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别墅风波

别墅风波  作者:古月银河

发表时间: 2021-01-28  分类:短篇小说  字数:11281  阅读: 210  评论:0条 推荐:4星

(一)  夕阳洒出橙色的余晖,将东湖岸边的豪华别墅照耀得金碧辉煌。湖面上拂逸的清风,融着从别墅中传出的笑声、欢快声,荡漾在五彩的霞虹里,不禁令人感叹,自然和谐的画卷魅力十足。  在别墅宽敞的客厅里,
 

(一)


  夕阳洒出橙色的余晖,将东湖岸边的豪华别墅照耀得金碧辉煌。湖面上拂逸的清风,融着从别墅中传出的笑声、欢快声,荡漾在五彩的霞虹里,不禁令人感叹,自然和谐的画卷魅力十足。

  在别墅宽敞的客厅里,孙小兵笑着对众人说:“还想看呗?我今天就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下面来个更精彩的。”说着,从茶几上取来一只空杯子,用两指夹住,上下左右地倒侧翻转:“这个杯子里没任何东西吧?现在就让你们见证奇迹。”边说边将空杯子倒扣立在茶几上,伸手从怀中拽出一条方巾,迎空抖了几抖,然后将方巾覆盖在杯子上。

  “注意啦!注意!一、二、三!”随着话音落下,孙小兵右手将覆盖在杯子上的方巾一扯,倒扣立在茶几上的空杯子里忽然多了一张红色的百元大钞。

  “哇噻!小兵你好厉害。”

  “这是咋变出来的?”

  “这钱会是真的吗?”

  孙小兵移开杯子,将杯中的钞票取出,用两指拈起钞票,递给身边的弟弟孙小东,说:“小东,你看这钱是真的假的?”

  孙小东接过钱来,翻来覆去看了一遍,说:“是真的。真是真的。”

  看着众人笑嘻嘻地抢夺钞票,陆秀娟说:“好了,好了。该吃饭了。你们去洗洗手,我去喊老孙。”说着,便起身上楼去叫孙满贵吃饭。

  “啊——”不一会,从楼上传出陆秀娟惊恐万分的尖叫声。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向楼上奔去。

  孙小兵跑在最前面,寻声奔到书房前,只见陆秀娟站在门前,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一手指向书房内,浑身颤抖不停。孙小兵冲进房,见父亲孙满贵扑伏在书桌上,头侧斜向一旁,两眼瞳仁凝固不动,面情僵呆;忙伸手到鼻孔处一探,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是咋会事?怎么会这样?”孙小兵一楞之后,惊恐地叫喊道。

  顷刻间,众人已聚集到书房。惊恐之余,人人都流露出束手无策的表情。

  “报警!赶快报警!”还是孙小兵首先醒悟过来,急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10。

   

  (二)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别墅,对现场进行了勘察。

  随后,将别墅所有人员集中到客厅。一名高个子警察开始讲话:“我叫陈浩,是刑侦大队大队长。现在由我简要地通报一下情况。110指挥中心18时37分接到报案,我们受指挥中心指派于18时48分赶到现场,通过对现场进行初步勘察,死者孙满贵属中毒身亡,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小时。所以,我们现在的第一个问题是,在下午4点半到6半这段时间里,除了在坐的人以外,是否有其他人员出入过别墅?”

  “没有。”

  “就我们一家人,没别人来过。”

  “啊,这么说,凶手就是我们中间其中一人?”

  “好了。大家别乱猜疑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分别对每个人都进行询查,希望大家能够配合。”陈浩道。

  首先接受询问的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陆秀娟。

  陆秀娟是死者孙满贵的续弦。孙满贵的原配妻子刘容二十年前病逝,此后不久,便娶了陆秀娟为续弦。陆秀娟婚后与孙满贵感情尚好,可是与继子孙小兵关系却比较冷淡。询问中,陆秀娟将矛头直指孙小兵;认为孙小兵弑父嫌疑最大。原因是,孙满贵丧妻后,将对妻子的愧疚转化到了对儿子孙小兵的溺爱上,使孙小兵从小养成了任性、懒惰、不求上进、又挥霍无度、放荡不羁等劣迹;开始,总以为孩子小,不愿管;后来,孙小兵逐渐长大了,孙满贵想管又管不了。孙小兵高中毕业后,向孙满贵要了一笔钱,说要学做生意,自己养活自己;此后,便索性在外租房居住,平常很少回家。所以,父子俩关系长期不融洽;每次见面都吵闹不休。陆秀娟还提供了一个细节说,有一次,孙小兵回家偷偷潜入书房,被孙满贵发现,父子俩又大吵起来;陆秀娟在房外听到孙满贵气愤地责骂孙小兵,说孙小兵居然敢偷到自己头上来;他想找的东西永远都找不到。

  陈浩接口问陆秀娟:“你知道孙小兵想找什么吗?”

