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长篇 > 第五章

第五章  作者:徐健

发表时间: 2021-02-17  分类:长篇  字数:5903  阅读: 92  评论:0条 推荐:0星

 

很快大院就开始安装铁栅栏了,只要是楼房,每家一楼外面都划了一块面积,用铁栅栏围住,上面还焊着像红樱枪头一样的铁枝,刷上银漆后漂亮极了。我家院子面积和两室一厅房子一样大,每天放学回来,我就帮着家里从外面搬砖头,从工地搞来的红砖垒出左右两边花坛,上面再搭两层大院外面修马路时留下的水泥方砖。从铁门到阳台的通道全部铺上了水泥方砖。妈妈还从工地借来小推车运了好多挖地基的土倒在花坛里。当时家家户户都在忙这事,姥姥高兴坏了,她天天在花坛里刨土,还刨出不少铜钱给我呢。妈妈不知从哪搞来了好多种子,种起了西红柿、茄子、青椒、小葱和青菜。隔壁王阿姨家、张志明家和吕辉家都在和我家学着种。

爸爸从阜阳托人运来了四根两米多长、砖块宽厚的钢筋水泥柱,来人帮着挖坑竖好,上面用铁丝拉出一张网,下面种了葡萄树。房管科又在每家院里铁门两边种了两棵水杉,后来长得比水桶还粗。我家铁门右边挨近水杉的角落还搞了一个铁丝笼子养鸡。姥姥每天都快活地忙着,有时想起被人家借走没还的一把铁锹就会骂。我每天放学回来,都能看到姥姥在院子里忙,不是种东西就是喂鸡,要么坐在花坛边砸骨头,她坐在小板凳上,边晒太阳边在把家里炖汤吃过的大骨头放在花坛上面垒的水泥方砖上,用一个小铜锤砸开吸骨髓。我就怕被同学们看到了丢人。姥姥每次出去买菜都会锁上铁门,有一次我上体育课回来放毛线背心,铁门锁了我把背心扔到院子里了,结果姥姥回来时已经没有了。姥姥在院子里骂了好几天。姥姥虽然小个子背还有点弯,但是骂起人来好厉害,妹妹后来说有一次她放学回来,院子里正好一只小耗子经过,姥姥拄着拐棍一声断喝,那只小耗子顿时吓得四腿朝天蹬几下就死了。

那时经常搞灭鼠运动,学校要求每个同学都要交几条老鼠尾巴,我和妹妹的任务都交给姥姥完成的。我家院子里常年放着一个老鼠夹子,不知消灭过多少老鼠。我从小就躲着这个夹子,害怕不小心被打到了。我设想过好多次,用这种夹子做陷阱惩罚那些骗人的家伙,但是上面钢丝弹簧威力太大了,比用汽枪打人还危险。我最羡慕住在附近一栋黄色筒子楼上一个男的,他有一把汽枪,经常星期天和朋友们在垃圾道口打老鼠,枪法准极了。他说过在外面看到地上的糖不要捡,搞不好有毒。还说美国人在越南就在糖和饼干盒里放过毒药和炸弹,害死过好多小孩。那时还听一个同学说过中国已经被国外包围了,这让我忧心忡忡了很多天。我们班小屁精马蛋说唐山大地震时,好多受重伤的人被用枪打死了。还说美国人上到月球时,在上面发现有好多花盆。我回家看到花坛上种着月季花、太阳花和君子兰的那些花盆直发愣。那时候还听人家说过护城河里有水猴子,害死过好多游泳的人。初夏的中午,我和钟明放学后兴冲冲赶到了桐城路桥,在烈日底下趴在桥栏上激动地瞅了半天,根本没看到水猴子的影儿。对那时的我们来说,护城河那边已经是很远地方了。

在还没有开始到外面搞铁之前,就连警备区西边马路对面的师范附小都算很远了。有一年春天中午,老师让我们写观察作文,我们好多同学就像春游一样跑到警备区里面养猪的地方看了。就连到那里都感到很远了。那时候班上有一个转学过来的大个子,他爸爸是警备区的司令,老师们个个对他笑容可掬。邓阳他们更是整天围着他转,下课就坐他边上笑着说话。后来这个司令的儿子又转学到外地去了。

  

