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同学少年多不贱

同学少年多不贱  作者:高阳酒徒

发表时间: 2021-02-24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4833  阅读: 167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   ,我转学去了父亲单位的子弟学校上初中。
  父亲的单位,位于群山之中,当年为了支援三线建设,从城里搬迁而来。一个大土包被围起来,里面有厂房、筒子楼、医院、商店等等。让人想不到的是,围墙外居然还有单位墓地。我的乖乖呦!只要你是职工,从生到死都和单位脱不了关系。围墙内自成一系,和地方基本没有来往。像极了过去占山为王,不服王化的山寨。
  上学的第二天,班主任范x就严厉地批评了我。没别的,因为我说方言。学校规定,必须说普通话。他们所谓的普通话;就是听起来像普通话,但又夹杂了大量大院内通用语,及各地方言口语的通用普通话。无所谓啦,反正大家都能听懂。
  没办法,那就学呗。我就一句一句的模仿同学说话。等我和他们混熟了,就自然学会了“大院普通话”。可惜的是,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说方言了。好多年后,我回到家乡。一开口,一般人的反应就是“哦,你不是本地人啊!”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吧:父母不在身边,没有升学压力,没有人逼你学这学那,更不会为以后的生计犯愁。无忧无虑到了极点。学习嘛,不算太好,还过的去吧, 并且成绩一向稳定。我这样的学生,老师和家长最省心。
  我们的作息时间和职工保持一致。每天在“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好比大松树冬夏长青”或“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千篇万篇下功夫”的音乐声中起床、上学。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声中放学。
  单位过几周放一回露天 电影,还会不定期的播一些港台影视剧。这些对于我们这些小屁孩儿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我们更喜欢大院外的广阔天地。比我们大一点的孩子,就不一样。喜欢看《上海滩》、《英雄本色》,听粤语歌。单位每次插播港台剧,就高兴的要死。一部周润发的电影能翻来覆去的看。女孩儿喜欢琼瑶的小说,比如《燃烧吧火鸟》、《窗外》。老是幻想,不久的将来,会出现一个风度翩翩的男神,脚踩五彩祥云来到自己面前。这个男神最好是像秦汉、刘文正那样的。“哦,卖糕的!”
  有一回,一个同学乘家里没人,给我们看他爸珍藏的录像带。捣鼓了好一阵,屏幕上出现了两男女赤身裸体做羞羞的事情。直看的我们这帮生瓜蛋儿目惊口呆面红耳赤。回去后几天都在想,是不是以后结婚了,都得这样做运动才能生娃?
  大院外有青山有溪流 ,有碧绿的稻田,有飘香的荷塘。我和同学曾经在傍晚出去,在地里挖土豆,烤土豆吃。先在地上挖一个坑,将土豆埋好。再在上面生火。等火灭了土豆也熟了。也曾经从生产区弄点废铁,到山里换八月炸。八月炸好吃,味道像香蕉,就是籽多。或是在夏夜,到稻田里抓黄鳝抓田鸡。明月当天,溪水潺潺。四下蛙声一片,空气里弥漫着化不开的荷香。我们将收获就地收拾停当,三个石头支个灶,用随身携带的茶缸烹食。那味道,至今想起依旧齿颊留香。更不用说下河洗澡摘桑椹这样的事情了。
  大院外不光是我们撒野的好地方,也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好地方。那时候社会还不像现在这么开放。谈恋爱像搞地下活动。大家都躲在不被人注意小树林里,溪水边。刚才还在吊膀子(拥抱)、打啵(亲吻),一见人来,马上分开。好多人的恋爱会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反对的原因无非是 ,看不上对方的学历啦、户口啦(那时候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还是分的很清的 ,一般家庭比较在意)、家长一般还是希望子女找老乡比较好。一个地方的,风俗习惯相同,容易交流。
  我的物理老师老家是景德镇的。当年就找了一个当地女朋友。尽管人家也是教师,可他的父母就是不同意。我们是邻居。我就见过几回老太太发威。骂一句,“跪下”。物理老师就乖乖地跪在老太太面前,低着头,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学生。好事多磨,两人还是走到一起了。新媳妇来认门,硬是让老太太骂了回去。转过身,就给了物理老师一耳光“你这不听话仔儿。”物理老师又噗通一声跪下,“妈,你别生气。”这事儿直到物理老师的女儿都会叫奶奶了,老太太才慢慢地接受了现实。
  到我上初二时。我们班的两个男生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女生。两人约架。双方都叫了一帮子帮手  ,拿着砖头棍棒的在外面干了一架。打伤了好几个。平时我们喜欢在裤管里藏上三棱刮刀或军刺,打架时防身,出去玩用来开路。多年以后,我看姜文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班主任范x平凉人,是个刚毕业的师范生。我们是他的第一届学生。经常在班会上讲他的经历  ;如何从一个农村娃通过高考,成为一个吃国家饭的成功人士。说自己家乡干旱的水都吃不上,穷的兄弟几个穿一条裤子。高考复读了两年,家里为支持他上学 把耕牛都卖了,弟弟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混社会。为了高考,每天要学习到十二点等等。“要改变命运,就的努力学习,走高考这一条路。”这些话说的多了,我们也听的懵懵懂懂似而非是。
