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一九八六

一九八六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1-03-03  分类:微型小说  字数:2547  阅读: 233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九八六年农历五月初八,集上物资交流大会。从南山下来个老头马漏勺,破衣烂衫踢拉鞋一脸苦楚皮,用一根葛藤牵着花母猪去集上配种;从北坡下来个年轻人李喷壶,花衬衣喇叭裤大分头蛤蟆镜,骑着一辆飞鸽自行车去集
 


一九八六年农历五月初八,集上物资交流大会。

从南山下来个老头马漏勺,破衣烂衫踢拉鞋一脸苦楚皮,用一根葛藤牵着花母猪去集上配种;

从北坡下来个年轻人李喷壶,花衬衣喇叭裤大分头蛤蟆镜,骑着一辆飞鸽自行车去集上浪荡。

从川西县来了一辆嘎斯车穿山越岭一路飞跑,卷起尘土满天浩浩荡荡,司机王英俊叼着烟,哼着流行歌曲,压根没注意到迎面而来赶着母猪的马漏勺。但是马漏勺的黄花大母猪第一次远足相亲,遇到这样一个横冲直撞轰鸣大叫的铁家伙,惊吓之下,挣断了细藤条,拽倒了马漏勺,惶惶而逃不知去向。

马漏勺蹭破了脸,跌破了膝盖,躺在马路边直哼哼。

嘎斯车拖着一路尘土漫天呼啸而去。

李喷壶骑着自行车双手丢把蜿蜒而来。看到了路边的马漏勺满脸是血。一个急转弯带漂移,折了回来,仔细看看,不认识,正要离开,马漏勺伸手拽住里李喷壶自行车的后架子,你不能走!

李喷壶说:“咋?!”

“你怼住我了!”

“我咋怼住你了?你糊涂了吧!”

“我不糊涂,就是你!”

李喷壶一着急就结巴,结结巴巴说不成话。

马漏勺拽住自行车,死不丢手。

路上赶集的人瞬间聚集,看热闹。马漏勺村里的几个人跟着帮腔。

二人进了派出所让评理。

马漏勺让李喷壶赔偿损失累计一万元;结巴李喷壶着急上火傻瘫坐在地上心中万马奔腾。蹦出几个字,你...讹人!

副所长张活络拉过来李喷壶到西墙角,咋恁不小心?嗯!李喷壶说,不、不是我撞的!

“是不是你撞的你能说的清?你有证人吗?”

“没”

“这就妥了,他恁大年龄了,不经气,一会他要是死了,你才说不清呢!”

“那咋办?”

“咋办?破财免灾吧,给他200块算了”

“那不中,太多了,我没恁多钱。”

“你有多少?”

“有多少也不给他!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那行,先关起来吧,关几天,调查清楚再说。”

李喷壶害怕了,他听说过小黑屋。

“少点行不?”

“多少?”

“你来赶集带多少钱?‘

“30块”

“那不行,最少给100块,就这老头还不一定答应呢!"

“可我还差70块”

“你咋来的?”

“骑自行车。”

张活络拉过马漏勺到东墙角,说,还一万!你见过一万块吗?一辈子你也当不上万元户!你把信用社搬你家吧?是不是他撞的还两可呢!我是看你可怜!最多给你弄30块!马漏勺张了张嘴,里面露出黑黢黢的六颗牙。准备开始辩论。张活络眼睛一瞪,血丝爆满,貌似环眼张飞:“再闹把你关起来!把你治罪!诈骗罪!”

搂起上衣拍了拍腰里的盒子炮。

张活络昨夜熬夜通宵打麻将,输了正着急。

马漏勺吓得一哆嗦。

李喷壶骑着自行车来赶集,结果走着回去的,边走边打自己的头。

马漏勺揣着30元钱到处找他的花母猪。

张活络心想着今晚要翻老本,只盼望早点天黑。

 

 


编辑点评:
对《一九八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