  陆秀娟说:“我估计是在找孙满贵的遗嘱。去年,孙满贵患了一场病后,就写了份遗嘱。遗嘱内容是孙满贵百年后的遗产分配。按那份遗嘱,孙满贵死后,遗产将分为三份:孙小东50%,孙小兵30%,江波20%。”

  “孙小东、江波是谁?”陈浩问。

  “孙小东是我和老孙的儿子,今年才10岁;所以,老孙在遗嘱中给孙小东的比例会大一些。江波是老孙的养子。”陆秀娟答毕,随即继续道:“当时孙小兵知道这事后,就与老孙吵了起来。孙小兵认为,老孙的财产中有一半是母亲刘容和老孙共同打拼创造的,母亲那份遗产应该由他全部继承;剩下的遗产才能由孙小东、孙小兵、江波三人继承,且比例要调整为:孙小东40%,孙小兵40%,江波20%。孙满贵听后大骂孙小兵不懂事,是混帐东西。从那以后,孙小兵就经常往家跑了,有时还住在家里,但几乎每次都是纠缠着孙满贵要修改遗嘱。所以,我认为,孙小兵因不满遗嘱而弑父的可能性很大。”

   

  (三)


  第二位接受询问的是孙小兵。出人意料的是,一开始,孙小兵也针锋相对将矛头指向了陆秀娟,说这个女人阴险、狡诈,父亲的死,她是最大获益者,因为她儿子孙小东占了遗产50%的份额。

  “听说,你与你父亲关系不怎么融洽,是这样吗?”陈浩问。

  “是有这事。”孙小兵承认,并继续道:“我母亲病逝的时候,我才5岁。母亲刚去世,父亲便娶了陆秀娟。这个女人一到我们家,就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成天在父亲耳旁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和父亲的矛盾,很大程度上是这女人挑起的。我和父亲都是火爆脾气,一说话就干仗;在父亲眼里,我就是一个混帐;但我再混帐,也不至于混帐到因为吵架就害死我父亲吧。再说,害死了父亲,获益最大的不是我,而是陆秀娟。所以,我没必要害死父亲呢。但陆秀娟就不同了,她知道我一直要求父亲修改遗嘱,怕哪天父亲真的修改了,她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害。还有一点,如果父亲真是在下午4点半至6点半之间被害的话,一下午所有人都在客厅,只有陆秀娟离开过。所以,她完全有动机和时间去害死父亲。”

  “你确定在那段时间里,陆秀娟离开过客厅吗?”陈浩问。

  “确定她是离开过。但具体几时,记不清楚。”孙小兵道。

  “你看清她离开客厅,去哪了吗?”陈浩问。

  “这倒没注意。我估计她是上楼去了,趁那个机会,向父亲投了毒。”孙小兵道。

   “究竟谁是凶手,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今天的询问就到这里,如果想起什么,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陈浩结束了对孙小兵的询问。

  接下来接受询问的是保姆张妈。张妈在孙家已经十余年,勤快、能干,为人厚道,不多言不多语,在孙家上下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事发当日下午5时左右,张妈曾煮了一杯咖啡送到书房;送去时,孙满贵正在书桌前使用电脑。与往常一样,张妈放下咖啡就退了出来。在煮咖啡和送咖啡的过程中,都是由张妈一人完成,没有任何人接触过咖啡。

