业对李科长说:“我们先去找地方住下,晚上一起吃火锅,地方你找,不过我们说好啊,我请你。”李科长说:“那你还是住老地方,下班后我去找你。”

方继业和张谦下了楼,张谦对方继业说:“师傅你跟他们好熟悉哦。”方继业说:“咋个不熟呢,我们厂里要申请的所有国家计划指标都要从李科长手上经过,像李科长这样的人物我们只能巴结,哪个敢得罪的起。”

两个人找好住处收拾了一番,李科长下班来了,给方继业一条重庆牌纸烟,说:“前几天重庆卷烟厂送来半箱纸烟,内部价两块五一条,我给你分一条来你办事情好用。”方继业给了刘科长钱,说:“还是李科长替我们想得周到,谢谢啊!”

李科长领他们来到解放碑一家火锅店里坐下,火锅店老板跟李科长很熟,对李科长说:“李科长好长时间都没有来了,最近忙哇?”李科长说:“啷个不忙呢,现在到处都在抓革命促生产,我们搞物资供应的就没有一天闲着的,哎,你给我们搞辣一点啊。”

张谦还是第一次吃重庆火锅,见大铁锅里放着一个木头格子就好笑,说:“咋个锅里还放一个木头格子呢?”李科长笑着说:“小兄弟还是第一次来重庆吧,我们就三个人,一会儿要再来人了和我们一起用这一口火锅,你放素菜在这个格子里可以,荤菜你筷子可不要松啊,你要一松手筷子上的荤菜就掉到锅里去了,人家夹到就算你请人家了啊。”

张谦好稀奇地说:“重庆火锅是这样吃的嗦?”

方继业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要李科长介绍松山化工厂,李科长说:“松山化工厂其实是一家劳改工厂,就在歌乐山下的渣滓洞。哎,你们看过罗广斌和杨益言写的小说《红岩》了嘛?就是书上说写渣滓洞。渣滓洞和白公馆解放前是关押革命志士的监狱,那个监狱现在都还在,只不过解放以后那里改成关押原来那些国民党特务和监狱人员的地方,现在叫重庆特殊监狱。松山化工厂就是这座监狱里的劳改工厂,在松山化工厂里干活路的都是监狱里的服刑人员,好多还是原来渣滓洞和白公馆监狱里的特务呢。”

张谦觉得很新奇,说:“还有这种稀奇的事情啊,小说《红岩》我看过,那些国民党特务太可恶了,还关起来干啥子呢,都该杀了狗日的一个个!”

李科长说:“这个有啥子稀奇的呢,共产党的政策在那里摆起的,该杀的当然都跑不脱,不该杀的还得要改造不是。你们要去松山化工厂看了,那里稀奇的事情还多得很呢……”

 

第二天上午,方继业和张谦来到歌乐山下渣滓洞的松山化工厂,由于有李科长的介绍,周副厂长对他们也很热情。只是叫方继业和张谦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周副厂长和他负责的销售科办公室,竟然是在原来渣滓洞监狱门口的一座大碉堡里。碉堡里的一层和二层是销售科办公室,最上面的三层是周副厂长的办公室。周副厂长看着方继业和张谦吃惊的样子,也笑着说:“奇怪吧?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这里原来就有一个小煤窑,歌乐山上的石灰石矿出产生产碳酸钙最好的石灰石,正好就地取材。所以,我们就办了这个劳改工厂。上面又有指示,不允许我们破坏歌乐山渣滓洞监狱的原貌,不许我们再建造厂房和房屋,我们就只能这样将就使用原来这些建筑,我们书记和厂长的办公室还用是的原来国民党特务头子徐远举的办公室呢。一会儿中午就在我们这里吃饭,我们厂里工作人员的食堂,也用的就是原来渣滓洞监狱的审讯室。”

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方继业和张谦真是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难怪李科长要说这里还有好多更稀奇的事情呢。方继业对周副厂长说:“算了,听你这样一说,我们吃饭就免了,在审讯革命先烈们的地方吃饭,我们真是吃不下去。”

于是,方继业就跟周副厂长说起轻质碳酸钙的事情,只是周副厂长的说法和李科长一样,一点松口的意思都没有。方继业对周副厂长说:“我听人家化学老师说过,轻质碳酸钙的生产工艺并不复杂,你们咋个就不扩大生产呢?”周副厂长也不忌讳,说:“轻质碳酸钙的生产工艺并不复杂,走……我带你们到车间里看看去。”

