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生活散记 > 牛永超:大年初二“闹女婿”

牛永超:大年初二“闹女婿”  作者:李现森

发表时间: 2021-02-23  分类:生活散记  字数:2908  阅读: 73  评论:0条 推荐:4星

按照传统习俗,大年初二是女儿女婿回娘家拜年的日子,民间称这一天为“姑爷节”、“迎婿日”。招待结婚头一年的新女婿,娘家谓之“待新客”。因而,这一天新女婿的待遇比女儿要高出许多,其中一样便是“闹女婿”。
 

按照传统习俗,大年初二是女儿女婿回娘家拜年的日子,民间称这一天为“姑爷节”、“迎婿日”。招待结婚头一年的新女婿,娘家谓之“待新客”。因而,这一天新女婿的待遇比女儿要高出许多,其中一样便是“闹女婿”。

在我老家一带,“闹女婿”是春节习俗之一,主要是针对结婚头一年的新女婿。“闹者”多为同辈或晚辈人,比如本家兄弟、嫂子、侄子等。闹的目的在于取笑逗乐新女婿,增添一些过年的喜庆。故而,“被闹”的女婿是无论如何不能恼的。

“闹女婿”一般分三种情况。首先是进门闹。谁家年初二待新客,门口就会有一群男女围观,等着看新女婿。新女婿刚到岳父家门口,早有人上前迎客接礼物。这时,如果新女婿忙不迭地向围观的成年男人散香烟,给女人和孩子们分发糖果,大家就非常客气,簇拥着新女婿朝岳父家里走。反之,如果新女婿没有任何表示,围观者中的“小舅子”和嫂子们,就会上前拉住新女婿不让走,让他掏钱给大家买烟买糖。

父亲年轻时脸皮薄,过年去外公家总有人跟他闹。我上小学时,有一年春节积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我们一家人赶着牲口去姥姥家拜年。车停在姥姥家门口,我们姐弟几个从车上下来后,父亲把毛驴卸了。正当他牵着牲口往木桩上拴时,母亲的一个本家嫂子——海山妗子手里拿着一把雪就往父亲的衣领里塞,父亲慌忙躲闪。毛驴受了惊,抬起后腿就踢,差点儿踢到海山妗子身上。姥爷见了,呵斥海山妗子“太爱闹,不分时候”,海山妗子反而笑着怪姥爷“护女婿”。

海山妗子性格开朗,爱开玩笑。她家和姥爷家离得很近,又是本家,平常母亲走娘家,她都要过去寒暄几句,拉拉家常。她的女儿和我同龄,有时她会请母亲帮着给她女儿裁剪衣服,因而和母亲很熟络。

有一年春节,趁父亲不注意,海山妗子在姥姥家厨房里抓了一把锅底灰,全抹在父亲脸上。因为在年下,她又是嫂子,母亲说不得,只好舀来一盆水让父亲洗了半天。

其次是劝酒闹。新女婿头一次回门拜年,娘家格外重视,不仅用好酒好菜招待,还会邀一些陪客者,负责让新姑爷吃好喝好。陪客者一般较新女婿年长,为男性长辈或同辈,他们的酒量好,且很会劝酒。通过新女婿喝酒的表现,看他的酒量和处事风格,判断他今后是否好相处。

弟弟结婚头一年去弟媳家拜年,被灌了个酩酊大醉,问题就出在陪客者身上。弟媳娘家为了表示对新女婿的重视,特意找了四个陪客者,其中有两个在五十上下,但辈分比弟媳低。弟弟好面子,仗着自己年轻有酒量,加上在部队养成的豪爽性格,人家敬酒他就喝。陪客者看弟弟能喝,就一杯一杯地倒,一口一个“姑父”地叫,让弟弟很快就招架不住了。

中间弟媳的母亲看弟弟喝得红了脸,几次在门口喊他出去。一来弟弟不明白岳母的意思,二则他当时已经身不由己了。

过后,弟弟回忆说,我家在村里辈分低,经常称呼别人长辈,而那两个较自己年长许多的陪客者一口一声“姑父”,让他感到不好意思拒绝对方,听着称呼又着实有点儿“飘飘然”。看来,这些陪客者也算是用了“晚辈计”。

朋友小张的媳妇是山东泰安人。他第一次跟着媳妇回娘家拜年,也是因为劝酒喝得烂醉。山东人好客,新女婿回门不光宴席上安排陪客者,席间还时不时地有人来敬酒。小张本身有酒量,山东的白酒是低度酒,加上他长期在部队养成了“端酒就干”的习惯,敬酒者倒了他就喝,不知不觉就晕倒了。

据小张的媳妇说,山东人是根据喝酒者的做法敬酒的。如果你把杯中酒一口喝掉,他就认为你能喝,有酒量,就会连续给你倒,保证不让酒杯空着。如果你把杯中酒只抿了一小口,说明你不能喝,人家就不再强求了。可惜小张事先不知道其中的“奥秘”,尽情表现自己的“豪爽”,反而“醉倒在家门口”了。

第三种情况是“饭后闹”。午饭后,新媳妇的本家兄弟或左邻右舍的同辈人,来女方娘家陪新女婿闲聊。新女婿再次向众人散烟,或者抓了瓜子糖果分发。如果有人觉得新女婿中午没喝好,会重新打开一瓶酒,要划拳猜枚陪他“喝个痛快”。那些午宴上没有喝高的新女婿,此时无论如何也是要被撂倒的。新女婿若坚持不喝酒,就会被要求给众人买烟抽,且要拣好烟买。

我跟老李结婚的当年春节,正赶上婆婆病重,年前腊月二十八下了一场大雪,而我们双方的老家相距近二百公里,就没有回娘家拜年。之后,每年春节,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四,我们回去的日子也不固定。

由于我从参加工作后,每年回家的次数有限,村里很多人并不认识老李,“闹女婿”自然也轮不到他的头上。不想,今年春节,他这个“老女婿”却被闹了一把。

初一那天,我们决定下午即返回洛阳,老李不能酒后驾车。午饭时,弟弟陪妹夫喝了一瓶白酒。饭后,和弟弟要好的几个同龄人得知他在家,邀请他过去坐坐。几个人又一同喝酒,个个都喝高了。他回家时,那几个兄弟跟着过来,看到老李,嚷着让他请好烟喝好酒。

老李表示自己下午要走,不能喝酒。他拿出一包烟给兄弟们分发,个个都不接,非让他拿整条的软中华香烟。老李说自己不抽烟,没有整条的烟。年龄最小的利伟看老李不买烟,就改变了要求——陪喝酒。老李态度明确:我不能喝酒,但可以供你们酒喝。那几个兄弟不答应,坚持要老李陪着喝酒。

当时,弟弟已经歪倒在床上睡着了。见双方一直谈不拢,老李也回到里间,躺在床上装睡。他们见老李不配合,又把目标锁定在妹夫身上。

回家后过了几天,提起此事,老李还耿耿于怀。

最近几年,许是人们的文明程度提高了,或者是可玩的东西多了,初二“闹女婿”的现象明显减少了。我想:老李这次被闹,没准儿将成为他一次难忘的记忆吧。

 


编辑点评:
对《牛永超:大年初二“闹女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