  范x老师,依旧慷慨陈词,说起事儿来一套一套的,小胡子一撇一撇,像极了早期黑白电影中的人物。有同学就说了 ;“这家伙,鬼着呢,就叫他范狐狸吧。”就这样范狐狸的外号就传开了。
  他还将学校的学生分做三种 ;一种是中高级领导和高工的子女。他们的父母工资优厚。有机会从单位里搞灰色收入。有几个都已经在美国买了别墅。这样的学生可以请家教学习各种艺术,不用担心以后的生活。第二种是有城市户口的职工子女。他们明显不如第一种,但可以低分上部里的技校、小中专。只要学习不太差  ,都可以在单位里混下去。最差的是第三种,农村户口的职工子女。一切都得靠自己。学习差了,就只有回家攥锄头把的命。仔细想想,饭x老师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比如他说的第一种同学,就不屑和我们一起玩儿。
  有天偶然借到一部小说,路遥的《人生》,薄薄的,不厚。随便看了几页,我就被其厚重的笔墨吸引了。高加林的形象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原来生活真的会这样的残酷。高加林想走出农村,摆脱贫困。费尽了一切力量,最后还是回到了农村。我想到了范x老师。只不过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我将《人生》,认真的阅读了两遍。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认真地阅读一部书籍。和以前看的《故事会》、《少年文艺》、一个铜锤几百斤一杆长枪几百斤,兵对兵将对将厮杀的各种演义,明显不在一个层次上。那些和《人生》比起来,简直就是废话,是垃圾。我幼稚的思考:我以后到底是上技校当工人呢,还是上个小中专当技术员(那时候,上本系统的技校或小中专,出来可以直接进单位,一般家庭普片对上高中考大学兴趣不大)。不!我不想当农民,也不想当工人,太累。我要当技术员。所以我要努力学习。在此之前,我从未思考过我的未来。
  那年暑假,住在我们前面筒子楼里的小张考上了部里在长春的小中专。他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和一帮小伙伴刚好在跟前。看着他神采奕奕的样子 ,我们都羡慕的不得了。“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哦,对头!当年的公瑾就是这样的风彩吧。
  小张比我大两岁。为人谦和。那一阵子就成了我们这帮小孩的头儿。我们喜欢听他给我们讲故事,讲如何学习提高效率。小张成了我们模仿的对象。为此,我还给自己制度定了一个学习计划。我突然觉得自己活的很充实,时间不够用。
  那一两年学校和外面的世界都发生了一些大事情。美国狠揍伊拉克,单位的产品突然不好卖了。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了。勇敢的,辞职去了海南;胆小的,还在观望。“下海”,“破三铁”,成了热门词。单位里,处处暗流涌动。
  我们的音乐老师,利用欢迎亚运会排练节目的机会 ,诱奸女同学。事发后被判刑了。一个彬彬有礼和蔼可亲的老师,突然间成了强奸犯。镇的我们这些学生好多天都缓不过神来。天呐,还能相信谁!范x老师结婚缺钱,贪污班费被学校处理了。有几个同学,故意半夜爬到他的窗口学鬼叫,说这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第一次发现,人性如此复杂,真的无法简单的用好人与坏人来区分。
  初三终于开学了。我努力的学习。我不出去打架了,不抓鱼摸虾了 ,也不看电影电视了。因为我有我的目标,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好巧,那年电视台还真播放了两部万人空巷的电视剧 :《人在旅途》、《渴望》。走在那里都有人议论;宋大成怎么怎么,王沪生如何如何。听得人耳朵都能起老茧。可我,真的没看过。
  我的同桌小董,也是这样。他来自于淄博农村。老爸因为搞同性恋和老妈离婚了。他和老爸过。他老爸在澡堂调戏小伙,被揍的鼻血长流,闹的沸沸扬扬。他不止一次地给我说:他想离开,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生活。离开这里,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考学。
      班里还有位王姓同学。王同学是抱养的。抱养他后,养父母又给他生了个弟弟。他和养父母的关系很差。一心想着离开。要改变命运,就得努力。
         我每天睡的很晚。做各种的模拟试卷。星期天也要看各种的书。遇到不懂得就请教老师。我成了老师嘴里的好学生。
  初三生涯终于结束了。非常可惜,我们在考场都出现了失误。我政治试卷遗失了一部分,只得了几分,总分离去长春的小中专还差十几分。董同学也是某一科出了问题,差一点儿。技校,我们两个根本就没去。我们去了我们最不想上的高中。小王直接去了深圳打工 
    单位的产品越来越卖不出去,连年亏损。搞军转民,领导越来越有钱,广大职工发不下工资。全国性的深化改革还在继续深入。终于,这个源于洋务运动时代的单位,破产重组了。职工被部里的其它单位分得这一点儿那一点儿,那里都有。还有大量的职工下岗。
  我亲眼见过:有下岗职工买不起菜,到菜场捡菜叶、有的老婆做小姐老公拉皮条、有的想不通,喝酒喝死了。在生存面前;道德算个屁,尊严算个屁,活下去才是王道。此时,当年的那些领导们 早都攒足了钱,去了北上广,去了美利坚。
  我的初中同学,也因为历次变故,现在已经遍及海内外了。神仙、老虎、狗什么人都有。出国的,回来投资成了大佬。混的一般的  ,在各地的单位里面上班下班。混的差的,依旧在社会上苦苦挣扎。
  大理的杨xx同学,长的和我一模一样  ,当年的老师和家长都分不清谁是谁。他想发财,去了缅北  ,染上艾滋病,死在密支那了。郑xx同学,梅县的客家后代。想要美国绿卡。化了五十万,找蛇头偷渡。打电话问我敢不敢去。我说,不敢。结果他走到墨西哥,被当地的黑帮打死了。
      在这里,我想说:兄弟们,咱都老大不小了。消停点,少折腾。平安是福!

编辑点评:
对《同学少年多不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