周副厂长领着他们一边走,一边说:“生产工艺肯定是不复杂,主要是要求石灰石矿的质量要好,煅烧的煤质要好。至于我们扩大不了生产规模和生产量,还是跟我们现在工厂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关,上面不允许我们建设新的厂房。说渣滓洞和白公馆属于革命文物,要尽量保护,将来要修缮还原作为革命教育基地。所以,我们的规模和产量也了只能是这样了,不要说你们想从我们这里要到一些计划指标以外的支持,我们现在连完成计划指标以内的生产任务都困难啊!我说的都是实话……昨天下午李科长给我打了电话,说你们要轻质碳酸钙是为了生产国产卷烟纸,以后我们重庆卷烟厂都要依赖你们,我是真没有一点办法啊。不过一会儿我给你们找一个人,你们可以私下地问问他,也许对你们有用。”

在生产车间里转了一圈,来到最后的烘干研磨车间里,周副厂长叫住一个干活的工人,小声给方继业介绍说:“这位姓匡,你们就叫他老匡,是我们这里的服刑人员,也许他能给你们说一点有用的东西。”周副厂长又把老匡拍到一边说了些啥子,只听见老匡对周副厂长说:“报告政府,我晓得了。”

周副厂长往一边去了,老匡走过来对方继业说:“有烟吗?”方继业掏出纸烟来给了他一支,又另外给了老匡一整包,说:“我们厂急需要你们厂里的这种轻质碳酸钙,周厂长说你也许可以给我们指一条路子?”

老匡说:“你们要找跟我们厂质量差不多的轻质碳酸钙,你们就去湖北蒲圻找一个叫刘寿山的人,他原来是个上校特务,1966年被特赦的。刘寿山的老家在蒲圻,他们家爷爷辈开始就是烧石灰的,他当国民党特务之前在老家也烧石灰。我们这个厂从烧石灰到后来做轻质碳酸钙,他都是这里的大师傅。所以,1966年特赦后他还在这里做了几年,说是算对共产党不杀之恩的报答,他是前年离开这里的。刘寿山走的时候跟我说,他老家蒲圻的石灰石矿要比歌乐山这里的还好,他想回去后还是烧石灰,要有条件也弄轻质碳酸钙,算是给自己后半生找一个谋生的路子。我们这些人都是有罪之人,但是,我晓得刘寿山这个人是说一不二的,只要他老家蒲圻的石灰石矿质量比这里的好,他要搞出轻质碳酸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方继业听了老匡的话,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地兴奋,连连对老匡说:“太谢谢你了,谢谢了啊……”又从包里掏出一包纸烟来塞给老匡。老匡说:“刚才周厂长给我说了,要我给你说一声,这个事情你晓得就是了,不要说是我给你们说的,更不要说是他要我跟你们说的啊!”方继业赶紧说:“这个事情我晓得,我哪个都不会说的。谢谢你啊!”

方继业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走出车间就对周副厂长说:“周厂长太感谢了,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报答你,我们就不在这里多耽过了,我们走了。”周副厂长说:“说实话我也真是想帮到你们,但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只能这样了,日后要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方继业对周副厂长说:“我们心领了,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合作,那我们就再见了!”

 

从松山化工厂出来,方继业和张谦马不停蹄地直奔朝天门码头,看正好在卖第二天一早的船票,立即买了两张去城陵矶的船票。之后又去码头7号库交了李科长开的进口木浆调拨单,办好发运回成都的手续,最后给刘科长发了一个去湖北想办法弄轻质碳酸钙的电报。

方继业和张谦两人经过四天的车船劳顿,在蒲圻好一阵打听和寻访。终于,在蒲圻乡下找到了刘寿山和他开的那家社队小化工厂。

见到刘寿山后,方继业单刀直入,对刘寿山说:“我们是经周副厂长和老匡私下介绍来的,就需要和松山化工厂一样质量的轻质碳酸钙,不晓得你能不能帮到我们?”

刘寿山要他们等一下,并且说:“虽说我们只是一个小的社队工厂,但是销售的事情我不管,我只管生产上的事情,我只敢跟你们说我生产的轻质碳酸钙不比松山化工厂的差,有的指标还好很多。我们这里的厂长也姓周,上个月我们在株洲化工厂刚做过质量检测报告,检测报告在小周那里,我跟你们找去。”

方继业和张谦自己在这个小化工厂里转了一圈,看见厂里全都是些简易的机器设备,张谦心里很怀疑,对方继业说:“师傅你说这样简陋的厂子,也能生产出和松山化工厂质量一样的轻质碳酸钙啊?”