  再接着询问的是江波。江波是孙满贵的养子。江波的父亲江树成和孙满贵是同乡。三十多年前,孙满贵与江树成一同走出山沟来城市打拼,二人亲如兄弟;在经历了一番拼搏,有了些积蓄后,兄弟俩合伙开了一家货栈。孙满贵头脑灵活,江树成憨厚能干,货栈生意日日趋旺。有一次,老天爷下起了百年难遇的瓢泼大雨,连续几天下了个不休不息;而货栈早已接下的一桩生意,客户要求在这几天务必将货送到。因为下大雨,孙满贵请求对方缓些时日送货,但对方说急等着货维持生产,耽搁一天,将会损失巨大。无奈之下,孙满贵与江树成商量,请江树成冒雨送货。江树成的妻子罗莉知道后,一百个不同意,说这么大的雨,很多路都被冲毁了,现在上路,实在危险。江树成却说为了货栈的声誉,执意要去。结果,真的出事了,不但江树成在车祸中不幸身亡,货栈也因车祸损失赔了个精光。事后,孙满贵感觉十分愧对罗莉母子,发誓若有朝一日东山再起,绝不忘照顾母子俩。其后,孙满贵果然东山再起,他将罗莉安置在自己公司,支付的薪酬是其他员工的两倍;同时,认江树成之子江波为干儿子,给予和孙小兵相同的待遇;例如,上同一所“贵族学校”,添置同样的生活、学习、娱乐用品等。孙满贵因为与孙小兵心生隔阂的原因,甚至将更多的爱给了江波。

  江波对义父的忽然去世,表示出很悲伤。说自己一直在客厅玩游戏和看孙小兵表演魔术。

  接着询问的是罗莉。罗莉表示自己一直在客厅,从未离开过,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最后询问的是孙小东,因为还是个孩子,又受父亲突然身亡的影响,结果自然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基本上也排除了孙小东作案的可能。

  一轮询问下来,陆秀娟离开过客厅,成了唯一有价值的线索。陈浩让女警蒋惠婷再找陆秀娟询问详情。蒋惠婷询问结果,陆秀娟说中间确实离开了一会,但是去上卫生间;而且是在楼下,并没上楼。

  案情一下陷入了僵局。陈浩只得寄希望尸检和技检的结果,能够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四)


  第二天,尸检和技检报告出来,证实孙满贵是氰化钾中毒;氰化钾是被投放进了咖啡里。陈浩开始从陆秀娟、孙小兵、张妈、江波、罗莉几人中,谁有可能接触到氰化钾,进行筛选。这种筛选十分繁杂,需要对所有人的日常生活、社会关系进行系统查证,然后从繁密的细节中,发现蛛丝马迹。

  正在苦思冥想时,蒋惠婷进办公室对陈浩说:“头,陆秀娟来了。说有新情况。”

  陈浩忙道:“请她进来。”

  陆秀娟跟着蒋惠婷进办公室,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用纸巾包得严严实实的物件,打开纸巾,是一颗衣扣。衣扣上还带着线,线连接着一丝布条;显然,这衣扣是被什么东西从衣服上强拽下来的。

  不待陈浩发问,陆秀娟便说道:“今中午吃了饭,去书房准备收拾下,走到窗台前,忽然在窗台的角落发现了这颗衣扣。我再仔细查看窗台,在窗台边上还有一滴血。我想,昨天是不是有人从二楼的窗口翻进了书房,对老孙下了毒。所以,我就赶快来找你们,看对你们有没有帮助。”

  陈浩说:“谢谢你。你反映的情况很重要。蒋惠婷,你立即去技术科,让他们马上跟陆大姐去她家提取血样。”

  “是。”蒋惠婷答应着,转身欲去。陈浩再吩咐道:“顺便叫朱峰到我这来趟。”蒋惠婷答应后,带着陆秀娟离去。

  不一会,朱峰来了,进门说:“头,你找我?”

  陈浩说:“昨天,你出的现场,窗台检查过吗?”

  “检查过。没什么发现呢。”朱峰道。

  陈浩拿起桌上的衣扣,说:“这是刚才陆秀娟送来的。说是在窗台角落里发现的;另外,据她说窗台上还有一滴血痕。这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的。我仔细检查过窗台,没有任何可疑之物。”朱峰道。

  “难道,事发后还有人潜入了书房,那目的是什么呢?陈浩自言自语道。他再次拿起衣扣仔细地查看,若有所思地对朱峰说:“立即传询孙小兵。”

  不大一会功夫,孙小兵来到刑侦大队。见到陈浩说:“陈大队长,找我有事?”

