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刨黑药

刨黑药  作者:杨建保

发表时间: 2021-02-28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304  阅读: 215  评论:0条 推荐:4星

 

“猪苓是黑药,长在南山坡;疙瘩跟前找,找到是一窝;利水治多病,换钱过生活。”

在我们豫西伏牛山中,众多中药材里,猪苓是比较贵重的。它是一种菌类,喜长在高山阴坡一面腐朽树桩(树疙瘩)下及地表浅层。朴实的老乡们用上述几句顺口溜,就把猪苓的别名、生活环境、生长状态、药效和经济价值描绘的异常生动。

那些年,因为穷,只有靠山吃山,大山里的物产成了主要经济来源,丰富的中药材资源养活了很多人。成群结队的乡亲们带着干粮到南边黑压压的群山里刨黑药,运气好的一下子能刨几百斤,瞬间改变家庭经济状况,马上就可以盖大瓦房;更多的人则是“出空坡”,东刨西挖,忙碌一天,一无所获,怏然回家。因为黑药值钱,每日里进山寻药的人络绎不绝。大约一九八八年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十六岁的二哥跟着一班人要进山刨黑药。我着急跟着去,二哥说,你认得啥是黑药?恁远的路,去了只会拖后腿!我不听他的话,咋说也没用,我远远跟在他们后面。

二哥发现了我在尾随,很生气,又是吵又是骂,我不听,他们走,我也走,他们停,我也停,就那么不远不近跟着。二哥气坏了,用石子投掷我,我灵巧的躲开了,还是跟着他,他一恼,索性也不管我了。

二哥一直对我很好,他心软,怕我去受苦。

攀到大山深处,已经是快中午了,大家分散开,刨着挖着,满身大汗,都说自己所获不多。其实有的已经刨了好几斤了,只是不“露富”而已;还有的发现后黑药窝不说话,掩饰着内心的激动,闷声不肯发大财;有的人沉不住气,看见一个就大喊:“找到了!”,众人蜂拥而至,你抢我夺瓜分之,几乎能反目成仇。

午后,大家聚在一起吃干粮,比较收获。有的把袋子坐在屁股下面不让看,有的人只刨了几个,干脆不要了,扔给了别人;我和二哥也是一无所获。二哥给我掰了半个干馒头,啃不动,好不容易吃一块,满嘴碎馍渣,咽不下去。二哥递给我一个空玻璃罐头瓶,说,你下到河边灌点水喝。

我拿着罐头瓶,爬过荆棘从,绕过大石头,穿过松树林,来到小溪边,拨开水面的树叶,“咕嘟咕嘟”灌上半瓶水,自己先喝一阵,再灌上一满瓶子,捧着瓶子小心的往回走。

路过松树林的时候,是个斜坡,满地厚厚的松针,滑溜溜的上不去,用力一上,我咕咕噜噜滚倒了,瓶子也甩出去了。倒是不疼,我用手支撑着要站起来,突然觉得手下有个东西咯住了。拿开手一看,是个黑乎乎的圆东西,像是黑药。扒开周围的松针,一片黑药头齐刷刷的露了出来!

这是一大片黑药窝!我激动的喊:“哥!哥!快来啊”

二哥吓得不得了,以为我遇到了野兽,飞一般的窜了过来。

我说:“哥,看!”

哥说:“别吭气!”

山顶上的人问:“咋了?你弟弟?”

二哥说:“没事没事”。回答着赶紧在那片黑药窝周围用棍子头划了一个很大的圈。这也是规矩,圈内是我的,圈外你们随便挖。

时间一久,他们觉得有异常,都探头探脑的下来啦,先是惊讶,再是眼红,骂骂咧咧的开始在周围慌着寻黑药,几乎都有收获。

下山的路上,他们对二哥说,你弟弟要是不来,你今天就是“出空坡!”;也有的说,弟弟不来,咱们今天差不多都是白跑一趟!还有的说,估摸着你们兄弟俩今天弄的有五十来斤!

回到家称了称,果然,湿的50多斤。晒干后,拿到镇上卖了,换回了化肥、磷肥,种麦子正好用得上。

之后,二哥进山刨黑药都带着我,不去也不行,不听话就揪耳朵,跟着他跑了几趟,均是一无所获。

今年过年跟二哥视频通话,说说这,说说那,扯到了那年挖黑药事上了,二哥说你还记得不?我说那咋会不记得,二哥哈哈大笑,说咱运气不赖啊!

我说有空回去再一起挖黑药啊!二哥说,算了吧,这会都是封山育林了,让保养水土,人工种植黑药的多去了,还上山挖黑药呢,抓住就罚!

往事如烟,回忆起来尽是美好和有趣。

编辑点评:
对《刨黑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