那时我的活动范围很小,平时就在大院外面庐江路上游逛,最远不过从红星路经过钟明家那边到徽州路,再绕向庐江路从南边院门回来。

最喜欢当时那条还比较僻静的庐江路,记忆的底片总是冬季那种安宁的灰色调,路边槐树枝叶已经全部落光,道路一片空荡寂静。往东快到和徽州路交口处有一个国营售货亭,里面有各种好吃的零食,那些装着蜜饯和话梅的纸盒散发芬芳,那么美好让人向往。只有上班拿工资的大哥哥和大姐姐才有钱买。往西在供销社大院对面有一个门市部,玻璃柜里有一种金桔丸,装在塑料袋里,只要四分钱一包。拿在手上闻闻就感到香味沁脾,吃起来又咸又甜又过瘾。那是在每年寒假我最爱买的。在和桐城路交口处,是我小学时最爱去的另一个地方,那儿西南角有一个土坡,后面紧挨着供销社一栋三层高的灰砖黑瓦斜坡顶职工宿舍楼。在那一米多高的坡台上,有一个老奶奶常年在那儿摆摊,用四只钢珠轴承当轮子的小车里面有香烟和扑克牌,上面摆着茶水和各种小吃。夏天暖水瓶里装着冰棒,泡在玻璃瓶卤汤中的大龙虾通红硕大,用竹签插着鲜美极了。后面那栋宿舍楼底层是办公的地方,门都朝着庐江路,这边只有灰砖墙,上面阴暗窗口玻璃终年布满灰尘。下面墙上挂着好多《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和《封神榜》画片。有一年冬天下午,我又逛到那儿看画片,正好遇见林俊哥哥下班回来,他家就住在我们楼后面,也是新盖的楼房。他爸爸是我妈单位的领导,妈妈是家庭妇女没有工作。林俊哥哥没考上大学,已经在稻香楼宾馆上班了。他给我买了一大版《西游记》画片,把我乐得合不拢嘴。

后来听我妈说孙嫂还在为林俊哥哥的事发愁呢,原来林俊哥哥在稻香楼宾馆学做西餐,和客房部的一个女孩谈恋爱了,那个女孩之前有一个男朋友,现在正在为这事闹纠纷。还好后来林俊哥哥和那个秀气的姐姐结婚了,我都为他感到好高兴了。林俊哥哥后来还出过国,在驻外使馆干了几年挣了好多钱。以前住在大院平房的很多邻居们,一些已经搬到了外面,一些还住在大院里面。

  

还住在平房的时候,有过一段充满友情的时光。那一年,学校在光明电影包场国产电影《四个小伙伴》,回来后我就和班上的阿老肥、赵明和张胆组成了四个小伙伴。每天下午放学就到我家写会作业,然后在外面快活地疯玩。那时我们关系好极了,大家都互相帮助充满友爱,让邓阳他们都眼红得不得了。后来他们硬是挑拨,让赵明和张胆打了一架,结果四个小伙伴解散了。

开始我和阿老肥都不知道他们打架了,还感到奇怪怎么他俩互相不理了。赵明家住在学校南边财政厅宿舍楼,原来和刘向东、邓阳他们一样好打架欺负人,和我们玩在一起后变好了。阿老肥和张胆都是转学来的,阿老肥家住在护城河那边,张胆家更远在七中。张胆刚来时还好瘦小,戴副眼镜喜欢笑。那时全班只有他一个戴眼镜。一个雨天上午我们去上厕所,大家都又喜欢又同情地说小眼镜好可怜。他就像后来NBA湖人队的一个戴眼镜的小个子,观众们都非常喜欢他。

后来张胆每天早上起来跑步,沿着家后面的包河公园跑上整整一圈,他个子长起来了,身体锻炼得好结实。那次赵明没有打过他,从此以后就翻脸了。每天下午放学,只有阿老肥来我家写会作业了,我们都很痛心但没有办法。后来阿老肥也不大来了。有一天赵明来了,找我借了好几本小画书,我的小画书平时都藏起来,只给他们三个看过。原来在一起玩的时候,赵明每次借了都会还,这时候他又变回原样了,等我找他要,他抵赖说还给我妹妹了。我后来再没理过他。 

 

一段倍感伤心和寂寞的时光开始了。每天下午放学我都会到林静家楼下,等着她从上面把几本小画书扔下来。我们班长得好看的女同学不多,她和住在黄梅剧团的一个女生是最美丽的。她是那种温柔淑静型的女孩,人品非常好。每天放学都会有好多女同学到她家写作业。她家住在大院东南角一栋三层高的灰砖楼顶层,那栋楼很别致,可能是过去国民党高级官员的住宅。上面有一个大露台,她们坐在那儿写作业,就像在那凋敝年代里百废待新中的一道美丽风景。

我就坐在楼下面,靠着灰砖墙津津有味地翻看小画书。等到要回家吃饭了才喊她下来拿,这样就能避免闲言碎语了。从夏天一直到初冬好冷的时候,那时就只有我一个人坐在外面看书了,她和女同学们已经到屋里写作业了。虽然很冷,但对我来说那真是一段幸福的阅读时光。

后来在报刊上看到投资创办苹果公司的乔布斯病死之前说:早知如此,我何苦追求那么多的财富?我应该去追求艺术,或一个儿时的梦想。

我早就记不起儿时的梦想是什么了。或许在看了国产电影《宝葫芦的秘密》和《神笔马良》后,想过拥有宝葫芦和神奇的画笔。也可能在看了小画书中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后幻想过什么。