  陈浩看着孙小兵的上衣,说:“你昨天穿的不是这件上衣吧。”

  孙小兵不解地答道:“昨天穿的那件,我换了。怎么啦?”

  “啥时换的?为啥换?”陈浩问。

  “今早上换的。想换就换了呗。有啥问题吗?”

  “这颗衣扣,是你衣服上的吗?”陈浩拿起桌上的衣扣问。

  “好象是。”孙小兵道。

  “你那件上衣,现在哪里?”陈浩继续问道。

  “今早我起床后,就将脏衣交给张妈了。”孙小兵道。

  “你身上有伤口没有?”陈浩再问道。

  “伤口?哦,倒有一处。”孙小兵说着,举起右手,手腕处贴有一张创可贴。

  “啥时伤的?怎么伤的?”陈浩说。

   “今中午。中午吃饭时,江波将啤酒杯打碎了,将我用的筷子也一同弄掉在地上。我蹲下去捡筷子,陆秀娟突然摔倒,将我撞向一旁;那时,江波正在捡杯子碎渣,一不小心,他手上的碎渣就划破了我手腕。但并不严重,这不,张妈拿来张创可贴,贴上已经没事了。这也有问题吗?”孙小兵不解道。

  “你可以揭下创可贴我看看吗?”陈浩问。

  “可以。”孙小兵撕开创可贴,让陈浩察看。

  陈浩看后,从办公桌里找出一张创可贴让孙小兵重新贴上。说:“哦。还真不严重。我们只是了解些情况。没事了,你先回去吧。”

   

  (五)


  事情越来越复杂。陈浩却越想越觉得扑朔迷离。

  蒋惠婷在张妈那里,找到了孙小兵换洗的那件上衣,上衣第三颗衣扣不在了;仔细观察扣眼处有被剪刀之类的利器小心划过,然后,强拽下衣扣的痕迹。

  技术科从窗台摄取的血痕样本,经检验不是自然遗留下的,而是被人小心翼翼地涂抹上去的;再将血痕样本与孙小兵弃下的创可贴血痕比较,是属同一人的。

  陆秀娟、孙小兵、张妈、江波、罗莉五人中,必有一人是凶手。

  陆秀娟在这二天里很活跃;但她提供的衣扣、血痕,具有明显的制造伪证嫌疑;如果是伪证,那么,目的是什么?

 孙小兵在衣扣和伤口问题上,没有撒谎;但他指证陆秀娟有投毒嫌疑,缺乏证据。

  张妈几乎没有作案的动机,也看不出有作案的胆量,从所了解到她的日常状况分析,她也不具备投毒杀人的谋略智慧。

  江波是孙满贵死后,唯一流露出悲伤的人,似乎与他养子身份很相符。

  罗莉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陈浩决定先冷两天,看看别墅里的5个人,还会有什么表现。但出人意料之外,别墅里的5人,都保持着相对平静;再也没生出什么事来。

  陈浩见这招不灵,便又生一计,决定“打草惊蛇”。

  第四天的下午,陈浩和蒋惠婷来到别墅,照惯例对现场进行了再次勘察,对所有人员再次进行了分别的单独询问。最后,聚集拢众人,陈浩说:“经过几天的严密侦查,我们已掌握了关键性的重大证据,凶手不日就将落入法网。如果各位有新的线索,务必在明天下午6时之前联系我们。凶手也可以在这个限期内,投案自首,争取获得宽大处理。明天之后,我们将逮捕凶手。”

  “打草惊蛇”计划一抛出,第二天上午,便有人来投案自首。

  上午9时许,罗莉走进刑侦大队,开口便说:“孙满贵是我杀的。”