方继业心里也打鼓,但还是说:“现在我们还有啥子好的办法呢?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看看再说嘛。”

回到刚才刘寿山那间办公室里,两个人等了好久都没有见刘寿山回来,方继业心里都有些失望了。这时候见刘寿山领着一大群人来了,刘寿山先给他们介绍了一个年轻人,说:“这就是我们厂里的小周厂长,你们有事情跟他谈。”

年轻活跃的小周厂长又给方继业他们介绍了身后那几个人,有公社书记和管社队工厂的副主任,有公社武装部长和供销社主任,甚至还有妇女主任,到最后才隆重地介绍了一位县革委会管工业的副主任。方继业心里对这些并不太关心,只能是面上敷衍着满脸推笑,心里最着急的还是这里生产出来的东西,到底能不能替代松山化工厂的轻质碳酸钙。

等小周厂长介绍完了后,他马上切入正题,说:“周厂长、各位领导,我们先说正题啊,我们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现在生产国产卷烟纸,需要和重庆松山化工厂质量一样的轻质碳酸钙,现在每个月的需求量是20吨,往后走的话会越来越多,我估计到年底每个月不会低于30到40吨的量。刚才听老刘说你们有近期在株洲化工厂的质量检测报告……”

“有有有……”小周厂长拿出包里的质量检测报告给方继业看,方继业也拿出自己在松山化工厂抄写的质量报告数据,仔细对照看了一遍。从两份质量报告的数据对比看,几乎相差不大,有个别数据也确实要不松山化工厂的好一些,尤其是百度,竟然高达99.20%。但方继业心里还是不放心,笑着问小周厂长说:“你们的轻质碳酸钙真有这么好?”

小周厂长拍着胸脯说:“这份质量检测报告绝对没有假,我们刚生产半年多的时间,我老实说工业级的我们正在找销路。要不这样,我们先给你们厂发5吨火车零担,你们也可以先试用一下,要是你们试用没有问题,我们再给你们发一个车匹60吨。你们都用了觉得符合你们要求的质量标准,再要我们发货时候,我们再做结算。你们是国营大厂,以后我们长期合作都可以搞先压一批货款,我们周而复始的长期合作你看咋个样?”

方继业见小周厂长说话很有诚意,就更深一步地说:“那你们的价格呢?”小周厂长坦诚地说:“绝对要比松山化工厂的便宜。”

“到底便宜多少?”方继业看着小周厂长说。小周厂长不说话了,看了一眼公社书记。公社书记笑着说:“这样啊,请问方同志在成都国营东方红造纸厂担任的是什么职务?”

方继业心里明白,对方是要想自己说话有分量、算数,看重的是长期合作,就不谦虚地说:“我是厂里负责生产和供销的副厂长,我完全同意刚才你们周厂长说的,我们两家厂周而复始的长期合作。我也说实话,我们今年刚开始生产国产卷烟纸,这半年国家的计划指标是有缺口。但是,国产卷烟纸替代进口卷烟纸是趋势,给国家减少外汇支出,轻工部里很重视,明年我们的国家计划指标应该没有好大问题。所以,我们一是要你们的到厂价格低于重庆松山化工厂,二是我们双方长期合作最注重的就是诚意两个字。”

公社书记和县里管工业的副主任相互看了一眼,给小周厂长点了一下头,小周厂长说:“我之前和几位领导都合计过了,只要我们两家厂诚意都够,这样!我们轻质碳酸钙包括到达成都火车站的费用,比重庆松山化工厂的出厂价每吨少60元。但是,包装袋你们要返还给我们,你们返还包装袋每少一只扣两角钱。只是我们有一个额外的请求……”方继业对小周厂长说:“周厂长你直接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想应该都没有啥子问题。”

小周厂长说:“你晓得我们是农村队办小厂,不可能被列入国家正轨的计划指标,我们要扩大生产量销售就是一个难关。所以,我想请你们厂以后多帮助我们在销路上宣传一下,最好是能帮我们多介绍一些用轻质碳酸钙的厂家。”

方继业伸出手来和小周厂长握手,说:“我完全同意!就按照我们说的草拟合同,我回成都收到你们给我们试用的5吨轻质碳酸钙,要是我们试用后质量符合要求,我马上把合同给你们寄过来。至于帮助你们多宣传和介绍使用厂家的事情,只要你的质量好、稳定,我看没有问题,我们成都轻工业局就有牙膏厂、塑料厂、骨胶厂和橡胶制品厂都用这种产品,我们一个系统的都好说话。回头我再帮你们了解一下成都电缆厂,看他们得到的国家计划指标分配还有好大的缺口,这是一个正经路子。”

小周厂长高兴地说:“那就太好了,我谢谢你了!那我们今天晚上就把5吨轻质碳酸钙送到火车站发零担,晚上我们草拟合同。今天我们领导都聚齐了,请方厂长喝杯酒可以嘛?”

方继业高兴地说:“可以,我得好好谢谢你们,并且祝愿我们两个厂子今后合作愉快!我们打算明天就离开这里回成都。”

公社书记劝他说:“你们一路赶这么急还是歇一两天吧,我们这里到岳阳不远,要不我们陪你们去看看。”

方继业婉言谢绝道:“厂里的事情还多呢,以后有机会再说。”

(待续)

编辑点评:
对《盘扣一生8/11/9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