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闲闲书话 > 《临刀偈》与日本茶

《临刀偈》与日本茶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21-02-24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1375  阅读: 448  评论:0条 推荐:4星

南宋临济宗无学祖元禅师,十四岁上径山寺受学于无准师范禅师,后任浙江温州能仁寺主持。蒙古军队攻打寺院时,寺僧逃散,祖元独自安坐禅房,元兵闯入,拔刀架在祖元脖项上,祖元神色不变,口诵一首《临刀偈》:“乾
 

南宋临济宗无学祖元禅师,十四岁上径山寺受学于无准师范禅师,后任浙江温州能仁寺主持。蒙古军队攻打寺院时,寺僧逃散,祖元独自安坐禅房,元兵闯入,拔刀架在祖元脖项上,祖元神色不变,口诵一首《临刀偈》:“乾坤孤筇卓无地,喜得入空法亦空。珍重大元三尺剑,电光影裡斩春风。”于是元兵收刀默默离去。

一二七九年,无学祖元禅师应日本幕府北条时宗之邀,带领法侄镜堂觉圆、弟子梵光一镜等四人东渡日本,遇到元军攻日,无学祖元给了青年执政者北条坚定信心,最后集众人之力击败元军。

《朝日日本历史人物事典》说,日本五山文学前期代表雪村友梅,曾担任过中国高僧一山一宁的侍童,他十八岁入元后,师事过包括径山寺元叟行端在内的多位高僧。《雪村大和尚行道记》记载元军大败后,对日商增税禁止入城,官吏从中侵吞牟利,引发日商在城内放火,致使包括浙东道都元帅府、玄妙观等被烧毁事件。当时在湖州道场山的雪村友梅被冠以“间谍”的罪名入狱,当狱吏刀架脖子时,他和无学祖元一样,吟出了那首《临刀偈》而获免死刑。

后来他被流放到四川,在汉地所作的诗文集名为《岷峨集》,收入诗偈二百四十三首。不少有关巴蜀地区的诗歌,保留了元朝巴蜀的风貌。如《寄别李公叔》道:“山城宿雨霁旻高,万斛炎歊一战鏖。吟到峨尖中夜月,梦随巴激半江涛。我方无事学虫篆,君亦有官如马曹。话别西风烟棹远,青云他日望英豪。”

无准师范弟子中,还有一位圆尔辩圆。他于日本弘安三年(一二八)临终前,对其传法的东福寺、承天寺、崇福寺等寺院规定了八条内务规范,其中第三条说:“圆尔以佛鉴禅师(无准师范)丛林规式,一期遵行,永不可退转矣。”直到今天,日本东福寺每年圆尔辩圆的忌日(十月十七日),仍然要举行“方丈斋筵”。当天大方丈(禅寺的主要建筑)入口会挂出“煎点”木牌,内部中堂正面是圆尔辩圆画像,两侧是寒山拾得画像,进行到负责茶事者迎立时,这位负责茶事者的名称为“侍药”(当时的社会将茶视为药)。

于此之前的一一九一年,从天台山虚庵怀敞处学成的荣西回国,撰写的《吃茶养生记》便有记载:“大国(中国)独吃茶,故心脏无病,亦长命也;我国多有疲瘦人,是不吃茶之所致也。”再之前的西元八一四年,在位的嵯峨天皇等人在闲居院举办了一次茶会,闲居院的茶室名为“药室”。

中国的茶传入日本前,日本东大寺支出纪录,就有造佛所于七三四年购入三千七百三十六把荼,支出一贯一百一十二文的记载。所谓“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以解之。”后人说荼就是茶,可是茶并没有迅速解毒的作用。古籍解释:“毒,苦也”;“聚毒药,以共医事”,所谓毒药就是苦药。所以这个“荼”是药,而茶也是荼,是药的一种而已。

原载《人间福报》2021年2月23日


编辑点评:
对《《临刀偈》与日本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