  陈浩见果然有人来投案自首,但没想到会是罗莉;忙让蒋惠婷将罗莉带进审讯室,开始审讯。

  “你为什么杀人?怎么实施的?从头招出来吧。”陈浩说道。

  “你们已经知道,我丈夫生前与孙满贵的关系。”罗莉开始交待:“那时,虽然货栈是孙满贵和我丈夫合伙开的;但孙满贵仗着头脑比我丈夫灵活,总是对我丈夫指手划脚,什么累活脏活苦力活都让我丈夫一人干,当头牛样地使唤,他却整天陪着那些客户吃香的喝辣的。我看不惯,几次劝丈夫散伙;丈夫重义气,说兄弟之间,吃些亏也没什么,只要将生意做好了,大家日子也好过了。我劝不了丈夫,知道他是犟牛脾气,也就算了。但是,那次下大雨,孙满贵硬要我丈夫冒雨去送货,无论我怎么反对劝说,我家那头犟牛就是不听。我又去找孙满贵,让他与客户商量晚几天送货;孙满贵却尽说些什么信用信誉的,非要我丈夫冒雨送货。结果,我丈夫就一去再没回来。这都是孙满贵害的!至从我丈夫出事之后,我就发誓,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孙满贵,替我丈夫报仇。前些年,我儿子江波还小,我不便行动,也不能让我儿子成为孤儿,我只好一直忍着。现在,我儿子大了,可以自立了,我没有后顾之忧了。所以,我决定报仇。那天到他别墅里,看到有了条件,便动手杀了他。”

  “你杀孙满贵,是用的什么方式?”陈浩问道。

  “我将氰化钾放进了他喝的咖啡里,他喝后,就死了。”罗莉答道。

  “你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将氰化钾放进咖啡里的?”陈浩问。

  “这个……我、我记不得了。”罗莉道。

  “氰化钾你又是从哪里来的?”陈浩继续问。

  “我、我……我一时想不起来了。”罗莉吱唔着。

  “罗莉,作案过程你在仔细想想。有个问题,想问你;据我们了解,自从你丈夫去世后,孙满贵对你和江波是很不错的;还认了江波作养子,给了很多资助。而且,在孙满贵的遗嘱里,还为江波分配了20%的遗产。难道你心里就没一点点的感激吗?”陈浩问。

  “我为啥要感激他?这些都是他欠我们的。既便他拿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我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带来的创伤和悲痛。”罗莉愤愤地说。

  “罗莉,你没完全交代。最关键的作案过程,你没说清楚。如果,你还有隐瞒,这对处理你非常不利。你好好想想吧,既然投案自首了,为什么不能将事情原原本本都说清楚。只有彻底交待清楚所有问题,你才能获得宽大处理。”陈浩开导着罗莉。

  “陈大队长,我说的都是实话。是我杀了孙满贵。是我杀了孙满贵!”罗莉叫喊道。

  “罗莉,你先下去好好想想。想好了,再交待。”陈浩说着,示意两位执守民警将罗莉带下去。

  罗莉被押走后,陈浩对蒋惠婷说:“你怎么看罗莉的交待?”

  “她前部分所讲的应该是真实的;符合害死孙满贵的动机。但对作案过程,一问三不知,是不符合常情也不符合逻辑。”蒋惠婷分析道。

  “那么,可能会是因为些什么原因呢?”陈浩说。

  “第一,如果孙满贵是罗莉杀的;那么,杀人之后的恐惧,影响到她的思维和记忆;所以,对作案过程一时记忆不起或者记忆不清。但从她对前部份的叙述和前次的询问,又不像思维受到影响。第二,如果孙满贵不是罗莉所杀;那么,她的自首肯定是为了维护某一个人,这个人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凶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要维护谁呢?谁值得她舍了命去维护?”蒋惠婷不紧不慢地深入剖析着。

  “你分析得很好。罗莉到底想维护谁?”陈浩也思考着。

  “江波!”“江波!”两人不约而同地喊道。

  “快,立即传唤江波。”陈浩说着,与蒋惠婷迅速走出审讯室,安排干警去传唤江波。

  正在陈浩抽调人员之际,江波却自动来到了刑侦大队。

  江波见到陈浩,问:“我妈是到这里来了吗?”

  “你母亲来投案自首了,说孙满贵是她杀的。”陈浩说道。

  “你们放了我妈。我才是杀孙满贵的凶手。”江波说。

   

  (六)