后来开始在外面搞铁时,我想象过要能和刘福生、阿拔弄他们住在一个秘密地道里,里面有桌椅有电灯还有电视机,大家每天外面搞铁回来,大吃大喝不用上学写作业,晚上就在电灯下看小画书多快活。

我从小就没什么理想,从来没想过要当科学家,也不想当别的什么,我就想天天在家看小画书。

  

在那个衣食匮乏的年月,只有小画书带给过我温暖和快乐。

我从小就喜欢看那些课外书,妈妈还给我订过《儿童时代》杂志,那些杂志我都收藏在一个纸箱里,后来妹妹长大些也很喜欢看。我还经常到别人家看小画书,在礼堂巷后面设计院有我们一个小学同学,后来他转学到别处了。同学的爸爸妈妈特别好,暑假吃过晚饭到他家看小画书,还特地切西瓜给我吃。我在他家看过好多小画书,有一本《从奴隶到将军》给我的印象最深,好佩服里面那个红军小战士,他是一个神枪手,骑在马上一枪就击毙了指挥守城的敌方军官,后来他成长为革命将领了。

我还喜欢小画书上那些机智勇敢的女游击队长,尤其喜欢反特电影中我方女侦察员,在那些英姿勃发的男侦察员身边总会有这样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同事。郑鹃从小在我心目中就是这种光彩夺目的形象。大谷子像我一样崇拜他姐姐,郑鹃真是太优秀了。其实她对我非常友好,每次遇到都会高兴地看向我呢。

我最讨厌小画书和电影中那些表情阴冷的女特务,她们就像神经病一样,让人看到就害怕。还有社会上那些妖里妖气的风骚女人,以前小华姐就像这种类型,还有一个教我们自然课披着烫发的年轻女老师也像这样。

我们一个同学家住在新华巷,就在长江路边那个小新华书店后面,他妈妈就是新华书店发行部的,家里收藏的小画书多得不得了。我找他借过好多次,印象最深的是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特别羡慕里面少年时代的保尔学会打拳击了。

那时一个住在外贸大院的同学和我关系很好,每天下午放学就来我家,我们坐在葡萄架下,在小桌上摆了好多《三国演义》、《水浒传》这些小画书,从上面抄下军官的官职,比如先锋、元帅、牙将、偏将、裨将这些,准备做出一副扑克牌。不过计划没有完成,因为有些官职实在搞不清到底谁大谁小,另外班上爱欺负人的刘向东听说了我们的计划,非要我们先做一副牌给他。我们不愿意就不搞了。那个同学家好像很有钱,住在三室一厅的楼房,家具都好漂亮,暑假里到他家玩,好多同学一块在客厅看小画书,他家的书那么多,就像六一儿童节在少年宫看书一样,那种美好的时光真是非常难忘。 

 

小学时只要生病了,最想让妈妈给我买的就是小画书。好像只要看到小画书,我就感到病好了。有一次,我发烧生病了,外面还在下着雨,我守在门檐下,等着答应给我买小画书的妈妈从新华书店回来。后来妈妈打伞回来了,给我买了上下两本《傲蕾﹒一兰》,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后来上了初中,每次身体不舒服了,躺在床上最想要的还是书,不过已经是武侠小说了。

我收藏的第一本大人书,是妈妈从新华书店买的《笑话百篇》。因为我喜欢听妈妈说笑话,特别喜欢听一个傻子的故事,什么傻子买盐过河盐泡在水里化掉了;还有傻子父母出门走亲戚,给他烙个大饼挂在脖子上,回来看到傻子已经饿昏了,原来他只知道吃面前的一点。我听了都乐坏了。后来到了妹妹喜欢听故事的时候,每次妈妈念完《三百六十五夜》故事书,我就会怂恿她再说一次傻子的故事。再后来我和妹妹一起让妈妈再说一次,我们都会乐得哈哈大笑。

我也喜欢语文课本上的一些故事,每到新学期领书本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看上面有哪些喜欢的,记忆最深的就是下雨天小蚂蚁搬家和周总理雨夜给哨兵送雨衣的故事,还有那篇非常有名的《落花生》,就连那个最凶的像母大虫一样的班主任讲这篇课文时都会笑了,同学们个个都馋得想回家吃花生了。

有一年学校要求订阅《少年先锋报》,除了个别家里困难的,几乎所有同学都订了。第一次拿到那份报纸,是在冬天的早上,只有薄薄的一张两折,但上面的彩色图案都让我惊喜不已。在教室里昏黄的灯光下,大家都看得那么高兴认真。我家左边邻居张志明,就挤在边上一块看,他家兄弟姐妹多没有订。在那个寒冷的早晨,我第一次感到在教室里上课也很快乐了。

编辑点评:
对《第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