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闲闲书话 > 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21-01-15  分类:闲闲书话  字数:740  阅读: 557  评论:0条 推荐:4星

读《诗经》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感触,比如〈国风.陈风.东门之杨〉:「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短短的两句话,却给人丰富的想像,其手法令人拍案叫绝。
 

读《诗经》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感触,比如〈国风.陈风.东门之杨〉:「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短短的两句话,却给人丰富的想像,其手法令人拍案叫绝。

陈国,初封于株野(今河南柘城),后迁都宛丘(今河南淮阳)。东门,指的是宛丘之东门,那一带是情侣约会之所,而《诗经》正有一篇是〈陈风.宛丘〉。明星,即「长庚星」,天亮前后,明亮地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上,为「启明星」;黄昏时分,又在西方馀晖中出现,称「黄昏星」。

朱熹评论此诗时,说道:「此亦男女期会,而有负约不至者,故因其所见以起兴也。」「杨,柳之扬起者也……肺肺,犹牂牂也;晢晢,犹煌煌也。」可是,杨,并非柳之扬起者。杨柳,垂枝者柳,不垂者为杨。晢晢、煌煌的同意反复,可以理解为黄昏,也可以理解为黄昏与启明之时,时间的跨度就不一样了。

《毛诗故训传》解释:「牂牂然,盛貌。」 「肺肺」也作「旆旆」、「芾芾」,为植物茂盛之意。而相约的人,也许双方都来了,那么一切都在不言中。也许只来了一方,也许谁也没来,完全可以是他人的旁观。杨树和星星反倒成了主角,而相约的人,有没有来,都可以被忽略。说它是「刺时之作」(指讽刺时政)应该是不错的。在看似没有任何情绪之下,隐藏著的难以言说,才是最隽永动人、值得回味的。

原载《人间福报》2021年1月14日


编辑点评:
对《东门之杨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