  审讯室里,江波如实地交待着:“父亲去世时,我才六岁。那时的很长一段时间,母亲每日里都是以泪洗面。哭完了,母亲就告诉我,父亲是被孙满贵害死的,让我一定要记着,等我长大了,有能力了,一定要替父亲报仇。从那时起,我就立下誓言,一定要替父亲报仇。后来,孙满贵要认我作养子,我很不愿意。还是母亲告诉我,‘小不忍,则乱大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学会忍耐、学会虚与委蛇,等到机会成熟了,再报仇。于是,我开始接受孙满贵对我的一切安排,并强迫自己对孙满贵强装笑脸。现在时机成熟了。一是今年是我父亲去世二十周年,到了该报仇的时候了。二是前不久,孙满贵在他的遗嘱里,给我分配了20%的遗产;孙满贵有二千多万的资产,加上价值千万的别墅,总共有三千多万;我可以分到六七百万。我现在动手杀了孙满贵,既使被抓,母亲也可以靠那几百万平安度过下半生。没了后顾之忧,所以,我决定动手,实施报仇计划。那天,在别墅里,我有意怂恿孙小兵表演魔术,然后趁大家注意力集中在孙小兵那里时,悄悄离开客厅,上楼去了书房。进书房看孙满贵在电脑前工作,就对孙满贵说,我来找两本企业管理的书。孙满贵听我要找书,很高兴;因为他多次提出过要我学学有关企业管理方面的知识,等有机会让我进入他公司帮忙;趁他起来转身去书柜上找书时,我将氰化钾渗入了桌上的咖啡里。这时,孙满贵已抽出了两本书,说让我先看看。我说快吃饭了,等吃过饭再来看,便退出了书房。结果,不一会陆秀娟上楼叫孙满贵吃饭时,他已气绝身亡了。”

  “你是什么时候上的楼?”陈浩问。

  “大约快到六点左右。”江波答。

  “你怎么知道,孙满贵桌上就一定有杯咖啡?”

  “孙满贵每天晚餐前半小时和晚上十点左右,都要喝杯咖啡,这是他的习惯。”江波答。

  “氰化钾是从哪来的?”陈浩问。

  “在网上买的。有次我在网上玩游戏,忽然弹出一个广告窗,上面有卖迷药之类的广告。我心想,既然敢卖迷药,会不会有剧毒药物之类的商品;以前,曾听说过氰化钾很厉害,只需一点点,便能置人于死命。我就记下了广告地址,然后与他联系,问有没有氰化钾之类的东西;对方回答说有。我便购买了两粒。收到货后,我怕有假,就找了-只狗试验,我将氰化钾挑了一点点混入狗食,狗食用后不到半小时就死了。”江波答道。

  “你购买的氰化钾一粒有多少?多少钱?”陈浩问。

  “一粒就胶囊药丸那么大,300元一粒。”江波答。

  “两粒氰化钾你用了多少?剩下多少?剩下的存放在哪里?”陈浩问。

  “用了一粒。还有一粒在我家里。”江波答。

  “还有个问题。既然孙满贵是因你下的毒而死,为什么陆秀娟又来提供书房窗台上有衣扣和血痕线索?”陈浩问。

  “我原以为给孙满贵下毒没有人会知道。孙满贵死后的当天晚上,陆秀娟来到我房间,说看见我上楼进入了书房。那段时间只有我一人进入了书房,肯定是我下的毒。我一听,便很紧张,陆秀娟说,‘放心,我没告诉警察。但你要怎么谢我呢?’,我说,‘你想怎么样?’,陆秀娟说,‘老孙在他遗嘱里,给了你20%的遗产份额;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多少总得对我有些表示吧’。我说,‘事情平息后,可以考虑’。她又说,‘要不,我再给你帮一忙。’我问她,‘什么忙?’她说,‘你要想平安脱身,必须得找一个替死鬼。’我问她,‘找谁做替死鬼?’她说,‘孙小兵呢。孙小兵长期与老孙不合,是众人皆知的;他当替死鬼,有很好的基础。’我说,‘具体怎么办?’她说,‘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咱们再商量。’听她这么说,我就同意了。第二天早上,陆秀娟告诉我,有机会了;让我去张妈那里,偷偷弄下孙小兵衣服上的扣子;并告诉我计划再弄到孙小兵的血液,栽赃孙小兵有从二楼窗户爬进书房的嫌疑。我听了她的计划,认为可行,表示同意。但她要求我必须从20%的遗产中,自愿赠送她一半,并让我当场写下了赠与协议。后来,在吃午饭的时候,我故意打碎了啤酒杯,趁机划伤了孙小兵的手腕,取得了血液;我将衣扣和血液都交给了陆秀娟;陆秀娟伪造了线索,就去找你们了。”

  “你母亲又怎么来替你顶罪的?”陈浩问。

  “昨天,你们来别墅说已经掌握了重要证据,马上要逮捕凶手后,母亲来到我房间,说我与陆秀娟的对话,她都听见了。提出要替我顶罪;我不同意,母亲就扯了些家常后走了。我以为,母亲说说就算了;今天吃过早饭,我去找母亲,找遍了别墅也没有,后来张妈说看见我母亲出了别墅,我就知道,母亲可能上你们这里来了。我不能因为自己,害了母亲,所以,我就赶来了。”

   

  (七)


  陈浩伫立窗前,将厚重的窗帘轻轻拉开,一束明媚的阳光,瞬间洒满房内的每个角落。

  从接到报警,进行一系列勘验、侦察和与犯罪嫌疑人的斗智斗勇,历经110多个小时,案情真相大白。

  不久,经法院审判,江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陆秀娟犯诬陷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罗莉犯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案件到此,几乎完结。然而案情遗留下的恩恩怨怨并没结束。

  陆秀娟在狱中委托律师提起遗产分割诉讼。按陆秀娟主张,孙满贵所有遗产(包括公司、股票、汽车、别墅等)价值3600余万元;这笔遗产,属夫妻共同所有;因此,其中的1800万元应属陆秀娟。余下的1800万元,依照孙满贵遗嘱,孙小东占50%,约计900万元;孙小兵占30%,约计540万元;江波占20%,约计360万元。其中,江波自愿将20%份额中的一半,约计180万元赠与陆秀娟。因此,陆秀娟总共应获得遗产中的1980万元。同时,因孙小东未成人,作为母亲的陆秀娟是孙小东的自然监护人;孙小东名下的资产应由监护人管理。如此,陆秀娟共可获取遗产2880万元。

  法院经过审理,驳回了陆秀娟的诉求主张。第一,孙满贵遗产价值3600万,不属于夫妻共有财产。依据是孙小兵提供的一份“婚前财产公证”;这份公证是陆秀娟与孙满贵结婚时,双方自愿签订的,具有法律效力。原来,陆秀娟与孙满贵结婚时,孙满贵正处于事业的低谷期,手中几乎没有什么财产;而陆秀娟因家庭殷实,又从前夫那里分割到了一笔可观的财产,比起孙满贵要富裕很多。陆秀娟为了保护自己的财产,主动提出了做“婚前财产公证”,公证书约定:“双方财产,归各自所有,互不干涉。”所以,孙满贵所拥有的3600万遗产,属于孙满贵个人劳动创造所有,不属夫妻共同财产。第二,江波所持有的20%份额,根据法律规定,继承人故意杀害被继承人,继承人自动丧失继承权。因江波故意杀害孙满贵,所以,江波的继承权自动丧失;而江波所出据的“从20%的遗产份额中,自愿赠与一半给陆秀娟”的协议也自动失效。最终经法院判定,孙满贵遗产由孙小东、孙小兵二人共同匀分,各继承1800万元。

  整个案件至此总算尘埃落定。纵观本案人物,或因缺失沟通、缺少对自我个性的约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或因贪婪无度、身陷囹圄;或因仇恨蒙心、愚昧可叹;或因心胸狭隘、作茧自缚;或因放荡不羁、悔恨不已。

  孙满贵因放纵张杨的个性,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特别是在合作伙伴江树成不幸去世后,没能及时、真诚地与罗莉沟通,使看似简单的误解,却造成了罗莉阴暗心理的萌芽,日积月累,最终酿成了以生命为代价的惨祸。

  陆秀娟的贪婪无度,是她将自己送入囹圄的祸根。凡人一旦心怀贪婪,其性、其心、其行必与丑恶为伴,直至蹈入自我毁灭的深渊而断难回头。

  江波既是杀人罪犯,又是愚昧无知的牺牲品。盲从于母亲阴暗说辞,以愚孝葬送了本该阳光灿烂的美好人生,既害了自己,又害了他人和亲人。

  罗莉的自私狭隘,使阴暗的恶魔蒙蔽了最基本的人性,最终导致了毁灭亲生儿子的悲剧。

  孙小兵作为浪子,在经历了失父的阵痛后,终于长大了。据说,接手了孙满贵的公司,开始了认认真真做人,踏踏实实干事,前途一片光明。

  个中原由,烦劳各位读者自析释义吧。


编辑点评:
对《别墅风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